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八百一章 本座也是大帝
  战无痕怜悯地望着他:“这其中怕也包括了你!”

  尽管不知那秘术到底是什么,为何能夺走自己身上的天地意志,但战无痕岂能看不出施展这秘术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正如将他困在这里需要付出代价一样,荒无极这些年也是动弹不得。

  那断掉的手掌插在荒无极的胸口处,在不停地汲取他的精血,只怕用不了多久,荒无极就会实力大跌,到时候能不能维持魔圣的修为都是两说。

  而付出这一切,只为剥夺自己身上的那一份天地意志。

  自己这边情况如此,其他几人的处境估计也好不到哪去,被困数年,战无痕对星界如今的局势毫无了解,但从眼前荒无极的作态来看,星界应该也到了存亡的关键时刻。

  心中大急,想要摆脱桎梏,从此地脱困,却是有心无力,不禁咬紧了牙关,死死地凝视着荒无极。

  “不要白费力气了,虽然有些遗憾没能亲手杀了你,但这样的结局也还算不错。”

  “就凭你?”战无痕面上一片讥讽,“你有那个本事吗?”

  荒无极缓缓摇头:“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就此闭上眼睛,不再多言。

  “嘿嘿嘿嘿,找到了!”

  就在这时,一阵低笑忽然传来,清楚地涌入战无痕和荒无极的耳中,笑声歇,战无痕面露古怪之色,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荒无极却是脸色一变:“什么人!”

  纵是魔圣,荒无极此刻也是一脸惊恐之意,只因这一处莫名的空间可是魔神大人亲自开辟而出,专门为了囚禁星界诸位大帝而设,这数年下来,也只有他和战无痕两人在此,怎么可能会被第三人发现?

  刺啦,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撕裂的声响响起。

  紧接着,这莫名空间的界壁上忽然出现一道裂缝,从那裂缝之中,探出两只大手,那大手朝两旁用力,界壁就好像锦帛一般被撕裂开来,迅速扩张。

  在荒无极不可置信的注视下,那裂缝之中,一人闪身而入,笑吟吟地扫了一圈,望着战无痕,一脸揶揄道:“你看起来情况不妙啊!”

  战无痕眼角抽了抽,皱眉道:“红尘?”

  站在他面前的,赫然是一个面色红润,鹤发童颜的半大老者,而这半大老者,不是他认识的段红尘又是谁?

  来人狞笑:“那老家伙已经被我干掉了!”

  战无痕脸色一沉:“乌邝!”

  “你便是乌邝?”荒无极也是脸色一变,对这位曾经以一己之力灭掉了四位大帝的恐怖存在,他显然也是有所耳闻的,不由心生忌惮之意。

  乌邝跟个神经病一样,手摸着下巴,一脸不怀好意地看看战无痕,又看看荒无极,阴测测地笑道:“让我想想,到底是先吃了哪个呢?本座的噬天战法已经饥渴难耐了。”

  “你敢!”战无痕怒喝。

  荒无极也是一脸苦意,他既知道乌邝其人,自然也知道噬天战法,这可是整个星界最恐怖的功法,那诸帝之战乌邝能打下偌大威名,也依靠了这一套功法。

  只是如今他与战无痕两人都被牵扯在这里,随意动弹不得,所以面对乌邝,根本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怎么也想不通,这种关键时刻,此人怎么蹦了出来!

  不但他想不通,战无痕也想不通。

  自从当年龙岛一战,乌邝从龙殿遁逃下位面星域之后便杳无音讯,后来他从杨开那里得知,乌邝进了祖域之中,也不知道在图谋些什么,要不是他与段红尘双魂共体,战无痕早就杀进祖域找他麻烦了。

  就是因为有了段红尘这个顾忌,战无痕才有些投鼠忌器。

  不曾想,这许多年过去,竟是养虎为患。

  此时此刻,乌邝体内散发出来的气息极为强横,早已到了大帝之境,虽不比诸帝之战时的巅峰,却也差不了多少。

  噬天战法果然了得,要知道段红尘当初也是自斩了修为,进那碎星海的时候才不过道源三层境,这才多少年,竟让他彻底恢复了过来。

  “别闹了,救人要紧!”说话间,乌邝的神情又是一变,变得肃然起来,连那从口中发出的声音都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战无痕眸子闪了闪,咧嘴一笑,这才是他认识的段红尘,至于先前乌邝说的什么被干掉之类,纯属放屁。

  看样子,这多年来,老段和乌邝一直处于双魂共体的状态,彼此竟也相安无事,真是有些难以想象。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荒无极咬牙低喝。

  段红尘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本座也是大帝,为何找不到这里?”

