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七百六十六章 巨鼎
  一炷香后,丛林之中,立于原地的杨开忽然身躯一振,脸色苍白如纸,鼻孔之中流出两道金色鲜血。

  紧闭的双眸陡然张开,闪过一丝心悸之色,方才的神识之战虽在外界看来无声无息,但其凶险程度还要远超他与罗亚的殊死搏斗。

  毕竟那是一位魔圣的分神,而且战场还在他的识海中,稍有不慎便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不过也好在战场是在他的识海,他占据了地利之便,再加上血厉也低估了他神魂修为的力量,有温神莲在一旁协助,付出了一些代价后,总算将那一道分神斩杀在识海内。

  肉身,神魂全面受创,大道之争才刚刚开始,这个恶劣的开局可真是让人无奈。

  身体上的伤势是在跟罗亚拼斗时留下的,他在与罗亚拼斗之时,所使用的无不是两败俱伤的打法,若没有武道真意不断侵蚀着罗亚的力量,他取胜不难,但想将罗亚斩杀却是痴人说梦。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半圣不是那么好杀的,死在他手上的半圣,最开始的银丝是本就重创之身,还在恢复之中,被他潜入领地暴起发难占尽先机,纵然那样,杨开事后也恢复了足足一个多月才缓过来。

  第二位风君严格来说不是死在他手上,而是被杨霄和杨雪所杀。

  第三位便是此前在星神宫所杀的石魔半圣了,那也多亏了苍龙枪之威和蓝熏等人的从旁协助。

  此番倒是可以算是杨开首次,单枪匹马击杀一位全盛状态的半圣,而且这个沙魔半圣,比起当初的风君隐隐还要强上那么一丝,他毕竟还是上品魔王,又怎会不付出点代价?

  至于那神魂上的伤势,也是无可奈何,纵然血厉的那一道分神低估了他的神魂修为,又占据了地利的便捷,可一位魔圣的分神完成继承了主身的经验和阅历,若不是温神莲时时刻刻滋补他受创的神念,这一战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

  随便碰到一个罗亚,识海内便留有魔圣设下的禁制,可以想象,其他进入此地的半圣们应该都是如此。

  这个消息得赶快传递出去,虽说大道之争到了最后,所有人都是自己的敌人,但在没有剪除魔族的势力之前,星界这边的伪帝们最好还是能够联手,若是他们一不小心着了道,对星界的大局也是不利。

  杨开能想到从罗亚的神魂中搜索有用的情报,其他的伪帝未必就没这个想法,而这种做法,也正是最快打探关于玄天殿情报的方法。

  一念至此,杨开深深地呼了口气,低沉自语道:“识海之中竟有魔圣的分神,够阴险!”

  微风动,树叶哗啦啦作响,空气之中满是血腥的味道,杨开杵着苍龙枪,立于原地,眼帘低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忽然抬头朝某个方向望去,眉头微皱:“果然是自己人嘛……”

  之前在与罗亚争斗之时,他便察觉到附近有一股隐藏在暗中的气息,但那个时候正是争斗的紧要关头,他也没办法分心去仔细查探,更不知隐藏之人到底是人族还是魔族。

  不过直到他将罗亚钉死在地上,那暗中之人都没有出手,魔族半圣的可能性就很小了,若真的有哪一位魔族半圣隐藏在附近的话,肯定不会这样坐山观虎斗,定要跳出来与罗亚联手才对。

  击杀罗亚,在识海之中与血厉分神一场大战,杨开受创,已无力去辨别藏身在附近的到底是谁了。

  甚至他都不确定,那之前暗中尾随的家伙到底还在不在。

  直到此刻,那种被暗中关注的感觉蓦然消失,他才能确定真实情况——那个人一直都在,刚刚方才离开。

  想来自己故意低语的那句话已经被对方听到了,不管他会不会将这个消息传递给旁的伪帝,最起码他知道了。

  这也是杨开有意为之。

  不过……果然是大道争锋,处处皆敌,人人不可信呢。人族这边的局势实在是不容乐观,本来人数就比魔域半圣要少十位,而今看到杨开与一位半圣生死相搏竟也不现身相助,反而有坐收渔翁之利的念头。

  杨开暗自苦笑,这恐怕也跟自己身负天地意志有关。

  或许他们都觉得,自己身上的这一份天地意志,对那最后关头的大道争锋有巨大的帮助。若是方才之战,罗亚能杀了杨开,那么那暗中窥探之人定会出手斩杀罗亚,去收获那一份天地意志。

  此前这天地意志既然能从明月大帝身上转嫁给杨开,那么只要杨开身死,自然可以转嫁给击杀他的人。

  可说到底只有杨开自己清楚,迄今为止,那无影无形的天地意志根本没有发挥出半点用途。

  不管怎样,这一战让他受创不轻,但也收获巨大,只要能消化掉这一战的种种得失,对他的提升也不小。

  得赶紧找个安全的地方疗伤了!

