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八百零八章 开天
  以未愈之身击杀全盛状态下的岁月大帝,纵然事后自己也被打的粉身碎骨,但彼此的差距已经一目了然。

  大魔神的实力,要凌驾于岁月大帝之上。

  杨开知道他很强,却没想到他竟然强到这种程度,自己和乌邝自不必说,都是大帝之身,张若惜虽不是大帝,但此刻的她不比任何大帝逊色。

  换句话说,三位大帝联手一击,大魔神竟能安然化解。

  此时的争斗与之前不同,之前是争夺那最后一块净土的归属,所凭借的是对天地之力的掌控,谁对这一片天地之力掌控更强,谁就更占据优势,与本身的实力无关。在这样的争斗中,杨开得星界天地意志加身,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还没体会出来大魔神的恐怖,但是此时此刻,他却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大魔神的强大。

  而且那天地伟力也让他感到极为困惑,按道理来说,只有身负了天地意志之人才能催动天地伟力。

  大魔神如何能够施展?而大魔神那边的天地伟力,隐隐让杨开感觉有些陌生,似乎不是星界这个大乾坤的力量。

  似是瞧出了杨开心中的困惑,张若惜道:“武道之路,分乾坤之内和乾坤之外,乾坤之内,帝尊为峰,帝尊之上,摆脱乾坤束缚,跳出世界之外,体内自成一方天地,他如今是开天境的修为,无需借助乾坤大地,也能催动天地伟力。”

  “开天境?”杨开瞪眼,一如当年从下位面星域跳脱出来,第一次听闻道源境一样,倍感惊奇……还有一丝兴奋。

  原来这就是大帝之后的道路吗?先前莫胜也说过,所谓大帝,不过是一个称谓,并非境界。而他如今也是大帝之身,对莫胜此言自是感同身受。

  大帝之所以会被称为大帝,正是因为可以调动天地威力,驭使整个天地的力量,其本质,还是没有超脱帝尊境这个范畴,只不过比起一般的帝尊境确实要强大很多,依托于天地,承载于天地,大帝才是大帝,若是没有这一片天地,那大帝也名不符实。

  而如张若惜所言,帝尊之后,便是需要摆脱乾坤束缚,超然世界之外,在己身体内自成天地……

  杨开不由回想起自己之前在玄天殿中吞服那天地源液的感觉,当那天地源液在腹内爆开时,那开天辟地的奇妙感觉。

  是不是就是那种感觉?

  他并不怀疑张若惜的话,若惜得天刑传承,而天刑与大魔神一样,都是乾坤之外的强者,对乾坤之外的武道体系自然不会陌生。

  怪不得大魔神可以催动天地伟力,杨开之前还以为哪里出了什么纰漏,现在看来,他催动的并不是星界的天地之力,而是他本身就拥有的。

  他早已摆脱了乾坤的束缚,体内自成一片天地。

  “你如今是什么境界?”杨开扭头,好奇的望着张若惜。

  若惜缓缓摇头:“乾坤之内!”

  虽说她一朝闭关,实力大增,但也耗费了几十年的光阴,她所得到的传承也不可能让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长到超越大魔神的层次,所以如今的若惜纵然强如大帝,也没有达到开天之境。

  “那我们不是凶多吉少!”杨开咧嘴笑着,话虽如此,可脸上哪有半点惧怕之意,反倒有些跃跃欲试。

  越阶作战,对他来说简直再熟悉不过了,而如今以大帝之身来越阶作战,忽然有点期待呢。

  张若惜道:“那也说不准,他如今实力大跌,不复巅峰时期,谁生谁死还得看各自手段。”

  “正有此意!”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杨开已经一枪轰向大魔神,那巨枪之前,黑球一闪而逝,天地崩塌的气息弥漫开来。

  张若惜也一剑凌空斩下,动作飘逸出尘,宛若不食人间烟火。

  但是这一剑之威,却让莫胜微微变色,当那剑斩之时,他竟露出些许痛楚的神色,似受到了什么无形的攻击,身子也僵了一瞬。

  苍龙枪恰在此时轰至面前。

  莫胜招架不及,这一枪直接轰在他的肩膀上,天地之力碰撞间,那肩头处血肉横飞,大块大块的碎肉纷飞而出,庞大身躯踉跄后退,口中发出震天怒吼。

  “原来如此……”大笑声传来,乌邝飞身扑前,眼神狂热,“开天境吗,看样子老夫没走错路啊。”

  说话时,身后忽然浮现出一个虚幻的景象,那景象中乃是一座庭园,庭园内景色优美,小桥流水,假山矗立,还有一隅小小池塘,池水清澈,几尾锦鲤在其中游窜,池塘边,凉亭一座,凉亭内,石桌上,一块棋盘横呈,黑白双子彼此绞杀,而在那凉亭旁,几株桃花落花缤纷,将这景色渲染的美轮美奂。

