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八百五十八章 话不投机
  话虽这么说,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难处,高品质的材料也不是那么容易找的,总有被逼无奈成就下开天的人。

  两人正说着话,忽听一声巨响,房门被人踹开。

  老方正是志得意满之时,当即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喝一声:“什么人!”

  扭头望去,却是不认识,只不过有些眼熟,杨开倒是一下子认出了来人,讶然道:“石兄?”

  来人赫然是与他一道前来的几个新人之一,那妖族男子石浩苍,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毫不客气地踹开了房门。

  听杨开这么一喊,老方也回过神来,想起自己在火灵地的杂役房隐约是见过对方,看看杨开道:“认识?”

  杨开颔首,心说不止认识,大家几个新人还在一起结成了守望相助的同盟。

  是杨开认识的人,老方也不好甩什么脸色,稍稍息了火气道:“既是杨老弟的朋友,不如坐下来一起喝一杯?”

  石浩苍瞧了杨开一眼,微微皱眉,目光重新定格在老方身上,缓缓摇头道:“不敢当。”侧身示意道:“两位,周管事有请。”

  “周……周管事?”老方一个激灵,酒醒了一半,“哪……哪个周管事?”

  石浩苍冷笑道:“阁下还认识几个周管事?”

  “周管事在哪?”老方吞了吞口水。

  石浩苍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他,老方的额头慢慢渗出了冷汗,忽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这个时候他也反应过来了,定是之前心情激荡,与杨开又喝的多了些,以至于说话口无遮拦,叫旁人隔墙有耳听了去,搞不好那周管事就坐在隔壁。

  扭过头,求助地望着杨开,杨开也在苦笑,略一沉吟,起身道:“走吧。”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人家既然说是有请两位,自己肯定也被算在内了。

  石浩苍领路在前,杨开与老方紧随在后,老方的腿肚子都在打摆,他之前与杨开闲聊的时候虽然把周政这个一品开天贬的一无是处,但开天就是开天,而且周政还顶着一个果园管事的名头,他无论如何都是无力抗衡的,真要是给他小鞋穿,他也只能受着。

  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喝了点酒嘴巴就没个把门的,什么都敢往外说了。

  周管事果然就在隔壁,而且不止他一个人。

  随着石浩苍进了隔壁的隔间时,杨开抬眼瞧见一张桌子上摆满了精致的小菜,桌边坐着五个人。

  周管事居于首位,左手旁是那黑河界的方泰,右手旁是那妇人苏念一,千羽童子和阿笋也赫然在列,几个最近才来火灵地的新人一个不落,全都在这里。

  杨开顿时露出惊奇的表情。这情况已经很明显了,是方泰一群人做东,在宴请周管事,让他感到惊奇的是,这事自己竟是半点不知情,而且也没个人来通知自己一下,虽说自己从果园那边一回来就跑到坊市这边来了,但上次大家结成同盟之后彼此也都留下了联络方式,他们若想找自己的话还是很轻松的,随随便便就可以传讯过来。

  自己既然没收到消息,那就说明他们这几个人本就没打算知会自己。

  心思沉浮间,杨开已想明白事情原委,晒然一笑,倒也不是太在意,与老方一起上前,拱手行礼:“见过周管事。”

  周政脸色冷若冰霜,大马金刀地端坐在首位上,看也不看两人,只是端起一杯酒,轻轻地抿了一口。

  他不开口,杨开和老方也不好开口,整个屋子的气氛凝重到了极点,几个新人也都目不斜视,唯独阿笋冲杨开连连打眼色,也不知道想表达个什么意思。

  好半晌功夫,方泰才微微一笑,端起酒壶给周政满上一杯,开口道:“周管事息怒息怒,一些无知之人信口雌黄,又何必在意?”

  “嘿嘿……”周管事轻轻地冷笑一声,端起面前的酒杯,忽然一伸手,将杯中酒水朝前泼去,直接泼在了老方的脸上。

  酒水之中凝聚了开天境的力量,虽是酒水,可又何异当头一棒?老方顿时被泼的脑袋往后一扬,蹬蹬蹬蹬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站稳之后,鼻子嘴巴全是血。

  周政起身,度步到老方身边,望着他,声音冰寒:“本管事这个开天境如何?还入不入得你的法眼?”

