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八百五十九章 翻脸无情
  “老弟啊,老哥连累你了,对不住了。”从坊市中出来,老方不停地道歉。

  先前在那酒楼里,杨开与方泰两人话不投机,不欢而散,他虽神思不属,却也瞧在眼中。

  杨开笑道:“你想多了,那家伙摆明了要跟我撇清干系,就算没有今日之事,他也会另起由头的。”不过话说回来,他与方泰之间本就没多少关系,只是上个月在坊市中一起喝了壶茶,然后口头上约定个同盟罢了。

  这种不靠谱的同盟关系,杨开本也不是太看在眼中。

  方泰今日借机发难,无非就是想跟他划清界限,恐怕也不是怕他连累,大家本就没多少关系,杨开就算出什么事也连累不到他头上。只不过既有那个约定的同盟在,杨开出事他若不管,道义上说不过去。

  现在好了,既已经分道扬镳,杨开是死是活也跟他没什么关系。

  “你们很熟吗?他干嘛要跟你撇清关系?”老方不解。

  杨开摇头:“也不是那么熟吧。”同盟之事也懒得去说,转头道:“倒是你,今日之事要怎么解决?若不好好处理的话,怕是有些麻烦。”

  老方苦着脸道:“不知道啊。”

  杨开叹息道:“准备大出血吧。那周政看样子也是个贪财的人,你狠点心,多给他点好处,应该就没事了。”

  “但愿如此吧,若是能花钱消灾倒也不错,老弟要不要一起?今日被他看到你与我同在,我一个人去的话,对比之下,只怕会让他对你的观感更差。”

  “这倒也是。”杨开摸了摸下巴吗,“这样吧,你回头过去的时候也算上我一份,我就不过去了,这种事去的人多的话也不好,就辛苦你当个代表了。”

  老方想了想,觉得杨开说的也有道理,送礼嘛,毕竟有些见不得光,自己一个人去比两个人一起要好些,当下点头应了下来,倒也不怕杨开赖账,这每个月的收入摆在这里,杨开也不至于赖他那点灵丹。

  一路无话,返回杂役房。

  喝酒庆功搞出来点事,杨开也没心情到处乱晃了,剩下的休息时间便在自己的屋子里度过。

  待到两日后,头顶着司晨将军进入果园中,照例巡视自己的地盘。

  三十颗果树也花费不了什么功夫,不过很快杨开便驻足在一颗果树前,皱眉查探。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这颗火灵果树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与旁边的几颗果树仔细对比了一阵,发现果然有些不对劲,这果树上的树叶和火灵果色泽似乎比三日前更红了一些,隐隐有一种快要熟透了的感觉。

  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连忙跑去找老方询问。

  老方见他到来,笑着开口道:“老弟来了?”

  杨开观他神色,微笑道:“事情办妥了?”若没办妥的话,老方定不会这么气定神闲。

  果然,老方颔首道:“妥了,就是花了不少……”

  “多少?”杨开问道。

  老方比划了一下,心疼道:“一百枚开天丹啊!这可是我足足几十年的收入。”这下可是真的大出血。

  “那是以前了。”杨开笑望着他,“现在一个月你就有多少了?心疼什么,你也说了,花钱消灾嘛。”

  “是啊。”老方不住地颔首,“对了,也帮你送了三十枚过去,周管事笑纳了,说你很懂事,我看过不了多久,你就能摆脱你那块破地了。”

  “行,回头从账上给你多分点。”杨开皱着眉道:“说起那块地,你跟我过来看一下。”

  老方见他神色凝重,也连忙放下了手上的活,跟着杨开走到那果树前一瞧,顿时脸色大变,惊呼道:“不好了。”

  “怎么了?”

  老方道:“之前那三颗死掉的果树也有这种变化,叶子和果子的色泽变得更深,而一旦出现这种征兆,不出一个月,果树必死。”

  杨开愕然道:“你确定?”

  老方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我这果园就在附近,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我难道还不知道吗?这可是大祸临头了,大祸临头了啊。”

  “那怎么办?”

  老方原地转了好几圈,一副绞尽脑汁的样子,好一会才驻足道:“如今能帮你的,也只有周管事了。好在我之前帮你送了点灵丹过去,他应该不会坐视不理,你去果园正中心,那边有个凉亭,周管事平日便在那边,你去找他与他说明情况……”

  “不用找了。”杨开忽然扭头朝一个方向望去,那边天空中,一道人影正迅速朝这边飞来,不是周政又是谁?

