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八百零九章 泰岳
  煌煌之威浩然中正,威压之强竟是不比大帝逊色分毫。

  杨开讶然,抬头看天,只见那天空之中,一个黑点正在下坠,仿佛流星坠落,速度奇快。

  一份亲切的感觉在心中生出,仿佛那从天坠落之物他无比熟悉。

  心中一动,杨开立刻明白来者是谁了,不禁面露惊喜之色。

  黑点下坠之时迅速放大,很快就变成了一个高达数百丈的恐怖之物,直直地朝大魔神砸去,凶狠无比的气势让人毫不怀疑被这样砸中绝对会带来难以承受的后果。

  大魔神显然也是有所察觉,抬头望去,满目震怒,抬手挡去,口中爆喝:“蝼蚁之辈……”

  轰……

  话没说完,那庞然大物已经砸落下来,巨大无比的冲击力直接将大魔神那八百丈身躯砸的翻飞起来,地面龟裂出一道道深渊般的沟壑,仿佛一场巨大的地震,整个北域都抖了三抖。

  “吼……”怒吼身传出,振聋发聩,那从天砸落的庞然大物仰天怒吼,发泄心头的兴奋,小山一般的拳头砸着自己的胸膛,发出咚咚战鼓般的声响,层层音波爆开。

  “小小……”杨开双目失神,望着那数百丈高的身影,若非还有一层心灵上的感应,他几乎不敢与之相认。

  可眼前这个庞大怪物,不是当初随着张若惜进了血门之中的小小又是谁。

  比之当初,如今的小小强了很何止一点半点,简直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杨开从它身上更是感受到了极为纯正古老的圣灵气息,那气息仿佛从历史的长河中跨出,横亘无尽岁月。

  忽然想起,小小出身的石傀这一脉,有着上古圣灵泰岳的血脉,而小小之所以会被张若惜带进血门内,就是为了去继承那天行宫的泰岳本源之力。

  几十年过去,张若惜在沉眠之中被吵醒,出关狙敌,小小又怎么可能还留在里面?只不过它的速度比不得张若惜,是以若惜先至,它随后跟来。

  而此刻的小小,已然彻底超脱了石傀一脉的血脉束缚,此刻的它,便是真正的上古圣灵——泰岳!

  这便是张若惜之前所说的惊喜。

  杨开狂笑,这个惊喜可真是够大的,满足了,真的满足了,在这星界存亡的关键时刻,大帝们陆续归来,张若惜出关,小小强势登场……自己所有的牵挂都已经出现,纵然此刻战死在这里,又有什么遗憾?能与心中的诸多牵挂一起并肩作战,身心已被巨大的幸福充斥。

  上古之时,圣灵横行,龙凤为尊,但并不是说其他圣灵就真的不如龙凤,在那早已流失的圣灵排行榜上,有许多圣灵的实力并不比龙凤差什么,传说中的圣灵大鹏更是以龙为食,乃是龙族的死敌。

  而泰岳,即便是在上古时期的所有圣灵中,也是排名极为靠前的存在,血门之内,天行宫中,得张若惜这个天刑后人相助,小小完整地融合了祖先的血脉之力,光耀祖上荣光。

  此刻的泰岳小小,论威势,已丝毫不逊龙族的两位长老!若非如此,也不至于一出现便让大魔神吃了一个闷亏。

  巨大的身形翻滚着,沿路所过,山岳崩塌,川河逆流,直翻飞出数万里之地,才堪堪停下,重新站起,已是一声狼狈。

  大魔神暴怒如雷。

  然而还不等他喘息片刻,张若惜和乌邝已经如影随形而来,一个漫天剑雨斩下,一个依托身后的乾坤世界,大手挥下时,那几株桃树上的桃花花雨纷飞,片片花瓣化作锋锐攻击,切过大魔神的庞大身躯。

  那每一击都蕴藏了毁天灭地的威能,那每一式都不可等闲视之。

  大魔神身上,鲜血狂飙,吃痛怒吼。

  这还没完,泰岳小小再次扑来,趁着大魔神的心神被牵制之时,几步奔至面前,小山般的拳头狂风暴雨一般砸下。

  莫胜安敢轻视,连忙招架。

  两个数百丈高的庞然大物,在那天地之间殊死搏斗。如此惊心动魄的场面直让所有人看的心惊肉跳,拳脚相交间轰轰轰的声响犹如闷雷一般滚过天地,震撼耳膜。

  三息之后,小小倒飞出去,胸膛处凹陷了几个巨大的拳印,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一丝痛楚之色,即便有乌邝和张若惜在一旁牵制大魔神的精力和心神,在这一阵的对轰中,它依然有些不是对手,彼此的差距可想而知。

