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七百九十三章 阵破山河在

第三千七百九十三章 阵破山河在

  “虚空!”

  区区两个字却吸引了星界所有生灵的目光,值此之时,一双双眸子不由自主地抬头仰望,无论人魔还是魔族,眼中都闪着莫名的光芒。

  尤其是星界的本土生灵,当那两个字在虚天鼎上彻底定格的瞬间,心田之中几乎是本能地生出了一个念头:星界之中,有一位新的大帝诞生了!这个念头来的莫名其妙,谁也不知道是如何生出来的,可每个人都对此深信不疑。

  只因这是天道传递出来的意志……

  能在自己生存的年代,亲眼见证一位大帝的诞生,这是何等荣幸,何等振奋之事,原本萎靡不振的士气在这一瞬间竟是轰然暴涨!

  藏身在魔族大军某一处的血厉眼皮抽了一下,咬牙道:“居然……成功了。”

  虽从甲隆那里得知最终源天果为杨开所夺,但血厉依然抱有一丝丝幻想,杨开的实力不够,纵然得了源天果,恐怕也不会这么快问鼎大帝,了不起让他实力有所提升,到时候依然不是魔圣们的对手。

  可此时看来,那源天果果然造化无穷,竟让那个上品魔王直晋大帝之境!

  念头转过不过一刹那,血厉便咬牙喝道:“传令,不计伤亡,给本座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凌霄宫!”

  杨开问鼎大帝,得虚空尊号,谁也不知道他再现身会有怎样的实力,更不知他什么时候会出现,如今己方这边需要做的,便是以最快的速度攻下凌霄宫,浸染星界这最后一片净土,唯有如此,所有的筹谋才算彻底圆满,杨开就算真的有大帝的实力也无济于事了。

  一声令下,本就疯狂的攻势再增三分,凌霄宫护宗大阵上光芒狂闪,随时可能崩灭。

  察觉到这一点,李无衣也急忙传令下去,命星界幸存将士拼命抵挡。

  高空中俯瞰,那无边无际的魔族大军就如黑色的潮水一般,一波又一波地从四面八方朝凌霄宫拍来,而凌霄宫内的各路大军固守以待,一击击神通,一道道秘宝的光华,将那黑色之潮一次次击退。

  双方殊死争斗之时,谁也没注意到,天空中那虚天鼎在浮现出虚空两个大字之后,轰然崩碎开来,很快消失不见。

  凌霄宫东南角,己子军联合其他五路大军布防之地,爻嗣坐镇中军,脸色凝重地指挥调度,一道道命令接连不断地从口中发出,由亲兵向下传达,持续多日的征战,让他一刻也不得休息,心神以极快的速度运转着,思索着破敌的方案,可惜在魔族大军疯狂的攻势之下,他能做的就是以手上仅有的兵力被动抵御而已。

  “掌军大人,大阵快要撑不住了。”飞鹰镇的一个妖将飞扑而来,过多的消耗让他根本无法安稳站立,说话之时甚至一头栽倒在爻嗣面前。

  他这边话音刚落,那边大阵便传来一声不堪重负的声音,旋即咔嚓嚓的声音不绝于耳。

  爻嗣抬头望去,面色大变,只见东南角的大阵光幕上,浮现出一道又一道裂缝,迅速朝四周蔓延开来。

  扭头望去,只见那边花青丝悬浮半空,手持宗主大印,催凌霄宫灵脉之力补充稳固大阵,但此刻也是脸色苍白如纸,身形摇摇欲坠。

  凌霄宫的护宗大阵固然了得,但也经受不住魔族大军这么长时间的疯狂攻击,之所以坚持到现在,也是多亏了星界各路大军的拼命抵挡。

  而此刻,大阵终于坚持不下去了。

  哗啦……

  脆响声传来,东南角大阵轰然崩碎,潮水一般的魔族大军从那缺口处涌将进来,发出震天的怒吼,直让天地都为之变色。

  爻嗣鼓动帝元嘶吼道:“犯我星界者,杀无赦!”

  “杀!”冲天的喊杀声震慑寰宇,面对那乌泱泱扑杀而来的魔族,星界将士无一人后退,只因所有人都知道,凌霄宫是人族最后的立身之地,失去了凌霄宫,便等于失去了整个星界,而后方,也退无可退了。