  但从这虚幻的景色之中,却跌宕出极为恐怖的气息,那是一整个乾坤世界的气息。

  早在上一次碰到乌邝的时候,杨开就得知他在吞噬各大小星域,甚至将念头打到了他的恒罗星域上,那庭园之中,他也曾经进去过,知道其中的玄虚。

  小小的庭园,可是无数个星域的融合之物,那放在石桌上的棋盘,乃是一片浩瀚星空,而那一枚枚棋子,也是一个个修炼之星。

  杨开上次来这庭园的时候,还没有那几株桃花,如今再看,庭园内多了许多不曾见过的东西,看样子这段时间乌邝又将这个庭园完善了不少。

  杨开隐隐感觉自己的恒罗星域怕是凶多吉少,绝对被这老家伙给吞噬了。

  之前觉得乌邝的做法太过疯狂,不可理喻,可如今看来,他却是整个星界的先驱者。

  乾坤之外,需跳脱乾坤的束缚,开天辟地,而乌邝之举,与开天辟地又有何区别?他也可以从中可以感悟更深层次的武道之路。

  从这个方面来看,乌邝能成就大帝之名,威震星界并非侥幸,他的聪明才智,只怕千古少有,否则也不至于创出噬天战法这种东西。

  在所有人都对前方道路一头雾水的情况下,乌邝却能凭借自己的聪慧摸索出一些门道来,杨开自叹不如。

  如今杨开也总算明白段红尘为何一直任由乌邝为所欲为,不加阻止了。

  红尘大帝固然心念苍生万物,可面对这更深层次的武道之路的诱惑,也不可能无动于衷,而且乌邝这一次吞噬融合星域,跟他以前所做不同,他以前依仗噬天战法,所过之处生机烬灭。

  这一次他虽以祖域为核心,将那无数星域吞噬融合,却不会伤及那些星域的根本,反而会给那一个个下位面星域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

  如今他背后浮现出来的庭园景象便是最好的明证,那庭园景象,赫然已成一处乾坤,虽比不上星界魔域这样的乾坤世界,但比起那一个个下位面星域已经要好很多了,而只要有这乾坤在手,乌邝便能有大帝之力,没了星界这个凭仗也不会损他分毫实力。

  大笑之中,乌邝抬手,那池塘内,几尾正在戏水的锦鲤忽然从中窜出,摇头摆尾间化作一只只狰狞可怖的巨兽,裂开血盆大口,口中满是锯齿般的獠牙,狠狠朝大魔神扑咬过去。

  “老家伙够隐忍的!”杨开看的暗暗咬牙,先前乌邝独斗大魔神,一副捉襟见肘,随时可能毙命的样子,可如今看来,他分明是隐藏了实力。

  直到此刻,才露出狰狞的面目。

  几个庞大的怪物体内无不散发着恐怖的天地伟力,眨眼就扑到了大魔神面前。

  大魔神挥拳,一只怪物爆裂开来,但剩下的几只却一口咬在他身上的不同位置,一块块血肉直接被撕下,那几只怪物也不做停留,转身就逃了回来,再次化作锦鲤,跌落池塘中。

  乌邝的面上立刻浮现出沉醉之色,似吃到了什么美味可口的食物,连那身上的气势都微微涨了一截。

  纵是同一阵营,杨开也看的心中发寒,趁着大魔神被纷扰心神的功夫,苍龙枪化作漫天枪影,朝大魔神罩去。

  与此同时,张若惜剑雨如瀑,一道道匹练般的剑芒在大魔神身上留下恐怖的伤痕。

  “蝼蚁也敢伤我!”大魔神狂怒,挥手间,漫天枪影和那如瀑剑雨纷纷崩碎开来,闷哼声响起,杨开与张若惜一起跌飞,同一时间,悄悄靠近大魔神的乌邝也被一掌拍中,惨叫着落向大地,直接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

  杨开吐血,张若惜吐血……

  三位大帝,气势汹汹的一轮猛攻,就只有乌邝占了点便宜。

  境界上的差距,竟是犹如天堑,杨开嘴中满是苦涩,提枪在手,顿住身形,气机锁定大魔神。

  “来了!”张若惜忽然冲杨开传音,“挡他一瞬!”

  杨开不知她所指何人来了,但眼看着若惜再次扑上,也只能咬牙跟紧。

  轰轰两声,大魔神庞大的身影中散发无边戾气,杨开与张若惜倾尽全力的一击也只坚持了一息时间不到,便感觉迎面巨力沛然袭来,不由自主地被压迫后退,所过之处,虚空崩碎。

  便在这时,一股恐怖的气息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