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五百四十一章 大开杀戒
    夜微凉,月朗星稀。
  
      山峦之巅,群殿之上,星神宫公主蓝熏双手合十,虔诚地对着天空中那一轮明月祈祷,祈祷自己的父亲能够平安归来。
  
      几乎每一晚,她都要在这里站上两三个时辰,希望自己的诚意能够感动那天地的意志,给予父亲足够的庇佑。
  
      天地似乎听到了她的祷告,悬挂在天空中的那一轮明月忽然变得明亮了一份,柔和的月华洒落大地,铺散在蓝熏的身上,好似年幼之时父亲抚摸在头顶上的大手,给人温暖的感觉。
  
      蓝熏怔了一下,还以为自己出现了什么幻觉,可仔细观望之下,天空中那一轮明月确实比刚才明亮许多。
  
      而且这种明亮还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增强,直让那整片天地都亮如白昼。
  
      与此同时,整个星界的生灵都在抬头仰望,望着那天空一轮似乎已经化作太阳的明月……
  
      稀朗的星辰在这一轮圆月的衬托下,黯淡无光。
  
      蓝熏的脸色也忽然变得有些苍白,莫名的心悸涌上心头,让她心乱如麻……
  
      猛然间,那亮如圆日的明亮绽放出刺眼夺目的光芒,这种光芒怔怔持续了一盏茶的功夫,才如它突然爆发一样,骤然湮灭下去,仿佛燃尽了自己最后的光辉,一下子变得黯淡无比,整个明月都像是被蒙上了一层黑纱。
  
      天空之中,划过一道道流星,很快,零零散散的流星变成了贯穿天空的流星雨,随之而来的,是弥漫住整个星界的悲伤。
  
      天地仿佛在哭泣,明月就是它的眼睛,那滑落的流星就是流淌的眼泪……
  
      铛……铛……铛……
  
      厚重悠扬的钟声响彻整个星神宫,接连九响。
  
      当最后一声钟响停下的时候,蓝熏已经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殿下!”侍女惊呼一声,急匆匆地冲了过来。
  
      ……
  
      天机谷,天枢大帝楚天机与兽武大帝莫煌对席而坐,各持黑白子对弈,莫煌随手落下一子,眼帘不抬,淡淡问道:“何事心绪不宁?”
  
      对弈之时,莫煌分明感觉到自己这位老友心不在焉,虽然对方掩饰的极好,但同为大帝,莫煌如何又看不出来?
  
      楚天机手上一子迟迟没有落下,也不做声。
  
      蓦然间,莫煌心头一震,抬眼朝他望去,正看到楚天机也朝自己瞩目而来。
  
      “哎……”楚天机一声叹息,手上的白子悄然落在棋盘上,滚了几个圈,抬头仰望天空,面上有一丝掩饰不住的悲伤:“最终还是走到这一步了。”
  
      莫煌脸色凝重道:“方才不是我感应错了?”
  
      楚天机苦笑一声:“你没有感应错,我也没有感应错,明月他……走了。”
  
      莫煌道:“你不是说他还有一线生机?”
  
      楚天机缓缓摇头:“人算不如天算!魔域之事,谁又能说的明白?或许只有杨小子才能知道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杨小子可有危险?”
  
      “身在魔域,岂会没有危险?”眼看莫煌脸色不太好看,楚天机又道:“祸之福之所依,我等也只能静观其变,你担心也无用。”
  
      “简直……混账!”莫煌憋了半天,最终还是骂了出来,沉着脸道:“你不是号称能洞察过去,看尽未来,怎地就没料到今日?”
  
      楚天机苦笑道:“我若真这么厉害,两界通道就不会打开了,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明月虽然走了,但似乎与杨小子已经接上头了。”
  
      莫煌怔了一下,很快明白楚天机这话的意思了。
  
      大帝陨落,天生异象,但天地之瓶的容量却没有减少,天地的意志也没有被掠夺的迹象,这就说明明月在临走之前将那最重要的东西转交给了杨开,否则天地此刻就不单单只有异象了,而是会生出诸多天灾人祸,甚至会导致一方世界的崩塌。
  
      默然许久,莫煌才叹息道:“我们可以静观其变,有人怕是要大开杀戒了。”
  
      楚天机微微颔首道:“先收点利息又有什么关系。”
  
      ……
  
      两界战场,数年的争夺拉锯,魔族凭借人数上的优势,几乎将整个西域攻陷,星界这边的联军一退再退,已经退到了西域的边缘地带。
  
      再往后数百里,便是南域的地域了,而一旦踩过那条线,便意味着星界有将近四分之一的地盘沦陷,这是所有人族都无法接受也不可能接受的事情。
  
      旷野之上,人魔两族上千万条生命在这里殊死而战,每时每刻都有生命之光湮灭,人族虽然拼死抵挡,但奈何魔族数量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后方有源源不断的大军补充而来,所以从一开始,人族这边便节节败退。
  
