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八百六十一章 功亏一篑
  三品的材料价值不菲,杨开自然也不愿错过。

  “万万不可!”老方大惊失色,发现杨开这家伙还真是有些无知者无畏,什么话都敢说,什么念头都敢起,转头瞧瞧左右,确定四下无人,压低了声音道:“可别动这个念头,老弟你如今有大好的生财之道,可别为了这点蝇头小利而葬送自己的前途,这毕竟是七巧地的东西,不败露还没什么,万一败露了……”伸手在自己脖子处一抹。

  这话说的倒也有道理,如今身处七巧地中,就算真个收了那什么赤霄真炎也没地方卖去,三品材料杨开也看不上,不可能自己吸收。

  权衡了一下收获和需要承担的风险,杨开也打消了心中的念头,颔首道:“那我这就将此事上报?”

  “快去吧,还等什么,相信周管事若是知晓此事定会立刻过来查探的。”老方催促道,查探了根由,心中一块大石也放了下来。

  杨开从善如流,立刻动身去果园正中心处找周政去了。

  若是可能的话,他也不想便宜周政这厮,这家伙前脚才收受了他和老方一百多枚开天丹的好处,后脚便见死不救,当真是势利的很,可惜身为杂役不得允许也没办法擅自离开果园,更不要说出去找别人汇报了,也只能去寻那周政。

  待杨开走后,老方才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为何前几任主人来这里都没有查探到问题,杨开却是一下子就发现了?还有就是,为何自己催动木行之力的时候那赤霄真炎没有反应,杨开催动木行之力就引发了它的动静?

  有些想不明白。

  没过多久,两道身影便前后驰来,落到近前,正是周政与杨开二人。

  老方上前行礼,周政狐疑道:“杨开上报此地有赤霄真炎气息流露的痕迹,可否属实?”

  “属实属实,老朽绝对不会感应错的,那绝对是赤霄真炎的气息无疑,管事大人若是不信的话,大可让杨开动手试一下。”

  周政扭头望向杨开,杨开一言不发来到那果树前,伸手盖去,催动木行之力。

  下一瞬,周政眉头一扬,面露喜色:“果然是赤霄真炎。”

  他甚至都没有接近果树,便已有所察觉,看样子开天境果然就是开天境,纵然只是个一品,也有自己独到的优势。

  略作沉吟,他露出恍然之色:“原来是这样……”抬头吩咐道:“你二人守在这里,本座去去就来。”

  话落之时,冲天而起。

  老方目送他离去,这才笑望着杨开道:“老弟,恭喜恭喜啊!”

  杨开兴致缺缺:“有什么好恭喜的,这赤霄真炎也没咱们的份。”

  “话不能这么说,虽然这三品材料确实没咱们的份,但周管事既然确认,那便算是解决了一件心头大患,自然该喜。”又压低了声音道:“而且三品材料吗,了不起就是一万五千多枚开天丹,以老弟如今的本事,还怕赚不到吗?”

  杨开知道他说的也有道理,可总归是心里有点不太舒服,他这算是好的,从星界走出来,心态调整的也不错,有一些家伙从自己的乾坤世界中跳出来,心态一时调整不好,还用以前那种上天入地唯我独尊的姿态来面对这里的人事,早都不知道死多少遍了。

  前后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周政便领着一大批七巧地的弟子前来,由此可见,这赤霄真炎对七巧地这边也是紧要之物,否则不至于有这般效率。

  而领头的一个杨开也认得,正是火灵地那管事弟子杜如风,平日里在杂役们面前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周政此刻在他面前却是点头哈腰,卑躬屈膝。

  杜如风领路在前,目不斜视,身后不少七巧地弟子对周政也是爱答不理。

  落到果园中,周政冲杨开和老方挥手道:“你们下去吧,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

  两人闻听此言,哪还会在原地停留?杨开虽然有些好奇人家到底要怎么收取那赤霄真炎,可别人不给看他也不没办法。

  随老方回到了他的果园,坐在茅屋前的石凳上,老方取出酒水给两人满上。

  一边饮酒一边闲聊,杨开不时地抬头朝自己的果园那边观望。

  老方笑道:“老弟别看了,回头他们会设下禁制,什么也看不到的,那边的事也无需咱们操心,来来来,陪我喝两杯。”

  杨开心不在焉。

  不过很快就发现,确实如老方所言,自己的那片果园里很快被布下了重重禁制,一应景象皆被遮蔽,果然是什么都看不到了。

  这下他也不用再去观察什么,索性放开手脚与老方喝了起来。

  才喝了几杯,忽然心有所感,扭头望去,只见那边一道人影急匆匆地飞了过来,正是周政。

  只不过此时此刻周政满头大汗,脸色也不太好看,也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远远便唤道:“杨开你过来。”

  杨开与老方对视一眼,皆都满面疑惑,起身迎了上去,抱拳道:“周管事有何吩咐?”

