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五百五十章 魔圣追来
察觉异常,法身连忙行动起来,掩盖住那天地异象和天地间魔气的走向,以防被有心之人窥出端倪。
  三万丈地下的溶洞内,杨开沉闷的嘶吼之声从那翻滚不定的魔气中传出,仿佛一只受伤的猛兽在孤独的舔舐自己的伤口,那嘶吼声传入耳中,让法身都感到一阵阵心悸不安。
  事到如今,它已经无法给杨开提供什么帮助了,杨开如今的情况摆明就是走火入魔的状态,想要度过眼前这层劫难,唯有依靠自己,若是失败,那就一切成空。
  这让法身暗暗焦急。
  那嘶吼之声时断时续,也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杨开的声音也逐渐变得嘶哑起来,好像声带都撕裂开来。
  在这期间,天地间不知有多少魔气被杨开吸入体内,那丹田处封印的庞大古魔魔气也尽情释放开来,与他的血肉经脉结合,不分彼此。
  某一刻,杨开霍地睁眼。
  天地为之一黯。
  这三万丈地下的溶洞,明明没有半点光亮,本就漆黑无比,可法身还是在那一瞬间有一种被黑暗彻底笼罩的感觉,似乎不但连视线都受阻,连自身的神念都无法再查探到任何东西。
  黑暗之中,一缕金芒及其显眼。
  法身抬眼望去,只见那一缕金色赫然是一道金色的竖仁。身为杨开的法身,它自然知道那一道金色的竖仁到底是什么。
  灭世魔眼!
  自通玄大陆就得到过的瞳术神通,杨开也多次依仗灭世魔眼战胜强敌,转危为安。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杨开的另外一只眼睛。尽管什么都看不到,但法身依然能感觉杨开的另外一只眼睛也是睁开的状态,只不过那只眼睛此刻却是一片漆黑。
  古魔黑瞳!
  法身的眼珠子瞪圆了,仿佛被一柄大锤狠狠砸中脑袋,思维混乱的无以复加。
  古魔黑瞳向来都是在杨开解开丹田封印的时候才能施展出来的神通,那暗黑无界一经施展,天地俱暗,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主身难道真的已经彻底入魔了?
  而就在此刻,杨开的嘶吼彻底转变为痛楚的长啸,法身的感觉没错,自己的两只眼睛此刻都不是正常的状态,灭世魔眼和古魔黑瞳同时显露,左眼处的灭世魔眼还没什么问题,右眼处的古魔黑瞳却仿佛火烧了一般疼痛,不但痛入心扉,还在不断地跳动,好似要从自己的眼眶中跳出去。
  那种煎熬简直非人所能承受。
  跳动之下,杨开只感觉自己的三魂七魄都要被震散开来,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他兀自咬牙坚持,温神莲守住住了识海中的最后一块净土,让他不会就此沉沦,真正地彻底入魔,在这与自身命运的顽强对抗之中,杨开身上原本及不安稳的气息逐渐变得沉稳下来。
  时间流逝,右眼处的跳动幅度越来越小,让人备受煎熬的痛楚也慢慢减轻。
  终到某一刻,所有的痛楚一下子烟消云散,跳动的右眼也重新稳定下来,一种难以言喻的舒畅感觉蔓延全身,让杨开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溶洞内漆黑的魔气一卷而收,仿佛退潮的海水一般齐齐涌入他的身躯,让这地下三万丈的世界重回平静。
  杨开盘膝而坐,呼吸悠长,帝尊三层镜的气息显而易见。
  法身就站在不远处,怔怔地观望,如今这情况,它也搞不明白杨开到底是成功度过一劫,还是彻底入魔了。
  不过不管怎样,主身还是主身,它与杨开是永远无法分割开来的,只要没有性命之忧,杨开如论如何变化,法身都可以接受。
  一炷香后,杨开重新睁眼,这一瞬间,漆黑的溶洞内似有精光四溢。
  法身急忙问道:“怎样?”
