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七百四十四章 血门异动
  恩,意料之中,发烧了,估计要一个星期才能好透彻,真是悲剧啊。

  …………

  池子不大,了不起十丈方圆,但那一只只体长数十丈,乃至上百丈的龙魂扎进其中,却都消失不见,池子中那粘稠的琥珀色液体也逐渐增多。

  当那最后一条长达百丈的巨龙龙魂投入其中之后,池中液体也快要盛满。

  “化龙池……这是化龙池……”祝炎激动的脸色发红,口中低声地喃喃不已,连那身躯都微微发颤。

  龙族的化龙池,与外界传闻中的化龙池可是两码事。

  外界传言,这世上有一处神奇之地,能让负有龙族血统的异兽蜕变,化作龙身,从而鲤鱼跃龙门,而这所谓的神奇之地,便被称为化龙池。

  但在龙族自身的祖籍记载之中,真正的化龙池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而是眼前所见!祝炎本还不知这深藏在龙殿深处的池子到底是什么,但亲眼见到一条条历代大长老的龙魂融入其中,化作精纯的龙髓,哪还想不起来?

  传闻,龙神曾打造出化龙池,化龙池不毁,龙族不灭!化龙池对龙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以前祝炎不明白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如今总算透彻了。

  有这化龙池,龙族又如何会湮灭?或许会没落,但只要有足够的积累,终会有再崛起之时。

  “此时不入,更待何时?”杨开扭头望着龙族两位长老。

  祝炎和伏谆对视一眼,齐齐飞出,身在半空之中,龙吟震天,一条青龙,一条冰龙现出真身,直朝那化龙池扎去。

  两大长老都有十阶龙脉,化出真身更有五六十丈长短,虽不如杨开和第一代龙族长老的百丈龙躯,却也是庞然大物了。

  但那池子却似有芥子纳须弥之效,巨大龙身投入其中,直接隐没不见。

  紧接着,闷哼声从化龙池内传出,似承受了什么巨大的痛楚。

  杨开迈开大步朝化龙池行去,待到近前低头一瞧,只见十丈方圆的池子中,两条缩小了无数倍的巨龙正在其中游弋翻滚,每一次翻滚蠕动,都让那浓稠的龙髓液泛起层层涟漪,龙吟声不断咆哮而出,祝炎和伏谆身在其中显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好过。

  想要取的更加强大的力量,自然不可能毫无代价,化龙池内的龙髓液固然神奇非常,可若是撑不过那洗筋伐髓的折磨,又如何能够更加强大?

  杨开盘膝坐在化龙池边,冲池中的两龙咧嘴一笑:“两位就好好享受吧。”

  那不怀好意的笑容,让祝炎和伏谆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杨开双爪结印,繁奥的龙语再起,祝炎和伏谆已来不及多想,更加嘹亮的龙吟声从池中传出,两条龙身更是不断地翻滚着,坚固的龙躯竟裂出了无数道细小伤口,龙髓液从那伤口中涌入身躯,激发着他们体内的本源之力。

  ……

  凌霄宫,一座灵峰之上,一道曼妙的身影立于一座石台,眺望着南方,落日的余晖撒在那绝美的容颜上,平添一丝落寞伤感,风拂来,黑色的秀发飞扬,吸入那略有些冰凉的空气,肺腑之间一片冰凉。

  蓝熏的脚下,一个巴掌大的小人儿扯着她的裤脚,哼哧哼哧地往上攀爬,好不容易才爬到她的肩膀上,累的气喘吁吁,一屁股坐在蓝熏的肩膀上,陪她一起眺望那及远的方向。

  “我是不是很没用?”蓝熏忽然开口,眼圈微微有些发红。

  爹爹死了,留下来的基业如今也失去了,原本重振星神宫荣光的远大梦想如今更成了痴人说梦,未来没有了方向,她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小人说不出来话,咿呀呀一阵,蓝熏垂泪,小人有些慌乱,抬起两只小手,接着那比她拳头还大的泪珠,急的脸色通红。

  蓝熏忽然抬手擦了擦眼睛,深吸一口气,平复翻滚的心绪。

  背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萧晨虚弱的声音传来:“公主,你又来这里了。”

  蓝熏背对着他,轻声道:“凌霄宫的风景不错。”

  萧晨来到她身边,与她并肩而立,瞧了一阵笑道:“比起神宫还差了一点。”话一说完便意识到不对,忙道:“公主见谅,我不是有意……”

  蓝熏微笑地摆摆手:“无妨,魔族势大,一战的胜负说明不了什么,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萧晨颔首道:“公主能这么想就好了,神宫,咱们总有一天会拿回来的。”

  “是啊,会拿回来的。”蓝熏随口附和着,她何尝不想拿回来,但如今的星神宫已成一片魔土,纵然拿回来了,又能怎样?不驱散那片土地中的魔意,谁又能在其中长久生存?