  老方顾不得擦掉自己脸上的鲜血,低垂着头颅,宛若寒冬中没筑窝的鹌鹑,瑟瑟发抖,嗫嚅了半天,也只是道歉不断。

  周政冷哼一声,大袖一佛,扫在老方的脸上,转身便出了门外。

  方泰大急,高呼几声也追了出去,留下屋内几人面面相觑。

  “没事吧?”杨开关切地望着老方,说起来这事自己也有点责任,若不是与老方两人喝的兴起,聊起来没个度,也不至于招这无妄之灾,可谁又想到,老方高谈阔论的当事人就这么巧合地坐在隔壁,而且那些话还被他给听了去。

  这隔间的隔音效果,不怎么样啊……杨开心中腹诽,不过也是自己和老方大意了,喝的太多,没察觉到隔壁有人。

  老方显然也酒醒了,闻言抬头苦兮兮地望着杨开:“老弟,救我啊!”

  杨开无语:“别慌别慌,也不是什么大事。”目光移开,虽然不太道德,可看老方这脸青鼻子肿的样子,实在是滑稽。

  “你们两个……说你们什么好。”苏念一黛眉紧皱地望着他们,“不知道什么叫隔墙有耳吗?今日就算不是我等坐在这里,即便是旁人坐在这里,听了那些话去找周管事告你们一状,你们担待的起吗?”

  杨开苦笑道:“现在说这些也没用。”转头看看他们:“你们怎么也在这。”

  苏念一还没来得及说话,门口方泰走了回来,黑着一张脸道:“自然是宴请周管事,这还用问吗?”

  阿笋道:“杨开你不知道,方师兄他又立了一功,所以今日特意做东答谢周管事。”

  “又立功?”杨开扭头望着方泰,心想说这家伙的气运是不是有些太逆天了?上个月才立了一功,得了三十枚开天丹作为赏赐,这个月又立功?这是把立功当成家常便饭了吗?而且既然敢来这里宴请周管事,看样子所得赏赐也不会太少。

  他甚至都有些怀疑那功劳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是真的立功了,还是跟周政搞好关系之后的结果?反正他这边是压根看到什么立功的痕迹的,也不知道要做什么才能算立功。

  方泰没理他,明显心气不顺,这也难怪,他今日特意做东请周政,看桌上的酒菜,似乎才上没多久,还没人开动,换句话说,估计他们也刚坐下来一会儿,筵席还没开始,正主就被气跑了,他这个东家能高兴才怪。

  重新落座,方泰黑着一张脸,夹菜吃酒,一言不发。

  老方抓着杨开的胳膊,一副哀求的表情,仿佛抓着救命稻草。

  杨开哪有什么法子救他,宽慰几句没效果,索性拉着他一起落座。虽说今日周政只将怒火发泄到了老方身上,但杨开估计他也把自己记在心中了。

  这可真是倒了大霉了,之前还在想,这次赚了钱,回头给周政送点礼去,毕竟在人家手下当差,搞好关系就算没好处,也不至于有坏处,现在好了,想法还没实施,又恶了人家。算上之前的事,怕是把人家给得罪死了。

  “你们两个还有心情坐在这里!”方泰瞪眼瞧着杨开。

  杨开道:“那怎么办?”

  方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说你,跟什么人混在一起不好,偏偏跟这个老家伙,现在被他连累,我看你日后如何在火灵地立足!”

  这一副长辈教训晚辈的架势,让杨开愕然至极。

  “还有啊……”方泰冷着脸望着杨开:“司晨将军是怎么回事?”

  “什么?”

  “你怎么把人家得罪了?外面都在传,你得罪了司晨大将军,人家现在拿你脑袋当鸡窝?这点你可别否认,之前方某亲眼所见,做不得假。你知不知道司晨将军是什么来头?那可是咱们火灵地护地尊者圈养的宠物,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得罪周管事或许还能在火灵地混下去,可得罪了司晨大将军,你还有好果子吃?哪天见到你的尸体我也不会意外。”

  杨开无语。

  蠢鸡拿自己脑袋当鸡窝不少人看到了,外面会有这样的传言并不奇怪,不过也懒得去争辩,让人误会去更好,如此一来,那件事曝光的时间就会推迟一些。

  不过……

  杨开皱着眉,略有些不悦道:“方兄是不是管的有些太多了?”

  方泰冷哼道:“你以为方某想管你?方某只是不想你连累了我等,再怎么说,我等也是一起跟尊者过来的新人,你如何行事,对我等多多少少都有些影响!”

  “方兄想多了吧?”

  “最好是我想多了,不过你若是还是如此冥顽不灵,我看咱们也不必结成什么同盟了,从此以后,大道朝天,各走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