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七百七十九章 虚天鼎现
  早就听闻杨开在进入魔域的那几年得了偌大机缘,回来之后便以上品魔王的修为有了堪比半圣之力,仓末还不怎么相信,在他看来,杨开确实资质不俗,但修为境界摆在那,又怎么可能跨越这天堑之别,纵然杨开有过斩杀半圣的战绩,那也是有人配合的结果。

  可直到此刻与之交手,仓末才发现传言不虚。

  这小畜生竟真的有了堪比半圣的实力,这一枪刺来,仓末直感觉压力如山,竟有些呼吸不畅。

  仓促应对,抬手一掌朝前拍去。

  轰地一声,仓末闷哼,身形爆退,杨开的身子却只是晃了几晃便重新稳住,如此结果,倒不是杨开的实力比仓末强很多,一是占据了苍龙枪的优势,二是杨开含怒出手,仓末仓促招架的原因。

  刷刷刷……

  破空声袭来,魔族四位半圣在甲隆的带领之下已追至近旁,似早有商议一般分散开来,分四面封锁,将杨开和仓末包围在中间,目光戏虐望向场中央。

  今日这局面可不是随便能见到的,相比较费力斩杀星界伪帝来说,半圣们无疑更喜欢看到人族的自相残杀。

  “该死!”仓末咬牙低吼,目光扫过左右,惊惧中夹着浓浓的忌惮之色,再望向杨开的时候,满眼的仇视之意:“杨开你作甚?”

  杨开低垂着眼帘,额前的长发垂落,投下浓浓的翳影,凝声道:“该死的是你啊,仓末老狗!”

  仓末咬牙道:“害人害己,与你有何好处?”

  “心不平,道不平!”杨开徐徐抬起苍龙枪,遥指仓末,森声道:“今日此地,便是你的葬身之地!”

  “口出狂言,你能活下来再说吧!”仓末脸皮抽动,心中满是愤恨,之前为了给自己争取一线生机,将同伴丢到身后做挡箭牌乃是本能使然,再来一次的话他依然会如此选择,只是让他没想到的话杨开的性格竟然是如此刚烈,明知四位魔族半圣追击而来,不但不思逃亡,反而还将自己给拦了下来,这简直就是损人不利己,他难道就不知道被那些半圣围困之后会是什么下场吗。

  “放心,我绝对会比你活的久。”杨开脸色冷厉,长枪不动,转头望向一旁道:“甲隆,打个商量怎么样。”

  甲隆眼中满是戏虐的笑容,淡淡道:“你觉得……此时此景,你有资格与本座商量什么?”稍顿一下,放声大笑起来:“也罢,念在你们让本座看了一出好戏的份上,有什么遗言尽快交代吧,若能让本座开心,未必不能满足你。”

  他一副吃定了杨开的架势,倒也不是狂妄自大,实在是占据的优势太过明显,四位半圣的气机牢牢锁定在杨开身上,只要他稍有异动,立刻便会迎来狂风暴雨般的打击,到时候他那诡异的空间秘术能不能施展出来都是两说。

  杨开神色不变,宁静的仿佛沉寂多年的火山:“我要杀了这个渣渣,你们在一旁待着,等我杀了他之后,你有什么手段再使出来,我一并接下。”

  此言一出,仓末的脸色铁青,反倒是四个魔族半圣的表情各有戏虐,甲隆更是摸着下巴,露出沉思之色:“凭什么?”

  杨开冷哼道:“我与他一战,无论最后谁胜谁负,剩下那个都是强弩之末,到时候你们四位一起出手,谁人能挡?这对你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难道不是吗?”

  仓末听的一颗心直往下沉,失声惊呼:“杨开你疯了!”

  若甲隆他们真的依杨开所言行事,那他今天绝对凶多吉少,不管是杨开杀了他还是他杀了杨开,都不可能生离此地,他原先的打算也彻底没了用武之地,一时间方寸大乱,浑身发冷。

  暗骂杨开歹毒,为了对付自己竟连这种提议都说了出来,只怕甲隆他们想拒绝都拒绝不了。

  果不其然,甲隆略一沉吟,便颔首道:“你说的也有些道理。”忽又露出狞笑,满脸狰狞:“可是本座若想要什么,只会自己动手去取!”

