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五百四十七章 心魔丛生
    不杀这个霍仑,一方面是杨开所说的那个原因,另一方面杨开也是有意想试试玄界珠扩张的空间到底适不适合魔族生存。天籁小说WwW.』⒉
  
      玄界珠内部的世界如今有三个部分组成,一部分是玄界珠本身的空间,第二部分是当初玄界珠在大荒星域吞噬的那三个修炼之星,第三部分则是在魔域中吞噬的那些消失的大6。
  
      前两部分已经融为一体,后一部分则是独立的存在,那些消失的大6虽然都化作了残片,天地法则破碎不堪,但被玄界珠吞噬之后却都有再组合的迹象,破碎的天地法则似乎都逐渐变得完善。
  
      若是魔族能在其中生存甚至修炼的话,那对他接下来的计划可是有极大的帮助。
  
      霍仑去的便是那新扩张的空间。
  
      做完这件事,杨开才急忙将法身放出来。
  
      他要在云影突破桎梏,晋升境界,非得法身帮忙掩盖动静不可,否则肯定要被人现踪迹,这也是他冒险返回云影最主要的原因。
  
      这么些天耽搁下来,杨开身上的伤势固然已经恢复如初,可那浮动的气机也愈不受控制了,似乎已经到了一种极限,要不是杨开费尽心思的压制,在半路上恐怕就要突破。
  
      时不我待,突破就在此刻。
  
      可就在这时,杨开忽然神色一凛,扭头怒喝:“什么人!”
  
      正准备带他前往一处安全地带的法身被吓一跳,连忙神念跌宕,四周查探。
  
      片刻后,法身一脸狐疑地扭头朝杨开望去,却见杨开脸上的神色无比凝重,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这让它有些摸不着头脑,嗡声道:“怎么了?”
  
      杨开脸色紧绷,不断地四下搜寻,开口道:“你没现什么吗?”
  
      “毫无现!”法身摇了摇头。
  
      杨开愕然地朝它望去,低呼道:“怎么可能?”
  
      就在刚才,先前有过的那种被人窥探的感觉再一次出现了,好似冥冥之中有一双无形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让人毛骨悚然。
  
      前几天这种感觉出现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被哪位魔圣给缀上了,后来几天却不见有魔圣出手的踪迹,杨开也有些搞不清楚情况。
  
      一直到今日,那种感觉再度袭来,这绝非是错觉,而是真的被人盯上。
  
      可偏偏身为云影大6主人的法身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这让杨开不禁有些匪夷所思。
  
      难道是自己最近太过紧张,所以感知有误?毕竟这里算是法身的地盘,就算真的有魔圣藏身附近,它也不可能毫无现的。
  
      若非法身是自己的分魂,杨开只怕要以为它在蒙骗自己。而且不管是哪个魔圣,也没必要这么故弄玄虚,强大的实力便是碾压一切的资本,只需要出手将杨开擒拿便可,何必这般拖拖拉拉。
  
      说话间,那种感觉忽然有诡异地消失不见。
  
      法身道:“你真的察觉到什么了?”
  
      杨开怔然片刻,缓缓摇头:“说不清楚,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法身默然,这种情况下它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突破在即,杨开也无心他顾,就算真的有哪位魔圣藏身在附近,真要对自己不利的话,自己也没法抵挡,到时候也只能见招拆招,而更高一层的修为,无疑能让自己多一份保命的希望。
  
      “开始吧!”杨开扫清心中杂乱的思绪,沉声说道。
  
      法身颔,魔元催动之下,将杨开裹住,带着他一起朝地下沉入。
  
      穿梭在地底,不见半点光亮,连声音都没有,整个世界万籁俱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开才感觉四周的压力一松,裹住自己的魔元撤走。法身的声音在耳畔边响起:“这是地底三万丈处的一个溶洞中,有我护法,你突破的动静应该可以压制下来。”
  
      杨开运足目力望去,尽管四周一片黑暗,但依然可以模糊地看到这里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溶洞,潮湿,阴暗,隐约还能听到一些流水声,估计是地下暗河在附近流过。
  
      条件虽然差了点,但杨开也不奢求太多。
  
      当即深吸一口气,盘膝坐了下来。
  
      挥手之间,一批批上品源晶从空间戒中抛洒而出,被抛洒出来的一瞬间就被震为齑粉,浓郁的灵气从源晶中逸散出来,很快将整个溶洞充斥,由雾化露,让这潮湿阴暗的溶洞在极短的时间内变成了一处修炼的圣地。
  
