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七百五十七章 密函
  长风城,北域的一座小城,规模只堪比当初的枫林城。

  要不是杨开白天的时候做了一番工作,只怕也不知道这长风城到底位于何处。

  五千里地,以他如今的速度,只花了不到半盏茶便已抵达,环视四周,杨开轻轻叹息,如长风城这样的地方,放眼星界如今不知凡几。

  小城破败,满目狼藉,魔族大军虽然还没肆虐到这里,但城中的居民却早已逃命去了,本就不算繁华的小城此刻更是死寂沉沉。

  这只不过是星界无数地方的一个缩影罢了。

  两界之争的战火蔓延了整个世界,此役之后,纵然星界能够获胜,这一片天地又需要多久才能恢复元气?或许几千,或许几万年,或许更久……

  但只要有恢复的可能,那便足以让星界所有人为之付出生命,不让魔族将之侵占。

  城墙之上,杨开背负双手,抬头望天,乌云密布,月华不泄,咧嘴一笑,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背后传来沙沙的动静,杨开转身望去,露出意外之色。

  邀他来此之人,竟就这么光明正大地现身,没有丝毫隐藏的意思。

  难不成自己想错了?杨开看清来人面容之后,眉头微微一皱。

  “我还怕你不来呢,不过你胆子还真大,都这个时候了还往外面跑,若是我在这里邀上三五好手,再布下天罗地网,你该怎么办?”好听的声音传来,清脆悦耳,不远处,一道靓影迤逦而来,落到杨开面前五丈处,笑吟吟地望着他,随风而来的,还有淡淡的香气,让人迷醉。

  这个距离,对来人来说,绝对是个及其危险的距离,精通空间法则的杨开可以在一瞬间做出致命的攻击,纵然她实力再强,恐怕也无法避开。

  “声前辈!”杨开哑然,“那密函……是你送的?”

  站在他面前,赫然便是罗刹门的声雨竹!这位被他从虚空夹缝中救出来的,已经活了几万年,曾经经历过一次大道争锋的伪帝!

  严格来说,声雨竹所经历的那一次大道争锋,是上上次的事情了。她毕竟是与乌邝同一个时代的人,而当初杨开从空间夹缝中将她带出来的时,也曾想证实她的身份。

  结果她随口就报出了乌邝,爻君,楚天机,段红尘,战无痕等人的名讳……

  在那之前,杨开可不敢相信一个人竟能在虚空夹缝之中苟延残喘那么久。而她之所以会陷落虚空夹缝,据她所言,是因为被乌邝给坑了。

  当初她与乌邝的实力在伯仲之间,都有问鼎大帝之资,乌邝这家伙为了减少一个竞争的对手,在那一次大道争锋来临之前,设计将她打入虚空夹缝之中,直到被杨开找到,所以她虽然经历过一次那种事,却没有参与进去,可谓是完美地错过。

  而多年之前,杨开将她从罗刹门的空间裂缝中带出来之后,彼此便少有联系了,后来两界之战爆发,杨开也曾想起过她,打探过罗刹门的消息,毕竟他身上还挂着一个罗刹门的客卿长老的名头,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也愿意去照顾一下这一门女子。然而打探之后才知,罗刹门早在十几年前便消失的无影无踪,算算时间,正是杨开助声雨竹脱困几年之后。

  从那以后,整个罗刹门连带着声雨竹都不知踪影。

  直到今日方才相见。

  知道是声雨竹找自己之后,杨开便明白此前自己有些想多了,她既然这么光明正大地现身,还说出那样的话,就说明对自己没有什么恶意。更何况,关于声雨竹此人,杨开事后也不是没有打探过。

  曾有一次,他与战无痕说起这个女人,得知这个女人居然还活着,战无痕也挺惊讶的,毕竟几万年下来,当年的旧识大多都已不在人世,还活着的也就那么几个老友,纵然他与声雨竹没什么交情,得知她没死之后也依然露出笑容。

  对这个女人,战无痕只有一句评价,人不坏!