  杨开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手脚,又感受了下自己身体的状况,挠着下巴道:“说不好……”
  “怎么说不好呢?”法身瞪着眼。
  杨开道:“一言难尽,晋升算是成功了,只是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帝尊三层镜是铁板钉钉的,可到底有没有入魔,杨开也搞不清楚。
  说自己入魔了吧,可自己并没有丧失神智,脑子里面也是清清楚楚,可若说自己没入魔吧……体内的帝元性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已经彻底变成了魔元。
  毕竟之前在晋升的时候吸收了那么多天地间的魔气,甚至连丹田处那些古魔魔气都被消化掉了,体内辛苦修炼多年的帝元早已与之同化。
  与法身将之前发生的事和自己现在的状态一说,杨开又咧嘴笑道:“反正不管怎样,我感觉自己现在前所未有的痛快。”
  法身有些无语,连主身自己都搞不清楚,它就更搞不清楚了,思来想去,开口道:“那这一切恐怕跟侵入你识海的那一道黑影有关,或许就是它,让你有了兼并魔气的能力。”
  杨开神色凝重地颔首:“我也这么觉得,只是那黑影到底是什么鬼东西还得好好查一查才行。”
  若不是那黑影爆裂之后沾染了自己的识海,自己恐怕无论如何也不能吸收魔气入体而无恙,更不可能消化掉丹田处封印的那庞大的古魔魔气。
  总体来说,这一次晋升虽然变故不少,但结果还是挺让人满意的。帝元转变成魔元虽然让杨开有些不爽,可彻底解决了丹田处封印的隐患却是喜事一件。
  上次动用苍树的力量封印的时候,杨开就暗暗担忧,万一哪一天自己被逼无奈再次解封的话,恐怕就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现在好了,古魔魔气已被自己彻底同化,永远也没了这份后顾之忧。
  杨开甚至感觉自己可以随时随地地施展出暗黑无界这一神通,这也算是个意外的惊喜。
  “呵呵,原来你真的躲在这里啊,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一声轻笑,忽然响在杨开的耳边。
  杨开脸色大变,一下子听出这到底是谁的声音了。
  北璃陌!
  “糟了,应该是你之前突破的异动把她吸引过来的。”法身低呼一声。
  之前杨开突发变故,导致天生异象,法身虽然第一时间将之掩盖,但毕竟还是没有太及时,只不过当时杨开又在紧要关头,法身也无法带着他转移,只能祈祷那异象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谁知道居然真的把北璃陌给引来了。
  杨开这一次突破花费的时间不短,足足半个月之久,换句话说,北璃陌在云影大陆只怕也潜伏了好长一段时间,否则没道理偏偏就窥探到那一瞬间的异象变化。
  法身虽是云影的主人,但一位魔圣想要隐藏踪迹,法身也不可能察觉。
  咔嚓嚓……一阵异响传来。
  溶洞内的温度陡然下降,紧接着,四周洞壁都漫上了一层冰霜,一根根尖锐的冰棱迅速长出,洞彻灵魂的寒冷弥漫开来。
  “走!”杨开一声低喝。
  纵然他如今实力更上一层楼,在一位魔圣面前,他也生不出半点与之争斗的心思,真要是被北璃陌给堵住,只怕就真的没法逃了。
  他话落之时,法身已经一催魔元,将他裹住,然后在三万丈的地底迅速穿梭起来。
  “跑?本尊既然来了,你能跑的掉吗?”北璃陌的冷笑声传出,紧接着那前方地面便被冰意覆盖,坚硬无比,法身一时不察,竟是一头撞了上去,一下子撞的七荤八素,不得已只能调转方向继续逃亡。
  在地下七拐八绕了好一阵子,杨开眼前忽然一亮,周身压力蓦然一空,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法身已经带着自己逃到了地面上。
  微风拂面,惬意怡人,前方十丈处,北璃陌身形妖娆,红唇娇艳,浅笑嫣然地注视着自己,一头雪白银发轻轻拂动。
  杨开扭头看了法身一眼,只见法身的脸色黑如锅底,估计它也不知道怎么就着了人家的道,这拐来拐去的居然拐到别人面前去了。
  “贱婢受死!”杨开猛地大喝一声,一道巨大月刃当头朝北璃陌斩了过去。
  同时马不停蹄,空间法则催动,裹着法身便要遁走。
  那边北璃陌只是微微一抬手,便将朝她斩去的月刃崩碎,再一抬手朝杨开所在虚空抓去,天地瞬间被锁死。
  杨开与法身才刚刚变得模糊的身形重新凝实起来,再也做不出瞬移之举。
  扭头对视一眼,两人身上同时魔元鼓荡,一转身,各展神通朝北璃陌轰去,这一下可是拼了老命,不求能伤到北璃陌,只为拖延一点时间方便逃跑。
  但魔圣毕竟是魔圣,面对杨开和法身的联手一击,北璃陌眼神轻蔑,嘴角泛起讥讽的笑容,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只是微微抬起一掌在虚空中一按。
  杨开与法身朝前扑去的身影瞬间就像是撞到了一面无形的墙壁,蓦然定格下来。
  紧接着,沛然莫御的恐怖力量从前方袭来,两人几乎是不分先后,仰面倒飞出去。
  身在半空中,法身手忙脚乱地想稳住身躯,却根本无法如愿以偿,杨开则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脸色一阵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