      统镇这次大战的李无衣虽然个人实力彪炳,却也无力回天,一人独斗三位魔族半圣,虽凭借空间神通没有性命之忧,却亦难有作为。
  
      眼看魔族大军轰隆隆碾压而来,李无衣面色凄苦,今日一战之后,西域算是彻底沦陷了,都知这样的结果非战之罪,但他既然是人族这边的最高统帅,免不了有一番自责之心。
  
      就在人族大军即将退到南域与西域接壤的地带之时,一股耸人听闻的气息忽然从大后方疾驰而来,那气息来的速度极快,李无衣才刚察觉到,眼角余光便已捕捉到一道一闪而逝的身影从自己身旁掠过,裹着一股冰冷的寒意。
  
      紧接着,一直与他缠斗的魔族三位半圣的其中一人忽然僵住身影,李无衣定眼望去,只见这家伙已经被一个突兀出现的人影掐住了颈脖,堂堂魔族半圣就像是一只小鸡一样被来人提在手上,竟是丝毫反抗不得。
  
      望着那英伟的背影,李无衣低呼道:“铁血大人!”
  
      心中不解,这位怎么过来了?魔域那边的魔圣与星界的大帝早有协议,这一场战斗彼此双方都不会插手,免得战火升级的太快。这么长时间来,无论是魔圣还是大帝,都很严格地遵守了这个协议,从来没有出现在战场上。
  
      所以当铁血大帝战无痕出现在战场上,而且冲一个魔族半圣下手的时候,李无衣是及其意外的。
  
      难道战争已经走到了让双方最强战力下场的程度了吗?若真如此,对星界来说可不是好事,反而是坏事,毕竟战场可是在星界。
  
      大帝和魔圣们的交锋,极有可能将整个西域打碎。
  
      “大……大帝!”那被战无痕掐住脖子提起来的半圣脸色涨红,不可置信地望着面前那个刚毅的脸庞,浓郁的杀机扑面而来,几乎凝为实质,让其一阵胆战心惊,掐在自己脖子上的大手犹如紧箍一般,捏的他骨头咔嚓嚓作响,死亡的气息将其笼罩,这位半圣惊慌道:“你不能杀我……魔圣大人们与你们有过协定……”
  
      铁血阴沉着脸,将那半圣往自己面前提了提,近距离地逼视着他的双眸,森冷道:“杀了又怎样?”
  
      话落之时,手上帝元一催,狠狠一攥,那魔族半圣整个人就如一个被捶爆的西瓜一样,直接爆为一团血雾,尸骨无存。
  
      李无衣不由瞪大了眼珠子,另外两个魔族半圣也是一脸失神。
  
      真的……杀了!
  
      谁也没想到在这种时候一位大帝会忽然出现在战场上,而且一言不合就击杀了一位魔族半圣,这是要撕毁彼此之间的那一份协定吗?大帝和魔圣们真的要走下看台,踏上战场了吗?
  
      没有丝毫犹豫,李无衣伸手便朝另外两个魔族半圣抓去,空间法则跌宕之下,那两位半圣所在的虚空骤然间变得凝重无比。
  
      这两位见机的也快,眼见同伴被杀,立刻便要逃跑,可李无衣出手更快,这一耽搁,铁血已经冲到了另外一个半圣的面前,在他惶恐的注视下,一拳将他的身躯轰碎。
  
      马不停蹄,铁血又来到第三位半圣面前,一掌拍下,直接将这位半圣的脑袋连带着上半身都拍没了,独留下两条腿还站在半空中。
  
      眨眼之间,三位魔族半圣陨落。
  
      铁血毫不停留,身形晃动,冲杀进战场之中,所过之地,魔族绝灭!无论是低等的魔族炮灰,还是高等的魔王半圣,在他面前都如纸糊的一样不堪一击。
  
      李无衣怔怔地望着他的背影,心中有一种极为不妙的预感。
  
      铁血身为大帝,不可能无缘无故发这样的疯,极有可能是出了什么大事刺激到了他,所以才会让他有如此举动。
  
      想想之前的天地异象,李无衣心中一阵悲凉……
  
      不过作为此次战斗的统镇,他还是很快收拾好了心情,号令人族大军随铁血追杀而去。
  
      一位大帝忽然插手争斗,结果就是让魔族千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三千里战线上,遍地都是魔族的死尸,人族大军一路推进过去,根本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所有的魔族都被杀破了胆,根本不敢逗留,只想朝两界通道逃亡。
  
      而直到这场战斗结束十天之后,铁血才浑身浴血地从两界通道的方向返回。
  
      李无衣不知道他在这十天之内到底做了什么,只是从那之后,魔族那边安稳了很长一段时间,以南域西域接壤之地算起,二十万里内见不到一个魔族,之前被攻陷的地方也都重新收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