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七百八十七章 冰云危
  苍龙枪透体而过,贯穿了那血魔半圣的胸口,鲜血顺着枪身往下滑落。

  血魔双目瞪圆,双手死死地抓着枪身,一脸震惊之色,张口似是想说什么,却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群雄哗然……

  纵然在看到对阵双方到底是谁后都知杨开肯定不会输了这一阵,但当他如此简单轻松地枪挑起那血魔半圣,还是给人极强的视觉冲击。

  重创之身,在暴怒的杨开面前,简直没有抵抗之力。

  血魔挣扎蠕动,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一身血气翻滚,憋了好半晌才怒喝出声:“我不服!”

  若是给他公平的机会与杨开单打独斗,他自付自己绝对不可能这么悲惨,可他之前便与蔺如松殊死搏斗过,此刻一身战力剩下两成不到,面对杨开这雷霆一击竟是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

  他深知那武道真意的恐怖和难缠,这一枪之下,体内已经有一道诡异的力量在摧残着自己的身心,满腔悲愤终于化作怒吼。

  而望着这一幕的众多星界伪帝则是满脸的快意,想起方才这厮折磨蔺如松时还对杨开做出无声的挑衅,没想到眨眼间就一语中的,果然是现世报来的快。

  “本座便是死也不会让你好过!”那血魔半圣又怒吼一声,身上的气血之力陡然散发出及其危险的气息,双手迅速掐诀,身体骤然膨胀开来。

  “杨开小心!”冰云惊呼,看这架势,那血魔似要自爆一样,纵然他如今强弩之末,一个半圣的自爆威力也小不到哪去,一个不慎就可能吃个大亏。

  “垂死挣扎而已!”杨开冷哼,苍龙枪一抖一震,狂暴的力量从枪身中传递出去,轰地一声,被挑在枪尖上的血魔直接被震碎开来,化作一块块尸骨,散落四方。

  那尸骨还没落地,便失去了所有的精气,成为一块块干尸。

  自杨开上台到战斗结束,前后不过十息功夫,血魔半圣连一招都没有发出,便是面对一位真正的魔圣,恐怕都不至于有此情形,这绝对是有史以来死的最快的半圣了。

  收枪而立,杨开冷眼朝魔族阵营那边望去,长枪指向前方:“下一个谁来受死!”

  此言一出,阳炎眉头紧皱,一脸担忧道:“他不会是想以自身的天地意志影响下一阵的人选吧?”

  冰云脸色微变,颔首道:“有可能!”

  前后两次人选的选择,毫无规律可言,在场的伪帝半圣皆都只能被动承受,可若是杨开的话,未必不能如阳炎所说,以自身的天地意志来加以影响。

  毕竟这第二阵中,那一份天地气运已经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好处,直接让他捡了个大便宜,否则换做任何一个其他的半圣上场,他都不会胜的如此轻松。

  不过下一瞬,杨开的身影便忽然从生死台上消失不见,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星界阵营的高台上。

  杨开眉头一皱,暗暗叹息一声。

  正如阳炎所说,他刚才确实是想以自身的天地意志来施加一些影响,看是否能让自己继续留在生死台上做那第三场生死之斗。

  可惜结果让他有些失望……

  目光在人群中扫过,自己既然回来了,那下一阵会是谁上场?而所望之下,诸多伪帝皆都面色凝重。

  眼角余光忽然扫到一道身影消失不见,杨开悚然一惊,霍地扭头朝生死台上望去,旋即眼帘骤缩。

  身边阳炎也伸手掩住了红唇,美眸中一片担忧。

  生死台上,靠近星界这边的角落里,一道洁白身影孑然而立,衣裙之上,鲜血点点,周身散发着冰寒的气息。

  冰云扭头望了一眼四周,轻轻一笑:“这一阵是我吗?”

  抬眼朝前方望去,对面的角落处,同样多出来一道魁梧身影,待看清那身影到底是谁后,冰云的眼中露出一丝苦涩之意。

  “甲隆!”杨开咬牙低喝,心里忍不住有要骂娘的冲动。

  星界这边第三阵的人选是冰云也就罢了,偏偏魔族那边的人选居然是甲隆!这一阵,冰云怕是危险了。

  甲隆是魔族半圣的最强者,杨开自付就算自己碰上他,也讨不了什么好,那漫无边际的炼尸大军简直烦不胜烦,其本身的实力也及其强横。

  如果只是胜负之争那也还好说,打不过总还有生机,可那生死台上却是必定要以一方陨落为结局,以杨开的估计,冰云的胜算不足三成,有极大的可能会陨落在生死台上。

  同是来自恒罗星域,自从寂虚秘境出来之后,冰云对他也一直多有照拂,后面更是收了苏颜做关门弟子,悉心教导。

  若是冰云在这里出事,杨开都不知道回去怎么跟苏颜和姬瑶交代,难道要告诉她们自己眼睁睁看着冰云被甲隆打死,却无力插手吗?

