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七百四十八章 天机变,玄天现

第三千七百四十八章 天机变,玄天现

  蛮荒古地,血门稍有异动,苏颜体内凤祖本源觉醒,大乱之世,必有大兴之兆,正所谓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一件件看似毫不相关的事情,却穿针引线聚于一人之身。

  血门与杨开有关,苏颜凤祖血脉觉醒与杨开有关,龙族两大长老实力暴涨同样与杨开有关……

  就在苏颜潜心消化接手凤祖本源中承载的诸多讯息之时,南域之中却爆发了一场惊天大战。

  星神宫的陷落,意味着整个南域的失守,这对任何一个星界武者来说,都不啻一个耻辱,龙族两大长老的感觉尤其深刻。

  所以一从龙岛出来,祝炎和伏谆便直奔星神宫而去。

  当血厉和芙萸见到这两位不速之客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第二次两界之战爆发至今已经好几年时间了,从来都是魔族这边占据了主动权,他们几个魔圣想打就打,想走就走,星界这边只有被动的承受,根本把握不住半点主动权,几年来,祝炎和伏谆被血厉等人牵着鼻子耍的团团转,何曾有过主动出击的时候。

  所以当两位龙族长老驾临星神宫时,血厉和芙萸压根就没得到半点消息,他们都还以为祝炎在疗伤之中。

  没有废话,没有寒暄,祝炎和伏谆一上来便直接动手。

  当两条长达百丈的巨龙现出真身之时,血厉头皮一阵发麻,与芙萸皆意识到,这次的麻烦大了。

  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实力暴涨的两位龙族长老终于扬眉吐气,头一次将两位魔圣打的抱头鼠窜,战斗的余波横扫魔族大营,魔族因此死伤无算。

  血厉想破脑袋也想不通,不过区区两个月不到的时间,这两条老龙的体型怎么会发生如此大的改变,直接让他们的实力有了跃迁般的提升。

  再辅以那夫妻之间的合击之术,两位魔圣竟被压的有些抬不起头。

  不得以之下,芙萸紧急传讯火卜。

  上次星神宫一战之后,火卜受伤遁走,躲在暗处疗伤,但芙萸只花了半个月时间便找到了他的踪影,本打算等他伤势稍微好一点便让他去找机会杀了杨开的,可如今哪还管得了什么杨开?龙岛的两条老龙才是需要紧急处理的。

  火卜纵然不情不愿,也不得不前来驰援,他也知道,若是血厉和芙萸出什么意外的话,那倾巢之下他也别想有什么好日子过。

  合三位魔圣之力,总算遏制住了龙族两位长老的凶猛势头,诸多半圣再从旁出手相助,这一场大战足足持续了十日功夫,才告停歇。

  两龙退走,可望着一片狼藉的魔族大营,血厉本就猩红的眸子更是变得一片赤红。

  这边缓了才没几天功夫,血厉便接到东域那边传讯,龙族两大长老再次现身某一处魔窟。

  不敢耽搁,立刻伙同芙萸和火卜前去阻扰,可纵有魔塔相连,能迅速穿梭来回,还是去的迟了一些,东域魔窟之中,两位半圣因此而亡。

  接下来的一个月,龙族两大长老的足迹踏遍星界四域,毫无征兆地驾临一处处魔窟,肆无忌惮地屠戮着魔族强者。

  血厉芙萸和火卜数次驰援,却依然无法挽回巨大的损伤,如今这局势,因为龙族两大长老的实力暴增,瞬间颠倒,星界竟是彻底掌控了主动权,消息传出,五十五路大军无不振奋。

  但魔圣毕竟是魔圣,又怎会任由龙族两位长老牵着鼻子走?

  十日前,当祝炎和伏谆再一次来到西域的一处大魔窟屠杀魔族之时,竟不见三位魔圣驰援的踪迹。

  这让祝炎和伏谆都不由生出一种不安的感觉。

  消息很快通过空灵珠传来,三位魔圣在两位龙族长老有所动作的同时,竟是直奔星界各路大军汇聚之地,一副你杀我族人,我屠你大军的架势。

  祝炎和伏谆大惊,立刻回援。

  但终究还是迟了一步,当两龙赶到地方时,只见星界大军军营之中哀鸿遍野,两位军团长也因此而阵亡,魔族的三位魔圣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望着那宛若炼狱一般的场景,无论是祝炎还是伏谆,都脸色阴沉。

  魔圣们可以不在乎魔族大军的伤亡,但他们却不能不在乎星界大军的安危,三位魔圣此举无疑是要告诉他们,你们可以杀,我们也可以杀,就看谁先撑不住了。

  此役之后,祝炎和伏谆投鼠忌器,也不敢再贸然行动,一旦他们现身某处的消息传出去,那血厉等人肯定还会有所行动。

  他们藏在暗处的话,血厉等人还会有所忌惮,不敢轻易出手。

  短暂的平和,匆匆一月而过,南域星神宫,密室之中,盘膝而坐的血厉忽然神色一动,睁开了眼睛,侧耳倾听着什么,神态极为专注,甚至那一双猩红的眸子中,竟还隐隐透着一股敬意。

  片刻后,血厉咧嘴狞笑起来,身形一晃,化作一道血光冲了出去,一闪便来到了芙萸身边。

  “有事?”芙萸望着他。

  血厉嘿嘿笑道:“开始了!”

