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七百八十五章 三场
  只有三场争斗,那么剩下的人便可以养精蓄锐了,虽说不知道能休息多长时间,但最起码免除了陨落此地的风险,而上场之人无论输赢,恐怕都没什么好结局,极有可能与这次的大道之争错失交臂。

  事关毕生的追求,没人会在这个时候热血上头,主动揽下这样的差事,毕竟这不是决胜负的争斗,而是定生死之争,源天果想要彻底成熟,就必须得人死在这里。

  目光扫过众人,杨开张口,还没来得及说话,阳炎便打断了他:“既如此,我们就先答应他们的提议,至于那上场的人选,看看他们怎么选择再说。”

  众人纷纷颔首。

  阳炎狠狠地剜了杨开一眼,一副警告他不要乱说话的意思,杨开无奈,吸了吸鼻子。

  转过身,杨开望着甲隆道:“我们商量好了。”

  “如何?”甲隆背负双手,微笑望来,面上一片淡然,似已知道星界这边不会拒绝他的提议。

  “你的提议,我们可以接受了!”

  甲隆轻笑:“如此甚好。”

  “不过这三场……”杨开正准备与他仔细探讨下上场的人选之时,异变突起。

  轰隆隆的声响忽然从地下传来,让他的话猛地顿住,警惕朝前望去,却见那边甲隆也是神色一肃,凝神望来。

  四目对视,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茫然,心知应该不是对方动了什么手脚。

  下一刻,平地起波澜,原本空旷的大殿,一块巨大的地基忽然整体上浮,瞬间浮起三十丈有余,这才停下。

  紧接着,两道半透明的光幕从天而降,分别罩向星界和魔域的两大阵营。

  事起突然,谁也没能反应过来,待看到那光幕罩下之时,再想脱困已经晚了,一声声怒吼传出,帝元魔元涌动,彼此双方各施手段,却无一例外都无功而返。

  两道半圆形的光幕落下,将人族伪帝和魔族半圣分隔两旁。

  杨开眉头紧皱,身形晃了晃,在那一瞬间似虚无了一下,但很快又凝实起来,这种迹象,无疑是瞬移也无法动用了。

  这忽然出现的半圆形光幕,竟有封锁天地之效。

  无论是哪一方阵营,此刻都是一片混乱,不断地有神通打出,朝那光幕轰去,可那光幕的坚韧程度远超众人的想象,出手的可都是伪帝半圣之流,竟拿那封锁天地的光幕毫无办法。

  又是一阵轰隆隆的声响传出,两道光幕笼罩的范围,地面升起,直升的比那中间的高台高出十几丈才停止下来。

  此时此刻,双方各立于一座高台之上,高台外围有光幕笼罩,而中央处,同样有一座高台,不过这一座高台的规模要大的多。

  当所有的异变停歇之时,在场二十多位伪帝半圣皆都面面相觑,谁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杨开皱眉朝中央处的高台望去,还没看个透彻,便听到身旁忽然传来一声刷地轻响,紧接着,那高台靠近自己的这一边多出了一道身影。

  杨开眼珠子一瞪,吃惊道:“蔺大人!”

  那忽然出现在中央高台上的身影,赫然是丁申军的军团长蔺如松,其人是个老好人,此前在进入玄天殿的时候仓末冲杨开发难,他还主动提议自己让出一个进入玄天殿的名额平息风波,胸怀之宽广令人敬佩。

  杨开惊讶的无以复加,身边的其他伪帝们也低呼一阵,只因就在刚才蔺如松还与他们站在一起,谁也没看清他到底是怎么跑到那中央高台上去的。

  蔺如松本人显然也吃惊不小,忽然出现在那高台上,脸上一片茫然。

  而就在这时,那高台的对面处,突兀地出现了一个魔族半圣。

  与蔺如松一样,那魔族半圣现身之时有些没弄清楚情况,茫然四顾。

  孤零零的高台,一位星界伪帝,一位魔族半圣诡异地出现,彼此间隔不到百丈距离,而其他人则都被困在另外两边的高台光幕中,脱困不得,如此情形,岂不就是单打独斗的最好诠释。

  “天地有灵!”杨开咬牙低喝,抬头望天,可这大殿之中,所见只有一片黑暗。

  他这边才刚答应甲隆的提议便生出如此变故,搞的好像冥冥之中自有一份意志在关注着这边,只待双方同意便立刻营造出一片单打独斗的场地来。这一下,谁也不用担心对方会暗中插手了。

  甲隆显然也想明白了这一层,忍不住咧嘴笑道:“看样子,这片天地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呢,有趣,有趣。”

