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七百九十七章 三枪追魂
  只不过眼前场景乍一看上去,竟是瞧不出到底谁占了上风。

  喘息声传来,杨开胸口起伏,伸手一握旁边的苍龙枪,面上一片追忆和缅怀之色,声音低沉:“这一枪,是为了生我们养我们的这锦绣乾坤!”

  话落之时,身形晃动,瞬间出现在残夜面前,一枪轰去。

  残夜提刀招架,可仿佛失了力气,两柄弯刀还没完全提起,便身躯一震,苍龙枪已从小腹处灌入,透体而出,狂暴的力量从背后炸开,将衣衫炸的粉碎,后背处更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窟窿。

  瞪大双眸,残夜死死地凝视站在面前的杨开,牙齿咬的嘎嘣响,森声道:“本座是夜影大帝……”

  杨开置若罔闻,抽枪,带出大片鲜血,又猛地刺出,声音漠然。

  “这一枪,是为了星界死去的亿万生灵!”

  嗤地一声,苍龙枪透心扎进。

  残夜身躯再振,嘴角边血沫溢出,喉咙里嗬嗬有声:“本座纵横星界数万年……”

  长枪再起,杨开漠然的声音陡然高昂,夹杂着血与泪的控诉:“这一枪,是为了明月大人!”

  那悲戚之音直让整个星界都为之共鸣,咔嚓声响中,雷霆闪灭,倾盆大雨毫无征兆地从天而降。

  电闪雷鸣,长枪轰向残夜的头颅,一枪出,头颅爆碎,红白之物四方溅射。

  咔嚓嚓……

  雷霆舞动的愈发凶猛,那雨下的愈急,冲刷这污秽的天地。

  天地之间,似隐隐传来一声沉沉的叹息,而杨开身后那巨大如天眼一般的裂缝,也于此刻缓缓阖上。

  无人通告,无人知会,可身处在星界之中的每一个生灵,在这一瞬间心中都生出一丝明悟:大帝陨!

  杨开收枪而立,深深地吸了口气,心中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意,让他忍不住仰天狂啸,啸声滚滚如雷,与那霹雳之音相合,震人耳膜。

  非击杀一位大帝让他如此畅快,而是终于替明月报了血海深仇!

  明月死于宙天大陆,虽说是诸多魔圣联手施为,但真正的致命一击却是残夜所赐,那一战,杨开在远处观望,看的清清楚楚,若非残夜在那最后关头突兀现身,偷袭明月大帝,明月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毕竟他当时提防了所有魔圣,唯独没有提防残夜会现身宙天。

  也正是那一战,杨开得明月遗泽,得天地眷顾,最终才能在大道之争中走到最后,夺得源天果。

  可以说今日之成就,全拜明月大帝所赐。

  得人恩惠,自要替人报仇!只可惜之前实力不济,纵然有心也无力,如今天赐良机,杨开又如何能够错过。

  直到此刻,杨开才感觉一直压在自己心头上的包袱真正地放了下来。

  滚滚啸声之中,魔族大军如寒冬中没筑窝的鹌鹑,瑟瑟发抖,诸多观望的半圣们神色变幻,惶恐之色溢于言表。

  凌霄宫内,一座满是死尸的山峰之中,蓝熏凝视着那天空中的无头尸身,眼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嚎啕大哭:“爹,残夜已死,你安息吧。”

  她身后不远处,一身鲜血的萧晨手提长剑,目光怔然地注视前方,心中满是苦涩,彼此的差距已经这么大了吗?这一生只怕已经追不上这个人的步伐了。

  怒吼之声从云层之中传来,间或夹杂着高亢龙吟。

  放眼望去,那不知多高的天空中,五道身影彼此纠缠,渐战渐远。

  残夜亡,血厉等人惊惧交加,哪还敢继续停留,自然是立刻远遁,否则等杨开回过神来,他们想走都走不了。

  龙族两大长老本就能与他们拼个势均力敌,再加上杨开的话,他们绝对要落入下风,而且,他们也被杨开方才那种不要命的打法给吓到了。

  他们三位屡次与龙族两位长老交手,也从未敢将自身道印放出来杀敌。

  杨开这家伙,才刚晋升大帝便有如此胆大妄为之举,简直不可常理揣度。

  这边三位魔圣一退,整个战场上魔族大军立刻军心涣散,那些半圣们紧随其后,地面上的魔族大军自然也是兵败如山倒。

  数年来被魔族欺压逼迫,无数次转移逃离,让星界大军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气,而且就在方才,差点连星界这最后一块净土都被侵占,直此之时,哪会轻易放过魔族?残存的星界大军立刻从凌霄宫中蜂拥而出,四面八方追击敌人,一路伏尸百万。

  让所有魔族都稍稍安心的是,杨开自击杀了残夜之后便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动作,不仅没去助拳龙族的两大长老,甚至连退走的魔族大军都没去理会。

  不是杨开不想理,若是可能的话,他自然是想将魔族大军彻底留在这里,而以他现在的力量,也有可能办到此事。

  之前有残夜出来阻扰,如今连残夜都死了,这天地之间谁又能挡得了他?

