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七百四十二章 真意之力
  星神宫,魔气丛生,魔意盎然,这南域的武道圣地,如今也成了一片魔土。

  一座大殿之中,一位半圣,十数位魔王盘膝而坐,面上一片艰辛抵挡之意。

  这些半圣魔王,皆是在数日前的战斗中负伤的,而且无一例外,全都是被杨开所伤,严格来说,他们的伤势并不算严重,那半圣的伤势甚至可以说是忽略不计,正是此前被杨开在胳膊上划了一道伤口的血魔半圣。

  可是这数日下来,这血魔半圣竟发现自己的伤口无论如何都无法恢复,伤口处,一股古怪的力量侵蚀着自己的血肉,那本来渺小的伤口不但没有痊愈,反而扩大了不少,更让他感到绝望的是,他越是压制,越是适得其反。

  血厉站在他面前,微垂着双眼,一只大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魔圣雄浑的气息四溢。

  蓦然间,血厉神色一振,大手抬起,成爪状对着面前那位血魔半圣的伤口处一吸,一道血箭从那伤口飚射而出,被他纳入掌心之中。

  血箭入手,却仿佛活物,化作血色灵蛇,朝血厉手掌中钻去。

  血厉脸色一凝,倍感意外,却也不惊不惧,催动魔元将那一道条血蛇裹起,托于手心之上。

  一旁的芙萸诧异地望了血厉一眼,虽然血厉的表情不见端倪,但她却知这一番施为消耗了血厉很大的精力,那眸子深处竟隐隐透着一股疲惫之色。

  只不过是帮人疗伤,竟能让血厉都感到疲惫?那到底是什么?芙萸的脸色也不由凝重起来,望着血厉道:“怎么回事?”

  血厉深深地凝视手中血蛇,任它在手心中翻腾,却不敢有丝毫正面的接触,瞳孔微微一缩,凝声道:“真意!”

  “真意?”芙萸愕然,似听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连声音都不由提高了一丝:“那小子竟悟出了真意?你是不是弄错了?”

  血厉悠悠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但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芙萸也知血厉不可能在这种事上弄错,轻轻地吸了口凉气:“难怪……”

  回想起杨开刚现身时,与那石魔半圣争斗的场景,明明不见有多强的力量,可石魔半圣却依然被他给斩杀当场,虽说当时有三个少女助阵,可那三个少女起到的作用也不是太大,真正决定那一战胜负的乃是杨开本身。

  之前还在想,那石魔半圣中看不中用,空有半圣修为,最后居然死在一个魔王手上,真是死不足惜。

  如今看来,倒是冤枉了那石魔,并非是那石魔半圣不行,而是那小子竟已悟出了真意!此等力量,便是连魔圣们都忌惮向往无比,血厉都不敢轻易触之,更不要说一个半圣了。

  为真意所蚀,岂能不死!

  “错失良机了!”血厉眸中寒光一闪,更添一丝懊恼,若是早知杨开已悟出真意,当日就应该不下一切代价将之斩杀。

  说话间,伸手一抬,手上那蠕动的血蛇朝外激射,眨眼不见了踪影。尽管这只是一道微弱的真意,可也绝非他能够轻易炼化,凭他的力量,顶多也只能将这一丝真意从受伤的血魔身上摄出。

  而且他能感觉的到,杨开这一丝真意还很微弱,但毕竟已经开启了一扇新的门扉,若是让杨开继续成长下去,来日未必就没有击杀他们的实力。

  “那小子不过魔王之境,如何能悟出真意?”芙萸的脸色铁青,她一个魔圣都没能做到的事,却让杨开达成,愤怒之余更多的却是艳羡,若她能悟出这样的力量,那第一魔圣就不是什么荒无极了,而是她羽魔芙萸!

  血厉微微眯眼:“此前他消失了三年,似是进了魔域,在那之前他可没这份力量,看来在魔域之中,他应是有了什么机缘。”

  “魔域……”芙萸吃惊,若是魔域中的机缘,理当由他们获得才对,怎会白白便宜一个人族,心中顿时不忿到了极点。

  “大人救命!”一声哀呼从旁传来,打断了两位魔圣的对话。

  却是其中一个魔王实在受不了那武道真意在体内折磨的痛楚,张口求救起来。他眼看着血厉一番施为,那血魔半圣原本痛楚的神色安详了下来,魔圣大人显然是有办法有实力消除自己的痛患。

  那种古怪的力量在伤口处肆虐,让自身伤势不断地恶化,全无好转迹象,任凭你修为再高,身体再强,也无济于事。

  血厉走到那魔王面前,抬手拍在他的肩膀上,力量很轻,似只是安抚,但这一掌下去,却直接让那魔王化作一摊浓血。

  大殿内,腥臭的气息瞬间充斥。

  余下几个本在等待救治的魔王目瞪口呆,怎么也没想到血厉不但不施救,反而痛下杀手。

  然而还不等他们想个明白,便忽然齐齐露出艰辛之色,个个都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沸腾起来。

  众魔王大骇,纷纷惊呼:“大人!”

