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七百零六章 魔窟
  杨开本还没想到这一层,毕竟他在魔域待了好几年,也没见魔族有这种癖好,但经伏灵这么一说,倒还真觉得有些可能。

  他在魔域没见到,那是因为魔域中全是魔族。

  如今魔族打进星界内部,跟往日情景完全不同,若真有什么特殊避好此刻暴露出来也并不奇怪。

  “走!”杨开转身,一身长啸,少顷,一道身影从天而降,正是鹰飞,抱拳道:“大人!”杨开点点头,空间法则跌宕,裹起两人,瞬间消失在原地。

  此时此刻,他已将己子军分兵两路,一路由白灼坐镇,由南向北,一路由法身坐镇,由东向西。

  伯牙还在小玄界中疗伤,恐怕还要过一阵子才能恢复,暂时出不了什么力气。

  并非他愿意分兵,己子军军容鼎盛不假,但魔族也不是软柿子,这一次倾巢而出,所有半圣都已出动,只不过如今北域处处战火,需要救援的地方实在太多,分兵的话,效率也高一些。

  这是无奈之举。

  两路大军交叉驰骋,前往北域各地,他则与鹰飞前头探路,打探敌情,伏灵死活要跟来,说是身为己子军掌旗使,肯定不能离军团长太远。

  杨开不愿与她纠缠,索性就带着她了。

  这才查探到第一个城池,便已见到了这般人间惨剧。

  “城内血液还未完全干涸,想来魔族离去应该不是太久,大人请走这边!”轮追踪,鹰飞乃是一把好手,杨开拍马也难及,顺着他指的方向,空间法则不断跌宕,身形闪烁,不断驰去。

  远远地,杨开便见到那边天空中一块巨大黑斑,漆黑如墨,魔气森然,从那黑斑之中,另外一个世界的气息渗透而来。

  鹰飞恍然:“看样子,他们是想回那处魔窟!”

  杨开哼道:“正好去见识一下!”

  自从西域返回,这几日功夫一直领着大军东奔西走,救火一般奔波在北域各地,杨开还没来得及去查探一下那些墨点之下的魔土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虽说此前在西域也见到过,但那西域的墨点才刚刚开启便被他给重新封印了,从墨点之中跨界而来的魔族也都是死的死,逃的逃。不过两界的缺口虽然被封印,可被侵蚀的墨点却没有消失。

  杨开很想知道北域的这些墨点与那边有什么不同。

  此刻追敌至此,正好去查探一番。

  无需鹰飞再指引方向,沿路有大军行过的痕迹,目标方向直指那一处魔窟所在。

  数千里距离,杨开身形几次闪烁便已抵达,立于虚空,放眼望去,杨开眉头一皱。视野之中,遍地魔土,魔土之内,树木凋零,草木灰败,竟真的宛若身在魔域之中,给人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

  杨开得明月遗泽,身负天地意志的认可,在星界的任何一处都有常人难以匹敌的感知,但对眼前这块魔土,他却感知不到任何星界的气息!

  换句话说,这魔土扩张之地,已经算不得是星界了,而是魔域!

  不仅如此,那魔土之内,肉眼不可见地,天地法则轻微鼓荡,随着鼓荡,魔土的面积也在一点点悄无声息地扩张。

  也就是杨开能察觉到这些,换做任何一个伪帝来此,恐怕都不可能有所发现,魔土扩张的速度很慢很慢,但确实是在扩张,不断地侵蚀着星界的疆域。

  这里应该是某个宗门的基业,山峦叠起,山林之中,多有亭阁楼台,想来本是一处山清水秀之地,可那天空墨点正好出现在这个宗门的上空,整个宗门领地,连带着方圆万里地界,都早已化作魔土。

  隐约之间,某个山峰中传来惨嚎痛哭之声。

  杨开一怔,还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但仔细听去,确实有声音传来。

  竟然还有活人!

  杨开本以为魔族所到之处,必定会对星界生灵赶尽杀绝,纵然不杀,也会让魔气侵蚀,将人族化作魔人,却不想此地还有人活了下来,只是不知到底遭遇了什么,此刻哭叫声凄惨无比。

  杨开侧耳,听音辨位,片刻后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再现身时,已在一处山谷之中。山谷内热闹非凡,聚集了不少魔族,此时此刻这些魔族忙的热火朝天。

  山谷之中,支起了好多口大锅,那大祸那多有煮沸的热水,还有烧开的滚油。

  有魔族提着被破腹去脏的人族尸身,或丢进热水之中,或抛进滚油内,炸的嗤嗤作响,整个山谷都弥漫着一股奇特古怪而又令人作呕的味道。

  山谷另一边,一群数百人被五花大绑,有魔族在旁严加看守,不时地有魔族提着利器上前,从中拽出一个人来,直接捅死,然后拖到一旁处理。

  亲眼看着族人被杀,肉身还被丢进锅内,还活着的人无比面色苍白,早已吓得魂不附体,哭喊之声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夹杂着许多人的求饶和怒骂。

  杨开到了此地,把眼一扫,顿时感觉头皮发麻。

  之前在那破败的城池中,伏灵问魔族是否吃人,他还有些不敢肯定,但见了此地情景,哪还不知魔族真的是在吃人!

