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七百七十六章 暴起发难
  身化长虹,四周景色往后掠过,杨开全速飞驰,不时地回头看上一眼,似乎背后有什么危险的东西正在靠近。

  背后确实有危险,一道血光紧追不舍,那血光之中,隐有两道身影藏匿,无论杨开如何变幻方向,血光都如跗骨之蛆一般,摆脱不得。

  彼此距离百里之地,看似很远,但这般距离,对于半圣伪帝级别的强者来说,也不过几个呼吸的事情。

  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双方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空间法则跌宕,杨开身形闪灭,瞬间消失在原地,再现身时虽重新拉开了距离,但依然没有摆脱那道血光的追击范围。

  血光之中,传来气急败坏的叫嚷:“杨开你死定了了,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我绝对会把你抓住,然后一点点滴吸干你的鲜血,一块块地割下你的血肉!”

  能施展血遁之术的,也唯有血魔一族的半圣了,血遁之术放眼整个魔域也是极为出色的遁法,速度奇快,一般人根本摆脱不了血魔的追击。

  事实上,单凭杨开自身的速度,比起血魔的血遁也差了一筹,但他有空间之力,每每距离达到危险的临界值时,他都会瞬移一番,拉开距离。

  如此情况已经好多次了,直让那追击在后面的血魔郁闷的快要吐血。

  若是寻常时候,血魔也不会这般紧追不舍,谁不知道杨开身负空间法则,来去如风,谁不知道杨开领悟的武道真意,诡秘难缠,想要对付他,最起码也要集结三四位半圣的力量,一举将他灭杀,不给他半点反抗的机会。

  然而这是玄天殿,有着各种天然的禁制之力,血魔亲眼看到,杨开的瞬移虽然还有效果,却无法一下子离开很远的距离。

  这就给了他一路追击的机会。

  更何况,杨开如今负伤在身,浑身伤痕累累,连那外露的气息都有些虚浮不稳,虽不知道杨开此前到底遭遇了什么,但想来这些天他过的绝对不是什么太平日子。

  如此良机,怎能错过,只要能将杨开斩杀在这里,便能抢夺属于他的那一份天地意志,这对接下来的大道之争绝对有莫大的帮助。

  自古以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如此诱惑摆在眼前,血魔岂能不动心,更何况,他并非孤身一人,他还有同伴,那血光之中,可是裹挟了两道身影。

  “夜长梦多,不能再等了。”血光内,另外一个魔族半圣的声音传出。

  身边的血魔闻言,脸色阴沉的可怕,但也知道他说的不错,这一路追击过来,足足花费了半日功夫,闹出这般大的动静,若是再叫其他人发现,搞不好会叫人家渔翁得利。

  血魔凝声道:“施展那秘术,我需要付出的代价可不小。”

  那第二个半圣道:“人给你杀,功劳我拿。”

  血魔闻言眼前一亮:“当真?”

  “以大魔神的名义起誓!”

  血魔大笑:“好好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杀杨开者,可夺那天地意志,拿功劳者,可得魔圣们的看重和亲自指导成圣之秘,两边都不吃亏,三言两句商议妥当,那血魔神色一肃,双手掐诀,猩红的双眸凝视前方奔逃的身影,闪烁冷厉的光芒,旋即一口咬破舌尖,喷出精血。

  本就速度不慢的血光这一瞬间绽放通天红光,速度陡然加快,如一道闪电般朝前方激射,迅速拉近彼此间的距离。

  “差不多了吧。”在前方奔逃的杨开心中默默想着,半日追逃,耗了对方不少力气,如今对方又似乎施展了什么自损元气的秘术,也该做个了断了。

  往前疾驰的身形猛地顿住,那由极动到极静的转变,既突兀又自然。

  “嗯?他居然冲过来了!”血光之中,第二位半圣的声音讶异至极,似没想到逃了半日的杨开居然在这个时候转身,这是自觉逃跑无望,所以要拼死一搏了吗?

  “自寻死路!”血魔倒是眼前一亮,狞笑之中双臂一振,血光爆开,化作无边血海,直朝杨开包裹而去。

  龙吟声响,苍龙枪现,一枪轰出,劈波斩浪,血海朝两旁分开,持枪之人嘴角微扬,含着一抹诡异的笑容。

  “不好,有诈!”血魔大惊失色,本能地感觉不妙,身形急退。而他身边的同伴在杨开轰出那一枪之时便已朝旁遁去。

  突兀至极地,杨开身边三道身影显露出来。

  似早有商议一般,其中一道身影皓腕一抖,从那洁白手腕上飞出三道火光,朝血魔当头打去,而杨开则与另外两道身影齐扑另外一个半圣。

  “卑鄙!”这一瞬间,血魔脸上露出悲愤无比的神色,还有浓浓的屈辱。杨开手上有一界珠,可纳活人,不是什么秘密,此前他与另外一位同伴追击杨开的时候,也曾提防过这一点,但杨开只是一个劲地逃遁,也不见他唤出什么帮手来,两位魔族半圣便想当然地认为杨开孤身一人。

  谁知到了到了,还真的唤出帮手了,而且一下子就是三个!

