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七百六十九章 血腥之争
  至于陈老会不会藏私,这倒不用担心,既然以武道之心立誓了,想欺瞒的话,肯定要付出代价,万一让自己的武道之心生出破绽,那此生恐怕都要与大帝之位无缘了。

  可以说,只要能够获得这第一手情报,那么他们三人必定能在接下来的大道之争中占据一丝先机,就更有机会问鼎大帝。

  一念至此,无论是那中年妇人还是另外一个男子,都不禁目光火热地盯着石魔,仿佛面前的不是人人憎恶的魔族,而是一盘美味可口的仙珍美味。

  便在这时,那正在探索石魔识海中秘密的陈老忽然脸色一变,一身气息猛地爆发开来,正专心压制石魔的中年妇人和那男子猝不及防之下,竟被震飞了身形。

  “作甚!”那男子大怒,还以为陈老探知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不愿与他们分享,暴起发难冲他们动手了。

  若真如此的话,那只能说明陈老目光短浅。

  可一望之下,却发现情况并非自己想的那样,陈老的状态……

  “陈老好像……有些不太对劲。”那中年妇人也发现了情况,凝视前方开口道。

  此时此刻,陈老的双眼之下,竟流出了两道殷红鲜血,不但如此,他的脸色也涨的通红,狂暴的神念,竟如潮水一般席卷开来,好似走火入魔了一般。

  “血……血厉!”陈老咬牙低吼,身形踉跄后退,竟有止不住的驱使,然后仰天倒了下去,口中鲜血狂喷,气息迅速虚弱。

  “什么?”中年妇人花容失色,本能地查探四周情况,血厉二字意味着什么,星界的伪帝自然是清楚的,那可是魔域的魔圣,与大帝相当的存在。

  只是……魔圣能进玄天殿吗?

  “神魂禁制!”反倒是那男子思维敏捷,一下子想到了关键之处,惊呼道:“这石魔的识海中有神魂禁制,我们中计了。”

  中年妇人闻言恍然,这才知道并不是血厉进了玄天殿,而是他在这石魔识海中留下了什么禁制,导致此刻陈老糟了毒手。

  “救……救我!”陈老七窍中不断溢出鲜血,口中发出求救的声音,即便是旁边的两位伪帝,也能清楚地感知到他的神念正在与什么力量交锋。

  而那股力量,不用说,必定是来自魔圣血厉!

  中年妇人和男子对视一眼,皆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挣扎之意,魔圣们威名太盛,让他们去与之争斗,实在是没这个胆量和信心,别到时候救不了陈老反倒把自己给陷进去就不划算了。

  但眼睁睁看着陈老这般模样无动于衷又于心不忍,而且……血厉应该只是种下一道神魂禁制在那石魔的识海中,能发挥的力量应该也有限。

  只是略做迟疑,两人便齐齐晃动身形,来到陈老身旁,各自点出一指,点在陈老额头左右上。

  神念涌动,两人此刻也顾不得许多,神魂灵体冲进陈老的识海之中,紧接着,中年妇人和男子的脸色都变幻不已。

  悠忽半个时辰之后,中年妇人和男子忽然睁开眼睛,各自大口喘息,那脸上皆都浮现出一抹苍白。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悸。

  “大意了!”中年妇人咬牙道,可是谁又知道,血厉竟会在一个半圣的脑海中留下一道分神呢?即便他是魔圣,这种做法对他来说也不是毫无负担的。

  而仅仅只是一道分神,便让三位伪帝陷入苦战,对方能施展出来的力量未必比他们任何一个人要强,但对力量的运用却是三人拍马也不及的,更何况,那战场是陈老的识海,无论是中年妇人还是那男子都有些束手束脚,反倒是血厉的分神能肆无忌惮,放手施为。

  这一番苦战,虽斩杀了血厉的分神,但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那男子看了一眼陈老,面上浮现出一抹痛心之色:“陈老他……”

  中年妇人也是脸色黯然:“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言至此处,重重一声叹息。

  “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吧。”男子提议。

  “只能如此了。”

  片刻后,一个地洞之中,中年妇人打头进入,确定里面没有什么危险之后,这才神念涌动,往外传递讯息,少顷,那男子抱着昏迷的陈老进入此间,将他安置在一块干净的地方,再回头在洞外一番布置。

  陈老这一次昏迷,足足昏迷了三日功夫,直到三日之后才悠悠转醒。

  身为伪帝,虽处于昏迷之中,也知晓自身情况到底如何。睁眼之时,身旁两位同伴立刻瞩目而来,中年妇人关切道:“陈老,感觉如何?”