  大魔神要借七位大帝之力压制杨开,势必会露出一些破绽,这一处莫名的空间虽然隐蔽,但只要露出一丝破绽,段红尘就能顺藤摸瓜。

  杨开没时间做的事,他却能悄然进行,而这一切,甚至连莫胜都毫无察觉,此时此刻,莫胜的所有心神,都放在杨开身上。

  “跟他废话什么,先杀了再说。”乌邝狞笑。

  战无痕道:“杀不得,他若死,我也死!”那秘术已将他与荒无极的生机紧密联系在一起,两人此刻已经一损俱损。

  乌邝闻言皱眉:“关我屁事!”话刚说完又一脸恼火道:“知道了知道了,休要啰嗦,本座脑壳疼,救人便是。”

  战无痕微微一笑。

  走上前来,乌邝居高临下地俯瞰着荒无极,森声道:“小辈,落到本座手上,算是你此生最大的不幸!”

  身为魔域第一魔圣,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还是头一次被人当面称呼小辈,但他却一点都愤怒不起来,只因在乌邝那漠然目光的注视下,竟不由遍体寒意,好似有什么极为不妙的事情将要发生在自己身上。

  乌邝低笑着,伸出一手,慢慢地盖在他的头上,而荒无极却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根本无力反抗。

  大魔神在谋划这一切的时候,可没想过有朝一日竟会有人闯入这片空间。

  就在乌邝突然现身的同时,东域,蛮荒古地,血门所在那山峰之上,殷红的大门彻底呈现出来,犹如鲜血浇筑而成,那大门的门框上满是复杂繁奥的花纹图案。

  血门四周,虚空裂缝纵横交错,那一片天地似乎随时可能崩碎开来,无边的魔气,不断地朝血门内涌入,竟将那殷红的大门都染上了一层黑色。

  正如杨开此前猜测的一样,张若惜之所以会苏醒过来,完全是因为他与莫胜之间的争斗。

  天地异变,血门也受到了影响,在血门之中的张若惜又岂会毫无察觉,纵在沉眠之中也有危机临身,就此苏醒过来。

  而此时此刻,那殷红的血门上,忽然出现了两扇紧闭的门户,伴随着光芒的闪烁,那紧闭的门户也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朝外徐徐开启,只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打开。

  门户显露之时,整个星界,所有身负圣灵本源之生灵,皆都心生感应,不由扭头朝东方望去,在那遥远的地方,似有来自血脉的呼唤,让他们心生亲切之意,若非在这星界存亡的紧要关头,肯定会不顾一切地前去探索。

  “杨开,武道之路,所谓大帝不过是一个称谓,远不到最终的终点,投靠本座,本座可为你指点迷津!”天地之间,响起莫胜的怒吼。

  “那可要先谢谢你了。”杨开咬牙,口中虽然这般说着,神情却是不为所动,全心全意催动天地之力。

  “冥顽不灵!”莫胜冷哼,“给我杀了他!”

  话落之时,那伪帝半圣们的战场上,先前投靠了星界的诸多半圣们竟是齐齐丢下了自己的对手,转身朝杨开扑了过来。

  这些半圣,有玉如梦北璃陌和长天等人的手下,皆都是随着三位魔圣投靠了星界,也有当初杨开吞噬魔域擒拿的半圣,在识海之中种下了神魂烙印的。

  此前两界大战,他们也出力不少,这其中白灼伯牙等人,与杨开之间的关系都挺不错。

  可在莫胜一声令下之后,这些半圣竟似被迷了心智,身心不由自主。

  “果然如此!”杨开冷哼,心念一动,那扑来的半圣们瞬间有一小半从空中跌落,昏死过去。

  大魔神已出,而整个魔域的魔族皆是因他而来,可以说魔域之中,整个魔族都是由他的魔气浸染而生,莫胜对整个魔族绝对有极强的掌控之力,既然知道这一点,杨开又如何对此毫无防备。

  他可是还记得第二次魔族入侵之时,在那西域之中,有数千万魔族在听到一阵奇特的声音之后,忽然自相残杀而死,而死后的魔气逸散,构筑了一个又一个连通两界的魔眼。

  如今想来,那响在诸多魔族脑海中的声音,应该是莫胜施展出来的手段,他能让那些魔族心甘情愿地自相残杀,如今也能让那些半圣们唯命是从!

  从空中跌落昏迷的那些半圣,皆是曾被杨开种下神魂烙印的。

  而如白灼,伯牙等人却是不受影响,数十位半圣一起涌来,尤其是在这种关键时刻,杨开也不得不凝神以待。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