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七百八十三章 何为道
  轰隆隆一阵,能量肆虐之时,那一层又一层看似不错的防护犹如纸糊一般不堪一击,层层破碎开来。

  闷哼声响起之时,一道人影跌飞回来,浑身鲜血淋淋,气息虚浮,骆蒙探手将之接入怀中,定眼望去,心头一沉。

  此时此刻,这周姓男子一身帝元浮沉不定,脸色苍白如纸,身上各处伤痕累累,俨然已经重伤。这也难怪,那么多魔族半圣一起出手攻来,只怕李无衣也抵挡不住,更何况一心被虚天鼎吸引的周姓男子?事起仓促,能布下层层防护已是极限,而那一层层防护也不是毫无作用,最起码让他保住了性命。

  而在这种时候身受重伤,等于是失去了竞争大道的资格。

  “骆兄……”周姓男子张口,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脸上神色更加萎靡,双眸之中满是懊恼悔恨,一生修行,难得的走到了这一步,却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叫他如何甘心?悔不迭不该去当那个出头鸟,可刚才谁又能想到此地已经来了这么多人?

  “骆兄自去吧,周某先行疗伤。”周姓男子艰辛地说了一句,扭头朝虚天鼎那边望了一眼。

  入目所见,只见星界另外一位伪帝此刻已经冲到了虚天鼎前方,那脸上满是火热的神色,身形一晃便朝虚天鼎扎去。

  然而还不等他靠近虚天鼎,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阻,好似那虚天鼎四周有一层无形的禁制,禁制不破,任何人都休想靠近巨鼎。

  这一耽搁的功夫,诸多攻击再次打来,那人脸色大变,急忙躲闪,却依然中了几招,当即喋血长空。

  更多的人冲到了虚天鼎旁边,无一例外都被那无形之力所阻,而此时此刻,魔族的半圣们出手凶狠,浑不顾虚天鼎蕴藏的偌大机缘,只趁机对星界伪帝们痛下杀手。

  一方散乱成沙,一方有备而来,结果如何可想而知。

  一瞬间的功夫,星界这边便吃了大亏,短短十几息的交锋,便有一位星界伪帝惨死当场。

  而吃了几次亏之后,星界诸多伪帝们也不再去贸然接近虚天鼎,如今这局面大家也都看出来了,虚天鼎虽然显露,但应该还没到那关键时刻,这个时候去争抢毫无意义,还不如趁此机会斩杀强敌。

  混战起,偌大的大殿之中,处处光芒闪烁,帝宝魔宝之威绽放开来,轰隆隆的声响不绝于耳。

  不时地有惨叫声传出,在这只属于伪帝和半圣们的战场中,任何一点疏忽大意都会成为致命的破绽。

  随着争斗的持续,双方各有伤亡,一具具尸体从高空之中跌落下来,还不等落到地面,一身的精气神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化作一具具干尸。

  而那屹立大殿中央的虚天鼎,旋转的速度似乎微微加快了不少,鼎中那一团精纯的鸿蒙元气慢慢增大,有节奏地膨胀收缩起来,似有什么东西要破鼎而出。

  大殿之中,伪帝半圣混战之时,杨开身处在一处空荡荡的空间内,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与阳炎等人走失,直接来到了这样一个诡异的空间。

  没有多少惶恐,也没有察觉到危险的气息,反而让他有一种回到家的安宁感。

  这种感觉让人迷恋,让人忍不住想要永远留在这里,寂灭沉沦。

  念头一生,杨开脑海中便传来一股清凉之意,让他瞬间惊醒。那是温神莲在发挥作用,而只有当他的神魂受到影响的时候,温神莲这一株天地至宝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心头一惊,明明已经报以足够的警惕之心,却不想竟还是差点被迷了心神,而这诡异的空间内根本什么都没有,只是让自己身处此地便有了这样的念头。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正疑惑时,脑海之中忽然响起一个洪钟大吕般的声响:“何为天地?”

  “什么人?”杨开低喝,转头四顾,却是毫无发现,这一处诡异的空间空荡荡一片,除了他自己之外,哪有什么外人,不禁眉头一皱,而且现在想想,方才那声音似乎也不是从外面传来,反而倒是像是自己体内发出的声音。

  “何为天地?”那声音再次响起。

  杨开凝神戒备,沉声道:“到底什么人鬼鬼祟祟?”

  没有回音,又等了一阵,那声音再次传来,还是方才那个问题:“何为天地?”