  隐藏了如此力量,却依然示敌以弱逃了半日,可见杨开心思之歹毒,他分明是有意要将自己两人斩杀此地,这才一直隐忍不发,待到时机成熟暴起发难。

  以二敌四,便是全盛时期也不可能是对手,更何况血魔之前还催发了自损元气的秘术。

  心中悔恨交加,血魔只想跑的越远越好,至于那同伴,哪还能管得了,但其中一个女子丢出三道火光,直接化作三个巨大的火圈,将之层层包裹,封死了天地,断绝了他逃跑的希望。

  “阳炎!”血魔低吼,与星界诸多伪帝强者斗了数年,彼此都有什么样的强者,基本上都是知道的,尤其是这个阳炎,即便是在星界伪帝当中,实力也是首屈一指的,那三炎火环威力奇大,还有束缚之效,曾有过斩杀魔族半圣的先例。

  阳炎笑的像是偷了鸡的狐狸,别提多开心了:“这些天还真是钓了不少鱼啊。”

  血魔脸色更加阴沉,深深地吸了口气,一身血气剧烈翻滚起来,眼下这情况,若是不能在自己的同伴身死之前脱困,自己恐怕也要凶多吉少,为今之计,只有拼命一搏了。

  厉啸之中,化作血光,朝那三道火圈冲去。

  阳炎收了脸上的笑容,肃然以对,虽然在计划之中她只需要困住这个血魔,不让他有机会逃走就行,但生死危机关头,一个魔族半圣能爆发出来的力量也不容她小觑,想要拖延对方,也必须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另一边,杨开合冰云甘蠡三人之力,对付第二位魔族半圣,这个半圣乃是一个羽魔,羽魔一族不管男女,都生了一副好面孔,面前这个羽魔半圣便俊俏的有些不像话。

  然而在杨开三人的合力围攻之下,那俊俏的脸上已是狰狞满布。羽魔一族,最精通的乃是弈术,若是让他们拉开距离,任何一个羽魔都能以弱胜强,波雅当初以中品魔王的修为,射杀上品魔王,依靠便是羽魔的天赋弈术。

  而实力到了半圣这个层次的羽魔就更不得了了。

  此前在追击之时,杨开几次被他所伤,可以说这一身伤势有大一部分要归功于这个羽魔。

  之前示敌以弱,受了伤也只能忍着,如今总算到了清账的时候了。

  以一敌三,没有哪个魔族半圣能吃得消,更不要说是不善近战的羽魔,一番缠斗,先是被冰云的寒意侵蚀,行动受滞,又被甘蠡拍了一掌,吐血不止,杨开趁机欺身而上,一枪捣出,这羽魔避无可避,胸腹被戳穿,勉力避开要害,可那武道真意已侵蚀入体。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羽魔悲愤交加,一腔怒火憋在胸口无处发泄。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伤势的恶化,武道真意的侵蚀,羽魔能发挥出来的力量也越来越微弱了。

  一炷香后,冰云一剑斩下,羽魔再也无力阻挡,直接被这一斩破为两半,却没有半点鲜血流出,那一瞬间的功夫,冻彻心扉的寒意已将他全身冻结。

  “死!”杨开苍龙枪顺势砸下,狂暴之力将那两半尸身砸的粉碎开来,身形不停,人枪合一,直朝另外一处战场扑去,一番动作行云流水,看的人眼花缭乱。

  冰云和甘蠡紧随而去。

  又是盏茶功夫后,阳炎伸手一招,三道巨大的火圈化作三个火环,回到她的手腕上,凝视着下方那具干尸,轻轻地呼了口气:“真是难缠。”

  冰云和甘蠡也都一副赞同的神色。

  纵然在人数上占据的绝对的优势,但斩杀魔族半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对方两位半圣临死反扑之下,实在是让人投鼠忌器。

  杨开所受之伤就不用说了,两次生死之战,他都是顶在最前方,无论是血魔还是羽魔的攻击,大半都落在他身上,若不是依仗龙族的强大肉身,杨开此刻恐怕也没什么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