  山谷之中突兀地出现三道陌生身影,正在忙碌的魔族岂能看不到?当即魔族大喝一声:“什么人!”

  杨开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口中低喝一声:“杀!”

  杀字刚出口,便已来到了那魔族面前,探手掐住了他的脖子,魔元一催,灌入此魔体内,一瞬间振断了他的经脉,摧毁了他的反抗之力,手一抬,将这魔族丢出。

  经脉被毁,浑身疼痛,魔元泄出,但却没死,只不过根本动弹不得,被杨开丢出去之后,这魔族直直地落入一口油锅之中。

  刺啦啦的声响传出,魔族在油锅里翻腾,惨嚎,偏偏一时半会死不掉。

  噗通噗通的声响传出,不断地有魔族被丢进热锅之中,一时间,鬼哭狼嚎之音响彻天地。

  在杨开动手之时,鹰飞和伏灵也齐齐出手了,一个往左,一个往右,鹰飞身形奇快,几乎化作一道闪电,只是晃了几下,便有大片魔族倒地。

  他倒没如杨开一样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只是干脆利索地屠杀。

  伏灵亦是如此,娇小身躯中蕴含庞大力道,虽不如鹰飞那般飘逸,但一双粉拳砸过之处,尽是碎尸。

  山谷中的魔族没有强者,甚至连个魔王都没有,如何能禁得住这三大杀神的屠戮?

  只不过十息功夫,整个山谷内的数百魔族便已被屠戮一空。

  被绑在一旁的人们本在惶恐之中,都以为自己今天难逃厄运,谁知忽然杀出来三个救星,皆是大喜过望,心绪起伏之下,不少人都痛哭起来。

  沸水中,油锅内,被杨开丢进去的魔族还在惨嚎,但那声音却是越来越低,逐渐不可闻。

  一般情况下来,这样的沸水和油锅也要不了这些魔族的性命,他们既然入侵到了星界,肯定都是有一些修为在身的,这沸水和油锅对普通人有威胁,对他们又哪有半点妨碍?只需随便催动魔元便能抵挡。

  可杨开在制服他们的时候便已废了他们一身修为,此刻半点力量也动用不得,固然肉身还算不俗,但这钝刀子割肉,也总有能要他们性命的一刻。

  “你们救人。”杨开吩咐一声,目光朝左手边一座山峰的峰顶望去,那里,传来了巨大的喧闹声,热气洋溢。

  “大人,要不要等大军前来汇合?”鹰飞沉声道,杨开实力虽然不俗,但毕竟还是帝尊,真要是碰到半圣,只怕无法匹敌,更何况,这里还是魔窟,谁知道此地汇聚了多少魔族?

  “不必了!”杨开摇头,一步朝前踏出。

  鹰飞还要再说什么,他已消失不见,伏灵道:“姐夫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有半圣在此他也能逃得掉。”

  鹰飞一想,也是如此,若不早早针对杨开的空间神通,这天底下能对他产生生命危险的,恐怕也只有魔圣和大帝。

  当下放了心,与伏灵朝那被捆绑的一群人走去。

  一群数百人,早就吓破了胆,还有人昏迷了过去,鹰飞屈指弹出劲气,将前面几排人解开,然后让他们去救自己的同伴。

  面对这两位救命恩人的吩咐,众人自然应诺,开口道谢之后颤抖着双手忙碌起来。

  众人中,一个中年男子脸色虽然苍白,但比起其他人要好的多,还算镇定,此刻走上前来抱拳道:“水云宗袁文龙见过两位恩人,敢问两位尊姓大名。”

  鹰飞皱眉,打量四周:“这里是水云宗?”

  此前虽然知道这里是某个宗门的基业,却不知到底是哪个宗门,此刻听了这叫袁文龙的人的自我介绍,才反应过来。

  袁文龙恭声道:“正是。”

  鹰飞上下打量他一眼,嘿嘿一笑:“你姓袁,跟袁茂是什么关系?”

  袁文龙强忍着悲恸道:“恩人认识家父?”

  鹰飞撇嘴道:“不认识,不过听说过。”水云宗在北域,只不过算得上是一个中等门派,在凌霄宫面前不够看,却也有一位帝尊境,那便是水云宗宗主袁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