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五百四十章 大帝陨
    身为血魔一族的半圣,月桑最精通擅长的自然是血族的种种秘术,可他如今已经不敢轻易施展了,因为无论他施展出什么样的秘术,法身都能以噬天战法将之化解侵吞,此消彼长之下,让他的处境愈不妙。天籁小说WwW.』⒉
  
      该死的,明明是万无一失的伏击,怎么会演变成这种情况。
  
      他无时无刻不想脱困,可困住他的钟形秘宝却有难以想象的镇压之力,又有法身在旁掣肘,让他根本无法如愿以偿,竟让一个区区中品魔王级别的家伙将他困住这么长时间,简直就是一个耻辱。
  
      就在这时,月桑忽然感觉到一直镇压着四周的气息露出一道破绽,这个现让他大喜过望,虽不知道杨开为何会在这种时候犯下这致命的错误,但月桑估计他也到极限了,毕竟对方的修为摆在那里,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已是难得。
  
      没有丝毫犹豫,月桑一口血雾喷出,不惜损耗自身的本命精血,也要阻拦法身一瞬,旋即身形化作一道血光,朝那破绽所在冲去。
  
      法身拦截不及,竟是眼睁睁地看着他冲出了山河钟的镇压范围。
  
      与此同时,杨开扭头朝一个方向望去。
  
      方才那一瞬间,他忽然有一种莫名的心悸之感,好像有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生了一样,正是因为这一丝心悸,才让他在操控山河钟的时候有了一丝停顿,露出了那让月桑脱困的破绽。
  
      本能地,杨开觉得应该是明月出事了。因为这天地之间,已经感觉不到明月的气息所在!
  
      他虽然一直在这血光大阵之中与月桑较劲,可大帝的气息却是能稍微感知到一点的,可就在刚才那一瞬间,属于明月的气息已经荡然无存,彻底从这个天地间湮灭下去。
  
      月桑的脱困让他急忙回神,可这个时候已是于事无补,一瞬间,杨开愤怒的无以复加。
  
      想象中的反击没有到来,脱困的月桑也不见踪影,彻底消失在血海之中,不知是就此逃走还是隐匿在旁。
  
      血海翻滚起来,朝一个方向收缩而去。
  
      与此同时,月桑正借助那血海的掩护朝远方遁去,脸色怨毒地咬牙咒骂着什么,他堂堂一个血魔半圣伏击杨开,最后居然落到如此田地,心中的怨恨简直无以复加,忌惮法身的强大,他也不敢再对杨开做什么,只想赶紧逃的越远越好,免得再被杨开用山河钟困住,再那么弄一次的话,他的命可就得交代在那里面了。
  
      有血光大阵的掩护,他相信自己逃命还是很有把握的,至于与杨开的仇怨,也只能以后再说。
  
      一缕明亮的光芒忽然撕裂了那无边血海,一柄月华长剑当头斩来,悄无声息。
  
      本就重创在身的月桑,脸上的表情在这一瞬间彻底凝固。
  
      ……
  
      血海之上,杨开收回山河钟,还不等他喘口气,耳畔边忽然听到法身的一声惊呼:“小心!”
  
      与此同时,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蔓延全身,杨开眼珠子霍地瞪圆,扭头望去时,只见那边月桑正一脸阴冷地朝自己扑来,杀机沛然。
  
      没有半点犹豫,杨开强提一口气,一拳朝前捣出,拳峰所至,虚空崩碎。
  
      出乎杨开的意料,当杨开打出这一拳的时候,那扑到自己面前的月桑竟是没有做出任何反抗的举动,反而还张开双臂主动迎来,面上更是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微笑,那原本几乎凝为实质的杀机也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杨开的心脏猛地收缩了一下,本能地感觉有些不对,可再想收手已经有些来不及了。
  
      咔嚓一声响动,那轰出去的拳头直接贯穿了月桑的胸膛,将他打了个对穿,拳劲爆之下,更在那胸膛处炸出一个窟窿,拳劲侵蚀入体,让其血肉经脉彻底粉碎。
  
      杨开的表情呆滞,丝毫没有将大敌击毙的振奋,反而有一种难以描述的痛楚,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攥住了自己的心脏,仿佛被轰碎的是自己的身躯。
  
      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
  
      四目相对,月桑神色温和,轻轻地道:“一切,都交给你了。”
  
      话落之时,月桑的容貌扭曲变幻起来,化作了明月的模样,满身伤痕,浑身浴血……
  
      “大人!”杨开咬牙低喝,睚眦欲裂,“你怎么……怎么……”
  
      眼前这一幕让他根本无法接受,明月大帝的性命居然是他亲手终结!脑子一片混乱,几乎无法思考。
  
      那一拳轰碎了明月的所有生机,他再没有活下去的可能。
  
      他要杀的明明是月桑,可偏偏终结了明月的生命。
  
      一位大帝,想要欺骗自己的感知,让自己误以为看到了月桑,应该不难办到,那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杀机,也是逼迫杨开果断出手的关键。
  
