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五百四十六章 逃亡
    等那魔王接过玄界珠抬头望去时,却发现面前已经空无一人,这让他不禁有些疑神疑鬼,若非自己识海中的烙印和手上的珠子,他只怕会以为自己刚才出现了什么幻觉。
  
      四下打量,想找找之前那家伙的踪影,脑海中立刻一阵难以忍受的痛楚,仿佛要将神魂撕裂一般。
  
      心中一凛,知道刚才那家伙就算是躲在暗处,肯定也在观察着自己,随时随地都有致自己于死地的能力,这一下肯定是个警告。
  
      他刚才叫自己干什么来着?哦,将珠子吞下,通过界门……
  
      望着手上的玄界珠,这魔王愁肠百结,这玩意看着没什么特别的,也不知道有没有毒啊,心中悲愤的无以复加,这没招谁没惹谁,忽然就祸从天降,去哪说理。
  
      连识海都被人种下神魂烙印了,就算这珠子真的有毒也得吞。所以他只是略一沉吟,便将玄界珠吞入腹中,黑着脸朝界门那边驰去。
  
      不去不行,识海中分明有一股气机锁定了他的神魂,随时可以将他的神魂绞灭!
  
      不大一会功夫,便到了界门附近,抬头望去,只见那边森严壁垒,界门四周被一支魔族大军给围聚的水泄不通,其中更有不少魔王的气息溢出,对过往的魔族严加盘查。
  
      这才明白刚才那小子为什么叫自己通过界门,原来是犯事了,只是到底犯下什么事,居然出动这么多大人物来追捕?
  
      要不是识海中的那一丝随时可以让自己魂飞魄散的危机,他倒是很乐意举报一番,但那将他神魂锁定的气机却让他不敢有什么轻举妄动。
  
      心里想着,只要自己通过界门便能海阔天空,到时候那小子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休想再找到自己,毕竟在这重兵防范之下,那小子总不能悄无声息地也通过界门吧,若他真有这个本事,就不会强迫自己做这种事了。
  
      诚惶诚恐地飞到界门前,立刻有魔将伸手将他拦下,冷冰冰地道:“站住!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那魔王挤出一丝笑容,拱手抱拳,也没弄虚作假,仔仔细细地回答了这几个问题。
  
      魔将瞧了他一眼,然后伸手在他面前展开一副画卷:“见过这个家伙吗?”
  
      定眼一看,这位魔王眼皮子一跳,只因那画卷上的头像分明就是刚才碰到的那小子,心知那小子果然是犯事了,连忙摇头:“没见过。”
  
      魔将一边将画卷收起,一边淡淡道:“若是见到此人,立刻来报,消息确认无误者,奖一百粒万魔丹!若能擒获者,奖五百粒!”
  
      “一百粒万魔丹!”闻言,这位魔王不禁惊呼一声,眼珠子都红了。
  
      他虽是个魔王,可也只不过是个下品魔王,在自己的大陆上混的不尽人意,万魔丹这东西也是只有听闻,不曾见过。真要是给他一百粒万魔丹,足够他修炼到上品魔王的层次。而若是能擒获那小子,可是足足五百粒!
  
      这是什么概念,真要有这么多万魔丹,这下半辈子就不用发愁了,从来只有魔圣们能一次性拿出这么多万魔丹,便是那些半圣恐怕都没这份本钱。
  
      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差点脱口而出自己知道,可想一想自己的小命,还是将话给咽了下去。
  
      万魔丹固然好,可也得有命炼化啊,若是连命都没了,要万魔丹有什么用。
  
      小心翼翼地问道:“这小子犯什么事了?”
  
      那魔将道:“坏了诸位圣尊的大事,如今诸多圣尊正在联合缉拿他。”
  
      居然是与圣尊有关,而且是与很多圣尊有关……听到这里,这位魔王额头不禁冒出了汗水,隐约感觉自己被卷进了一桩不得了的事情之中。
  
      再往前走,又经历了重重盘查,连自己的空间戒都被搜了个遍,这才得以放行。
  
      暗暗打定注意,只要一通过界门,确认安全之后便立刻找人通风报信去,五百粒万魔丹的奖励他拿不到,拿个一百粒的总可以吧?
  
      少顷,他已通过界门,来到了另外一个大陆,鬼头鬼脑地左右观望一眼,咬牙开口道:“你交代的事情我已经替你完成了,没别的事了吧。”
  
      四周鸦雀无声,无人应答。
  
      哈哈哈,就知道那小子不可能随自己一起通过界门,这魔王心中大喜,稍稍辨认了下方向,连忙催动身形朝一个方向驰去,眼珠子一片殷红,仿佛看到了一百粒万魔丹在冲自己招手。
  
      可就在这时,识海中又是微微一痛。
  
      他身形一个踉跄,差点从半空中一头栽下去,稳住身形之后,一头冷汗淋淋,左右观望。
  
      不可能啊,这已经是另外一个大陆了,那小子的手段怎么可能还能影响到自己,难不成他就在自己附近?可这也说不通,若他真的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通过界门,又何须要自己那么做?
  
