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五百五十三章 城门失火
云影大陆,杨开晋升之地三万丈上方的地面处,一男一女的身影矗立原地,仿佛亘古永存的雕塑。
  
  杨开的龙爪插进北璃陌的胸膛处,攥住了那一颗正在跳动的魔心,北璃陌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痛楚的神色,但那一双美眸却是没有焦点,空洞混乱。
  
  淡淡的血腥气随风飘扬。
  
  法身狼狈返回,乍一看到此景也是呆了一下,急忙窜到近旁,仔细观望一阵,棱角分明的脸庞上露出为难和焦急的神色。
  
  它不知道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如今它从杨开和北璃陌的身躯内感受不到丝毫神魂的痕迹,换句话说,这两人的神魂都已经脱壳而出,不知去了什么地方。
  
  这让它感觉有些难办。
  
  此刻无疑是击杀北璃陌最好的时机,北璃陌肉身在此,神魂不见踪影,无论它做什么对方都没有反抗之力。可关键是它若真的杀了北璃陌,杨开也要受到牵连怎么办?
  
  两个人的神魂不可能同时无缘无故地脱壳而出,绝对是因为什么秘术,在没洞察那秘术的作用之前,法身是不敢有丝毫的轻举妄动。
  
  甚至它连移动两人的肉身都不敢。
  
  无奈之下,它只能借助整个大陆的力量,将此地痕迹掩盖,免得被人发现什么。
  
  神魂战场内,冰姑娘的声音冰寒刺骨,字字诛心:“那个家伙,对你可是痴心一片,他以为你终会来救他的,可是直到死,也没能如愿以偿。徒儿你知道吗,他在死的时候,那绝望的表情真是让人回味无穷呢。你当时为何不救他呢?你只要开口,为师肯定会成全你们的,你可是为师最看重的弟子!”
  
  “玄冰!”北璃陌一声怒喝,俏丽的面庞几近扭曲,娇躯一震之下,数之不尽的寒芒犹如过境的蝗虫一般朝前袭去。
  
  玄冰面上挂着一丝淡然的冷笑,体表处浮现一层肉眼可见的光幕,呈半圆形挡在前方。
  
  嗤嗤嗤的声音不绝于耳,那寒芒撞击在光幕之上,只撞击起层层涟漪,却始终无法突破那光幕的防护。
  
  神魂战场内的冰寒意境愈发浓郁,仿佛要将人的神魂冻结。
  
  这师徒二人,都是雪魔出身,精通的全是冰系法则,而且在神魂力量上的造诣都高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程度,这一动手,整个神魂战场都受到了波及。
  
  杨开早在玄冰开口挑衅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不对,急忙朝外逃窜。
  
  北璃陌是魔圣,自然有着魔圣级别的神魂修为,玄冰既然敢冲她下黑手,估计也差不到哪去,这两人的战斗,杨开可不敢参合。
  
  可让杨开感到无语的是,这神魂战场看似广袤无边,实则面积有限,他堪堪逃到十里之外,竟被一层无形的力量阻挡了下来,好似已经到了神魂战场的边界地带,再也没法逃的更远了。
  
  那冰寒的力量袭来时,杨开整个神魂灵体都瑟瑟发抖,体表处更是弥漫出一层薄薄的冰霜,惊得他连忙催动神魂之力,抵挡那冰寒之力。
  
  这可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杨开心中悲愤的无以复加。以眼前这情况来看,恐怕不等玄冰和北璃陌分出胜负,自己就要挂在这里了,什么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全是妄想。
  
  嗤嗤之声依然不断地传来,玄冰虽有神魂之力守护,不被那寒芒伤及神魂灵体,但依然在一步步地朝后退去,从这一点上来看,她在神魂上的造诣似乎有些不如北璃陌。
  
  毕竟她被北璃陌关了数万年了,北璃陌如今又是魔圣之尊,实力不如也是正常。
  
  但她脸上的笑容却依然没有减弱半分,口中的挑衅也丝毫不曾停歇:“生气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居然还忘不了那个家伙,你可真是为师的好徒弟,连你师傅的男人你也要惦记着,最后又怎样?他死了,死在你手上!”
  
  “放屁!”一直沉默不语的北璃陌咬牙怒骂,“明明是你杀了他,与我何干?”
  
  玄冰脸色冷漠道:“若非是你,为师又怎会杀他?”
  
  说话间,玄冰已退出上百丈,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微笑道:“徒儿,你好像受伤了啊,你的神魂之力与我预期的怎么有些出入?”
  
