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八百五十一章 鸡窝
  来来回回折腾了小半天,局面僵持下来,杨开只要一松手,司晨将军便朝果树扑去,一副势要啄坏几枚果子的架势,搞的杨开烦不胜烦。

  而且这家伙还懂得缓兵之计,每次杨开抓着它的脖子跟它商量的时候,它都答应的好好的,一转眼就反悔,简直毫无信誉可言。

  不过话说回来,跟一只鸡谈什么信誉,杨开也是感觉悲哀。

  心中怒火翻涌,杨开思量着若不是方才那么多人看到这蠢鸡跌落在自己的地盘上,非得将它丢进小玄界毁尸灭迹不可。

  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了,杨开咬着牙,“这次本座认栽了,你画个道出来吧,要怎样才能息事宁人?我先警告你,别太过分了,大不了玉石俱焚,本座不好过,你也休想见到明天的太阳!”

  司晨将军眼珠子转了转,喔喔两声,这明显是听懂了,可惜不能口吐人言,也没法跟杨开交流什么。

  杨开盯它半晌,这才慢慢地松开擒着它脖子的大手。

  这次司晨将军倒是没再往果树上飞,而是站在原地用嘴巴梳理了下自己的羽毛,张开翅膀抖了抖,再歪着脑袋,拿一边眼睛盯着杨开,围着杨开转起了圈。

  杨开的视线紧跟着它,一脸警惕之意。

  足足转了好几圈,司晨大将军才抖抖翅膀,然后肥硕的身子轻轻一蹦,杨开险些以为它又要反悔,不过紧接着便是脑袋一沉,脸色黑如锅底。

  这蠢鸡,竟拿自己的脑袋当鸡窝,蹲到自己头上去了!

  这如何能忍?杨开伸手就朝它抓了过去:“你给我滚下来!”

  司晨将军被抓个正着,可是两只爪子却是死死地扣住杨开的头发,怎么也不松开。杨开跟它纠缠一阵,没能把它弄下来,倒是把自己搞的披头散发,头皮生疼。

  杨开顿时无语了……

  司晨将军却是得意至极地叫了起来,肥大的屁股扭了扭,寻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爬在了杨开的头上,不但如此,还拿嘴喙轻轻地梳了几下杨开散乱的头发。

  “算你狠!”杨开气的不行,不过仔细想想,它这样自己也不掉块肉,只是瞧着有些不雅观,毕竟谁头上趴着只鸡看起来都不会太好看,索性也就任由它了,只要能让今日之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些付出倒也不算什么。

  一念至此,杨开也懒得去跟它计较,想想自己跟一只蠢鸡在这里斗智斗勇大半天,自己都觉得好笑。

  走过去将方才司晨将军被打落的翎毛一一收起,这东西可都是罪证,若是叫周政过来看到了,指不定会把自己怎么样。

  “你趴着就趴着,别动我果子,要不然我跟你拼命!”杨开背靠在一颗果树下,不放心地叮嘱一句。

  司晨将军不理他。

  一人一鸡,暂时安宁下来。

  不过也没多久,大将军便轻轻地喔喔叫了几声,一边叫,一边双爪还微微用力。

  “干什么?”杨开从打坐中醒来,不耐地问道。

  司晨将军翅膀扑腾起来,双爪抓着杨开的头发不放,将他朝一个方向拽去。

  杨开皱眉,估计它这是要自己往那边去,站起身来,顺着它指引的方向,直走到一颗果树前驻足下来,司晨将军才放开爪子。

  旋即它对着树干上一颗孔洞轻轻地啄了起来,笃笃笃的声音不绝于耳,仿佛一只啄木鸟。

  杨开顿时一乐:“你这是要吃东西啊?不能吃不能吃,我这果树上虽然还有碧火蚕,但老方说了,这是要留下来的。”

  大将军不乐意了,叫的厉害,估计是刚才跟杨开一番剧烈的运动,弄的有点肚子饿。

  “说了不能吃就是不能吃,你再叫唤也没用。”杨开不为所动,让它趴在自己头上已是格外开恩,再吃自己的虫子那就说不过去了。

  大将军沉默了几息,然后又扑腾起翅膀,拽着杨开朝一个方向行去。

  “你别抓我,我自己走,你奶奶的,抓的不是你不知道疼是吧?”杨开骂了一句,顺着它牵引的方向行去,倒是想看看它要干什么。

  行不多时,便来到了隔壁的果园,这里的果园没有严格的界限划分,只不过每个人该照料哪些果树,个人心里都有数,所以也不会乱。

  才刚来到此地,便有一个青年迎了上来,抱拳道:“杨兄!”

