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八百五十章 不自量力
  盯着三棵幼苗瞧了一个时辰,杨开发现这三个小东西真的长了一截,虽然不到一寸的高度,但这也足够耸人听闻了。

  是不老树的原因吗?不老树此前先是被自己融合,让自己起死回生,后来凝聚五行木之力的时候所有的精华都凝聚进了道印之中,如此一来,起死回生的能力虽然失去了,但道印之中却多了最顶级的木行之力,对日后的修炼有极大的帮助。

  如今自己催动道印中的木行之力,就等于是在催动不老树的力量,能让幼苗在一个时辰内有所成长也情有可原。

  这可有些不得了,据老方那家伙所说,火灵果树想要从一株幼苗成长起来,最起码也要两三百年的时间,等到果树成长好了,才可能开花结果。

  这三棵幼苗栽种下去都不到十年的功夫,每年也才长那么一点点,一下子忽然窜了一寸多,若是叫人发现搞不好会引火烧身。

  不过长都长了,杨开也不能将它们再按下去,心中暗暗打定主意,下次再这么弄的话,定要注意这三棵幼苗,不再让它们被自己的木行之力波及。

  而且一寸的高度,若不是日夜观察的话,应该也不会有人发现。

  这里总归是他的地盘,其他人谁会没事来注意这个,所以暂时来说,自己的处境还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其实若是可以的话,杨开倒是想将木珠和木露两个小木灵放出来,让她们照顾这果园,木灵一族对这种事最是拿手了,有她们照料,自己就完全可以当个甩手掌柜,到时候什么都不用干。

  不过总是不方便的,且不说果园四面通达,时不时地便有人飞来飞去,便说那周政,偶尔也会来巡查,还有那素未谋面的大管事,万一叫别人看到了两个小木灵,以自己现在的本事怕是没办法保住她们。

  所以杨开也只是想想,等以后看能不能想办法移植一些火灵果树进自己的药园里,让两个木灵发挥去。

  蹲在三株幼苗前仔细观察一阵,确定这一寸的高度不会引起什么人的注意,杨开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还不及起身,便听到一阵翅膀扑腾的声音传来,一个熟悉的气息朝自己这边接近过来,扭头望去,杨开差点没笑出声来。

  只见在距离地面不到三十丈的天空处,一只金鸡正卖力地挥舞着自己的翅膀,歪歪扭扭地往前飞着,也不知道是不善飞行还是身形太过肥硕,司晨大将军的身形上下起伏,一副随时可能掉下来的样子。

  不过此时此刻,司晨大将军的体型倒没之前那么大,看起来比起正常的大公鸡还要小一圈,想来是施展了什么秘术,缩小了身形的缘故。

  它毕竟不是真的鸡,既然是护地尊者的宠物,多多少少也有些自己的本事,而且据杨开观察,这家伙应该是身负什么异种的血脉,只不过看起来像是一只公鸡而已,与鸡这个品种没多大关系,所以懂些秘术也不足为奇了。

  不过杨开还是头一次见它飞行,而且还飞的这般特立独行。

  果园里其他人显然也发现了它,顷刻间,一道道流光从地面升起,朝它所在的方向驰去,眨眼功夫,司晨大将军就被围了个里三圈外三圈。

  一个个冲它点头哈腰,还有主动奉上碧火蚕的,大将军却是理都不理,只顾着朝前飞去。

  被围的烦了,司晨将军喔喔地叫了起来,两只肥大的翅膀使劲扑腾,貌似在赶人。

  杨开抱着膀子站在底下看热闹,笑呵呵的。

  笑着笑着就出事了,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往前飞去的司晨将军身形一顿,大头朝下,一个倒栽葱朝地上栽去,任它如何扑腾翅膀竟也稳不住身形。

  一阵惊呼声响起,所有人都脸色大变。

  杨开更是脸色黑如锅底,笑容陡然僵硬在脸上,无它,这蠢鸡栽落的方向正是自己的地盘上。

  电光火石之间,吧唧一声响,司晨将军跌落在杨开面前三丈处,一头扎进了大地里,肥大的臀部留在外面,两只翅膀轻轻地抽搐着。

  杨开呆若木鸡。

  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突然,他竟忘记施法阻拦一下,眼睁睁看着司晨将军栽了个狗吃屎!

  抬头看看天,一群人也都盯着他,下一瞬,似是商量好了一般,众人轰然而散,化作一道道流光,回了各自的地盘,隐匿在一片片果园之中,原本熙熙攘攘的天空陡然清净下来。

  杨开张口怒骂一声,转身也想走,可这里总归是自己的地盘,旁人走的掉,自己往哪走?