  话落瞬瞬,浓浓尸气滚滚而去,从那尸气之中,一道道身影浮现出来,赫然都是甲隆炼制的炼尸,那些炼尸基本上都是上品魔王的修为,其中甚至还有三个魔族半圣级别的炼尸,显然是甲隆这一生的收藏成果。

  而就在甲隆动手的瞬间,骨魔半圣也一张口,口中喷出一团碧绿的幽冥鬼火,化作一片碧绿火云,朝杨开罩去。

  羽魔搭箭,弯弓拉弦,魅魔娇笑,神魂攻击无影无形。

  霎时间,大战起,四位魔族半圣,各自神通出手,朝杨开和仓末打去,那一瞬,天地变色,玄天殿内天地灵气狂暴不宁。

  龙吟声响,金灿灿的龙头一闪而逝,杨开身形暴涨,化作百丈龙躯,苍龙枪扫过,朝他扑来的诸多炼尸纷纷爆碎开来,连那无边尸气都被扫荡一空,长枪不停,反手一撩,斩下羽魔一箭,大手探出,崩塌秘术,天地塌陷,吞噬碧绿鬼火。

  以一人之力,独斗三位半圣联手,虽在第一时间化解攻击,杨开也是体内气血翻滚,喉咙一甜。

  他却没有丝毫耽搁,足下微点,整个人直朝仓末扑去,口中咆哮:“受死!”

  杨开被三位魔族半圣重点照顾,反观仓末那边的情况就好很多了,四位半圣出手,只有魅魔的神魂攻击是针对他的。

  仓末的眼神微微呆滞了一瞬,而就是这么一瞬间的功夫,杨开已经持枪扑到近前,凌冽杀机竟让他肌肤发寒,恼怒之下厉吼道:“你既不想我好过,你也休想好过。”

  轰地一声,狂暴帝元席卷开来,仓末整个人似乎都膨胀了一圈,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浮现出一些诡异的花纹图案,探手在虚空中一抓,一柄长剑握在手心上,长剑斩下,匹练般的剑芒迎向前方。

  巨响传出,能量肆意,直让那乾坤颠倒,四极崩碎。

  杨开庞大的身躯往后倒退十几步,仓末整个人也翻滚了出去。

  根本不给杨开喘息之际,甲隆和另外两位半圣已经再次攻来。

  刷刷刷,三道身影出现在杨开身边,冰寒的法则弥漫,与那无边尸气彼此冲撞,冰云单手掐诀,神情凝重。

  阳炎皓腕之上三炎火环飞出,化作三个巨大的火圈,朝那骨魔罩去。

  甘蠡身形晃动,朝那羽魔冲去,瞬间战做一团。

  “你们……”往后跌飞的仓末瞪大了眼珠子,望着突兀出现的三道身影,面上的表情精彩至极。

  他一瞬间就洞悉了阳炎三人是如何出现的,分明就是早就藏身在杨开的小玄界中。

  “如此力量,如此伏兵……”仓末差点把自己的牙给咬碎了,若是早知道杨开还隐藏了三个伏兵,之前他恐怕就不会将冯姓男子当成挡箭牌了,只要他们能与杨开汇合,己方一下子便有六位伪帝之力,甲隆再强,人数上的劣势也足以让他偃旗息鼓。

  可他当时只看到杨开一个人,又在遁逃之中,生死存亡关头哪能想到那么多?只想着能利用杨开吸引魔族的注意力,自己趁机逃走。

  也不知道自己之前的做法有没有被阳炎他们看到,若是看到的话,那自己以后在星界恐怕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单只杨开一人看到的话他倒也不惧,死无对证之下,他说什么也不会承认自己做过那种事的,想来魔族就算透露什么也只会被人认为是挑拨离间,不足为信。

  “奸诈的小畜生!”仓末心中悲愤无比,暗暗责怪杨开不一开始将所有力量展现出来,导致他看不到任何希望才会做出那种选择。

  而如今,阳炎等人纠缠住了三位魔族半圣,那魅魔还在对付自己,杨开立刻没了牵制,巨大的危机感瞬间将仓末笼罩,这一生中,唯有那次被穷奇压迫时才有这样的感觉。

  这一次真的有些凶多吉少了……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巨大的嗡鸣传来,整个玄天殿都剧烈颤抖起来,半圣,伪帝,在场诸位无论是谁都一下子立足不稳,身形摇晃起来,而天地间的浓郁灵气,更是迅速地朝一个方向汇聚过去,在极短的时间内卷起了一股能量狂***的地面树木摇曳不止。

  众人皆都脸色一变,纷纷罢手,警惕地打量四周,如此变故,显然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轰隆隆的声音不绝于耳,持续了好大一会功夫。

  “这是……”仓末眼珠子瞪了出来,抬头朝一个方向望去,紧接着露出狂喜之意,嘶声道:“虚天鼎!”

  在他所望的方向上,一个巨大的四四方方的巨鼎忽然呈现出来,那巨鼎四周镂刻着无数奇妙的花纹图案,光芒闪烁,流动不止,那一个个图案,似都暗合了大道至理,竟让所有看到这巨鼎之人,都在这一瞬间有所失神。

  巨鼎并非实体,而是一个虚影,却凝实的不像话,而随着玄天殿内天地灵气的疯狂灌入,那巨鼎也越来越大,似有要将这整个玄天殿都装进去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