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五百五十一章 得手了
    重重跌落在地,狼狈不堪,还不等杨开起身,北璃陌已经轻飘飘地从半空中落到他面前,一脚踩住了他的胸口,那一只纤纤玉足此刻竟如山岳一般沉重,压的杨开胸口疼痛,无法呼吸。
  
      妖娆的身子微微前倾,露出胸口一抹洁白沟壑,北璃陌面如寒霜,美眸逼视着杨开:“你方才喊我什么?”
  
      杨开挣扎几下,始终动弹不得,一张口,一道金色的血箭便朝北璃陌喷了过去。
  
      北璃陌偏头躲开,大怒之下玉足抬起又跺下,轰地一声,杨开整个人几乎都陷入了大地之中,胸口骨头断裂了好几根,口中鲜血狂喷。
  
      “这就是嘴贱的下场!”北璃陌冷着一张脸。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杨开死死地盯着她,面上一片桀骜。
  
      北璃陌冷笑道:“杀了你?我怎么舍得杀了你,我还要把你带回去呢。”
  
      杨开身上有星界的一部分意志,谁杀了他便能夺得这一份机缘,北璃陌心中纵然再有气,也不可能真的在这里把杨开给杀了,她只会将杨开带回去,然后让她手下的某一位半圣动手。
  
      换做任何一位魔圣都会这么做的。
  
      说完之后,又皱眉道:“你入魔了?”
  
      刚才杨开动手的时候,体内明显爆发出极为雄浑和精纯的魔气,虽然只是短短一瞬,但又怎瞒得过北璃陌的观察,心中不免狐疑,杨开这样子也不像是入魔,可为什么体内会有魔气?
  
      “关你屁事!”杨开咬着牙,目光喷火地望着她:“你最好现在杀了我,要不然回头我就把你弄死!”
  
      北璃陌咯咯轻笑:“实力不高,志气倒是不小,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弄死本尊!不过我倒是有一件事想要问你。”
  
      “有话就讲,有屁就放!”杨开脸色冷的几乎能结出冰来,说话之时,脑海中急速思索该如何脱困,心中实在是悲愤的很,好不容易突破了帝尊三层镜,也解决了自己丹田处的隐患,没想到还没好好感受一下突破后的实力增长,居然就落到了北璃陌手上,这可真是流年不利。
  
      对他的恶劣态度,北璃陌似乎也慢慢习惯了,并不以为杵,开口道:“荒老大之前说了,除非你真正成为我魔族的一份子,否则谁也保不住你,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入魔了?”
  
      “是又如何?”杨开挑眉道。
  
      北璃陌认真地打量着他,黛眉微皱,脚下微微用力道:“再催动你的力量我看看。”
  
      杨开默了一下,还是乖乖地催动魔元,霎时间,体表处漆黑的魔元鼓荡,将他整个人包裹起来,不过他也没有趁机对北璃陌出手,因为知道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动手也只是自取其辱……
  
      “还真的入魔了……”北璃陌小嘴微张,一脸讶异,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才十几二十天的时间不见,杨开就变成这幅模样。
  
      如今这情况,杨开勉强已经算得上是魔族中人了,尽管出身在星界,可既已入魔,就无可争议的是魔族的一份子,倒还真的应了荒无极那句话。
  
      “我还真有点舍不得杀你了。”北璃陌黛眉紧皱,好似遇到了一个天大的难题,且不说荒无极有话在先,若她真的把杨开带回去让手下的半圣杀掉,不啻于在打荒无极的脸,激怒那家伙可没什么好处,就说杨开自身的本事,放眼魔域也是独此一家,杀了未免可惜。但不杀杨开的话,杨开也不能为她所用,有玉如梦那贱人的心印秘术牵制,面前这小子永远只会忠于玉如梦一人。
  
      这搞的她有些头疼。
  
      听她这么说,杨开也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丝光明,眼珠子转了转道:“那咱们或许可以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好好谈谈。”
  
      北璃陌嗤笑道:“小子,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本尊可不是玉如梦,会被你的花言巧语所蒙骗,我劝你收起那些小心思,否则有你的苦头吃。”
  
      杨开咧嘴笑道:“圣尊面前,哪敢有什么鬼主意。”
  
      北璃陌哼道:“现在喊圣尊了?方才怎么不会好好说话?”
  