  看他那样子,似是直直朝这边过来的,兴许是老方之前送的厚礼起的作用,否则平日里他除了巡查果园压根不会到这边来。

  少顷,周政落在了两人面前。

  杨开和老方连忙行礼。

  周政背负个手微微颔首道:“你们关系倒是挺不错的,走到哪里都在一起。”面含微笑,似乎前几日泼了老方一脸酒水的不是他。

  老方点头哈腰:“杨老弟新来的,又住在老朽隔壁,自然是要多多照顾一点。”

  周政颔首道:“正该如此,若是这里的人都如老方你这般,本管事也不用四处奔波劳累了,真的是想早日歇歇啊。”

  老方连忙道:“这果园里没了周管事可不行,有多大能力担多大的责任,我等杂役也只能尽量替管事大人分忧解难了。”

  周政哈哈大笑,伸手点着老方道:“就你会说话。”

  老方陪着笑:“对了周管事,有件事老朽想跟你禀告一二。”

  “嗯,什么事?”

  “是这样的,杨开来杂役房也有两个多月了,老朽手把手教导,见他学的快,做的也不错,已经有能力照料更多的果树了,咱们杂役房人手本来就不算多,让他只照料这三十颗果树是不是有些浪费,周管事你看是不是能给他调到别的地方去?要不然这小子整天里闲着没事来骚扰老朽,老朽实在是烦不胜烦。”说话间,给杨开打了个眼色。

  杨开连忙表态道:“周管事,杨某已经做好为火灵地贡献更多力量的心理准备了。”

  周政闻言颔首道:“嗯,难得你们有这份心,既然如此,本管事便成全了你们吧。而且不瞒你们说,今日本管事来此也正是为了这事。”

  老方闻言大喜,扭头与杨开对视一眼,都知道之前送的大礼有效果了,而且这何止是有效果,简直就是立竿见影。

  “多谢周管事。”杨开拱手抱拳。

  周政微笑,正待再说些什么,目光忽然定格在那颗有问题的果树上,仔细打量一阵,脸色不由一变,沉声道:“本管事忽然想起,还有要事在身,回头再来找你们。”

  说着便要离去。

  老方哪能让他离去,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央求道:“周管事周管事且慢走,能不能先把杨开调到别的地方去?”

  周政拂袖,不悦道:“本管事身兼巡查管理火灵果园重任,干系重大,任何一点马虎大意都可能引发无穷祸患,如今有要事处理,你拉我作甚,若是出了什么差池,你担待的起吗?”

  老方赔笑道:“也不急于这一时吧,调走杨开也就是管事大人你一句话的事。”

  周政冷冷地望着他:“调走他容易,但他走后,这果园三十颗果树谁来照料?本管事如今还没找到接替的人选,不如老方你代为照料一阵。”

  老方闻言一呆,哪敢同意?手上下意识地一松,周政立刻腾空而去,眨眼不见了踪影。

  “坏了坏了!”老方懊恼的直拍大腿,“这下完了啊。”

  见周政方才的反应,显然也是发现果树出了问题。他之前还说是为了调走杨开之事过来,可是在看到果树出问题之后立刻翻脸变卦,显然也是不想担上什么责任,只准备让杨开一人负责。

  这等于是把杨开往火坑里推。

  老方如今才跟着杨开吃了一口肉,正畅享着未来的美好,杨开若是出事,那他什么也指望不上了。

  所以不管怎么样,他也不能让杨开有事,可如今周政都已经走了,他也是无头苍蝇,没了主意。

  “你怎么一点也不担心啊?”老方忽见杨开神色淡然,没有半点紧张之意,不禁讶然。

  “担心有什么用?”

  老方一呆,知道他说的也没错,如今最要紧的还是果树,担心也解决不了问题,不过一想起自己前日才给周政送了那么大一份厚礼,今日他却见死不救,忍不住怒从心头起,冲周政离去的方向恨恨地吐了一口唾沫,怒骂道:“这家伙简直就是个白眼狼,一百多枚开天丹简直是喂了狗。”

  若不是前几日把周政得罪的太狠,他又哪里会舍得送这么多开天丹?本以为可以换一个未来出来,可眨眼又被逼到绝路。

  “还是先检查一下吧。”杨开倒是没乱了心神,“之前我也查探过好几次,没有发现什么,不过如今这果树既然已经出了问题,说不定能有一些线索。”

  老方颔首道:“对对对,咱们一起查,不管怎么样,也要先把问题找出来,然后对症下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