  “呀!”小人儿咬牙握拳,似在给蓝熏打气。

  蓝熏微笑,伸手摸了摸小人的脸蛋,这些日子以来,多亏了她一直陪伴着自己,否则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坚持的下来,有她在,一切皆有希望。

  萧晨扭头,目光定定地望着小人,纵然知道她不过是乾坤塔灵,可依然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小人儿似受不得旁人的注视,被萧晨这么一看,竟满面通红,手足无措起来,小小的身子一阵扭曲幻化,化作一株含羞草,然后隐没进蓝熏体内消失不见。

  落日的余晖撒在蓝熏的侧脸上,那浓浓的忧郁几乎涂满了脸颊。曾经那个小小的姑娘,为何要肩负着那让大多数人都感到绝望的重任,以往那个无忧无虑的南域公主,此刻俏脸上竟多了许多人不曾有的坚毅。

  多年之前,星神宫中,一个小男孩第一次与一个小女孩见面,男孩高声道:“以后跟着我,我保护你!”

  小女孩咯咯笑个不停。

  “我会变强,真的能保护你!”小男孩的表情及其认真。

  萧晨感觉有些心疼,想将她揽入怀中,为她遮风挡雨,让她放下肩上的重担!

  “太阳下山了,我先回去了,师兄也早点回去休息,你的伤……还没好。”蓝熏冲萧晨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萧晨刚刚抬起的手黯然落下,望着那逐渐吞噬光明的黑暗,双手紧握成拳。

  要变强,一定要变强,变强了才能替她分忧解难,才不会感觉这么无力!

  ……

  东域,蛮荒古地。

  三位妖族圣尊统帅三大妖族军团,麾下将士大多都是妖族或有妖族血统,真正的人族反而很少。

  本生活在蛮荒古地的石傀一族和木灵一族,也归属鸾凤等人麾下。多次与魔族的征战之中,石傀一族可是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九个石傀个个都杀敌无数,而木灵一族的小木灵们的疗伤能力也得鸾凤等人看重,经由他们之手救治下来的将士不知凡几。

  如今对妖族的三位圣尊来说,无论是石傀一族还是木灵一族都是珍宝一般的存在,尤其是木灵,等闲不会让他们置身险地,一般都是优先保护的对象。

  正因如此,以往的战事虽然惨烈,可石傀和木灵一族竟是没有半点伤亡。

  此时此刻,凤罗宫中,鸾凤梵蜈和苍狗三人皆在,殿下跪着一个妖将正在说些什么。

  待他说完,鸾凤忽然起身,沉声道:“你没看错?”

  那妖将忙道:“回圣尊,属下绝对没有看错,这些年属下一直盯着血门,此前血门所在之地确实有些异动,虽然不太明显,但属下敢担保,确有其事。”

  “仔细说来。”

  那妖将不敢怠慢,连忙将自己所见叙述一遍。

  他这些年奉命守在血门之地监察动静,没人比他更了解那边的情况,血门自从当年消失之后,如今已经过去快三十年了,一直都是平静异常,谁知前段时间忽然从血门所在之地逸出一些奇异的力量,他有所察觉,几番验证,确定那并非自己的幻觉,这才急忙前来禀告。

  不过他所知也就这么多了,再多的就不清楚了。

  听完之后,鸾凤看了梵蜈一眼,正好见到梵蜈也在望着她,四目对视,无需交流,梵蜈便起身道:“去看看吧。”

  不管怎样,血门有异动对蛮荒古地的妖族来说都是大事,自古以来,古地之中便流传着一句话,入血门,得新生,返祖脉,化圣灵。

  血门密地对蛮荒古地的所有妖族来说,都是圣地一般的存在。

  只因那里有一座天刑宫,天刑宫内封印着无数上古圣灵的本源之力。而蛮荒古地的妖族,多多少少都遗传了上古圣灵的血统,这些血统隐藏在血肉之中,平时不显,也没办法激发,可若是能得到天刑宫内的圣灵本源,便可完美融合,跻身圣灵之列,重现祖上荣光。

  那一句话古老相传,已经传过无数代了,可这么多年下来,也没谁能进入血门密地。

  直到几十年前,一个叫张若惜的丫头,带着一个小石傀进了血门,从此血门便消失不见。

  回想当日,那张若惜明明不过返虚境的修为,在鸾凤等人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可在杨开被逼迫到绝境之时,竟是忽然爆发,血脉觉醒,唤来天刑剑,斩杀石火,探手取走石火本源,堂堂圣灵,蛮荒古地四大妖族圣尊之一,在她面前竟是半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