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七百八十六章 第二场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那高台上的动静才慢慢平息,众目睽睽之下,哗啦一声响动,血海退散,内里情景印入众人眼帘。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可当看到那高台上的场景之时,星界这边众多伪帝的表情还是不由一黯。

  此时此刻,蔺如松躺在高台一角,本就老迈的身躯瘦成了皮包骨,干瘪的身躯上满是大小不一的伤口,浑身上下亦是鲜血淋淋,看起来惨不忍睹。

  他那尺形秘宝也掉落在旁,原本光华流溢的尺子此刻暗淡无光,一如蔺如松那浑浊的双目,表面更有许多被腐蚀的痕迹。

  干瘪的身躯,灵性大失的秘宝,无不彰显之前战斗的激烈。

  而他的那个对手血魔半圣,则半跪在不远处,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猩红的双眸中满是杀机,冷冷地凝视着距离他不到三十丈的蔺如松。

  从血魔的状况来看,这一战他虽然赢了,但也绝不轻松。

  一般情况下,伪帝半圣单打独斗的结果莫不是两败俱伤的结果,除非一方的实力有及其明显的优势。

  踉踉跄跄,血魔站起身来,口中发出桀桀怪笑,一步步朝蔺如松那边行去。

  “蔺老!”有人大呼。

  蔺如松此刻的模样看起来虽然凄惨无比,但胸口处还微微有些起伏,显然还有命在,如今对战双方皆是强弩之末,纵然血魔看起来情况要好一些,可只要蔺如松还有绝地一击,未必不能翻盘。

  但直到血魔来到蔺如松面前,他也依然没有什么反应。

  血魔抬手,体表处浮现出殷红的血雾,对着蔺如松把手一指,浓浓血雾化作一道道血蛇,顺着蔺如松的七窍钻了进去,蔺如松猛地睁眼,露出极为痛楚的神色,朝星界众多伪帝这边望来,探手抓着,似乎是想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

  对上那一双虽然浑浊却依然渴望的眼睛,星界众多伪帝皆都涌起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只感觉胸口似有一座火山正在酝酿,随时可能爆发出来。

  而亲眼看着一位老牌伪帝就这样一步步走向灭亡,无论是谁都不禁生出一种兔死狐悲之意,心痛之余暗暗担忧,下一个上那高台参与生死之斗的,会不会是自己,会不会赴了蔺如松的后尘。

  更让众多伪帝们愤怒无比的是,那血魔半圣此刻竟然转过头来,一脸得意地冲他们狞笑,满是示威之意。

  杨开望着他,眸子中的冷意似亘古不化的寒冰。

  对上杨开的眸子,血魔狞笑,口中无声地蠕动几下,看那口型,似是在说:“有本事来弄死我!”

  蔺如松最终没能反败为胜,他之前所受的伤势本就不轻,被那血魔秘术所制,根本就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十息之后,那仅存的一点生机也烟消云散。

  肉眼可见地,本就干瘪的尸身一下子化作一具干尸,而那虚天鼎中的源天果,果不其然又饱满了一些,诱人的香气更加浓郁。

  见到这一幕,众人也知甲隆之前说的没错,确实只需要再有三个人死在这里,那源天果就会彻底成熟,而到了那个时候,便是大道之争的最后之斗。

  刷地一声,高台上那个获胜的血魔身影消失不见,瞬间回到了魔族的阵营之中,倒不是他主动回归,而是跟此前一样突然上了那生死台一样,不由自主地就回来了。

  甲隆回头望了他一眼,微微颔首:“干的好。”

  那血魔自矜一笑,盘膝打坐,闭目疗伤起来,与蔺如松一战,他也受伤不轻,若不赶紧恢复的话,肯定无法参与接下来的争夺。

  而此时此刻,无论是星界的伪帝还是魔域的半圣,脑海中都浮现出一个让人忐忑不安的念头:下一个上那生死台的,会是谁?若是自己的话,对手又是谁?

  念头还没转完,身边就传来一丝动静。

  有了之前的经验,众人这次倒没惊慌,立刻朝生死台上望去,入目之下,星界众人发出惊呼,阳炎和冰云两人更是俏脸一沉。

  只因星界这边第二场生死之斗的人选居然是杨开!

