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七百零八章 崩塌
  杨开得了玉如梦的元阴之力,神魂修为暴涨,便是等闲的半圣伪帝也比之不得,更不要说大殿内的魔王们了。

  若杨开真的想杀他们,神魂涌动之下,顷刻间就能捣破在场大多数魔王的识海,叫他们毙命当场。

  但在那山谷之中见了那般人间惨剧,进了大殿内又亲眼目睹一群魔王饮血食人,杨开心中恼怒之下又怎会轻易杀了他们?

  喜欢吃肉,那就吃个痛快,什么时候把自己吃干净了,什么时候才算完!

  如火焰般跳动的赤红双眸中,有两道血线顺着脸颊滑落。方才施展手段,比起直接动用神魂攻击要费力的多,绕是杨开如今神魂修为强大无匹,一次性针对上百魔王也是力有未逮,神魂之力已经倾巢而出。

  还站在原地的十多位魔王脸色大变,纷纷抵挡。其中几个顶尖的中品魔王抵挡的无比艰辛,身躯瑟瑟发抖,咬紧牙关不吭一声,生怕稍微一个疏忽便会赴了同伴后尘。

  剩下几个上品魔王虽然轻松一些,但也轻松不到哪去,脑海之中不断地回响起一个声音,在那声音的感召之下,自啖其肉的念头不断在脑海中翻滚,怎么也压制不住。

  “吼!”一声怒喝传出,却是一个中品魔王实在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率先发难。再不动手的话,他就有些坚持不了,亲眼看到身边同伴的遭遇,他哪还不知道一旦识海防御崩溃自己会有什么下场。他宁愿死在敌人手下,也不要自己吃自己的血肉。

  这一声怒吼,仿佛是一根导火索,在那中品魔王飞身扑来之时,大殿中还站着的其他魔王,也都扑涌过来。

  霎时间,大殿内魔气鼓荡,杀机沛然。

  杨开携怒而来,此刻见这些魔王居然抢先动手,更是勃然大怒,心绪震荡之下,心神却陡然陷入一个空前宁静的境界,身与心合,心与天地合,脑海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蠢蠢欲动,要破壳而出。

  冥冥之中,一丝大道真理的灵光在脑海中闪现出来。

  视野之中,没了来犯之敌,身之所在,也不再是水云宗的议事大殿,反而像是立身在广袤无垠的天地之间,心神不断拔高,无限攀升,俯瞰天地间芸芸众生。

  在这奇特的状态之中,天地法则涌入其身,淬炼心神精气,天地灵气如万流归海,朝其身躯之中涌入。

  一身修为,节节攀升!

  在魔域之中,因为得了明月遗泽,晋升帝尊三层镜,又因魔域天地法则的缘故,一身帝元转化为魔元,成为上品魔王。

  从魔域中逃回星界,一路争斗,巨大压力临身,杨开晋升的修为也逐渐稳固下来。

  回到星界十多年,在下位面厮混,炼乾坤,造天地,虽然对自身境界的提升有巨大帮助,在空间法则上的造诣也愈发深厚,甚至连李无衣如今都有些自叹不如,但在修为上却没多大提升。

  而如今,时隔十几年,在这水云宗大殿内,杨开忽然有所感悟,仿佛自身化作了这片天地,杨开怒,天地怒!

  平地雷声炸响,轰隆隆滚过四方。

  杨开身上本就强大的气息及其明显地暴涨许多。

  无念无想之中,杨开本能地伸手一拍,没有拍向任何一个魔王,却是打向虚空处。

  一掌出,天地塌陷。

  以掌心所在为中心,跌宕出巨大无匹的吸力,牵引四周一切。

  哗啦啦一阵响动中,大殿内桌椅板凳,连带着墙体立柱,皆都朝虚空中飞来,没入其中消失不见。

  那些扑过来的魔王们,无论是中品魔王还是上品魔王,此刻皆都无法控制自己的身躯,一个个面露骇然之色,手舞足蹈地随着桌椅板凳飞向虚空某个点。

  就连端坐在上方的那个血魔也没能幸免,他虽距离杨开足有二十几丈,但在那一掌打出之后,身形还是不受控制地朝那边飘飞过去,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捏住了他的身躯。

  至于他身边的那个魅魔,不过魔帅修为,根本无法抵挡这样庞大的吸力,身形飘忽,惊叫之中,直接被吸入虚空中不见踪影,生死不知。

  一声大吼,血魔身上血雾蒸腾,精血不要命地喷发,化作一团血光,欲要摆脱那庞大的吸力,但任凭他如何努力,竟都无法撤离,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地朝前方驰去。