      为了晋升帝尊三层镜,杨开也是不遗余力,这个时候他也无比庆幸,在来魔域之前准备了足够多的修炼资源,否则在魔域这鬼地方,还真找不到充裕的资源。
  
      这还没完,他又伸手在空间戒中取出一把灵丹,囫囵而下,以保证自己突破时的能量需求。
  
      武道之路,帝尊境往上,一层境到两层境,两层境到三层境,再到伪帝,大帝,每一层境界都是一座天堑,将一批又一批天资不俗的武者拦截在外,多少人在突破之时走火入魔,又有多少人在突破时身陨道消。
  
      而且杨开选择突破的地点还是在魔域,由不得他马虎大意。
  
      一切准备就绪,杨开沉浸心神,守住灵台清明,默运玄功,放开了一直以来对自身的压制,那本就浮沉不定的气机当即爆开来。
  
      血肉蠕动时,帝元鼓荡,冲击着那一层无形的壁垒。
  
      杨开忍不住闷哼一声,浑身上下有一种要被撕碎的痛楚从全身各处传递过来,让他整个人抖似筛糠。剧痛之下,浑身汗出如浆,只是一瞬间,浑身衣衫都被汗水打湿。
  
      膨胀到极限的气机缓缓下跌,这一次的冲击失败没让杨开感到气馁。虽说他之前的晋升都是水到渠成,鲜少有类似的情况出现,但武道之路,谁又能一直顺风顺水,谁又能一路高歌猛进?只怕那些大帝和魔圣们,在年轻时也有很多挫折。
  
      今日的挫折,只会夯实明日的基础。
  
      浑身毛孔舒张,四周浓郁的灵气鲸吞入体,药效也在小腹中化开,帝元流淌,气势回升,再一次冲击瓶颈。
  
      一声声闷哼在这阴暗潮湿的溶洞中不断地响起,极有节奏,杨开所坐之地,已被汗水浸成了一块湿地。
  
      一次次的尝试,一次次的失败,那每一次的痛楚都撕心裂肺,体内血肉崩裂,经脉断开,毛孔中溢出了金色的鲜血。
  
      时刻关注着杨开动静的法身忍不住担忧起来,它也算是陪同杨开一路成长起来,自从杨开去了幽暗星之后,法身便诞生了,可从来没有哪一次,杨开的突破会如此艰难。
  
      只是这种时候它也帮不上什么忙,身为云影的主人,它所能提供的也仅仅只是一处安全的突破之地,压制杨开突破时闹出来的动静而已,这种事还得依靠杨开自己。
  
      相比较其他人,杨开的成长度实在是太快,而这种急的成长势必会埋下一些隐患,这些隐患平时看不出来,但事在关键时刻就会爆,比如此刻……
  
      “杀了本座,你就真的没有半点负罪感吗?”耳畔边忽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杨开神色一凛,睁眼望去时,赫然现自己已经不在那阴暗的溶洞之中了,而是身处虚空,四周血海逸散,面前一具浴血身躯,少年的面庞上一抹讥讽的笑容,自己的拳头轰进了少年的胸膛,震碎了他的血肉和生机……
  
      明月大帝!
  
      杨开眼帘一缩,立刻便如当日的情景一样,想将拳头从他的胸膛处抽出来。
  
      却不想明月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死死地拽住,身子微微前倾,面容竟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狰狞:“吾乃大帝,代表的是星界的意志,你安敢杀我!”
  
      杨开的眼珠子瞪圆,一脸失神地望着前方,怔了好一会,才脸色一沉,咬牙低吼:“心魔!”
  
      明月大帝已经死了,尸身就被自己安置在小玄界的药园里,没道理会忽然又跑出来,而且是重现当日的情景。
  
      唯一的解释,便是自己心魔已生!
  
      这些日子一直在逃亡,亲手击杀一位大帝的那种负罪感和愧疚感被自己压抑在心中,刻意去遗忘,刻意不去想,压抑的结果便是在这种时候衍生成自己的心魔。
  
      当日为了进入魔域,在玉如梦面前,杨开与铁血大帝联手表演了一出走火入魔的好戏,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真的会有这样的危机。
  
      心魔不度,万事成空,到时候别说突破境界,境界不跌都是侥幸,搞不好自己真的就走火入魔,坠入魔道,六亲不认了。
  
      巨大的危机感将杨开笼罩,他却愈地镇定。
  
      眼帘低垂,额前的黑投下浓厚的翳影,杨开深吸一口气,抬眼直视明月的眼睛,开口道:“有!你是大帝,却死在我手上,杀了你当然有负罪感!”
  
      对面的明月邪魅一笑:“既有负罪感,又何兀自强撑,不如陪本座一道,黄泉路上也不寂寞。”
  
      杨开也咧嘴一笑:“大人真的这么想吗?”
  
      明月脸色一冷:“你乃星界的罪人,难道还想苟活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