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七百七十八章 挡箭牌
  因为身负天地意志的关系,杨开势必会被所有魔族半圣重点关注,而仓末这个时候引追兵前来,无疑也是存了借杨开之力摆脱追敌的打算。

  试想一下,若是那些魔族半圣看到杨开在此,哪还会对仓末感兴趣,只怕立刻就要一拥而上,先解决了杨开再说,在此期间,他仓末便可从容逃亡了。

  一念至此,杨开的脸色骤冷,他与仓末之间本就有诸多间隙,此前在进入玄天殿时,仓末甚至还以杨开的修为境界不足为由发难,企图阻止他进入玄天殿内参与大道争锋,最后还是李无衣力排众议,一锤定音。

  与仓末的恩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彼此皆看对方不顺眼倒是真的,若是单独在这玄天殿内碰上,杨开估计自己与他肯定不会和平共处,势必要分出一个高下来。

  察觉到仓末引人前来之时,杨开甚至在考虑要不要趁机阴他一把,趁这个机会将他弄死算了。

  不过念及星界伪帝的数量本就不比魔族半圣,还是作罢,此时此地,还是大局为重。

  须臾之间,那迎面驰来的两道身影已经印入眼帘,彼此间的距离在迅速拉近,放眼望去,仓末的脸色有些苍白,好似受了点伤,而与他结伴而行的另外一个伪帝是个中年男子,杨开记得他似乎是乙字号军团的一位军团长,姓冯。

  与仓末相比,冯姓男子的状态更是不佳,一只臂膀软绵绵地搭在身侧,随着飞行不停地前后摆动,胸口处还有大片血迹。

  想来是仓末与这冯姓男子此前与魔族的半圣打过一场,结果不敌,都吃了不小的亏。

  而追击在两人身后的,赫然有四位魔族半圣,打头那一位气势滔天,凶焰赫赫,一身尸气鼓荡,所过之处,那树木都迅速枯萎下来,这尸魔赫然便是李无衣之前让杨开重点关注的甲隆!

  在之前的两界之战中,李无衣曾与这甲隆三次交手,却都奈何不了他,可见这个甲隆实力之强,而李无衣也说了,这个家伙恐怕在魔族所有半圣中的实力也是最顶尖的,比起其他魔族半圣都要强上一些,也是这一次大道之争星界这边最大的敌人。

  除了这甲隆,剩下的三位魔族半圣都出身不同的种族,一个骨魔,一个魅魔,一个羽魔,个个实力不凡,魔气翻滚,随着甲隆对仓末和那冯姓男子紧追不舍。

  少顷,那与仓末一起仓皇逃窜的冯姓男子忽然抬头,正看到一人急速朝他们迎来,面上不由浮现出一抹惊诧之色,待看清来人面容之后,这冯姓男子连忙大喊:“杨大人,快走!”

  与仓末刻意打算祸水东移的心思不同,冯姓男子看到杨开的第一个反应便是叫他一起遁逃,毕竟自己与仓末已经受伤,而且身后追兵的数量更有四位之多,纵然杨开如今的实力堪比半圣也没有翻盘之机,杨开这个时候贸然前来接应,不但没法营救他们,还会将自己陷进来。

  听到冯姓男子喊话,杨开原本冷厉的脸色顿时缓和许多,冲他微微一笑。

  若是只有仓末一人被追,杨开会不会前来接应还真是两说,在这玄天殿内固然要以大局为重,但对一个时时刻刻抱着恶意的人,杨开也不会太去在意对方的死活,能活是他的造化,死了也是活该。

  可仓末身边还有另外一个军团长,无论如何杨开也不能坐视不管。

  没到大道争锋的最后时刻,他并不愿与甲隆正面交锋,他的小玄界内虽然还藏着三个奇兵,再加上仓末和冯姓男子的话,人数上立刻就能占据优势,但真要是打起来,只怕谁也讨不了什么好。此刻他的打算是接了两人,将之收进小玄界,然后瞬移遁走。

  玄天殿内禁制不少,军团长之令的大帝神通无法激活,空灵珠不能动用,甚至连他的瞬移也被压制很多,但真要一心逃跑的话,那甲隆实力再强也拿他没什么办法。

  是以在冯姓男子诧异不解的眼神中,杨开依然迅速迎了上来。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闷雷一般的声音传来,紧追在仓末和冯姓男子身后的甲隆眼中精光爆闪,一脸惊喜地望着杨开,嘴角裂开,露出狞笑:“小孽畜可真是让本座好找!”

