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七百四十一章 南域失守
  火卜大惊失色,万没想到一时心血来潮竟将己身置于险境,若早知如此,他说什么也不会扑上来。

  冰寒的法则肆意,似将他体内的火焰都冻结,火卜勉力躲了一下,却依然被那龙爪划过身躯,霎时间,身上便多了几道长长的伤口,那伤口处,冰寒的意境肆虐,翻卷的血肉竟也没有半点鲜血流出。

  火卜怪叫,不等伏谆第二击到来,圆滚滚的身子便化作一道红光,朝远处激射而去。

  他竟是逃了!

  “废物!”芙萸见状一咬牙,恨不得一箭射死这家伙。眼下祝炎被他偷袭受伤,伏谆口中含着杨开有所顾忌,正是铲除龙族这两大长老的绝好机会,纵然需要付出一些代价也未必不可接受。

  可火卜倒好,竟是狼狈而逃!果然是竖子不足为谋!

  以杨开为诱因,一直对峙观望的魔族三魔圣和龙族两大长老仓促出手,电光火石般的一番交锋,祝炎受创,火卜遁逃!

  龙吟声再起,天空之上,青龙和冰龙庞大的身躯彼此缠绕,仿佛合为一体,气意相连,两只巨大的龙头高高昂起,俯瞰天地。

  龙族两大长老本就是夫妻二人,无数年的相处,早就让他们彼此心意相通,自有一套合击之术。

  单个祝炎或者伏谆就有堪比大帝的实力,合击之下,绝非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若非有这一套合击之术,这数年来,他们如何能是三位魔圣的对手?

  彼此交手不止一次,所以一见龙族两大长老摆出这幅姿态,无论是血厉还是芙萸都心中一叹,知道最好的机会已经失去,如今纵然拼死,只怕也不能再拿他们怎么样,顶多也就是斗个两败俱伤。

  气意相连之下,从伏谆体内弥漫出来的冰寒之力封镇着祝炎胸腹处的伤口,而青龙本就以恢复见长,体内自有一股生生不灭的生机,所以纵然他看起来受创不轻,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什么大碍。

  也幸亏芙萸那一箭是射在祝炎身上,若是当时的目标是伏谆,只怕会有些麻烦。

  山谷之中,星界十四路大军差不多已经撤离完毕,有杨开此前炼制和这次带回来的一界珠辅助,大军人数虽多,可机动性却是强了不止一筹。

  刷刷刷……

  一道道身影破空而来,立于龙族两大长老身旁,却是此前一直在纠缠着魔族半圣们的伪帝撤回,以李无衣为首,将近二十位隶属星界的伪帝,半圣各自摆脱了对手,来到山谷前。

  他们一直关注着星界大军的动静,觉得时机已到,自然无需再与魔族强者拼斗。

  没了他们的钳制,魔族的半圣们也重获自由,纷纷来到血厉和芙萸身边。

  隔空对望,彼此的气势无声无息地碰撞,直让那虚空变幻不已,似承受不住威压,随时可能崩碎。

  血厉背负双手,猩红的双眸泛着森冷寒光,狞声道:“早晚有一天,叫你们不得好死。”

  伏谆冷哼一声:“真到了那一天,再说大话不迟!”

  言罢,与祝炎徐徐朝山谷后方退去,李无衣等人分散左右,保驾护航,不过让他们稍稍安心的是,直到众人一路退到空间法阵处,魔族那边都没有什么动静,只是静静观望。

  心知这一战打到这种程度,再继续纠缠下去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彼此的实力都相差无几,谁也不能拿谁怎么样。

  然而对星界来说,这一战却是彻底败了,并非己方实力不如人,只是那魔土已经将整个星神宫侵蚀,依然还在不断地朝外围扩张。

  这一处庇护着南域武道多年的圣地,这象征着南域最高武道巅峰的神宫,在这一刻终为魔族所夺。

  空间法阵处,光芒一闪,众人消失不见。

  血厉冷冷地凝视着,直到星界众人退走,这才开口道:“得加快进度了。”

  芙萸收起神弓,开口道:“也差不多了。”

  “还要多久?”血厉转头看着她。

  “从各地传来的消息看,顶多三个月。”

  “三个月!”血厉嘴角勾起,露出一抹戏虐笑容,“那就让他们好好享受这三个月好了。”

  ……

  心神浮浮沉沉,似在一片汪洋大海之中,脑中不断有各种灵光闪过,一段段稀奇古怪的讯息冒了出来,是以前从来都不曾了解的,如今却无缘无故,莫名其妙地领悟了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当这浑噩之中出现一线光芒之时,杨开忽然睁开了眼睛。