  血厉无动于衷,只是冷漠地望着他们,他是血魔,更是魔圣,乃是操控鲜血的顶尖强者,心念一动之下,魔王们体内的血液便已受他掌控。

  芙萸在一旁冷眼旁观,并没有阻止的意思,只因她知道,血厉是不可能为这些魔王浪费自己的精力,从方才的一番施为来看,驱除一个族人体内的武道真意,得消耗血厉极大的精力。

  半圣值得救,魔王就算了吧。

  哀呼声逐渐变成了惨叫,旋即一声声闷响传出,所有受伤的魔王爆为血雾,血雾却不散,也没有半点血水溅出,反而在血厉面前凝成一团巨大的血球。

  若是以往,这样一个血球对血厉来说也算是大补之物,可是如今既然知道其中暗藏了武道真意,血厉又怎会自寻烦恼。

  抬手一挥,血球便飞出殿外,也不知道落向哪个地方去了。

  “火卜呢?”血厉擦了擦手,那一双手纤细修长,仿佛女人的手,干干净净,不染尘埃。

  不提火卜还好,提起火卜芙萸就恼火的很,一脸煞气道:“鬼知道,自从三日前离开便不见了踪影,恐怕躲在什么地方疗伤去了。”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血厉对火卜显然也有怒气,他们两位早在很多年前就有仇怨,彼此一直看不顺眼,这下更是杀他的心都雨哦了,沉吟了一下道:“找到他,让他去把杨开给杀了。”

  芙萸道:“找他不难,但想指使他怕是不太可能,你也知道他那胆子……”

  血厉冷笑:“我指使不动他,那位难道也指使不动他吗?”

  芙萸眼中忽然闪出一抹狂热之色,微微颔首:“我明白了,若是如此的话,他倒是不敢不听命,只不过他孤身一人前去,万一被那两个老龙给杀了,我们的优势可就荡然无存了。”

  血厉嘴角一勾:“没关系,残夜快恢复了。”

  “那我就放心了。”芙萸抿嘴一笑,千娇百媚。

  当年第二次两界之战拉开帷幕时,残夜以自身为桥梁,勾连两界,强行打开两界通道,引魔圣和魔族大军进入星界,付出代价不小,最后更被打成重伤,这几年来一直藏身暗处疗伤,不曾露面。

  星界这边在顶尖战力上本就处于劣势,全靠龙族两大长老支撑局面,若是残夜再出关的话,那对星界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

  “乾坤之外?”厢房中,伏谆瞪大了双眸,素来冷厉的她忽然露出这么一副吃惊的表情,让人看着好笑。

  “通天巨人?”祝炎也一副惊容。

  龙族两大长老寿命悠长,大多数时间虽一直生活在龙岛之上,不问世事,但这个种族却是从天地初开便已存在的高贵生灵,轮族群的积累和底蕴,没有哪一族能与之相比,龙岛之上,更有许多记载了不为人知的秘辛的典籍,两位长老这么多年来无事可干的时候也都翻阅过。

  更不要说他们皆都身负龙族本源,承载着祖辈们的记忆和经验。

  可以说,放眼整个星界,便是大帝们,在阅历上都不如他们。

  但此刻听了杨开的一番话之后,还是被震撼的不轻。

  “你真的去了乾坤之外?”伏谆急急问道。

  “不敢保证,但也有极大的可能。”杨开回想之前的经历,觉得那浩瀚星空除了乾坤之外再无别的合理解释了。

  他是从魔域的虚空夹缝中跳脱出去的,魔域本是一处乾坤,被杨开动用玄界珠吞噬之后,这一处乾坤大地消失无踪,或许无意中连通了乾坤之外也说不定。

  “乾坤之外是什么样子?”伏谆兴致勃勃地问道。

  杨开挠了挠头,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回想自己见到的一切,感慨道:“浩渺无垠,囚笼之外。”

  伏谆顿时露出向往之色。

  “两位也知道乾坤之外?”杨开望着他们问道,从伏谆刚才的话中可以听的出来,他们是知道天外有天的。

  伏谆和祝炎对视一眼,前者颔首道:“龙族典籍之上曾有过只言片语的记载,只不过描述的很模糊,我等也从来不敢确定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