      “这是我希望看到的,整个星界都会感谢你!”明月显然明白杨开此刻的心情,抬起手,抓住了杨开的手腕,直直地望着他,语重心长道:“所以千万不要有负罪感。”
  
      此刻的杨开根本听不到明月在说些什么,当他看到明月的模样的时候,脑海里面就是一片混乱嗡鸣。
  
      莫名的力量从明月体内溢出,顺着他的手臂流淌进杨开体内,冲击着他的心神和五脏六腑,终于让杨开回神。
  
      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地跳动,他想将手从明月的胸膛处抽出来,却被明月死死地拽住,让他竟是动弹不得。
  
      “星界的天地意志不能被魔族抢夺。”明月咬牙低喝,殷红的鲜血从嘴角处流淌出来,将胸口的衣衫打湿,温热的血液流到杨开的手臂上,仿佛烙铁一般滚烫灼人,“唯有你才能将这份意志带回去,这也是天枢叫你来魔域的目的!”
  
      杨开神色一怔,再次回想起天枢大帝当初说过的一句话。
  
      在魔域,你有一份机缘,还有一场劫难……
  
      他之前一直不知道这机缘和劫难要应在何处,直到此刻才终于明白过来。
  
      一位大帝身上的大世界的意志,还有什么能比这样的机缘更大吗?天枢早就料到了吗,若是如此的话,他让自己来魔域根本不是要营救明月大帝的,而是接应明月身上的大世界的意志的……
  
      只是,如果这份机缘是以一位大帝的性命为代价,那么杨开宁!可!不!要!
  
      恍惚之间,那神秘的力量已经充斥杨开的全身,这力量并不能让自己立刻变得强大,但却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他的感知变得比之前敏锐无数倍。
  
      杨开知道,这应该就是属于星界大世界的那一份意志了。
  
      “本座……对不起你!”明月冲杨开挤出一丝笑容,“只是本座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以后千万不要恨我。”
  
      虽说这样一场机缘为上百位魔族半圣所争夺,但对一个人族来说,却是一个巨大的负担,毕竟亲手击杀了一位大帝,这是无法磨灭的事实。
  
      这也是古往今来,第一个死在帝尊境手上的大帝,与其说是被杨开击杀,倒不如说是明月自陨在杨开手上。
  
      “你该走了!”明月神色忽然一凝。
  
      月桑被他击杀,这血光大阵也是不攻自破,此刻血海崩散之时,一位位追击而来的半圣身影在四面八方显露。
  
      望着杨开与明月此刻的情况,诸多半圣都是一阵目瞪口呆,旋即恼羞成怒。
  
      他们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就连半圣方才就都在明月手下折损了十位之多,好不容易将星界的这位大帝逼到了绝境,就等着摘果子了,谁知道最后居然便宜了一个人族小子,这让他们如何容忍?
  
      魔圣们说过,无论是谁击杀了明月,都可以抢夺他身上那份大世界的意志,只要能够承受的住,日后将有极大的几率成为魔域第十三位魔圣。
  
      这可是所有半圣们毕生的追求,天地之瓶的容量有限,登临绝顶巅峰的机会近在咫尺,便是以自身性命为赌注也在所不惜。
  
      不过在愤怒之后,半圣们又冷笑起来。
  
      区区一个中品魔王的家伙得到这份机缘,就真的是机缘吗?没有强大的实力保驾护航,机缘也会变成灾难。
  
      相对于去击杀一位濒临绝境的大帝,他们更愿意面对一个中品魔王。
  
      一道道神念顷刻间都锁定在杨开身上,近百位半圣在这一刻竟是难得的安静下来,没有谁率先难,反而目光警惕地扫向四周。
  
      杨开不被他们放在眼中,其他半圣才是他们登临绝顶的障碍。
  
      场中央,杨开的表情凝肃至极,目光在四周转了一圈之后,再回头时却现明月已经阖上了眼帘,生机尽散。
  
      杨开神色微怔,痛彻心扉。
  
      还没来得及与明月告别,还没来得及说一声抱歉,这位大帝便已经陨落了。
  
      深吸一口气,强行收敛混乱的心境,众目睽睽之下,杨开缓缓将手从明月的胸膛处抽出来,然后将明月的尸身小心翼翼地收进小玄界中,安置在药园旁。
  
      悲伤的感觉堵在胸口,不吐不快,杨开仰天长啸。
  
      啸声逐渐变得高昂,化作滚滚龙吟,响彻天地。
  
      唏律律一声,仿佛受到了召唤,追风矫健的身影从远处驰来,眨眼就到了杨开近前,扬起前蹄,几乎人立而起,重新落下时,杨开已经翻身上了马背,轻轻地拍了一下它脖间的鬃毛,低声道:“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