  再看身旁,之前还站在一边的杨开果然不见了踪影。

  阳炎顿时露出焦急之色,怎么也想不明白,那天地之意怎么会选杨开上场的,杨开不是身负了一份天地意志吗?按道理来说,天地应该是偏袒于他的才对,这种时候无论如何也不该让他上场,这一战无论输赢对杨开都没什么好处,赢了,只会消耗自身力量,输了的话更会落个悲惨结局。

  这一刻,阳炎甚至有一种忍不住要破口大骂的冲动,这贼老天当真没长眼。

  对面处,甲隆的眸子忽然爆**光,死死地凝视杨开,面上一片蠢蠢欲动之色。他乃魔域魔圣之下第一人,乃最强半圣,若不是杨开身负空间神通,他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击杀杨开。

  可是无论在外面还是在这天地秘境中,就算他能赢得了杨开也杀不了他,一旦势头不对,杨开肯定立刻遁走,那瞬移之术,魔圣之下无人能制。

  可那生死台不一样,直径百丈范围,四周无形禁制封锁天地,杨开的空间神通根本无法发挥作用,只要那天地能够选他上阵,必能叫杨开喋血于此。

  满眼的期待很快化作失望,身边一声响动时,生死台靠近己方的角落里,已经多出了一道魔族半圣的身影。

  把眼扫去,甲隆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而阳炎和冰云原本充满担忧的神情也变得有些古怪。

  冰云一笑道:“果然是天地眷顾之人呢,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能捡个便宜。”

  阳炎也松了口气:“这样我就放心了。”

  高台上,杨开茫然了一瞬,很快反应过来,自己这是上了生死台,如阳炎想起的一样,他微微有些讶异,不知那天地意志怎么会选自己上场。

  不过也没去深思,既然选了自己,那自己能做的,就是以最小的代价去斩杀对手,至于有没有这个能力,杨开倒是信心满满,他来到这里的时候,此地的伪帝和半圣们已经经历过一场混战,个个带伤,谁也发挥不出全力,反倒是他之前进了一个诡异的空间,问道本心,不但毫发无损,还念头通达。

  以全盛之姿对阵一个受创之敌,没道理会输。

  第一阵星界败北,蔺如松陨落,这第二阵无论如何都要赢!

  念头还没转完,对面角落便多了一道身影。

  杨开立刻望去,待看清楚自己的对手到底是谁后,忍不住咧嘴一笑。

  百丈之外,浑身鲜血淋淋,脸色苍白的血魔惊慌失措地打量四周,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前一刻才从这生死台上下去,怎么转眼之间又上来了。

  魔族那边半圣十四五位,偏偏两次都是他!这等概率简直有些匪夷所思。

  甲隆脸色阴沉:“天地起运加身嘛……”若对面上阵的不是杨开,他还可能相信这是概率的问题,可既是杨开上场,那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之前所有人都在猜测,加持在杨开身上的那一份天地意志在这一次大道之争中到底能给他提供怎样的帮助,但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毕竟历代以来就没有这样的记录,从来都是夺了大道机缘,成就大帝之后,才有天地意志加身的,到了杨开这里却是反了过来,这样的情况前无古人,根本无例可循。

  而如今,无论是星界这边还是魔域那边,都深刻地体会到了那一份看不见摸不清的天地气运所带来的好处。

  这血魔半圣之前与蔺如松争斗半个时辰,虽然最后赢了,但也是强弩之末,这个时候莫说杨开这个堪比半圣的上品魔王,就是随便来一个普通的上品魔王,恐怕也能要了他的性命。

  这一阵,星界必胜无疑,根本不用去怀疑什么。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之前看到杨开上了生死台的阳炎和冰云,才彻底放松下来。

  人群之中,仓末的脸色阴沉如水,满眼期待化作失望……

  生死台上,相距百丈,杨开漠然地望着那血魔,却没有选择在第一时间动手,这种无声的压迫让血魔惊慌失措,不禁扭头,求助地望着甲隆。

  一如方才蔺如松临死之前的模样……

  这一刻,他似是体会到了自己上一阵的对手的绝望,眼前的光明被黑暗彻底笼罩。

  踏踏踏……

  杨开迈步朝前行去,血魔不禁后退,可又能退到哪去?他本就在角落里,生死台上无形禁制封锁天地,根本不容他继续往后退了。

  惊惧望去,只见杨开低着头,额前的头发遮挡了半个脸庞,却隐约从那发隙间看到凶残的光芒……

  生死台上还有一具干尸,正是蔺如松,杨开来到那干尸面前,蹲下身子,伸手一拂,将之收进了小玄界中。

  再起身时,抬眼朝躲在生死台最边缘,一脸警惕地望着自己的血魔徐徐抬起一手,口中猛地蹦出一个字:“死!”

  狂风大作,杨开身影还停留在原地,但在擂台边缘处,却已多了另外一个他,此时此刻,杨开单手擒枪,枪尖之上挑着一道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