  “夫君!”一声轻呼传来。

  杨开扭头望去,只见旁边好几张面容朝自己望来,一张张俏脸上满是紧张和关切之意,小师姐的眼睛更是有些红肿,显然哭过。

  “夫君!”苏颜又轻轻地唤了一声,虽然极力压制,但声音依然有些颤抖,杨开昏迷的这段日子,她们几个一直陪同在旁,此刻见得杨开醒来,终于放下心中大石。

  大长老祝炎说了,只要杨开能醒,那就毫无问题,可若是他从此昏迷不醒的话,那就有些麻烦,毕竟此次杨开受伤是与魔圣有关,跟以前的情况截然不同,谁也不知道他到底会怎样。

  杨开露出一抹微笑,伸手朝她脸上抹去,众目睽睽之下,苏颜似有些拘谨,但仍然按捺住心中羞意,伸手握住了杨开的大手,任由他在自己脸上摩挲着。

  “怎么还哭了。”杨开又伸出另外一只手,抓住了夏凝裳的柔夷,“我这没事了。”

  他不这么说还好,这么一说,小师姐的眼泪又涌了出来,趴在床边,肩膀耸动,压抑着哭声。

  受她感染,阿罗,雪月,甚至连祝晴都眼圈发红,悄悄转过了脑袋,暗自垂泪。

  杨开挨个安慰过去,只说的口干舌燥,却是毫无效果。

  正无奈之时,一人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声音冷冽:“哭什么哭,人还没死呢,都滚出去!”

  换做旁人这么说话,苏颜等人定然不依,但说这话的却是伏谆,众女哪敢忤逆?这位二长老素来都以冷厉而著称,唯有在杨霄面前才会展露一丝柔情,忤逆她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叮嘱杨开几句,几女依依不舍地退了出去。

  杨开从床上爬了起来,跟着伏谆走进来的祝炎连忙道:“不舒服就躺着,别乱动。”说话间,一阵轻咳,显然伤势未愈。

  之前他被芙萸射了一箭,又被火卜自爆所伤,虽不会有性命之忧,却也受伤不轻。

  杨开道:“也没不舒服,感觉还好。”

  确实还好,虽然才从昏迷中醒来,可杨开却没有半点不适之感,反而身体内充满了力量,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祝炎愕然,与伏谆一起望去,只见杨开确实没有异常,都不禁啧啧称奇。

  等闲上品魔王级别的,被魔圣盯上哪还有什么活路,可杨开却是硬是与血厉对拼了一击,虽然当时的情况狼狈了一些,但能不死就是侥天之幸,谁知竟还没有什么后遗症,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更让两位长老在意的是,杨开那一双眸子竟也深邃了许多,似有神光内敛,让人看不透彻。

  “两位有事?”杨开心中有些猜测,若不是有事,祝炎又怎么可能不去疗伤,反而一直在等自己醒来。

  “确实有些事要问你。”祝炎颔首。

  “坐下说吧。”杨开伸手示意。

  桌上有茶水,杨开取出茶杯给他们倒上,推到面前,自己也满了一杯,一边轻抿着一边回想着当初一枪挡下血厉那一拳的感觉。

  昏睡之中,那一幕也曾无数次出现,让他隐隐有许多感悟。

  伏谆直言道:“这次找你,主要是想问问,你那枪……”

  话没说完,杨开便忽然探手一抓,苍龙枪握于手心,递给伏谆,微微一笑道:“二长老自看便是。”

  亘古苍凉的龙息迎面扑来,似从历史长河的画卷之中有巨龙走出,来到自己面前,伏谆体内的龙族本源竟都不受控制的跳动了一下,神色不由一怔,连忙伸手接过。

  祝炎也把脑袋凑了过来,与伏谆一道端详着苍龙枪。

  殿外,苏颜等人依次走出,一群人立刻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着杨开的情况。

  苏颜告知众人杨开已醒,两位龙族长老正与他谈话,众人这才放下心来。

  扇轻罗望见人群中一道靓影,抿嘴一笑,度步到她身边,轻轻地捅了捅她:“姐姐,夫君已经没事了。”

  姬瑶一慌,颔首道:“恩,我听到了。”

  扇轻罗悠然一叹:“夫君昏睡之时,一直迷迷糊糊地念叨着我们几个姐妹的名字,真是叫人心疼。”

  姬瑶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师弟心中有你们,就算昏迷,自然也会想起你们。”

  阿罗歪头望着她:“姐姐说的有道理。”竖起一根手指,酥指点着红唇,一副娇憨的模样,却偏偏又媚态丛生:“可是姐姐,夫君也喊了你的名字呢。”

  姬瑶娇躯一颤,脸上飞起一抹红云,有些慌乱地道:“有吗?”

  “有啊。”扇轻罗眨巴着大眼睛,一脸天真地望着她,“这是怎么回事?姐姐你是不是欠了夫君的钱?”

  “没,没有的事。”姬瑶脸色更红了,忽有一种被人识破奸情的感觉,手足无措。

  扇轻罗若有所思道:“哦,那定是夫君糊涂了。”

  姬瑶强笑道:“杨师兄醒了就好,师尊还等我回去复命,先告辞了。”

  望着姬瑶狼狈而逃的身影,扇轻罗抿嘴娇笑不已,还真是脸皮薄的一个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