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八百四十一章 世道艰辛,逼不得已

第三千八百四十一章 世道艰辛,逼不得已

  一只是,这种灼热的程度似乎有些厉害了,非得催动力量抵挡才能驱散不适,怪不得杂役房里的人每次回来休息的时候基本上都躲在屋子里闭门不出,杨开之前还以为他们心性漠然,如今看来并非如此,而是在这果园之中太过劳累,确实需要休息,养精蓄锐。

  因为几个人是新来的,所以对果园里的一切都毫不知情,周政领着众人进了果园中,先是跟众人讲解了一下照料火灵果树的种种细节,杨开和阿笋之前都打探过一些情报,所得与周政讲的并没有多大区别,甚至还更详细一些。

  而看其他几位的神色,显然也都是之前做过工作的,所以也没什么疑惑的地方。

  周政甚至还带着去观摩了一些其他人如何照料果树,将一些需要注意的细节一一点出。

  转转悠悠大半日,周政才领着几人进入果园深处,将几人分配到不同的地方。

  杨开分得三亩地,总计三十颗火灵果树,周政临行之前交给他一块禁制令牌,吩咐一声好好照料便领着其他人离去了。

  站在这小小的果园当中,杨开深吸一口气,腹肺一片灼热,干劲满满,从今往后一个月时间,自己便要住在这里了,给人家当杂役什么的自然不是什么美事,不过让杨开感兴趣的是这火灵果树。

  若是有机会的话,说不定可以弄点进自己的药园里,以后自己炼制开天丹的话也方便。

  果树三丈高矮,树冠蓬松,枝条上挂了一些红彤彤拳头大小的果实,杨开先是背负双手,在自己的三亩地上慢悠悠地转了一圈,以作巡查。

  蝶幽说了,这火灵果园里的果子,每一颗都是有数的,少一颗都是大事,他自然是要仔细地数一数才行。

  不大片刻功夫便已完事,数目与令牌中的记载相符,并没有多一颗,也没有少一颗。站定在一颗果树下,左右瞧了一眼,确认四周无人,伸手拉了一根枝条下来,那枝条上挂了三枚火灵果,凑上去闻一闻,有股清甜的香气直冲脑海,让人精神一震。

  这就是火灵果的味道啊……不知道炼制成开天丹是个什么滋味,杨开砸吧砸吧嘴,突然有些嘴馋。

  不过据蝶幽说,这火灵果几十年才能一熟,眼前这果子差不多快要到成熟的时候了,估计也就是这几年的事情。

  而自己是因为不太熟悉,所以才只被分了三亩地,其他的老人手下最起码也有几十上百亩地,甚至更多一些。

  整个火灵地的杂役房里,住了最起码上千人,这么一算的话,这片果园的占地面积就有些不菲了。

  而这仅仅只是火灵地,七巧地可是还有其他六处灵地的。

  轻轻地松开手上的枝条,杨开盘膝坐在了果树下,手上握着周政临走之前交给他的玉牌默默炼化。

  这玉牌可是照料果树的关键,整个火灵果园布有各种大阵,而那些阵法全部都由令牌控制,没有令牌的话,什么都干不了。

  甚至连每次进出果园,也需要用到这块令牌。

  对七巧地的杂役们来说,这令牌是比性命还要贵重的东西,一旦丢失,后果不堪设想。

  这边正炼化着,忽然听到一阵沙沙的脚步声传来,杨开睁眼瞧去,不禁面露讶然之色:“是你?”

  对方也瞪大眼睛,转头打量四周,愕然道:“这片地被分到你头上了?”

  “不错。”杨开点点头,起身笑道:“你怎会在这里?”

  来人回身一指,笑道:“旁边便是我的地。”

  杨开也笑了:“这还真是巧了,在杂役房那边咱们是邻居,到了这边也是邻居,挺有缘的啊老丈。”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与杨开一屋之隔的那个老者,此前杨开去找他打探情报,这老家伙开口便要好处,杨开没搭理他便告辞了,随后几日也没什么交流,谁知到了果园这边居然也是比邻着彼此。

  老者上下打量杨开,表情略显古怪,旋即摇头叹息不止。

  杨开沉着脸道:“老丈这是何意?”

  “看你的样子应该还不知道,大祸临头啊你!”老者伸手点着杨开,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杨开被气笑了:“老丈,你我素不相识,了不起就是之前一面之缘,今日你却跑来我的地盘危言耸听,老丈是不是觉得我一个新人好欺负,还是我哪里得罪了你?”