  陈老轻咳了一声,强撑着精神坐起身来,苦笑道:“这次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另外一个男子道:“谁能想到血厉还有这样的布置……陈老你……”

  陈老抬手打住:“老夫的情况老夫知晓,这一次大道之争,我怕是无法再参加了。”他的神态倒还算洒脱,但无论是那中年妇人还是男子,都能看出陈老眼中深深的落寞和一闪而逝的不甘。

  谁又能甘心呢,大道之争,几万年才能遇到一次的盛事,多少伪帝强者耗尽一生也等不来的机缘。好不容易有机会进来,有机会问鼎那武道的巅峰,可这才多久功夫,竟就落入如此下场。

  此前神魂一战,他虽得两位同伴相助,保全性命,但神魂受创严重,这种伤势,已经断绝了他的武道之路,而神魂上的创伤,此生恐怕都无法恢复,跌落伪帝之境是早晚的事。

  可以说,这次大道之争已经没他什么事了。也多亏陈老自身心性修为不俗,换做心境稍微差一点的人遇到这种事,只怕立刻就要发疯。

  “时也命也,不过能打探到这样一个情报,老夫的牺牲也不算白费。”陈老自嘲一笑,旋即面色肃然地望着两个同伴:“这个情报,无论如何也要传递出去,告知其他的同僚,让他们加以警惕,莫要再赴了老夫的后尘。”

  “放心,若是遇到旁人,我们定会告诉他们的。”中年妇人凝重颔首。

  那男子叹息道:“可惜了,若是空灵珠能用的话……”他们进来之后也立刻发现空灵珠无法使用的弊端,导致如今连这么重要的情报都传递不出去。

  “两位陪了老夫数日,不要再在这里耽搁了,还请赶紧出去吧,错过了机缘老夫可就万死莫辞了,就只能劳烦两位带着老夫了。”

  中年妇人道:“若陈老信得过,妾身自当拼死维护陈老的安全。”

  陈老一笑:“哪有什么信不过。”

  中年妇人颔首,取出一界珠来,素手探向陈老道:“得罪了。”

  陈老放松心神,瞬间被抓进了一界珠内。

  地洞之中,中年妇人和唯一的同伴对视一眼,开口道:“出去吧,还是赶紧找其他人汇合要紧。”

  那男子自无异议。

  一界珠内,陈老面色黯然,两行浊泪顺着脸颊滑落……

  玄天殿开启短短不到十日功夫,各处皆有大战爆发,但凡伪帝和半圣们碰上,基本上都会有所交手。

  星界的伪帝们这边还比较克制,毕竟半圣的数量比较多,而对玄天殿内的情况,他们一无所知,在情报上处于落后的状态,在没打探清楚之前,并不愿多生事端。不过如果在人数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比如陈老他们这批人,倒也不介意顺手剪除一两位半圣。

  与伪帝们相比,半圣们就要激进多了,但凡占据些许优势,便一副要赶尽杀绝的样子。

  短短十日功夫,陨落在玄天殿内的伪帝和半圣,便已多达五六位。

  这个数字可是极为恐怖的,要知道两界之争这么多年,两族亿万武者参与进去,战死的伪帝半圣级别强者也不过十几二十位而已。

  大道之争的残酷和血腥可见一斑。

  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地有伪帝和半圣找到各自阵营的同伴,结伴而行,玄天殿再大,也有自己的极限,大家身处在同一个秘境之中,总有碰见的时候。

  不过无论是伪帝还是半圣,只要身死在这玄天殿中,顷刻间就会化作一具干尸,仿佛被什么力量抽空。

  随着强者的灭亡,玄天殿最深处,那巨鼎之中的混沌朦胧之气,愈发凝实,笼罩着四周的黑暗也变淡许多。

  “呼……”小玄界中,杨开轻轻地呼了口气,身上碧绿色的光芒逐渐消弭,与那魔族半圣一战留下的伤势总算全部恢复,不但如此,在消化了那一战的经验和得失之后,杨开也逐渐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

  那毕竟是他单打独斗,击杀的第一个全盛状态的半圣,种种细节在这些天不断地在脑海中回放,杨开自信,若再给他一次机会的话,他必定可以用最小的代价拿下那个半圣,也不至于受这么重的伤。不过若想击杀对方的话,总还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力量,还是力量!如今他不过上品魔王的修为,若是能够晋升半圣的话……

  杨开拳头紧握,玄天殿内机缘无数,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这里晋升半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