  想到这里,杨开连忙扭头朝罗亚的尸体望去,一位半圣的一生积累可是笔巨大的财富,付出代价将他斩杀,没道理放过。

  这一望之下,倒是让杨开吃了一惊,只因原本身形魁梧的罗亚,竟不知何时变成了一具干尸,仿佛在风沙之中被吹拂了几千上万年一样,干瘪瘪的,毫无光泽,一身血肉精华也消散的无影无踪。

  杨开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他之前因为察觉到有人暗中窥探,所以就算是与血厉的分神在识海中争斗的时候,也特意分出一部分心神警戒四周,免得给人可趁之机。

  却根本没有发现罗亚的尸体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如此景象,倒有些像是被法身施展了噬天战法,吞噬了一身精气神的模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杨开百思不得其解,或许刚才那暗中窥探之人见到了始末,可他如今连那人是谁都不清楚,又如何去打探?

  罗亚的尸体上还有一枚空间戒,杨开长枪挑起收进怀里,身形一晃朝一个方向驰去。

  半日之后,小玄界药园之中,杨开盘膝而坐,浓郁的天地灵气朝身上汇聚,浑身血肉鼓荡之中,那一处处狰狞的伤口蠕动不休,不断地生出肉芽,一层层血咖蜕皮一般往下掉落。

  两个小木灵一前一后悬浮在他身旁,神色肃穆,一本正经地双手结印,两双小手上绽放出碧绿的光芒,将杨开笼罩。

  那绿色的光芒充满了活力和生机,加速着杨开伤势的恢复。

  对杨开来说,这一战虽然受伤不轻,但并没有伤及根本,身体上的伤势依靠自身的强大恢复力,木灵的疗伤,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神魂上的伤势就更不用理会什么了,温神莲自会弥补。

  但玄天殿大道之争容不得拖延,他在小玄界里每耽搁一日功夫,外面的伪帝们便少一份战力。

  玄天殿的深处,混沌一片,无尽的黑暗笼罩,仿佛天地未开。

  而在那一片混沌之中,一个四四方方的巨鼎微微转动着,那巨鼎表面,镂刻着无数复杂的花纹图案,那花纹乍一眼瞧上去简直不知所谓,便是大帝魔圣们在此,恐怕也无法分辨这些花纹的具体纹路。

  但若仔细盯上一阵的话,便可从这些花纹之中窥探到众生沉浮,世间万物之景,那纵横交错的花纹,似将天下万物都演化于此,端的奇异。

  而巨鼎之中,更传出一种玄之又玄的气息,那气息足以让任何人为之疯狂。

  当那魔域半圣罗亚被杨开击杀之后,罗亚的尸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一身精气神消失的无影无踪,转眼之间就化作一具干尸。

  而与此同时,那徐徐旋转,演化天地万物的巨鼎中却忽然多了一团朦胧的气息,那气息至纯至净,足以让任何生灵吸纳入体,提升实力。

  当这一团纯净的气息出现之时,笼罩着玄天殿最深处的黑暗似乎也薄弱了那么一丝。

  巨鼎依然旋转着,似从亘古之时便如此,一直要持续到世界的尽头……

  玄天殿,星界的天地秘境,自天地初开之时便已存在的奇妙空间,天下亿万生灵命运汇聚之地。

  天地似将世上所有的美好都堆积在这里,这一处秘境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拥有及其优美让人流连忘返的景色,拥有那浓郁到化不开的天地灵气,就连天地法则也清晰可辨,让人更容易感悟道的力量。

  只不过这一处天地秘境每一次开启,都伴随着无尽的杀戮和争斗,而参与进来的强者们,更没有谁有心思来观赏这外界难得一见的美景。

  一片密林之中,声雨竹的身形灵巧,在树冠之上轻灵地跳跃,仿佛一只翩跹的蝴蝶。

  蓦地,柔美的身形顿住,清脆的声音响起:“出来吧,躲躲藏藏的有意思吗?”

  空气之中泛起一层涟漪,一道浑身包裹在黑暗中的身影突兀地出现在她的前方不远处,另外一道骸骨般的身影也紧跟着出现,两团鬼火在眼眶中跳动。

  一前一后,堵住了声雨竹的前路和退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