  想起冰云可能出现的结果,杨开就一阵头皮发麻。

  “怎么办?”阳炎也有些慌了神,这局面可是她从未想过到的。

  杨开咬着牙,双拳紧握,猛地一枪朝前轰了出去,狂暴的能量席卷,高台上的禁制却是毫发无损,反倒是将其他人吓了一跳。

  而就在这时,生死台上,大战已起。

  正如杨开不会给那血魔半圣任何喘息之机一样,甲隆显然也没打算给冰云多少恢复的时间,现身之后立刻催动无边尸气,将整个生死台都充斥。

  冰云长剑荡开,一道道剑晕扫向四周,冰寒的气息弥漫,阻扰着尸气的蔓延。

  甲隆狞笑,抬手,那尸气之中,一道道身影显露了出来,个个都散发着及其强大的气息,冰云见状,脸色一凝,伸手在长剑上并指一抹,鲜血流淌,剑身嗡鸣,剑芒匹练般扫了出去。

  一具具炼尸被斩为两截,但在那尸气的滋**下,竟很快弥合,重新站起,毫不间断地朝冰云发起冲击。

  甲隆藏身在尸气之中,身形飘忽不定,一道道威力巨大的秘术,不时地罩向冰云。

  冰寒法则弥漫,朵朵雪花从天飘落,雪花落在那一具具炼尸身上,立刻化作六棱形的冰晶,迅速朝四周覆盖蔓延,将一具具炼尸冻成冰雕。

  然而还有两具炼尸不受影响,那两具炼尸,乃是由半圣的尸身炼制而成,是甲隆手下最强大的炼尸,各自似乎都保留了一点生前的能力,左右夹击而来,辅助甲隆扰的冰云手忙脚乱。

  比较而言,冰云晋升伪帝没几年,而甲隆却是魔域的老牌半圣,更是魔圣之下第一,实力本就有些差距,如今甲隆更得炼尸相助,以三敌一,冰云如何能是对手。

  交锋不过几十息,冰云的呼吸便有些紊乱,一时不察,被甲隆一掌拍中,肩膀上立刻传来咔嚓一声脆响,跌飞出去。

  生死台上,冰云与甲隆殊死相搏。

  星界的看台之上,杨开手段尽出,轰击那禁制光幕。初始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但很快阳炎便加入其中,再接下来,声雨竹也出手了。

  然而纵是合三人之力,也无法撼动那禁制光幕分毫。

  身旁一人叹息道:“三位还请住手吧,这禁制非我等所能破除,此前已经试过了。那边不分出生死,我们怕是出不去的。”

  杨开充耳不闻,一腔怒意在心中熊熊燃烧,出手愈发凶猛,肆意的能量让诸多伪帝都不由变色。

  生死台上,又传来冰云的一声惊呼,却是她再次被甲隆的神通打中,原本就有些惨白的脸色此刻竟浮现出碧绿的光芒,显然已被尸毒侵蚀入体。

  杨开扭头望去,正看到冰云狼狈逃窜,勉力支撑的场景,顿时目眦欲裂,依此情形来看,只怕用不了半盏茶时间,冰云就凶多吉少,到那时候,他所能做的就只有给冰云收尸了。

  心急如焚之下,心神急速运转,到底要如何做,才能助冰云化解这一劫难?

  且不说看台上这禁制坚韧无比,自己等人无法破除,纵然破了又能如何?那生死台上可还是有另外一层禁制的,不在半盏茶内解决这个难题,就休想让冰云转危为安。

  蓦然间,杨开似是想到了什么,扭头朝虚天鼎那边望去。

  只见虚天鼎中,那颗小树上的源天果正如活物一般微微鼓荡着,内里光华流转,似乎马上就可以成熟了一样。

  此前蔺如松死的时候,这源天果就有了一些变化,而当那血魔半圣死时,源天果又多了一些变化。

  如今只要再有一人死在这里,源天果应该就会彻底成熟!

  只要再有一人……

  死的那个人,未必就必须是冰云!

  一念至此,杨开霍然开朗,悄悄给阳炎传音一句,一身魔元凶猛催动起来。

  那边正在施法攻击禁制的阳炎闻言一怔,旋即美眸一亮,微不可查地一点头后,猛地转身,皓腕之上三道圆环化作三道火光,当头朝一人罩去,口中低喝道:“仓末在逃亡之时害死冯无量,丧尽天良,卑鄙无耻,天道不容!”

  她动手的同时,杨开也猛地转身,神魂力量如海啸般席卷而出,左眼金色的竖仁显露,对上仓末的双眸,手上苍龙枪狠狠一枪刺了出去,那枪尖之上,一个拳头大小的小黑点散发出吞噬万物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