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七百八十八章 果熟
  变故来的太快,谁也没反应过来,便是仓末本人,也还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冷眼望着杨开和阳炎等人轰击那禁制光幕,谁又能想到下一刻他们竟一起将矛头对准了自己?

  毫无防备之下,被杨开神魂之力影响,心神一阵恍惚。

  总算他底蕴不俗,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怒吼一声,双拳轰出,化作漫天拳影迎向前方。

  轰轰轰一阵响动,阳炎的三炎火环被轰飞出去,三道火环之上光芒狂闪,杨开的身影也往后一仰,蹬蹬蹬蹬倒退了好几步,苍龙枪上,那黑点一闪而逝,崩塌大片虚空。

  仓末趁势往后跌飞,面色一阵苍白。

  杨开目露讶异之色,暗呼这老狗实力着实不俗,不过仓促之间承受自己与阳炎的两大神通,估计他此刻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然还不等他再次动手,便听到身边低低的一道声音传来:“颜如舜华!”

  青绿色的身影闪了一闪,再现身时已来到仓末身后,声雨竹手上两柄弯刀上,鲜血滑落。

  仓末如遭雷噬,低头朝自己身上望去,只见胸口和腰腹处,各自出现了一道巨大的伤口。霍地扭头,怒骂道:“贱人!”

  他与声雨竹无仇无怨,此前甚至都从未见过面,实在想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何要冲自己动手,而且居然选在这种关键时刻,令他连躲避和抵抗的机会都没有。

  “谢啦!”杨开大喝,吐气开声之时,长枪悠地一收,再如蛟龙出海一般探出。

  刷刷刷……三道破空声响,阳炎神色肃穆,双手掐诀,三炎火环去而复返,化作三道枷锁,朝仓末罩下,仓末再无法躲避,直接被死死捆缚。

  仓末这下是真的脸色大变了,三炎火环之中传来灼热的力量,禁锢了他的自由和体内的帝元,眼看着杨开毫不留情一枪刺来,怒吼不迭:“杨开你敢,我乃星界中人,大敌当前你敢杀我便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杨开不为所动,声音冰寒:“冯大人被你坑害之时,你怎么没想过自己是星界中人,现在提起,不觉得太过可笑?”

  话落瞬瞬,苍龙枪穿胸而过,带起大片鲜血。

  仓末身形一震,目眦欲裂地怒视杨开,三丈之外,杨开毫不避讳地与之对视,眸子中一片冰寒和冷酷。

  看台之上,一片静谧,所有星界伪帝都惊悚万分地望着突发的这一幕,脑子里有些回不过神。

  从杨开暴起发难到此刻,前后不过三息功夫而已,实在是太快太迅捷,让人根本反应不过来,他们此前还一门心神地在看生死台上的搏斗,暗暗里为冰云的安危而担忧,谁又能想到冰云还没死,身边的仓末居然就惨遭毒手。

  不是仓末实力不济,他能修炼到伪帝层次,自有他的一番造化。可是这看台之上,前后三人对他出手,而且全都是偷袭,他又如何能挡?更不要说被阳炎的三炎火环束缚了自由。

  不但星界这边的看台一片静谧,就连魔域那边的看台同样如此,众多魔族半圣瞪大眼珠子朝这边望来,都是一副惊诧莫名之色。

  “滴答,滴答……”鲜血滴落在地上,溅射四方。

  仓末的嘴角边溢出鲜血,伸手握住苍龙枪身,似是想握住自己最后的一点生机,眼中满是怨毒和后悔之色,涩声道:“早知如此……早知如此,在那下位面星域中,本座就该杀了你!”

  杨开歪头望着他:“本座可以炼制后悔药,要不要买一粒?”

  “噗……”仓末喷血。

  杨开冷哼:“时间不多,为星界计,为苍生计,请……死吧!”手上一抖,魔元狂涌,肆意开来,震碎了仓末的一身经脉,湮灭生机。

  那瞪着的双眼之中,满是不甘的神色,但神彩却迅速消散。

  杨开抽枪,目光扫过左右,近十位星界伪帝都皱着眉头,略显警惕地望着他,尽管从刚才杨开和阳炎的三言两语之中听出了一些端倪,但谁也不知他们说的是真是假,不过如今仓末既然死了,倒也没人会为一个死人而开恶杨开和阳炎。

  该有的警惕却不会少!