  那边正在辛苦抵挡寒意的杨开闻言,心头雪亮。
  
  北璃陌当然受伤了,不止北璃陌,如今整个魔域的十二魔圣,都有伤在身,之前明月可是灭了他们大部分人的一缕分魂,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必这些魔圣都还没能恢复过来。
  
  而神魂上的创伤,让北璃陌在这神魂战场上的实力下跌了很大一截。
  
  “那又怎样?”北璃陌冷哼,素指微抬,轻轻地朝玄冰所在点去。
  
  这一指点下,玄冰娇躯一震,紧接着,胸口处竟是出现了一片洁白的雪花,那雪花仿佛一个烙印,印在了玄冰的胸膛处,伴随着咔嚓嚓的声音,雪花迅速变大,冰寒的法则凝聚,大有将玄冰彻底覆盖的趋势。
  
  玄冰面上浮现出极度的痛楚之色,身躯也变得僵硬起来。
  
  不过很快,她又忽然笑了出来,讥讽道:“我说了,你的本事是我教的,你能奈我何?”
  
  说话之时,身上的雪花居然迅速消融,与此同时,她往前猛跨几步,同样朝北璃陌点出几指,北璃陌神色一凛,身影跌宕腾挪,避开那无形的指力。
  
  还不等北璃陌站稳身形,几道洁白的锁链已经四面八方地袭了过去,犹如几条出洞的灵蛇,欲将她缠绕。
  
  北璃陌伸手在虚空中一抓,一柄晶莹长剑便握与手心上,信手点去,正中一条锁链的顶端,叮当一声,将那锁链点飞出去,随手剑雨如瀑,化作一片光幕。
  
  当当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寒光绽放之时,两人一时间斗的不可开交。
  
  这师徒二人,无论是种族还是修炼的功法都同出一源,争斗起来的手段极其相似,只不过一个被困日久,实力不如人,另一个有伤在身,客场作战,短时间内竟是个势均力敌之局。
  
  杨开已被她们彻底无视!
  
  玄冰是不知道杨开身负的莫大机缘,一门心思地想要夺舍北璃陌的肉身,吞并自己这徒弟的神魂,所以懒得去管杨开的死活。
  
  北璃陌纵然有心保住杨开的性命,此刻也是无暇分心。
  
  这导致的结果便是杨开的处境愈发不堪了。
  
  这两女人不动手的时候还好,一动手,整个神魂战场的寒冷便节节攀升。
  
  杨开拼命地催动神魂之力抵挡,也无法守护自身周全。尽管已经躲到了战场的最边缘处,可身上依然逐渐被那冰霜所覆盖,刺骨的寒冷不但让他的神魂战栗,似乎连思维都要冻结。
  
  寒霜逐渐化作坚冰,前后不过一炷香的时间,杨开整个神魂灵体就已经被冰封了起来,意识逐渐沉沦,仿佛坠入一个无底深渊,眼前一片黑暗。
  
  这下可真的完了……
  
  宙天大陆中从十二魔圣的眼皮子底下逃了出来,居然在这种鬼地方折戟沉沙,还有比这更让人憋屈的吗?
  
  就在整个人的思维彻底陷入无边的黑暗之时,一股清凉之意忽然席卷全身,杨开一个激灵,陡然清醒过来。
  
  视野重新聚焦之时,发现自己还被那一层坚冰包裹着,神魂各处都传来让人难以忍受的寒意,但在那清凉之意的作用下,感觉却是没之前那么难受了。
  
  温神莲!
  
  杨开眼珠子转了转,有些不敢置信。
  
  温神莲怎么还会有作用?自己的神魂灵体被扯进这神魂战场内,温神莲可没被扯进来啊,按道理来说,自己与温神莲之间应该彻底断绝了联系才是……
  
  可是此刻看来,这种联系根本没有断绝,杨开甚至感觉自己可以将温神莲召唤过来,不但是温神莲,自己识海中的一切皆都可以……
  
  察觉到这一点,杨开悄无声息地闭上了眼睛,决定暂时充当一只缩头乌龟!
  
  战场之上,玄冰与北璃陌战的如火如荼,强大的神魂力量四溢,整个神魂战场都动荡不安,仿佛随时可能崩溃开来,四周那一座座晶莹剔透的冰山纷纷炸裂,爆为齑粉,整个世界都被那冰粉所充斥,天空中飘荡下来的雪花愈发狂猛。
  
  两道身影在半空中纠缠不清,时而碰撞,时而分开,夹杂着一声声闷哼。
  
  神魂之战不比寻常的战斗,这样的争斗可谓是最为凶险,一着不慎就可能身陨道消,那每一次碰撞,无论是玄冰还是北璃陌都要承受巨大的痛楚,几乎就是在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可这本应是师徒的两个女人,此刻却像是不共戴天的仇敌一般,势要让对方不得好死。
  
  如今就看谁先支撑不住了。
  
  激战至今,北璃陌的脸色恢复了平静,反倒是玄冰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显然已经落入了下风。
  
  这也不难理解,北璃陌纵然神魂受创,那也是一位魔圣,若非如此,玄冰恐怕早就不是对手了,她虽是师尊,可那也是几万年前的事情,士别三日,还当刮目相看呢,更何况几万年光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