  之前人魔双方罢手对峙,源天果饱而不熟,如今有了这个机会,天地的那一份意志立刻加快了整个大道之争的进程!甚至连给双方确定参战人选的机会都没有,而是直接从各自的阵营中选了一个上去。

  “蔺大人,动手!”杨开爆喝一声。

  蔺如松一个激灵,不过也很快反应了过来,不管为何他会出现在这高台上,对面既然有一个魔族半圣,那么他想活下来的话,唯有先行击杀对方。

  杨开话落之时,他已抬手祭出了一根尺子,那尺子不过巴掌长短,帝元涌动灌入时,尺子化作无边尺影,朝对面轰了过去。

  桀桀怪笑声传来,对面的魔族半圣化作一道血光,疾驰而来,穿梭在无边尺影之中,竟是毫发无伤,游刃有余。

  蔺如松不慌,他虽年纪老迈,魔族入侵星界之前也一直隐居在深山老林中修身养性,但伪帝的底子还在那里,这件尺形秘宝更被他祭练无数年,早已心神合一。眼见对手辗转冲来,立刻把手一握,那无边尺影一阵扭曲,化作一根巨尺,横向扫去。

  纵没有直面这一击,所有观望此景的伪帝和半圣们都能体会到这一击的强大,那尺子面前就算是有一座大山,下一刻恐怕都要被直接扫平。

  而那血魔半圣果然有些应接不暇,直接被尺子扫个正着。

  星界阵营中,立刻传出一阵欢呼。

  然就在这时,轰地一声爆响传出时,被扫中的血魔一下子崩散开来,化作一片血海,从尺子左右两旁绕过,朝蔺如松包裹而去。

  蔺如松脸色一变,单手掐诀,巨尺回防,再次化作无边尺影,轰击在那血海之上,大片大片的血水被扫空,但那血海却似无穷无尽,竟是去势不减。

  蔺如松一退再退,却已无路可退,高台之上似有无形禁制,他根本无法脱离高台所在的范围。

  仓促间,一口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来,尺子之上光华大放,瞬间冲破血海的阻扰回到身前,随即围绕己身迅速旋转起来,化作一层坚固防护。

  这一件秘宝,赫然是攻防一体的顶级秘宝。

  怪笑声不断传来,那血海如海啸一般罩来,将蔺如松包裹在其中,不见了踪影。

  两人交手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孰优孰劣还未可知,但当视野之中失去了蔺如松的身影之后,众多星界的伪帝还是不免露出担忧之色。

  轰隆隆的声响从高台上传出,只不过因为血海的阻扰,谁也无法看清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从这些动静来看,蔺如松与那血魔显然正在殊死搏斗。

  “蔺大人的伤势如何?”杨开神色凝重地望着那边,沉声问道。

  冰云黯然摇头:“不算轻,之前就有些内伤,顶多能发挥出巅峰之力的七成。”

  杨开闻言神色一黯,心知蔺如松这次怕是凶多吉少了,他那个对手虽然也受伤,但从方才的攻势来看,应该没蔺如松那么严重,而且蔺如松的实力很大一部分程度依靠了那一件尺形秘宝,而血魔的血海却有极强的腐蚀之力,蔺如松如果没法在短时间内解决战斗的话,一旦等到他的秘宝被血海腐蚀,那么便会失去最大的依仗,到时候局面只会更加不堪。

  这种明明知道同伴有生命危险,却无法去营救的感觉及其糟糕,杨开屡次尝试用瞬移立刻己身所处的高台,却都无能为力,那笼罩在高台四周的光幕,彻底锁死了这一片空间,一脸阴沉的望着中央高台,杨开的拳头紧握。

  他与蔺如松虽然没有太过的交集,但对方此前愿意让出那进入玄天殿的名额之事让杨开记忆犹新,这等心无私念之人不应该死在这里。

  反倒是那暗算了同伴的仓末老狗,居然还安稳地站在高台上,杨开回头冷冷地瞧了他一眼,隐约有些体会到什么叫天道无情。

  “但愿蔺大人吉人自有天相。”阳炎悠悠地叹了一声,却也知道这不过是个自我安慰罢了,在那种封闭的环境之中单打独斗,所能凭借的也只有自身的实力了。

  对面处,甲隆面含微笑地望来,对上杨开的目光之后,伸手在脖子上抹了一下。

  激战依然在继续,血海包裹,内里情况一概不知,只是不断地从那血海之中传来轰隆隆的声响,那高台上,魔元和帝元也在激烈地碰撞。

  杨开一颗心不断地往下沉,时间拖的太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