  杨开嘴角抽搐,拱手回礼:“洪兄……”他在这里厮混了一个月,认识的可不仅仅只是老方,四周的邻居只要距离不是太远,都算是打过招呼的,只不过跟老方混的最熟罢了。

  眼前这洪姓青年便是比邻他的邻居之一。不过被人家看到一只鸡把自己的脑袋当鸡窝趴着,总有些腼腆……

  “杨兄过来所为何事?”洪姓青年开口问道,说话间,有些心虚地瞧了司晨将军一眼,方才围堵大将军的人群中,他也有一份。

  杨开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还不等他开口,大将军便喔喔叫了几声,再次牵引着杨开朝一旁行去。

  直走到一颗果树前,大将军才拿嘴喙轻轻地啄了下杨开的脑袋。

  杨开望着这果树上的一颗孔洞,立刻明白它在打什么鬼主意了,心中腹诽一声,这蠢鸡是把自己当苦力来使唤了啊。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没什么办法,转身望着洪姓青年道:“洪兄,大将军一番劳累,这是有些饿,我那边的情况你也知道,拢共寥寥几颗果树,也找不到什么吃的,所以便来你这里讨些吃食。”

  洪姓青年闻言露出为难之色:“实不相瞒,杨兄,我这里上个月才捉过虫,最早也要等个十来天才能再捉,实在没有多余的虫子俸给大将军,要不你带大将军去别的地方看看。”

  杨开闻言脸色一沉:“洪兄,大将军之所以饿了,是因为方才从天上掉下来摔了一跤,也不知道有没有伤筋动骨什么的,翎毛倒是掉了不少,你看看,这一根根翎毛多漂亮,掉了也怪可惜的,回头若是叫尊者知道大将军巡查果园,在咱们这里遭了罪,饿了讨点吃食都没人满足,也不知道尊者会不会动怒啊,到时候你我如何担待?”

  洪姓青年脸色一阵发白,视线压根不敢往杨开手上那金色翎毛上看,主要是做贼心虚,嗫嚅一阵,一咬牙道:“杨开说的不错,大将军辛苦巡视果园,我等确实应该配合,杨兄就请便吧,权当洪某孝敬大将军了。”

  “喔喔……”

  杨开咧嘴一笑,伸手指着头上道:“大将军很看好你呢。”

  洪姓青年挤出笑脸,伸手示意杨开自请。

  那就没什么好客气的了,取出百炼香,引火点燃,拿着燃香在孔洞前轻轻地来回晃动,动作轻车熟路,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干这事。

  不大一会功夫,那孔洞里便探出一个红彤彤的身躯。

  司晨将军脖子一伸,直接便将那碧火蚕啄了出来,脖子一扬吞进肚中。这下也不用司晨将军催促了,杨开直接领着它来到另外一棵有虫洞的火灵果树前,如法炮制一番,又引出一条碧火蚕来。

  洪姓青年在一旁看的心头滴血,少了这两条碧火蚕倒也不是太大的事,只是可能会影响果树的成长,不过问题也不算太大,最主要的是,若是由他来捉虫带回去送给大将军,可是有机会得到开天丹的。

  现在好了,开天丹肯定是没指望的,大将军不记恨他就烧高香了。

  在洪姓青年的果园里寻了三条碧火蚕,眼看着这家伙的脸色都有些发青,杨开才咧嘴一笑:“好了差不多了,洪兄先忙吧,我们告辞了。”

  这话刚说完,便听头上传来一声异响,紧接着一团金光飘落面前。

  这金光看着眼熟,杨开伸手接过,金光散去后,手上赫然多了三枚圆滚滚的灵丹……

  杨开眨眼,有些懵!

  洪姓青年瞪眼,也有些懵!

  不过只是一瞬间,杨开便一翻手将三枚开天丹给收了起来。

  洪姓青年大急:“杨兄,那三枚开天丹……”

  杨开沉着脸望着他:“什么三枚开天丹?哪有什么开天丹?”

  洪姓青年哭笑不得:“杨兄你不能睁眼说瞎话啊,方才明明大将军赏了三枚开天丹的,杨兄杨兄,大将军赏赐全拜我这里的三条虫子,你看是不是分我一点,这样,洪某也而不贪心,你二我一!”

  杨开嘿嘿笑道:“想分灵丹?可以啊!回头我跟周管事禀告一下,就说尔等一群人对大将军围追堵截,导致大将军从天摔落,翎毛掉了十几二十根,还摔的筋断骨折,如今连路都走不了了,只能趴在我头上,到时候看看周管事会赏赐尔等些什么!”

  洪姓青年惊道:“哪有这么夸张?你不要信口雌黄!”

  杨开道:“我是不是信口雌黄周管事自有分辨……”

  洪姓青年瞪眼瞧他半晌,这才一咬牙道:“杨兄手段,洪某领教了。”主要这事他自己也理亏,不管怎么样,大将军从天摔落下去总是有他一份的,这事捅到周管事那他也没什么好下场。

  杨开呵呵道:“洪兄还要灵丹吗?”

  “你走!”洪姓青年指着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