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七百七十二章 杀
  “哪里不一样了?”冰云问道。

  “他们竟不知道虚天鼎,前辈你说奇怪不奇怪?”杨开眉头紧皱。

  “难道我们得到的情报有误?又或者有人故意混淆我们的视线?”

  “应该不至于。”杨开缓缓摇头,冰云此话意有所指,他又怎不知对方是什么意思,但虚天鼎的情报是声雨竹特意过来告诉他的,他与声雨竹无冤无仇,更有救命之恩,对方没道理在这一点上欺骗他。

  更何况,若这个虚天鼎真是声雨竹杜撰出来的,那她的目的又何在?对她又有什么好处?

  “那魔域的半圣们知道什么?”

  杨开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这才是我最奇怪的地方,他们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都不知道?难道残夜没告诉过他们什么信息?”冰云讶然,残夜参与过上一次的大道之争,并且从中获益,问鼎大帝,对这玄天殿内的情况,整个星界如今没人比他更了解,星界这边本以为残夜肯定会泄露出许多情报的,可现在看来倒是有些想多了。

  “他们最近压根就没见过残夜,不过考虑到对方正在疗伤中,倒也无可厚非。血厉这家伙倒是给半圣们下了一个命令。”

  “什么命令?”

  杨开望着冰云,冷幽幽地道:“杀!”

  冰云失笑:“这算什么命令。”就算没有这个命令,魔域的半圣和星界的伪帝在这里碰见了,也必定会一场龙争虎斗,也没必要特意去吩咐什么。

  “杀的多了,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杨开补充道。

  “这也是魔圣的话?”冰云皱眉。

  杨开轻轻颔首。

  冰云默然片刻,猜疑道:“难道说想窥那一线天机,还需得鲜血和生命的祭奠?”

  杨开轻呼一口气道:“我也是这么想的,要不然的话,魔圣们不至于特意有此吩咐。另外有一件事让我很在意……”这般说着,他忽然伸手一挥,一具干尸出现在面前。

  那干尸浑身上下没有半点水分,仿佛是了无数年,一身的血肉精华都消散的无影无踪。

  虽是尸体,但好歹也保留了一些生前的痕迹。冰云一眼就看出,这个干尸正是之前那个力魔的尸体。

  “怎么变成这样了?”冰云黛眉紧皱,紧接着面色大变,望着杨开道:“杨开你莫不是……”

  杨开失笑道:“前辈放心,我虽知噬天战法精义纲要,但并没有修炼过这套邪功。”这干尸看起来就像是被人用什么特殊的功法吸干了一身精气神的样子,很有点噬天战法的痕迹,杨开自然知道冰云在担心什么。

  “事实上,他也不是我杀死的。”尽管在小玄界中,杨开有这个能力,但这力魔的死却是神魂禁制的爆发,他脑海中的神魂禁制,不但可以对试图搜魂之人有反噬之力,甚至在那力魔稍微吐露出一些关于玄天殿的情报时,也忽然爆发出来,直接令那力魔命丧当场。

  杨开没能打探出太多的情报也跟这个有关。

  “不过在他死后那一瞬间,我明显感觉到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透过小玄界的界壁,将之笼罩,抽干了他的所有力量。”

  他是小玄界之主,在小玄界中,他的感知敏锐无比,那一股力量纵然隐蔽至极,可他还是有所察觉。

  回想此前的事,杨开感觉眼前的迷雾被拨开了一丝……

  “为什么会这样?”冰云显得极为诧异,而且到底是什么力量,竟能突破小玄界的界壁?要知道,那可是一个小天地。

  “事实上,在此之前我也斩杀过一个半圣,那家伙死后,跟这个力魔的情况一模一样,当时我没察觉到什么,可现在看来,这个玄天殿似乎有些不简单。”

  “你是说……”

  “所有参与大道之争的存在,只要死在玄天殿中,都会变成这个样子。”杨开伸手指着地上的干尸,眼中闪过明亮的光芒,“再结合血厉之前对半圣们的吩咐,我觉得前辈之前的说法,很有道理。”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恐怕我们得先下手为强了,魔域有备而来,我等若不加以防备,只怕要吃亏。”冰云脸色凝重,暗中惊诧杨开的实力之强,在此之前,他居然已经斩杀了一个半圣,她也是伪帝,自然知道实力到了这个层次,单打独斗想要斩杀同等级的对手是何等困难的一件事。

  杨开赞同点头:“最起码,要让大家知道自身的处境。”

