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八百章 若惜
  先前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杨开就觉得有些耳熟,可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听到过,但是当那天空中的一双巨眼出现之时,他立刻想起来了,这一双眼睛,他曾经看过无数次,只不过那个时候这双眼中更多的是羞涩和怯弱,而多年过去后,这双美眸内充斥的却是自信和强大。

  “若惜!”杨开呢喃。

  是了,没错了,那声音,那眼睛,如今想来是那么的熟悉,不是张若惜又是谁?而张若惜可不就是在东域的血门之中。

  终于要出关了吗?杨开目视东方,目光灼热。

  自张若惜进入血门至今,几十年已过,血门一直毫无动静,而就在几年前,他最后一次前往魔域之时,血门那边总算有了一些变化,他本打算是守在那边,等待血门再次开启的,谁知临时计划有变,只能启程进入魔域。

  再归来时,便是接连不断的大战,再接着大道之争,根本无暇分身,也没功夫去查探血门那边的情况。

  当初他临走时便跟李无衣说过,血门极有可能要再次开启,让他时刻关注那边的动态。

  时至今日,张若惜隔空传声!

  杨开不知张若惜那边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血门到底有没有打开,但从先前她那三言两语来看,张若惜极有可能是被自己与莫胜之间的争斗给惊醒的。

  这也难怪。

  如今这一战,牵扯星界存亡,动摇了整个天地的根基,血门虽是天刑行宫,自成一方天地,但它与别的小天地一样,都依托在星界这个大乾坤之下。整个星界都动荡不安,血门又如何能够安然无恙。

  一直在血门内的张若惜势必会受到一些惊扰,由此醒来也不足为奇。

  不过让杨开感到惊讶的是,张若惜竟认得莫胜,刚才她一口就叫破了莫胜的姓名,而莫胜此前的话语也及其让人在意,他似乎认识张若惜的先祖,也就是那位号称天刑的强者大能。

  张若惜能认得莫胜,应该跟她接受的天刑传承有关,得到了自家先祖的诸多血脉传承和记忆。

  可是莫胜和天刑是如何认识的?这两位难道的是同一个时代的强者吗?又或者都是来自乾坤之外?

  蓦然间,杨开想起当初在古战场中,那莫胜分身给他说过的一个故事。

  在这个故事中,莫胜先后两次遭遇重创,那第二次跟岁月大帝有关,在那一战之中,岁月大帝身陨道消,悲剧收场,莫胜肉身被毁,不得不沉寂疗伤,也正是这第二次受伤,他才会将开始图谋星界灵瑞之力。

  而那第一次让他受伤之人到底是谁,莫胜却没有言明,只说那是个女人。

  如今想来,那个女人难不成就是天刑?一念至此,杨开身子一振,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他一直以来可都低估了天刑的实力,那可是曾经重创了大魔神的绝代强者,虽然自己也受了重伤,但最起码跟大魔神是同一个层次的。

  如果事情真的给自己想的一样,那么当初天刑与莫胜一战之后,莫胜便去了无双界疗伤,而天刑则流落到了星界,留下偌大的威名和传承千万年的血脉之力。

  越想越觉得可能,在那诸多圣灵的本源记忆之中,天刑这个人也是横空出现的,之前根本没有这位强者的成长轨迹,可偏偏某一日她便忽然冒了出来,继而在那极为遥远的年代威慑寰宇,名震四方。

  如果她真的是从乾坤之外而来,那一切就说的通了。

  “哈哈哈!”莫胜开怀大笑,笑声如雷,“好,很好,今日竟叫本座在此地得见故人之后,真是老天有眼,小丫头且稍等片刻,待本座处理完这边的事便去看看你是否还有乃祖之风。”

  说话间,巨大的身躯猛地一震,杨开只感觉庞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一起挤压而来,让他颇有些无力招架之感,不由闷哼一声。

  耳畔边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先生可能再坚持一会?”

  “若惜?”杨开惊问。

  “还请先生再坚持半个时辰,若惜这就过来帮你。”

  “你慢慢来,仔细梳妆打扮一下也不迟!”杨开大笑一声,心中极为快慰,不单单是因为时隔多年再次听到了张若惜的声音,也是因为之前的担忧并没有成真,张若惜纵得天刑传承,也没有多少变化。

  那一声熟悉的先生让他不由回想起了当初一直跟在自己身边,怯怯弱弱的小丫头的身影。

  说话间,再次调动天地之力,对抗那无边魔气。

  张若惜轻笑:“见得先生如此精神,若惜也放心了。”

  至此便没了声息,应该是正在忙着什么,无暇分心。

  “半个时辰嘛……”杨开长呼一口气,虽得龙族两位长老和诸多伪帝助阵,但此前的他总有一种孤军奋战之感,在这天地战场之中备显孤单。

  如今总算有了一个张若惜!