  坏事了,虽说自己并没有对司晨将军做过什么,但它若是真的自己的地盘上出事的话,杨开敢保证,自己绝对没办法见到明天的太阳,甚至可以说不止是自己,方才围过去的那些人,有一个算一个,谁也跑不掉。

  阴沉着脸站在原地看着翅膀抽搐的蠢鸡,杨开的脸皮也在抽搐。

  怎么说也是身负异种血脉,而且实力应该不俗,不至于摔一下就出事吧?宽慰自己一句,杨开走上前去,蹲在司晨大将军面前,拿手指戳了戳它。

  大将军的翅膀抖的更厉害了,杨开吓一跳,连忙抱住它,将它从地下拔了出来。

  悠一脱困,大将军便翅膀扑扇,脖子一伸一缩,嘴喙啄出了一片虚影,朝杨开袭来。

  杨开本能地一掌拍出。

  一声悲戚的鸡鸣,大将军跌飞出去,金光灿灿的翎毛都掉了几根。

  “你有病啊,又不是我把你弄下来的,你啄我干什么?”杨开怒道。

  司晨将军两眼瞪大了,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似乎没想到在这火灵地居然有人敢对自己动手,再瞧瞧从天飘落的几根翎毛,大将军瞬间暴怒,一蹦三尺高,肥胖的身子化作一道金光,直朝杨开射来。

  杨开本还有点心虚,刚才只是本能地打了它一下,如今见它居然不依不饶,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当即迎了上去,两掌翻飞,力量翻涌,打的司晨将军喔喔直叫。

  不远处的老方听得动静,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事,连忙跑来查探,一看之下,顿时白了脸,缩缩脖子原路退回,再也不敢过来了。

  药园里,一大一小两道身影交错来回,金色的翎毛乱飞。

  不得不说,司晨将军虽然看着蠢了点,实力着实不错,放在星界,那也是伪帝级别的了,而且杨开也能感觉到,这家伙还没出全力。

  护地尊者的宠物,总不至于只会啄挠这两招,从头到尾,它都没有动用什么秘术。

  它不用秘术,杨开自然也不会去用,只凭双掌便叫蠢鸡近不得身。

  足足打了一个时辰,大将军估计是累坏了,浑身金毛的眼色都暗淡不少,两只膀子张开,恶狠狠地瞪着杨开,却是不敢再上前了。

  杨开斜眼瞧它,桀骜得意:“本座纵横乾坤多年,区区一只鸡也敢跟本座叫板,简直不自量力!”

  司晨将军明显被气的不行,原地蹦了好几下。

  杨开能感觉到它的不甘和屈辱,忍不住哈哈大笑:“识相的就赶紧滚蛋,再敢过来就休怪本座对你不客气了。”对它样了样砂锅大的拳头……

  司晨将军紧紧地盯着他,忽然眼珠子一转,转身就朝一旁冲去。

  杨开皱眉:“你做什么?”下一瞬,面色大变:“你敢!”

  身形一晃,便阻拦在它的面前,一掌拍出,司晨将军却是早有防范,身形往后一跃,直接跳到了一颗果树上,脑袋一伸,就朝一颗红彤彤的火灵果啄了过去。

  杨开勃然大怒,这家伙打不过自己竟想出了这种办法来对付自己,简直恶毒到了极点。

  这里的果子,每一枚都是有数的,若是真的被它给弄坏了,自己根本没法跟周政交代,到时候受责罚的绝不是这只蠢鸡,而是自己。

  伸手抓去,大手无视了空间的阻隔,一把抓在司晨将军的脖子上,等收回来的时候,已经将它提在了手上。

  杨开恶狠狠地盯着它:“你想死啊?”

  司晨将军怡然不惧地与它对视,眼珠子还不断地在杨开和果树之间徘徊,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无非就是你不弄死我我就去弄坏你的果子。

  杨开无语……

  他虽与这蠢鸡打过一场,可说到底还真不敢把它怎么样,这毕竟是护地尊者的宠物,杀了它的话,自己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可这么一直擒着它也不是个事,略一沉吟,开口道:“今日之事我不跟你计较,你摔下来本也不关我的事,是你自己不小心而已,要怪你也只能怪那些拦着你的家伙。我现在放了你,你速速离去,咱们就当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听懂了就给我眨眨眼。”

  司晨将军眨眼……

  杨开颔首:“别耍什么花招!”

  轻轻松开手,司晨将军悠一脱困,便直奔果树而去。

  杨开一把将它抓回来,怒极反笑:“看样子你是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