  杨开也知自己此举极有可能让星界还存活的伪帝们离心离德,但事关冰云存亡,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大不了事后回到星界再好好解释一番,相信有阳炎作证,真相应该很快就会弄明白。

  又看了一眼声雨竹,微微冲她颔首示意,这一次声雨竹什么都没问,也什么都没说,看杨开动手,第一时间便来相助,估计也是因为此前受过杨开救命之恩的原因。而且若不是她,自己和阳炎也不至于这么快解决战斗。

  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时间拖的越久,对自己和阳炎就越不利。

  察觉到他的目光,声雨竹微微一笑,然后伸手指了一下旁边,传音道:“准备了。”

  杨开神色一肃,一身魔元都暗暗催动起来。

  看台之上,仓末倒地,肉身迅速化作干尸。

  一直徐徐旋转不停的虚天鼎,表面的纹路忽然绽放出耀眼光芒,大道的气息流淌开来,而鼎中那颗小树上的源天果,此刻也变换着莫名的色彩,赤橙黄绿青蓝紫,循环不停,某一刻忽然化作七彩之光,将整个大殿都印照的绚烂缤纷。

  哗啦一声,似有什么东西破碎。

  一直笼罩在两边看台上的禁制光幕忽然崩碎开来,消失不见。

  这一瞬间,无论是星界伪帝还是魔族半圣,目光都变得火热无比。

  刷刷刷,一道道身影破空而起,直朝虚天鼎所在的位置冲去,目标直指那一枚成熟的源天果。

  在禁制光幕破碎之时,杨开一直提着的心便放了下来,心知之前甲隆说的没错,确实只需要再死上三个人,那源天果就会彻底成熟,而自己解救冰云的计划也成功了。

  身形晃动,正要去争夺源天果,目光却不由地朝生死台上瞧了一眼,一看之下,杨开眉头紧皱。

  那生死台上,冰云本就不是甲隆的对手,一直在躲闪甲隆的神通攻击,可是当所有禁制破碎,当源天果成熟之时,她竟主动发起了攻击,一柄长剑上荡出耀眼光华,化作一道道剑圈,将甲隆笼罩。

  看那架势,似是想要拖延甲隆一阵。

  甲隆勃然大怒,这天地之间最大的机缘就摆在眼前,他哪还有心思去与冰云争斗什么?自然是想赶紧抢夺要紧,可冰云好歹也是个伪帝,真要一心阻拦他的话,想要摆脱还挺不容易的。

  盛怒之下,张口一吸,胸腹处都鼓荡起来,旋即对准冰云猛地吐气,浑浊的尸气如蛟龙出海一般朝冰云罩去,口中咆哮:“滚!”

  冰寒的力量萦绕身侧,却阻挡不住那尸气的侵扰,冰云直接被轰的仰面翻飞,身在半空中张口吐血。

  甲隆却是理都不理她,身形一晃便朝源天果扑去,竟是迅如闪电。

  眼看冰云即将跌落在地,一道身影突兀地出现在她身后,一手托住了她,担忧道:“前辈没事吧?”

  冰云抬眼望去,正对上杨开的眸子,不由气急:“别管我,快去!”她拼着受了甲隆一击也要阻他一瞬,就是为了给星界那边创造一点机会,谁知杨开竟来找她,那她之前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

  说出这句话之后,冰云的脸色更苍白了,几乎没了血色。

  杨开也知此刻时间紧迫,见冰云并无性命之忧,便立刻催动神念将之收进了小玄界中,交由两个木灵照料。

  不敢停歇,身形再次一晃,瞬间消失在原地。

  “滚出来!”甲隆的怒吼声传出,穿梭在虚空之中的杨开只感觉一股庞大的力量隔空而来,不由自主地就被振出了身形,距离虚天鼎还有一段距离。

  此时此刻,虚天鼎旁,一道道身影犹如嗅到了鱼腥味的猫,争先恐后地朝前扑去,只为争夺那天地最大的机缘。

  而到了这个时候,无论是伪帝还是半圣,结阵之意纵然还在,但更多的却是为自己打算了,身边的所有人都是自己的竞争对手。

  虚天鼎旁,混战再起,一道道神通,一记记攻击,打出一个灿烂如花。

  不过大道之争到了这最后的关头,无论是都谁都变得极为小心,谁也不愿在这种时候轻易受伤,所以谁也没有出全力,留了很大一部分心神自保。

  场面上看起来火爆极了,但争斗的残酷性却远远不及最初,每个人都有留手,只准备去抢夺那源天果。

  只可惜彼此阻碍之下,竟没有谁能靠近虚天鼎十丈之内,但凡有这个机会的人,都会被敌人所阻。

  进入玄天殿的人数中,魔域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此时这优势虽然没有最初那么大,但魔域半圣总还是比星界伪帝多出四五位的。

  而这四五位,便是足有决定胜负的关键所在。

  随着时间的流逝,魔族半圣们逐渐占据了上风,彼此互为犄角,一点点地朝虚天鼎方向靠近,而星界的伪帝们却被拦截在外。

  一时间,众人大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