  虽不知她就算出关能发挥出多强的力量,但从方才那一双呈现在天空中的美眸来看,张若惜此刻的实力应该不逊于自己。

  不愧是能将全盛时期的大魔神重创的血脉传承,如此之短的时间内,竟让当初那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发生了这般巨大的变化。

  只是半个时辰,拼死也要坚持一下了。

  这个念头才刚刚转完,杨开便感觉四周压力陡增,拼命抵挡的同时不由冷晒:“莫胜,你很急啊……”

  从那四面八方传来的压力,杨开能感受到莫胜的急切之意,他似乎有点迫不及待地要吞噬掉星界这最后一方净土,吞吐最后一点灵瑞。

  这让杨开不惊反喜,莫胜如此姿态,无疑说明他对张若惜也是极为忌惮的,否则不至于有此表现。

  莫胜冷哼不答,再无此前从容,让杨开愈发坚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张若惜如今果然已经有了威胁到了他的力量!这个力量,最起码也能与现在的自己相当。

  不过纵然知道这一点,杨开也没法利用它做什么。如今他所能做的,唯有坚持再坚持,只要等到张若惜出关,合二人之力,或许才能让莫胜灰头土脸。

  便在这时,杨开脸色一变,辛苦抵挡的防御竟有要崩溃的征兆,这让他心中大惊。

  略一感知,当即面沉如水。

  现如今这星界,他是唯一的大帝,可以调动整个天地的力量,但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忽然发现自己对天地的掌控变得薄弱了许多,好似有另外一股力量分摊了自己对天地掌控。

  也就是在那一瞬间,他隐隐感知到了其他七位失踪的大帝的气息……

  他曾经感受到过这七位大帝的气息,知道他们被困在莫名的空间之中,不得而出。只不过自那一次之后便再没察觉到了,更不知道他们到底被困在何处。

  可就在刚才,那种感觉清晰无比,甚至连他们所在之地都有了一些端倪,若是平常时候,只要给他一点时间,他未必不能顺藤摸瓜找到诸位大帝的所在。

  但此时的杨开哪有功夫去查探这些,天地之力掌控的薄弱,所带来的后果便是他对大魔神的抵挡越来越弱。

  反观大魔神,似是借助了天地之力,竟对他形成了巨大的压制。

  “你做了什么?”杨开咬牙低吼。

  莫胜狞笑:“你不妨猜猜看?”

  “混账!”杨开怒骂,尽管不知莫胜到底施展了什么手段,但他也可以肯定,这天地之力的变化与其他七位大帝有关。

  莫胜似乎能夺走他们对天地之力的掌控,继而借力来压制自己。

  两人对话之时,莫名的空间之中,战无痕盘膝坐地,面色铁青地注视着面前的荒无极,两人相距不过三尺,此时此刻,荒无极的胸口处插着一只干枯的手掌,那手掌上弥漫着极为恐怖的气息,虽是一件死物,也让战无痕动容不已,很难想象,这手掌的主人生前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

  那手掌并不是他插进荒无极胸口的,而是荒无极自己施为。

  鲜血被那手掌吞噬,荒无极的气息节节攀升,竟抵达了一个让战无痕都得仰视的程度,这位魔域第一魔圣此刻双手掐诀,一指虚点着战无痕,也不知在施展什么古怪的秘术,可战无痕分明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一股玄妙的力量被抽走了。

  那一股力量,便是天地加持在他身上的一份天地意志。

  凭此天地意志,他气运在身,造化无穷,可调天地伟力为己用。

  此时此刻,战无痕问出了跟杨开一样的问题。

  “你做了什么?”

  荒无极面色扭曲,身躯颤抖,似在承受巨大的痛楚:“莫急,很快魔神大人就能结束这一切了。”

  “大魔神?”战无痕咬牙喝问。

  两人在这里一起被困了数年功夫,自然不会毫无交流,也是从荒无极的口中,战无痕得得知了大魔神的存在,得知了魔域的一些图谋。

  “不错,魔神大人很快就能复活了,而你们,统统都会成为魔神大人的祭品!”荒无极的脸上涌现出一丝病态的狂热,似愿为了那所谓的大魔神奉献出自身的一切。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