      “此一时彼一时,再说了,我与圣尊也有过一次合作,大家不算陌生,圣尊的为人,我还是稍微有些明白的。”
  
      “你是想说你很了解我咯?”北璃陌讥讽一笑。
  
      “不敢,只是相比较其他的魔圣而言,圣尊还是比较好相处的,若是圣尊有意,我愿在圣尊麾下听令。”
  
      “那玉如梦呢?”北璃陌嘴角勾起。
  
      杨开叹道:“如梦那边我会跟她解释的。”
  
      北璃陌轻哼一声,显然不会相信杨开之言,但就算这小子谎话连篇又如何?真要是落到她手上,她还不会慢慢调教吗?以她的本事,足以让杨开在极短的时间内对她唯命是从,以前是不愿去得罪玉如梦,现在这小子却是有了这个价值。
  
      北璃陌的心思活络开来。
  
      便在这时,旁边的地下忽然冲出一道身影,漆黑的战锤轰然朝她砸去。却是法身悄悄从地下潜伏过来发起了偷袭,它之前被北璃陌打飞出去便没再理会,自然不可能弃杨开这个主身而逃,悄无声息地接近过来,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自然是全力以赴,战锤砸下之时,噬天战法已经轰然运转。
  
      “滚开!”
  
      北璃陌看也不看,仿佛早有预料,背后银发无风自动,骤然化作一道银光朝法身卷了过去。
  
      银发所过之处,一片璀璨银光,噬天领域轰然破碎,法身更是被狠狠抽中,身形在半空中微微一顿之后,迅如流星地化作一个小黑点被抽飞出去,体表处涌出的魔元几乎都在这一瞬间被打散。
  
      半圣实力的法身在北璃陌面前,根本连一招都接不住,正如当初重创之躯的明月一剑灭杀魔族半圣一样,如果北璃陌想的话,法身此刻只怕已经成了一地碎片。
  
      不过下一刻,北璃陌便忽然感觉一股莫大的危机将己身笼罩,抬眼望去之时,只见一点寒芒在杨开手上绽放,朝自己激射而来。
  
      几乎是不加犹豫,北璃陌便抽身后退,美眸死死地凝视着那一点寒芒,花容失色,尖叫道:“玄冥针!你怎么会有玄冥针!”
  
      杨开充耳不闻,已经顺势朝她扑了过去,龙化秘术催动之下,龙威弥漫,双手化作锋锐的龙爪,没有丝毫怜香惜玉之情,直接朝北璃陌饱满的酥胸抓去。
  
      他不知道北璃陌为何会如此忌惮玄冥针,只是他如今能想到的唯一能威胁北璃陌的,恐怕也只有这个手段了。
  
      当初受北璃陌之邀,前往傲雪冰宫替她修复界门,被北璃陌关进了冰牢之中,在那十八层冰牢内,杨开碰到了一个少女,那少女记忆混乱,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杨开便随口称她为冰姑娘。
  
      冰姑娘依稀记得自己与北璃陌是师徒关系,因为犯下大错被北璃陌关在十八层冰牢内,最后交与杨开一根玄冥针,针内封印了她自创的一门禁术。
  
      时间不算太长,杨开自然记得冰姑娘当时所说之言,她告诉过自己,这玄冥针内的禁术不可能杀死北璃陌,却是可以拖延她最少三息,最多十息的时间。
  
      这也是杨开手上如今唯一能有希望对抗北璃陌的东西,其他的神通在一位圣尊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只是这效果好的有些出乎杨开的意料。
  
      玄冥针一出,北璃陌的反应他也看在眼中,她的眼中分明有一种咬牙切齿的忌惮和憎恨之意。
  
      这一瞬间,杨开隐隐感觉事情并非自己所了解的那么简单,那位冰姑娘或许还有什么隐情没有告诉自己。
  
      但如今箭在弦上,他无心他顾,只盼着能借助那玄冥针内禁术的威能能真如那冰姑娘之前所言。
  
      若真能做到这一点的话,他和法身未必就没有机会逃出生天。
  
      北璃陌的速度极快,身形飘忽不定,腾挪折转,说不出的灵动唯美,但那玄冥针却如跗骨之蛆一般紧追不舍,堂堂一位魔圣,竟是摆脱不得。
  
      三息,仅仅只是三息,玄冥针便已激射到北璃陌近前。
  
      北璃陌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之意,旋即魔元一震,体表处骤然出现一层肉眼可见的防护。
  
      可这毫无意义,那玄冥针竟是不费吹灰之力便破开了一位魔圣的防护,直接打进北璃陌的身躯。
  
      北璃陌娇躯一震,整个人就像是被谁施展了定身咒一样,一下子僵硬在原地动弹不得,妩媚的面容上一片不可置信的神色。
  
      下一刻,杨开的龙爪也撕开了她的防御,手掌插进了她的胸膛,攥住了一颗跳动的心脏!
  
      得手了!
  
      杨开眼珠子瞪圆,宛若置身梦境,他是真没想到自己会得手的如此轻松,北璃陌可是一位魔圣,站在整个魔域最巅峰的十二位强者之一,居然被那玄冥针克制的死死的。
  
      冰姑娘不是说这玩意只能拖延她几息功夫吗,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威能,这其中到底还有什么是自己所不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