  可如今的它已经有了与之较量的资格。

  而眼下星界所缺少的正是这一层资格。

  不怕打不过拼不过,就怕彼此的差距大到连拼命的资格都没有。

  杨开已经扑上,百丈龙躯本是庞大之物,但比起大魔神和泰岳来却是有些相形见绌,然而苍龙枪上跌宕的杀伤之力却是大魔神最为忌惮。

  无坚不摧的长枪,辅以杨开如今所能调动的天地伟力和自身感悟的武道真意,便是大魔神吃上一枪也绝对不会好受。

  枪影似将整个天地笼罩,长枪悠忽之间,世间只剩下那长枪的神光,鲜血飚飞,大魔神的身躯上立刻多出了几个血窟窿。

  “滚!”大魔神怒吼,一掌朝杨开扫了过来,那一掌似慢实快,看起来毫无花俏,但这一掌之下却让人有一种避无可避的感觉。

  “先生小心!”若惜变色,身后那巨大的女子的虚影再次浮现出来,持剑挥落,斩向大魔神的臂膀。

  乌邝在旁大笑,也没去理会杨开的死活,噬天战法无时无刻不在运转,从他身后的乾坤世界中,那几尾锦鲤不断地跃出,化作一个个怪物,一口口咬下大魔神的血肉,再返回池塘中。

  两人的攻击虽不是毫无效果,却根本难以左右大局,大魔神对他们二人视若无睹,双目只视杨开,满目杀机。

  杨开变色,抽枪回防,横于身前。

  眼看着那一掌将至,大地忽然震动起来,传出一声声鼓点般的震击声。

  杨开眼角余光扫过,面皮忍不住一抽,只见侧面不远处,之前被轰飞出去的小小再次杀回,只不过这一次它双手高举着一座大山,气势汹汹。

  那是一座真正的大山,也不知小小从哪里拔出来的,步伐迈开,每一步都在大地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三两步就来到了大魔神面前,将手上大山轰然砸下。

  大魔神不得不抬掌挡去,一掌之下,那砸落的大山粉碎开来,碎石纷飞。

  小小的身影便借助那碎石的掩护,冲上前去,单臂一绞,死死地扣住了大魔神的一只胳膊。

  两个几百丈高的庞然大物,再一次贴身近面。

  只不过刚才吃了点亏,小小这次也学聪明了,大概知道凭自己单打独斗不是对手,是以没再给大魔神发挥的机会,扣住他的一只胳膊之后,另外一只手紧握成拳,轰向大魔神的面门,狠狠砸落。

  巨响传出,大魔神的脑袋一偏,眉骨开裂,不过他的另外一只拳头也砸在了小小的胸膛上。

  小小的脸上立刻浮现出痛楚之色,却是死也不撒手,还不等大魔神抽回拳头,它另外一只手已经抓住了大魔神的手腕。

  两个庞然大物互相纠缠着倒向大地,溅起尘埃无数。

  “好机会!”张若惜眼前一亮,并指在天刑剑上一抹,鲜血流淌剑身,长剑嗡鸣不止,身后骤然浮现出一道道剑光流影,张若惜再把手一指,那一道道剑光化作犀利攻击,轰然朝大魔神袭去。

  乌邝的笑声愈发疯狂,赫然已经有些丧心病狂!

  杨开手持苍龙枪,神情肃穆,倾尽一身力量,灌入长枪之中,一枪枪刺出,那每一枪都足以让一位大帝或者魔圣身手重创,却也只能在大魔神身上留下一个个血窟窿。

  大魔神血流成河,前所未有的狼狈,便是之前两次与顶尖强者生死搏斗,也从未这般不堪过。

  如今他被泰岳小小束缚自由,对杨开等三人的攻击竟是毫无抵抗之力,好似成了砧板上的鱼肉。

  而这三个冲他出手之人,又有哪一个是等闲之辈?

  杨开手上的苍龙枪和附于长枪上的武道真意着实让他吃了不少苦头,张若惜更是他的老对头的后人,传承自祖先的经验让她深知怎样的攻击才能对大魔神造成最大的伤害,最后一个乌邝还是精通噬天战法的,无时无刻不在吞噬着他的精气神!

  一直胜券在握,一直立身云端俯瞰众生,一直没将这一处乾坤中的生灵放在眼中,即便是自己的计划被破坏之时,大魔神也只是愤怒,没有惶恐。

  计划虽被破坏,了不起再去寻觅一处乾坤世界,再花点世界去吞噬那一处世界的灵瑞之力,总有恢复之时。

  可是如今,心底深处不可抑止地生出一丝淡淡的不安。

  四只不被他放在眼中的蝼蚁,或许真有慢慢将他啃食成白骨,让他彻底陨落此地的本事!

  轰轰轰,震天动地的声响持续不断,此处战场乃是星界存亡的关键,杨开等人毫不留手全力以赴,而另外一处处战团中的强者,也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心神关注此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