  扭头望去,只见大殿内一片狼藉,恢宏建筑已经尽数崩碎,虚空中似多了一只无形的猛兽,正在吞噬万物,所有进了那猛兽之口的,无论是魔王还是死物,皆都离奇消失。

  生死危机关头,血魔一口咬破舌尖,精血化作一道血箭,朝杨开面门喷去。

  杨开眉头皱了皱,感受到这股杀机之后,心神一下子从那种奇特的状态中抽离了出来,脑袋一偏,便避开了那血箭的攻击。

  他这一动,拍出去的玄妙一掌便没了后继之力。

  塌陷的虚空化作一个小小黑点,急速收缩之时化作虚无,整个大殿都在这一瞬间急速朝那黑点塌陷,连带着山峰都缺了好大一块。

  那恐怖至极的牵引之力这才消失不见,血魔重获自由,欣喜若狂,血遁之术施展开来,化作一道血光便要遁走。

  杨开从进入这大殿到现在,不过十几个呼吸的功夫而已,但所施展出来的种种神通手段却是匪夷所思,自己手下上百魔王连人家的衣服都没碰到便已全军覆没,血魔哪还不知自己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再不走的话只怕就只能等死了。

  有上品魔王的修为,一身魔气森然,却对魔族如此仇视,到了这个时候,血魔倒是想明白了杨开的身份。

  也唯有那个曾经祸乱魔域的人族,才有如此手段。

  他想跑,哪里又能跑的掉?杨开伸手一抓,那血魔便凌空定住,空间法则束缚之下,竟是连动一根手指都做不到。

  这才知道自己这个上品魔王与杨开这个上品魔王之间到底有多么巨大的差距,一时间心死如灰。

  杨开保持着探手抓出的姿势,低着头,皱眉沉思着刚才的感觉,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再进入那种玄之又玄的状态了。

  心知被这血魔打扰,自己怕是错过了一场造化。

  但转念一想,若不是来到这里,被眼前所见刺激,又哪里有什么造化?如今这一场造化虽然中途被打断,但是也不是毫无收获。

  这么一想,心态立刻平静下来,刚才的冲天怒火也烟消云散。

  再抬头时,杨开眉头一扬,露出愕然之色。刚才大殿内发生的一切,他完全没有感应,在被血魔打扰之前,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种奇特的感悟之中。

  直到此刻抬眼打量才发现,这个议事大殿不在了,连带着大殿所在的山峰都少了好大一块,大殿内那些魔族,更是只剩下被自己禁锢的血魔。

  略一沉吟,便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刚才虽然沉浸在感悟之中,但也并非对外界一无所知,只是没去理会罢了,此刻回想一下,自然能想起来。

  倒是有些可惜了,那些魔王固然是要杀的,不过在杨开本来的打算中,是让他们自己把自己给吃干净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不过现在这样子,那些魔王都已经死无全尸,也没办法让他们再自己吃自己了。

  “崩塌!”杨开口中轻轻出声,萦绕在身侧的魔气收敛,露出本来面目。

  “什么?”那被禁锢的血魔闻言愕然,怎么也不明白这两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杨开扭头望去,狞笑一声,又岂会对他解释什么?

  崩塌,是他给自己新参悟出来的空间秘术命名的名字。自修炼空间秘术以来,所有的空间神通皆是他自我参悟而来,毕竟这条大道上人迹稀少,鲜有人踏足,也没有什么经验可以借鉴,除了能与李无衣探讨一二之外,这世上根本没能人在空间法则上传授杨开什么东西。

  一切都得靠自己。

  月刃,虚无,放逐,瞬移之后,崩塌之术诞生。

  月刃是攻击手段,以空间之力凝聚杀伤之刃,威力巨大。

  虚无是自保的手段,将己身融入虚空之中,收敛一切气息,便是修为强过杨开之人,若不细心也很难发现他的踪影,虚无之术,也可以用来躲避致命的攻击,杨开这些年遭遇强敌,多次依靠虚无自保。

  放逐则是以空间法则勾连虚空裂缝,将敌人放逐进虚空裂缝之中。

  瞬移自不必说,逃跑追击赶路最实用之秘术。

  如今参悟出来的崩塌之术,与放逐有些类似,但与放逐不同的是,放逐只是将敌人放逐进虚空裂缝内,运气足够好的话,被放逐之人还能在虚空裂缝内苟延残喘,虽说最终基本上还是避免不了死亡的命运,但总还有一线生机,说不定瞎猫撞上死耗子,从虚空裂缝脱困,便能逃出生天。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种事未必就没机会发生,当初杨开在罗刹门中救出来的声雨竹,便是在虚空裂缝中生存数万年,那可是参与过上一次大道争锋的人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