  然而与残夜一战,他虽灭杀强敌,但己身付出也不小,道印碰撞所带来的隐患非同小可,原本印于龙骨之中,那散发明亮光芒的道印,此刻都不禁有些暗淡无光。

  残夜毕竟也是大帝,虽在最后关头为天地所弃,无法再调动这一方世界的天地伟力,但他本身的力量还在那,拼死一搏,给杨开也造成了极大的震荡。

  而在那之后,杨开更是连出三枪,那三枪看起来平淡无奇,及其普通,可能灭杀大帝的三枪又岂是那么简单?

  几乎每一枪都倾注了杨开的大量的精力。

  此时的他,根本动弹不得,若是血厉等人胆子再大一些,摆脱祝炎和伏谆来找他的话,他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

  内视之下,龙骨中的道印不仅暗淡,还有溃散的迹象,杨开真心被吓得魂不附体,若他的道印真的就这么溃散的话,那可就是有史以来最短命的大帝了。

  这前脚才从玄天殿内走出来,不到半日功夫就道基崩溃……

  哪敢迟疑,连忙想尽办法稳住道印。

  而在他面前,残夜那无头尸身诡异地没有跌落下去,反而在渐渐消融,仿佛阳光下的雪花。

  过不多久,残夜的尸体消融的无影无踪,那曾经被他在玄天殿中所夺的天地气运,重返星界。

  实力低的人无所察觉,伪帝之上却都感知到天地之间无形之中多了一点什么东西,那东西玄妙至极,若能趁机感悟一二,绝对受益无穷。

  等杨开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是半日之后了,夜幕降临,天地之间一片昏暗,魔意肆虐之乾坤,连那天幕都昏昏沉沉,不见星辰日月。

  一眼便看到前方站了一大群人,为首者乃是祝炎和伏谆。

  “怎样?”伏谆紧张问道,先前她与祝炎虽与三位魔圣纠缠争斗,可杨开这边的动静他们也是一清二楚,自然知道最后关头杨开是如何击杀了残夜的。

  都担心无比,唯恐杨开的道印会出什么问题。

  杨开缓缓摇头,微笑:“没事了,有劳二长老挂念。”

  道印此刻虽然还是有些暗淡,但最起码没有崩溃的风险了,只需日后慢慢修养,自然能恢复过来。

  不过……像之前那样的打法,杨开也不敢再来一次了。先前是形势所逼,也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势头,现在了解到其中蕴藏的凶险之后,杨开也不得不顾忌一些。

  “没事就好!”祝炎长长地呼了口气,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眼前这个青年,如今不单单是星界的大帝,还是龙族的龙神,事关龙族和整个星界的存灭,祝炎怎能不紧张。

  “李无衣携诸位同僚,见过虚空大人!”祝炎身后,一身被鲜血染红了白衣的李无衣迈步上前,躬身行礼。

  他的身后,一群星界伪帝和投靠了星界的魔族半圣们齐声道:“见过虚空大人!”

  “前辈你……”杨开被弄了一个措手不及,连忙将李无衣扶了起来。

  他这个大帝之位,一半是明月大帝的功劳,一半是李无衣的功劳。若是当初李无衣也参与了大道之争,杨开估计这大帝之位极有可能会落入李无衣之手。

  到时候这虚空尊号就不是他顶在头上了。

  如此大恩,杨开又怎能受的住李无衣之礼。

  李无衣微笑道:“道之一途,达者为先,大人已是大帝之尊,这前辈二字以后可不能再提,李某也消受不起。”

  杨开苦笑,目光在他身后众人身上扫过,看到的只有一双双火热和眼睛,不管杨开的年纪多大,不管是否后辈,如今既已得天地承认,问鼎大帝,那他的背后就站着整个星界,便能给人肃清阴霾的信心和希望。

  神色一肃,杨开抱拳道:“诸位辛苦!”

  众人连道不敢。

  杨开深吸一口气,目光再朝众人身后望去,在那后方,许许多多熟悉的面庞,皆都尊崇地望来。

  在那些面庞之中,祝晴,苏颜,雪月,扇轻罗,夏凝裳,姬瑶等人的脸上都散发着与有荣焉的光芒。

  这,是自己的男人。

  这,也是星界未来的希望!2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