  老者摇头:“你没得罪我,而且,你就算得罪了老夫,老夫又能把你怎么样,大家都是杂役房的杂役,谁也不比谁厉害点是不是。”又叹息一声:“你没得罪老夫,你是不是得罪旁人了?”

  杨开无语道:“我才来这里三天,能得罪什么人?”

  老者奇道:“那你为何会被分到这块地?果园里那么多地方,为何独独是这块?”

  杨开皱眉道:“这块地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不妥啊,大不妥!”老者背负着双手站在原地,左右观望了一眼,压低了声音道:“不瞒你说,这块地前后十年,已经换了三个人了,你是第四个。”

  杨开皱皱眉:“为何要换人?”

  “死了树啦!”老者伸手指着一个方向,“你没去看过吗?那边几颗果树都是新栽种下去的新苗。”

  杨开颔首道:“看过,那边确实有几颗新苗。”之前巡视的时候杨开就发现了,那边有三颗火灵果树明显与其他的不一样,似乎是才栽种下去没几年,如今听老者这么一说才明白,原来是之前的果树死了。

  老者嘿嘿笑道:“咱们做杂役的,少一颗果子都是大事,更不要说把树给看死了,都是这十年来发生的事。”

  杨开悚然一惊:“那之前的三人受什么责罚了?”

  老者摇头:“不知道,自从果树死了之后,就再没见过他们了。”

  杨开的脸色顿时黑了:“可知是什么原因导致果树死去?”

  “这我哪知道,我的果园虽然就在附近,但此地却不归我管理,你若想找原因还得自己下功夫才成,而且要快,若是慢了的话,搞不好你也要赴了那几人的后尘。”言罢,老者又是一阵摇头叹息,一边往回走一边道:“命啊!”

  目送那老者离去,杨开哪还有什么心思去炼化玉牌,脑海中闪过周政的身影,咬牙骂了一声。

  忽然想起来,前夜阿笋来找自己的时候,曾问过自己要不要去找周政给他送点东西什么的,毕竟人家是果园的管事,日后还要在人家手下做事,就当是结个善缘了,还说其他几人似乎都送过了。

  杨开当时也没往心里去,阿笋便也没再多说。

  如今看来,送点东西也不是没好处的,最起码这块地没落到其他人头上。

  又想起蝶幽对周政的评价,杨开蓦然警醒,果然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他自问与那周政拢共就见了两面,彼此间也没什么冲突矛盾,好端端地居然就把这块要命的地送到自己面前了。

  老者虽然没说这块地之前的三个主人都是什么下场,但既然死了果树,用脚趾头想也能知道他们的结局如何。

  现在再去找周政的话估计已经来不及了,唯有自救,才有出路。

  最起码要找到果树死去的原因才能对症下药。

  一念至此,杨开再次盘膝坐了下来,继续炼化玉牌,唯有炼化了玉牌,才能勾连果园的大阵,查探自己这一亩三分地的一切情况。

  令牌不难炼化,杨开只花了不到半日功夫便已炼化完全,本想试着自己照料下果树,浇浇水,施肥肥什么的,又怕掌握不好分量,索性起身朝外行去。

  不大片刻功夫,来到一栋茅屋前,杨开抬手敲了敲门。

  门开了,之前去找过杨开那个老者一脸愕然地望着他:“小哥有事?”

  杨开拱手道:“来请教老丈如何照料果树,第一次做这种事,拿捏不好分寸,怕出了什么意外,老丈若是能仔细教导就最好不过了。”

  老者道:“教导你倒是没什么,可老夫有什么好处?”

  “没有!”杨开摇头。

  老者失笑道:“没有好处的事老夫为何去做?之前好意去提醒你已是老夫宅心仁厚,莫要得寸进尺!去吧去吧。”挥手不断。

  杨开咧嘴一笑:“指导我没什么好处,但是不指导我的话肯定有坏处。”

  老者笑眯眯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小哥,你这是在威胁老夫吗,老夫活了这么多年,也不是被吓大的。”

  杨开耸耸肩膀:“那就随老丈心意了,改天我那一亩三分地上若是死了哪颗树,我就先到这边来毁了老丈一棵树,死两棵我毁两棵,死三棵我毁三棵……反正我那边若是出事肯定没什么好下场,到时候拉个人陪着也算不错。”

  言罢,转身就走!

  “你给我站住!”老者大吼一声。

  杨开转身,笑眯眯地望着老者:“老丈还有什么吩咐?”

  “你你你……”老者手点着杨开,气的胡子直哆嗦,“从未见过你这般无理无耻之人,简直气煞老夫了。”

  杨开笑嘻嘻道:“世道艰辛,逼不得已啊!”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