  与其被那魔气侵蚀,沦为毫无神智的魔物,不如战死沙场,临死之前也要啃下魔族的一块血肉。

  悲壮的巫咒之音在大军各处响起,一道道巫术的光芒闪烁而出,将大片大片的星界武者笼罩。

  仿佛两股钢铁洪流,彼此朝双方冲去,很快轰然碰在一处。

  鲜血与断肢齐飞,那一瞬间的交锋,便有成千上万的生灵湮灭。偌大的东南角战场,似在这一瞬间化作了巨大的绞肉机,将人族和魔族绞的尸骨无存。

  然而这仅仅只是个开始,东南角大阵被破之后不到十息功夫,整个凌霄宫的大阵都发出艰辛的声音,伴随着咔嚓嚓的动静,大阵寸寸崩碎开来。

  全面决战就此展开,四面八方,魔族大军源源不断地涌进凌霄宫中,踏进这人族最后的净土,将魔气和魔意带了进来。

  短兵相接,场面血腥残忍。

  往日山清水秀的凌霄宫总部,瞬间支离破碎。

  诸多伪帝纷纷出手,迎上魔族的半圣们,在天空之中打的不可开交。

  连带着龙族两位长老也坐不住了,化作两条百丈巨龙从凌霄峰中冲出,血厉芙萸和火卜仓促迎上,在更高的天空之中打的难解难分,轰隆隆的声响传遍了星界四域。

  地面上,是伪帝半圣之下的战场,魔王和帝尊境们或三五成群,或放单捉对,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战场某处,巨大宫殿横冲直撞,杨霄杨雪二人驭使岁月神殿,立于大殿台阶之上,联手催发无尽沙漏之威,那一万零八粒岁月神沙化作漫天风尘,所过之处,时间法则笼罩,剥夺魔族的感知和生机。

  另一边,蓝熏手持乾坤塔,帝元涌动,那乾坤塔每一次飞出,都能收走大片魔族,困于塔内,不仅如此,以她为中心,一座藤蔓所组成的巨大囚笼,将方圆千丈范围内的所有魔族包裹,囚笼之中,藤条飞舞,化作利刃,扎进一个个魔族的体内,吞噬着他们的精气神,让众多魔族很快化作一具具枯骨。

  山林之内,九个石傀在本族长老的带领下横冲直撞,依仗身体上的优势轰轰碾压,数之不尽的魔族粉身碎骨,身边木灵一族紧紧跟随,寸步不离,一个个小小的人儿脸上一片肃穆。

  山峰之中,苏颜,夏凝裳,雪月,扇轻罗四女组成一个奇妙的阵势,仿佛一柄尖刀般,在这鲜血和死尸堆积的战场中穿梭来回,所过之处,魔族稻草一般倒下。

  四女的修为都已到帝尊,四人联手之下,半圣之下根本无人能挡,便是上品魔王,在她们面前也坚持不到十息功夫。

  她们的表现很快引起了注意,一道虚无缥缈的身影穿梭在战场之中,阴冷的眸子盯着四人,嘴角边泛起残忍的微笑,悄无声息地接近过去。

  周身十丈之内,那些人族武者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便纷纷倒地毙命。

  不大片刻功夫,这一道身影便来到了四女不远处,不做停留,身形一闪,一道隐蔽的攻击便朝夏凝裳颈脖处斩去。

  “嗯?”打头的苏颜黛眉一皱,本能地感觉有些不对,四女之中,她的实力最强,感知也是最为敏锐,察觉不妙的瞬间便一抖手上长剑,转身朝夏凝裳点了过去,口中娇喝:“凝裳小心!”

  四女组成的阵势完全由她牵动,她这一动手,雪月等人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出手。

  叮叮当当一阵响动,虚空之中似有一道人影一闪而逝,火花四溅之时,一声声娇呼接二连三地传来,霎时间,阵势被破,四女朝四周跌飞出去。

  合四人之力,更有阵势相助,竟是连对方的一击都没能接下,身在半空之中,苏颜一颗芳心直往下沉,美眸凝重地朝夏凝裳所在的方向望去,终于看到了那偷袭之人的模糊身影。

  “影魔半圣!”苏颜大惊,急急道:“凝裳快躲!”

  此时此刻,夏凝裳也看到了偷袭自己的人是什么样子,那赫然是一脸阴鸷,有着一个鹰钩鼻的中年男子,浑身上下魔气缠绕,而在他现身之前,自己竟是毫无察觉。

  而在听到苏颜的喊声之后,她哪里还不明白自己如今是个什么处境?

  争斗本就不是她的强项,她一生修炼至今,大多数时间都待在炼丹房内,因为身负药灵圣体的缘故,炼丹便是她的修行,所以虽然一身帝元精纯无比,可真正的实战经验却不多。

  平生头一次遭遇了这样的危险,夏凝裳却发现自己的脑袋出奇的冷静,眼看着对面的影魔半圣冲自己咧嘴狞笑,她一抬手,将一枚一界珠打了出去。

  那是杨开最初在下位面星域试验时炼制的一界珠,并没有纳人的功能,可毕竟也是辛苦炼制所得,不需要催动帝元,只需要投掷出去,便能发挥出巨大的威力。

  对面那影魔半圣冷哼一声,手上一把匕首轻轻格挡了一下,出乎他的意料,迎面竟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险些将他振飞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