  又何止他甲隆一个人在找杨开,魔族那边所有半圣都在寻找杨开的踪迹,只不过玄天殿内面积太大,彼此间很少有碰到的机会,而且这段时间杨开藏着三个奇兵四处钓鱼,纵然有半圣碰到杨开,那也不是运气好,而是运气极差了。

  不过对甲隆来说,这个时候碰到杨开,确实是个惊喜,他本身实力强横暂且不说,身边还有其他三个魔族半圣,只要能稍稍阻碍一下杨开,便有很大的机会将他留在此地。

  说话间,甲隆猛地一震身躯,滔天尸气从魁梧身体内蜂拥而出,如遮天蔽日的乌云一般朝前蔓延,速度奇快,竟是眨眼之间便追到了人族这边遁逃的两位伪帝。

  仓末和那冯姓男子的脸色都齐齐一变,这才知道此前低估了甲隆的实力,人家追了这一路,并非追不到自己,只不过不愿付出太多力量而已,此刻见到杨开,分明是打算不计消耗,速战速决了。

  那尸气滚滚而来,竟有将天地都封锁的架势,仓末和冯姓男子被这尸气一冲,不由地有些摇摇晃晃,立足不稳,这让两人不由脸色大变,各自拼命催动帝元,抵挡那尸气的侵扰。

  一线杀机迸现,一道气意锁定了前方奔逃的仓末,咻地一声轻响,一支羽箭破空袭来。

  仓末脸色大变!虽在奋力奔逃,没有回头去看,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分明是那羽魔在攻击自己。

  这一箭固然仓促,没有取他性命之忧,可若是被这一箭耽搁的话,他就极有可能永远被留在此地了。

  生死危机关头,仓末一咬牙,探手朝旁边一抓,一把抓在那冯姓男子的肩膀上。

  冯姓男子一惊,瞪眼道:“仓大人?”

  仓末面无表情,低低道:“对不住了!”手上一用力,抓着冯姓男子便往身后一丢,在冯姓男子错愕的注视下,急速前行。

  嗤地一声轻响,冯姓男子身躯一震,只感觉全身的力气都在迅速流逝,低头望去,只见一根羽箭透胸而过,那羽箭之上,魔气缠绕,腐蚀着自己血肉,让那伤口迅速扩大。

  再抬头时,仓末已在几十里开外。

  似乎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一瞬间,脸上的表情精彩至极,诸多情绪不断转变,最终化作无限悲愤,怒吼道:“仓末老狗,你不得好死!”

  怎么也没想到,在这大道之争中,自己会被身边的同伴暗算,而暗算他之人,只为争取那一线逃亡之机。

  按他本身的实力,虽然受伤在身,未必就躲不开这一箭,那羽魔的弈术固然恐怖,但这一箭仓促而发,本就不是为了杀敌,只是为了阻碍而已,谁知还有这样意外的惊喜。

  一时间,几个魔族的表情都有些古怪了。

  刷地一声,甲隆领着三个魔族半圣从冯姓男子身边疾驰而过,探手一拧。

  而等他们掠过之后,那冯姓男子的头颅已经消失不见,无头尸身摇晃着,颈脖处鲜血冲天而起。

  “仓末!”杨开咬牙怒吼,方才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他看在眼中,心中震惊的同时,杀机也如潮水一般翻涌出来。

  他已经前来接应了,只要再给他三息的时间,他就能赶到地方,到时候将仓末和冯姓男子往小玄界一收,是走是留随他心意,甲隆再强,只要不封锁住他所处的空间,就根本奈何不了他。

  三息,也仅仅只是三息,却让他见到了人性的丑恶。

  为了自己的一线生机,丝毫不顾忌同伴的死活,甚至可以说,冯姓男子就是死在了仓末手上。羽魔半圣的那一箭根本没有取他们二人任何一人性命的能力,可惜仓末被身后追兵吓破了胆,直接拿了身边的同伴做挡箭牌。

  “杀!”杨开双目血红,爆喝之时,一把握住苍龙枪,狠狠一枪朝仓末刺了过去。

  在抓了身边同伴丢到身后之后,仓末便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所以他压根就没往杨开所在的方向跑,而是转了个方位遁逃。

  反正身后的魔族半圣们已经发现了杨开,相比较而言,仓末确定魔族那边对杨开的兴趣绝对更大一些,应该不会再来追击自己,只要杨开能将魔族的注意力吸引过去,那他便可高枕无忧。

  却没想到杨开会如此行事。

  杨开人在几十里之外出枪,一枪出,无视了空间和距离的阻隔,瞬间突破到仓末面前。

  龙吟声起,仓末脸色大变,视野之中,一条巨大的苍龙摇头摆尾朝自己扑来,张开血盆大口似乎要将自己吞噬入腹,那龙牙之上寒光闪烁,似随意一嚼便能让自己粉身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