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七百八十章 惊喜的仓末
  天地嗡鸣,灵气狂乱,巨鼎显露,大道的气息流淌在玄天殿的每一个角落,此时此刻,身处在玄天殿内的每一个伪帝,包括魔族的半圣们,都不禁生出一种面前有一扇无形的大门被推开的感觉,而在那大门之内,便是他们毕生所追求的武道之巅,那是足以付出任何代价,乃至自身性命的东西!

  玄天殿内,一道道身影浮现出来,化作各色流光,朝那巨鼎所在的方位驰去。

  “虚天鼎!”甘蠡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直到这一刻,他才确定此前星界那边得到的情报没有错,这玄天殿内,真的有虚天鼎,而问鼎大帝的关键,便是在虚天鼎中,心中虽蠢蠢欲动,让他有一种不顾一切赶去巨鼎所在一窥究竟的念头,但四周魔族半圣虎视眈眈,让他实在不敢有什么轻举妄动。

  另一边,甲隆凝视那巨鼎片刻,又回头望了一眼不远处,那边有一具无头尸身,正是此前被仓末坑害的冯姓男子,虽才死亡不过片刻时间,但那被拧下的头颅乃至无头尸身,都已经化作干瘪之物。

  土黄色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沉吟之色,这就是那临门一脚吗。

  相比较其他魔族半圣来说,甲隆对玄天殿内的情况了解更多一些,在启程进入玄天殿的头一天,血厉曾于星神宫召见他密探了一夜,那一夜血厉到底叮嘱过什么没人知道,只有甲隆自己清楚。

  其他魔族半圣都只知道进入玄天殿之后,要尽可能地击杀星界的伪帝,但这种事根本无需特意去吩咐,人魔两族就算是外面碰到了,也不会视而不见,更何况这里还是争锋大道的玄天殿。

  唯有甲隆清楚,这天地秘境之中,问鼎大帝的关键,跟死亡和杀戮脱不开关系,只有当这里的鲜血流的足够多的时候,那关键之物才会显露出来。

  冯姓男子的死亡,无疑就是那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现如今,巨鼎显露出来了,大道争锋的最后时刻已经来临,所有隐忍和阴谋诡计在这一刻都将无用,想要取得那唯一的机缘,唯有依靠自身的本事。

  轰地一声巨响,能量狂暴,所有人都是一惊,扭头朝动静来源之地望去,却见杨开脸色狰狞,庞大身躯直朝仓末逼迫而去,苍龙枪横扫开来,仓末应声倒飞,半空中口喷鲜血。

  方才巨鼎显露,所有人的心神都被吸引,他与杨开也不例外,只不过杨开回神的快一些,骤然发难,他竟没能完全抵挡。

  那狂暴的力量袭来,让他五脏六腑一阵剧烈翻滚,暗骂小畜生好大的力气,这也难怪,百丈龙躯摆在那,力气又能小到哪去。

  而更让仓末感到绝望的是,自己被杨开这一扫,竟是直直地朝甲隆飞了过去。纵是拼命催动帝元,想要稳住身形,也难以做到。

  一时间悲从心来,只知这次是真的在劫难逃,杨开想要他死,甲隆又怎会让他活?此时此地,竟是四面皆敌,十死无生之局。

  眼看前方杨开又是一枪刺了过来,视野被一条巨大苍龙的身影充斥,仓末的眸中满是绝望。

  然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忽然从他身旁掠过,紧接着,一个庞然大物骤然挡在了自己面前,那忽然出现的庞然大物浑身上下散发着极致的尸臭,大块大块的腐肉从身上掉落,落在地上,便是一个又一个深坑。

  这庞然大物,不是甲隆又是谁!

  此时此刻,甲隆也不知施展了什么秘术,身形一下子暴涨几十丈有余,虽不比杨开的百丈龙躯,却也极为不凡了。

  滔天戾气从那身躯中传出,迎上杨开,霎时间就是一场龙争虎斗。

  眼见此景,仓末是又惊又喜,惊的是甲隆居然没有趁机冲自己痛下杀手,反而绕过自己迎战杨开,喜的是此刻赫然没人有功夫理会他了。

  身形不停,借助杨开方才一枪之力,急速遁走,直飞出老远的距离,依然能听到背后传来的一阵阵轰隆隆的声响,还有杨开那愤怒和不甘的咆哮声。

  劫后余生,仓末才发现自己浑身的衣衫都被汗水打湿,方才那一瞬间,他真的以为自己要命丧当场,谁知最后关头竟是柳暗花明!不过转念一想,甲隆会这么轻松地放过他,只怕也不安什么好心,面上的欣喜退去,覆盖上一层阴霾。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无用,为今之计,先赶去那巨鼎显露之地才是要紧,如此天地异象,无疑是一种指引,如今这玄天殿内所有还活着的伪帝半圣都在朝那边汇聚,自己若是去晚了,就怕旁人捷足先登。一念至此,仓末抛却心中诸多杂念,往口中塞了几枚灵丹,一边赶路一边恢复自身。