      正疑神疑鬼之时,识海中的痛楚又增加了一丝,吓得他连忙叫道:“我没有暴露你的存在,有什么话好好说!”
  
      话音落下时,那种痛楚也消失不见,不过不等他喘口气,痛楚再度袭来。
  
      如此周而复始了好多次,这魔王也被折腾的有气无力,哭丧着脸道:“你到底想怎样,划个道出来吧,别再这么折磨我了。”
  
      任谁时刻走在生死边缘,也不会感觉好过,那种神魂随时随地可能被摧毁的危机,简直就是一种莫大的煎熬。
  
      可任凭他如何说好话,方才那小子也没有半点回应。
  
      好半天之后,这魔王才忽然神色一动,一张口,施法将自己之前吞下的那枚珠子给吐了出来,面上一丝惊疑不定的神色。
  
      而当这珠子被吐出来之时,面前便人影一闪,那将他折磨的够呛的人影突兀地便出现在他面前。
  
      此时此刻,杨开也是冷着一张脸,轻哼道:“还当你一直不开窍呢。”这家伙要是再不把玄界珠给吐出来,杨开就只能破体而出来,到时候这魔王必死无疑。
  
      这般说着,便将玄界珠收了回来。
  
      那魔王瞪大眼珠子看看杨开,又看了看玄界珠,结结巴巴道:“你……你……”
  
      杨开板着脸道:“我的事你无需多管,我需要去一趟云影大陆,看你方才表现还算马马虎虎,便由你带我去云影大陆吧。”
  
      闻听此言,那魔王心中一阵哀嚎,可人在屋檐下,也不能不低头,内心的憋屈简直无以复加。
  
      杨开也不理他,直接抛出了自己的虎头战车,冲那魔王一招手,率先乘了上去,等那魔王上来之后,杨开也已经设定好了路线,帝元催动,战车化作流光,朝远方驰去。
  
      有了一次配合的经验,接下来事情就好办多了。
  
      每到界门附近时,杨开都会躲进玄界珠中,然后让那魔王将玄界珠给吞下,再由他通过那层层防锁,进入另外一个大陆。
  
      待到了安全的地方,杨开则又出来驭使虎头战车疾驰赶路。
  
      如此一来,虽然浪费了不少时间,但胜在安全。
  
      谁也不会想到,杨开会藏身在一枚珠子中通过魔族这边的严密防范,玉如梦或许能够洞察这一点,但她也绝不可能与其他魔圣通气的。
  
      如此折腾了四五日之后,终于抵达了玉如梦的地盘。
  
      与其他魔圣的地盘不一样,玉如梦地盘上那些大陆的界门,并没有设防的痕迹,这恐怕也是如今整个魔域唯一没有设防的地带了。
  
      这让杨开稍稍感到心安。
  
      对自己来说,玉如梦到底与其他魔圣是不一样的。
  
      又是几次辗转,才返回云影大陆。
  
      “这里就是云影大陆了,杨大人,你的要求我已经完成了,是不是……可以放我离开了?”抵达云影之后,霍仑一脸期期艾艾地望着杨开,虽然明知没多少希望,但总要争取一下。
  
      几日时间的相处,彼此之间虽然没有深入地了解,可最起码也知道了对方的名字。
  
      杨开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觉得可能吗?”
  
      霍仑脸色一阵苍白,往后退了几步,悲愤道:“大人非要致我于死地不可了?”
  
      这可真是无妄之灾,好好的赶路没招谁没惹谁,居然就要面临生死之劫,真是倒霉透顶,暗暗打定主意,杨开若真的要他死,他必定要先啃下杨开一口血肉。
  
      “那倒不至于。不管怎么说你也算是帮了我的大忙,真要把你杀了就显得我有些不近人情了,但放你也不可能的。”杨开轻笑一声,举了举手上的玄界珠道:“想必你也猜到这东西有何妙用了。”
  
      霍仑望着玄界珠,无奈点头。
  
      这几日下来,杨开这进进出出的,都在他眼皮子底下,除非是个傻子才猜不出玄界珠的玄妙。
  
      这绝对是一个可以装入活物的宝贝!
  
      “给你一个选择,死,或者被我收进来。”杨开凝视着他。
  
      霍仑的表情只是犹豫挣扎了一下,便苦笑一声:“我还有别的选择吗?”说话间,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一副认命的架势。
  
      “明智!”杨开伸手朝他抓去,空间法则跌宕之下,直接将其收进玄界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