  如果玄天殿的最后之秘,问鼎大帝的关键是要血祭很多人的话,那么魔族那边在情报方面已经处于领先,毕竟他们有魔圣的命令,又依仗人数上的优势,行事只怕不会那么含蓄。

  反倒是星界这边的伪帝们,在暂时还没弄清楚情况的前提下,估计是抱着能避则避的的打算。

  如果真的以这种心态来应付魔族半圣的话,肯定要吃大亏。

  说完之后杨开又苦笑一声:“不过也得先遇到别人再说。自进来之后,前辈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同伴。”之前那个在暗中窥探他的自然不算。

  冰云笑了笑道:“我比你运气好,你第二个。”

  “哦?”杨开讶然,“前辈还碰到谁了。”

  “阳炎。”

  杨开闻言大喜:“她在哪?”在本来的计划之中,阳炎和冰云二人便是要与他结伴而行的,只不过进了这玄天殿分散开来,也没办法探知她们二人的下落,这次能找到冰云,也是机缘巧合。

  杨开甚至隐隐有些怀疑是自己身上的天地意志在作祟,否则自己怎么会一出来就撞见冰云被围攻。

  不过既然碰到了,那自然是按计划行事,本打算再去寻找阳炎,谁知冰云与她居然见过面了。

  冰云伸手指了一个方向道:“此去一日的路程,我们在那边发现了一点有意思的东西,她留下来处理,我则出来寻找你的踪迹。”

  连伪帝都觉得有意思的东西,那必然是极为珍贵的宝物。也不奇怪,这玄天殿夺天地之造化,杨开一路行来,见到的好东西着实不少。

  “去与她汇合吧,人多行事总是方便些。”

  “正有此意。”冰云微微一笑。

  两人当即动身,朝冰云过来的方向驰去,半道上,杨开稍稍打探了一下那边的情报,他也想到到底是什么东西,竟吸引了阳炎留在那边。

  冰云也没有隐瞒之意,如实相告。

  据她所言,她与阳炎在这玄天殿内碰面之后,便开始寻找杨开的踪迹,结果杨开没找到,倒是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奇特的池子,那池中有几尺深的乳白色池水,散发着迷人的香气,嗅上一口便神清气爽。

  而据阳炎观察所说,那一池池水,极有可能是传说中的天地源液。

  若是一般的宝物也就罢了,大道之争机会难得,除非顺手便可取,谁又会为了一些普通的宝物去浪费宝贵的时间。

  但那可是天地源液,天地初开之时才会诞生的至宝。这东西莫说对伪帝,便是对大帝都有极大的妙用,若能服用的话,必定感悟天道,实力大增。

  不过那池子边上却有一座天地自生的大阵,大阵玄妙无双,除非破阵,否则根本无法接近水池,更不要说去取得那天地源液了。

  而阳炎本身便是一位顶尖的器阵师,无论是在炼器还是在阵法之道上,整个星界无人能出其右,若说这世上有谁能破解那天然大阵,非她莫属。

  是以阳炎便留在那里破解阵法,而冰云帮不上什么忙,则出来打探一下杨开的踪迹。

  “天地源液……”杨开闻言也是红了眼睛。

  这东西他听说过,可从未想过居然还能找到,毕竟是天地初开才能生出的至宝,就算这个世界曾经诞生过,可这无尽岁月下来,沧海桑田,白云苍狗,只怕也就早就绝迹了。

  而玄天殿这一处天地秘境,本就是随天地而生,能保留天地初开时的一些东西倒也不是不可能。

  怪不得声雨竹说,但凡参加了大道之争的伪帝,就算没能问鼎大帝,但只要能从里面活着出来,每一个都会实力大增。

  这天地源液无疑就是能让人实力暴涨且毫无后顾之忧的好东西。

  如此宝物,单凭阳炎一人未必能够占下,若是被半圣们发现,少不得一场龙争虎斗。就算是其他伪帝发现,恐怕也会生出一些是非来。

  知道那有可能是天地源液之后,杨开立刻加快了速度,与冰云二人疾驰向前。

  一路相安无事,一日的行程,只花了大半日便已抵达。

  阳炎和冰云发现存有天地源液的池子的地方是在一处丛林之中,丛林内四处皆可见那种巨大的树木,唯独有一块地方空荡荡的,正中央位置处,留有一个约莫直径三丈的木桩,木桩中空,形成了一个水池,池子中的乳白色液体,便有可能是那天地源液。

  当然,这仅仅只是阳炎的猜测,毕竟没破大阵之前,她也无法确定池子中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不过纵然那不是天地源液,也绝对是对伪帝有大用的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