  周政压低了声音道:“你是怎么引动那赤霄真炎的?”

  这话问的莫名其妙,杨开道:“催动木行之力便可。”

  “放屁!”周政咬牙怒骂,“若是如此简单本座还需要来找你?”

  杨开讶然:“管事大人没办法引动那赤霄真炎吗?”忽然想起,之前老方催动木行之力的时候也是没什么反应,到了自己上手,赤霄真炎立刻便有异动了。

  周政道:“不止是本座,便是杜师兄他们也无能为力。”

  “会不会是法子不对?”

  “催动木行之力要什么法子!”周政沉着脸,“你跟我来一趟,到了那边好好表现,若是能助杜师兄他们收取那赤霄真炎,定少不了你的好处。”

  往前走了几步,又驻足,回头叮嘱道:“若是杜师兄他们问起,你就说那赤霄真炎是本座发现的,懂了吗?”

  这是在跟自己抢功劳?杨开都无语了,不过想想老方所言,功劳便关系着赏赐,周政肯定要争一争的,若不是他们那边引动不了赤霄真炎,恐怕就没杨开什么事了。

  心中冷笑,周政这家伙真是贪得无厌。

  仔细叮嘱,待得到杨开确定的答案之后,周政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放心,回头尊者那边若有赏赐,也少不了你的,到时候本座也会另外给你安排一片果园,免得让你大材小用了。”

  “那就先谢过周管事了。”杨开随口应付着。

  与周政一道回到自己的果园,进了禁制之中,杨开一眼便看到那些七巧地的弟子不知道摆了什么阵,将那颗果树所在的地方团团围住,各自手掐灵决,杜如风双手负于身后,凭虚御风,潇洒的一塌糊涂。

  周政上前道:“杜师兄,人带来了。”

  杜如风打量了杨开一眼,淡淡道:“你是新来的?”

  杨开拱手道:“见过杜大人,杨某来火灵地不到三个月。”

  杜如风微微颔首:“周政说你能引动那赤霄真炎?”

  “不错!”

  “你来!”杜如风话不说,伸手指着那颗果树示意道。

  杨开也不啰嗦,上前几步来到那果树旁,手掌贴在树干上,催动木行之力灌入其中,下一瞬,一股灼热之力从地下涌出。

  杜如风眉头一挑,周政也露出欣喜之色,望着他道:“杜师兄!”

  杜如风颔首道:“继续!”

  杨开闻言,也不得不持续地催动木行之力,不断地朝果树中灌入,与此同时,杜如风冲四周打了个眼色。

  那布阵的七巧地弟子们手上立刻变幻起法决来,各自脚下,隐有光芒闪烁,与此同时,一股股轻柔的水行之力往地下灌入。

  杨开恍然,水克火,这是想用水行之力将那赤霄真炎给逼出来吗?倒也是个法子,看样子杜如风带来的这些七巧地弟子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特意为那赤霄真炎而来的,否则不至于准备的这般周全。

  整个过程可以说是枯燥乏味,不见什么惊天动地的动静,唯有一股股不同的力量在这小小的果园中跌宕交汇。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杨开能明显地感觉到那赤霄真炎正一点点地被逼迫出来,自己面前的果树的状况却是越来越差,树叶和果实都逐渐散发出焦糊之味。

  杜如风不开口,杨开也不敢停,木行之力不断催发。

  而在半日之后,杨开面前的那颗果树忽然爆燃起来,化作一团巨大的火焰,灼热的力量迎面扑来,杨开接连后退。

  “动手!”一直观察的杜如风低喝一声。

  大阵悠然合拢,一股股水行之力从四周聚拢而来,化作一个囚笼,将那燃烧的火焰包裹在其中,时机把握的分毫不差。

  周政一脸振奋:“成了。”

  话音刚落,便听轰地一声响动,水行之力化作的囚笼分崩离析,那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焰从中脱困而出,便要朝地下遁去,秘术被破,一群施法的七巧地弟子也是惊呼不已,个个都神色萎靡,倒成一片。

  周政的笑容顷刻间僵硬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