  这一副得不到解答便不会善罢甘休的架势让杨开着实头疼,若是有形之敌,他大可好好地闹上一场,看是否能脱困而出,但如今连这声音的来源都有些没弄清楚,杨开也无计可施。

  沉吟片刻,朗声道:“天地生万物,养万物,世间万物依天地而存,天地得万物而灵,万物即为天地。”

  言罢,杨开凝神警戒四周。

  等了好大一会,那个声音却不再响起,杨开微微挑眉,暗想这算是过关了吗?

  念头才刚转完,那声音便再次响起,依然若洪钟大吕,震人耳膜,撼动心神:“何为道!”

  有了之前的经验,杨开这次倒没再跟它较劲,而是开口答道:“道是规律,是法则,是永恒,是世间万物之本源。”

  “何为道?”这一次那声音没有丝毫停顿,便再次响起。

  杨开眉头一皱,这是答错了吗?

  “哀伤悲欢是道,生老病死是道,瓜熟蒂落是道,功成身退是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何为道!”

  “心既是道!”

  “何为道?”

  “道乃是脚下的路,世间万物,便是一棵树,一粒沙子也有自己的道,这道便是它们的命运,它们的存在,它们的道!”

  “何为道!”

  ……

  初始的时候,杨开回答还需要沉思一阵,但随着那声音的询问,杨开回答的越来越快,好似不再是旁人在问,而是问道本心!

  随着那一句句话说出来,杨开竟不由生出一种拨开乌云见明月的感觉,心中诸多念头霍然通达,神清气爽。

  “何为道!”

  杨开低着头,咧嘴微笑起来:“何为道啊?”稍稍一顿,懒洋洋的目光变得坚定:“莫要问了,你再这般喋喋不休,我就是道!”

  轰……

  似有什么东西在体内炸开,四周的空间陡然破碎开来,如被打碎的镜面,片片剥离,眼前迷雾一扫而空,陡然出现在一个大殿之中。

  杨开还没来得及查探四周环境如何,便感觉一道道目光四面八方瞩目而来。

  扭头望去,杨开咧嘴一笑:“人不少啊!”

  大殿内,两拨人马泾渭分明,一方乃是星界的伪帝,一方是魔域的半圣,各自阵营中,皆有十多人左右,而魔族那边的半圣,稍微要比星界这边多上几位。

  不过此时此刻,在场的这些伪帝半圣们,几乎人人带伤,杨开在魔族的阵营中看到了甲隆,连这厮的胸口处都有一道巨大狰狞的伤口,可见他经历了怎样残酷的斗争。

  而除了这两拨人马之外,大殿四周,更是散落了一具具干尸。

  从那干尸的服饰上来看,死去之人有星界伪帝,也有魔族半圣,而数量更是有二三十位之多。

  这一次玄天殿开启,进入其中的人数总共不过七十而已,这七十之数中,三十位星界伪帝,四十位魔族半圣!

  如果算上此前在玄天殿外陨落的强者们,那么此刻还存活,还有一战之力的,恐怕都聚集到这里来了。

  大道之争在此地终于露出了狰狞了獠牙。

  玄天殿开启至今,也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而已,而在这短短的一个月内,星界魔域陨落的强者数量足有四五十位之多。

  这种事放在以前是根本不敢想象的,可是在这玄天殿内,死亡却已成了家常便饭。

  “杨开,你没事吧?”阳炎的呼声传来。

  乍一见到杨开出现在这里,她是又惊又喜,虽然觉得杨开如今的状态不错,但总还是有些担心他有没有遭遇什么意外。

  杨开摇头:“无妨。”

  何止没事,在经历方才那一番奇特的经历之后,他的感觉出奇的好,体内似有什么东西松动。

  目光朝那边望去,见到了阳炎和冰云关切的眼神,不但如此,他还在人群中见到了声雨竹,四目相对,声雨竹微微一笑,杨开点头示意。

  目光在人群中扫过,待见到其中一人之后,脸色立刻冷了下来,杀机涌动道:“仓末老狗,你还有脸现身!”

  仓末望着杨开的表情也满是怨毒,面对他的唾骂却是一言不发,只因他做过什么事自己心里清楚,这个时候与杨开吵闹只会将那事暴露出去,到时候星界这边哪还有他立足之地。

  众多伪帝闻言皱眉,虽都知杨开与仓末有怨,但那不过是私仇而已,谁也不知道杨开这次为何忽然发难。

  阳炎传音道:“仓末的事回去再说,眼下先应付眼前的难关要紧。”

  杨开闻言轻轻颔首,身形一晃,朝星界众人那边驰去,虽然很想趁此机会一枪捅死仓末这厮,但他若真的动手的话,只会让魔族那边看笑话,甚至极有可能打破眼前这诡异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