  方才一战,他倒是没怎么受伤,杨开的攻击固然恐怖,他也不是软柿子,虽吐了几口血,可也没什么大碍,并不影响他在接下来的大道争锋。

  此时此刻,杨开与甲隆身边都各有三位帮手,各自寻上目标,放单捉对,打的如火如荼。

  眼睁睁看着仓末遁逃却无计可施,杨开心中怒意如爆发的火山凶猛澎湃,似要将这天地都一同焚烧,出招之间毫不留情,空间神通,神魂攻击,龙族秘术,各种手段层出不穷,打的甲隆应接不暇。

  不过到底是李无衣让杨开重点关注的对象,这家伙比起其他的魔族半圣确实要厉害一些,无论自己施展什么样的手段,他都能在关键时刻化解无形,就连杨开想在他身上留下一点伤势也做不到。

  甲隆明显知道那武道真意的诡谲和难缠,所以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杨开伤及己身的,如此一来,两人的争斗就显得有些滑稽了。

  甲隆的修为境界明明是比杨开要高,但打斗起来的场景却是好像被杨开压制了一般,可他偏偏就像是一艘坚固的木舟,在那狂风骤浪的大海之上劈波斩浪,看似随时都有颠覆的危险,实则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又斗了一阵,甲隆忽然放声大笑:“到此为止吧,无论如何你也奈何不了本座的。”

  说话间,虚晃一招跳出了战圈。

  杨开单臂擒枪,目光冷然,虽有心杀敌却也知道他说的不错,修为境界是自己如今最大的短板,面对甲隆这样的魔族半圣,自己一身本事实在有些难以施为,再继续争斗下去,也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

  不过甲隆如此作态,倒是显得他方才在故意营救仓末一样,他明明可以趁机重创乃至击杀仓末,却偏偏放过了他,反而去纠缠杨开,让杨开脱不了身,意图之明显,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的出来。

  而如今这个时候,仓末估计早就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他自然就没了继续纠缠的必要。

  更何况,虚天鼎已经显露,谁还有心思在这里争来争去。

  所以甲隆退去之时,杨开并没有阻拦。

  他们这边一收手,另外三处战场也纷纷罢手。

  眨眼之间,风波平息。

  八双目光在虚空之中碰撞,隐有火花四溅。

  甲隆咧嘴狞笑,嗡声道:“大道之争的关键已经显露,不过……这才只是个开始而已,杨开,但愿你有活到最后的本事,本座可是想亲手杀了你的。”

  “放心,你只会死在我手上。”杨开冷哼一声。

  甲隆道:“那就先告辞了,咱们稍后再见!”

  尸气一卷,将其他三个半圣卷入其中,化作污障之物,朝巨鼎所在方向驰去。

  “我们也走!”杨开庞大的身形迅速变小,逐渐化作本体,空间法则涌动之下,将阳炎等人包裹着,一个瞬移消失不见。

  见此情形,甘蠡暗暗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自嘲之感,觉得自己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他刚才还在担心,若是杨开再要求他们几个进那小玄界该怎么办。此前愿意待在小玄界,那是因为考虑人多力量大,联合一处也安全些,如今虚天鼎都已经显露出来了,他若是再进小玄界,就等于将一切交给杨开。

  若杨开不放他出小玄界的话,他势必要跟这一次大道之争错失交臂,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的事。

  如今看来,杨开行事倒是光明磊落的很,他明显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并没有再让自己等人进小玄界内,而是不惜耗费更多的力量,带着他们几个前行。

  抬头望去,甘蠡心头火热,现如今,大道争锋的关键已经显露了,可接下来要怎么做谁也不知道,更不清楚那巨鼎之内都有什么。

  那巨鼎自显露之后便一直在疯狂地汲取着天地秘境中的灵气,卷起的能量狂潮一刻也不曾停歇,随着灵气的汲取,巨鼎也越变越大,此时此刻,已然顶天立地。

  某一刻,巨鼎忽然安稳了下来,四周镂刻的复杂花纹闪烁起耀眼光芒,直让整个天地秘境内的大道气息愈发浓郁。

  无论是魔族半圣还是人族伪帝,在这一瞬都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无形之中对那大道玄机的理解更深厚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