  战无痕既然都这么说了,足以证明声雨竹的人品。

  “要不然你以为是谁送的?”声雨竹歪着脑袋望着杨开,笑意吟吟,不考虑她活了几万年的事情,单看她的模样和表情,只怕要以为她不过二八芳龄。

  老妖怪啊!杨开心中腹诽一声,轻笑道:“正是因为不知道是谁送的,所以才过来看看。”顿了一下道:“看样子前辈是知道些什么了?”要不然她此前也不会说杨开胆子很大之类的话。

  声雨竹哑然地望着他:“你能问出这句话,看样子也是知道些什么了!很好,省了我一番解释的功夫。”

  “前辈是如何知道的?”杨开狐疑,消息应该没这么快传出去才对。

  声雨竹捋了下耳边秀发,抿嘴笑道:“你忘记我跟你说过的,我曾经经历过一次这样的事,对这天地间灵气的变化比任何人都要敏感,我能感觉的到,那东西即将出世了。”

  “玄天殿吗?”杨开神色一肃,先是自己洞察一丝天机,后是天枢大帝赠言,如今又有声雨竹的话,看样子,玄天殿的开启果真势在必行。

  “不错!”声雨竹颔首,并不为杨开知道玄天殿这个存在而惊讶,毕竟此事虽然机密,但并非没人知晓,那些常年跟随在大帝身边的伪帝们,肯定曾经听大帝们说过这些东西。

  李无衣也正是因为这样才知道玄天殿的存在的。

  定定地望着杨开,声雨竹道:“你既然知道这么多,岂不是说你要进去?”

  杨开颔首。

  “果然……”声雨竹露出了然之色,“我就猜到你会进去。”她这些年虽然带着罗刹门在隐居,但对外界的事情也并非一无所知,尤其是杨开的,更是用心打探过。

  杨开一笑道:“如此盛事怎能错过?只不过前辈,你可知那玄天殿开启的具体时间?”

  若是声雨竹能知道具体的时间,那他肯定能掌握更多的优势。

  “一月之内。”声雨竹回道,“上次天地有此变化之后,一月之内,玄天殿显露,只可惜我还没等到那个时候就被乌邝给坑骗了。”

  数万年前的恩怨,此时说起,声雨竹已经语气淡然,相比较那些早已陨落在历史长河中的同一个时代的伪帝们来说,她最起码活到了现在,等来了玄天殿再一次开启的时机,又有了一次参与的机会。

  “那前辈找我过来,是想与我联手吗?”杨开问道。

  声雨竹缓缓摇头:“此事我得先跟你说一声抱歉,当年你救我出来的时候,我确实说过,若机会合适未尝不能联手。但如今这局面,联手之事恐怕不成了,一则,此次玄天殿开启的太过突然,恐怕是受到魔土侵蚀的影响,天地有了危机之感。而最终只有一人能问鼎大帝之位,若我与你联手,最终还是要撕破脸皮,与其如此,不如一开始就不要联手,免得最后大家翻脸。二则,你如今的处境,我也不敢跟你联手,想必你也知道原因。”

  杨开如今在那些伪帝半圣们眼中就等于是一块肥肉,声雨竹脑袋被驴踢了才会跟他联手,自找不痛快。

  说这话的时候,声雨竹面上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神色,毕竟有些出尔反尔的嫌疑。

  杨开颔首道:“我明白。”倒也没有计较之意,声雨竹这样跟他把什么话都挑明,反而让他感到不错。

  “那前辈叫我出来的意思是……”

  “这枚玉简之中有关于玄天殿的信息,你回去之后仔细看看。”说话间,声雨竹将一枚玉简打了过来。

  杨开伸手接过,神色一喜:“前辈知道玄天殿内的情况?”

  声雨竹摇头:“不是很清楚,毕竟我也没进过去,只是当年听人说起过一些东西,所以这玉简内的情报到底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假的,我自己也无法判断,这些都要你自行斟酌。”

  绕是她如此说,杨开也是大喜过望,拱手道:“多谢前辈了。”

  声雨竹摆手道:“救命之恩,难以报还,若不是你,我恐怕还被困在那虚空夹缝之中,慢慢等死。”

  杨开咧嘴一笑:“对前辈来说那是救命之恩,对我来说不过举手之劳罢了。”扬了扬手上玉简:“如今这个才是我最需要的,咱们两清了。”

  声雨竹悠悠叹息一声,心知活命之恩岂是这样能两清的?默了默道:“若能在玄天殿内遇到,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在那最后之争开始之前,能帮的我定不会推辞。”

  “到时候少不得要叨扰前辈一二。”杨开咧嘴一笑。

  “另外我还有一事想要拜托你。”

  杨开露出倾听之色:“前辈请讲。”

  “罗刹门虽不是我有意传下,但与我毕竟有些渊源,这些年来,我休养生息,她们也尽多孝敬供奉,我此去还不知道能不能回得来,而且如今星界风云变幻,她们一群女子流落在外,若没人照应只怕早晚死无全尸,我想请你将她们带回凌霄宫,无论是充入各大军团还是任由她们自生自灭,都随你心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