  芙萸怔了一下,旋即大喜:“总算开始了。”

  两人并肩立于一座山峰之上,眺望星界这广阔天地,血厉徐徐伸出一手,朝那天空抓去,似将这天下都握在拳中,低低地笑道:“他们完了!”

  一直精神紧绷的芙萸此刻也终于露出一丝放松的神态,伸手捋了下耳边的秀发,微笑道:“是啊,他们快要完了,可惜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真是无知啊!”

  ……

  东域,蛮荒古地,一直守在苏颜身边的杨开忽然睁眼,眉头紧锁,转头望向四周。

  不知为何,方才那一瞬间他忽然生出一种心悸之感,似是马上有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发生。

  这感觉来的莫名其妙,也毫无征兆,杨开第一个反应便是有强敌潜伏在附近,欲要对自己不利。

  但神念扫出,却是毫无发现。

  以他如今的神念修为,便是有魔圣潜藏在附近,也不可能一点痕迹都发现不了,魔圣如此,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既然没有发现,那就说明附近没有敌人。

  可心中这种悸动是怎么回事?短短十几息的时间,这种心悸之感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愈发强烈,就连胸口处,似乎也有一座大山压住,让人呼吸不畅。

  杨开脸色凝重,愈发觉得应该是有什么事要发生,但却根本无法查探源头。

  正当他想要再仔细查探一遍的时候,脑海之中蓦然传来一声巨大的嗡鸣,那声音洪亮无比,直接在心灵深处响起,瞬间将杨开震的心神动摇,头晕目眩。

  一声闷哼传出时,杨开仰面倒了下去。

  一只芊芊玉手探出,将杨开扶住,苏颜惊呼:“夫君!”

  她虽一直在接受消化凤祖本源中承载的东西,但对外界也并非毫无感知,所以杨开这边一出事她便察觉到了。

  刷地一声,鸾凤也飞身而来,悠一见杨开七窍流血,脸色苍白的样子,顿时大惊:“这……这是怎么了?”

  因为凤祖本源的关系,这些日子她一直没有离开,只准备等苏颜醒来找她好好谈一次,所以也算是亲眼目睹了杨开的异常。

  “不知道。”苏颜芳心大乱,却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抓住杨开的手,探入一道心神和帝元仔细查探,可不等她查看清楚,便感觉杨开体内爆发出一股耸人听闻的力量,将她的心神排斥出来。

  苏颜忍不住闷哼一声,往后踉跄了几步。

  本倒在地上的杨开忽然绷直了身子,双目瞪圆,两道血痕从眼中流出,那眸子没有焦点,满是漠然之色,浑身上下竟跌宕出一股令人不敢直视的气息,口中低喝一声:“天机变,玄天现。”

  一字一顿,仿佛闷雷一般在天地间炸响,振的人耳膜生疼。

  “什么?”苏颜愕然,探手便想朝杨开抓去,他此刻的状态明显有些不正常,好似没有自己的思维。

  “别动他!”鸾凤疾呼,抓住了苏颜探出去的手,冲她缓缓摇头道:“有点不对劲。”

  “他怎么了?”苏颜的小脸上满是焦急和担忧,连那声线都微微颤抖。

  “不知道。”鸾凤摇头,也是一头雾水,心想难道是走火入魔?可最近这段时间杨开也没干什么啊,只是坐在苏颜面前替她护法而已,这样也能走火入魔吗?再者说了,他本身早已被魔气浸染,哪里有可能还会再走火入魔。

  而面前的杨开在说完那句话之后,忽然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睁开的眼睛也徐徐阖上,那耸人听闻的气息随着他眼帘的合拢,瞬间烟消云散。

  似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但无论是苏颜还是鸾凤都知道,这种看似正常的情况才是最大的不正常。

  “应该没事了。”鸾凤迟疑地道。

  苏颜连忙摆脱她的钳制,扑到杨开面前,将他扶起靠在自己身上,伸手替杨开抹去脸上的鲜血,眼眶不由发红。

  她不知杨开到底怎么了,刚才竟发生那样的异变,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在回荡,千万不要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