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八百六十六章 够精彩的
  翌日,杨开继续巡视自己的果园,照料那一棵棵果树,正在给果树捉虫时,忽听不远处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唤:“杨开?”

  杨开抬头望去,只见那满天火红的背景下,一道靓影站在不远处,正好奇地望着自己,美眸之中全是不解。

  “小蝶?”杨开乐了,“你怎么在这?”

  蝶幽迤逦而来,转头看看四周道:“我还要问你呢,你怎么在这?这不是项勇的果园吗?”

  “现在是我的了。”杨开笑了笑,紧接着露出恍然之色:“你也在这边?”

  蝶幽伸手指了指一旁。

  杨开颔首:“怪不得是风水宝地,原来如此!”

  “什么风水宝地?”蝶幽不解。

  “没什么。”杨开摇了摇头,也没去解释,昨天他听项勇说什么风水宝地的时候就有些奇怪,不知道这地方哪里好了,今日见到蝶幽,终于反应过来。对旁人来说,这地与其他地方可能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可对项勇来这,整个果园就再没比这里更好的地方了。怪不得昨天周政要换他地盘的时候,他反应那么大。

  而且当时周政跟自己过来的时候不见他的踪影,估计他应该正在纠缠蝶幽,大部分心思都花在蝶幽身上,他又怎么能照料好这么一大片果园。

  那小屋里的灰尘也可以解释的通了,想来他也没功夫回那小屋。

  如今看来,周政借刀杀人选的这把刀也不是随意选择,而是有针对性的,他肯定知道项勇对蝶幽的心思,还特意让自己来顶替他的位置,这一下,项勇不记恨他才怪。

  “项勇犯了什么事吗?怎么这块地被你接管了?”蝶幽好奇不解。

  杨开苦笑连连:“说来话长了。”

  “那就慢慢说。”蝶幽抿嘴轻笑。

  左右无事,而且大家又彼此相熟,杨开索性将之前发生的种种说了一遍,听闻杨开那边居然找到了四品的赤霄金炎,蝶幽震惊之余伸手掩住了红唇,而立下这般大功的杨开不但得了杜如风的厚赏,还被调到了这片果园来了。

  不过也因此而得罪了周政,现在还外加一个项勇,这可真是福兮祸之所倚。

  “你这日子过的可真够精彩的。”蝶幽笑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形。

  杨开斜眼看她:“怎么感觉你在幸灾乐祸?”

  “没有没有。”蝶幽连忙摆手,“是真的从未见过哪个杂役来这里几个月便搅出这么多事的,这还没算大将军的事。”说着话,蝶幽取出一条碧火蚕喂了过去,大将军懒洋洋的吃下,也没什么赏赐。

  “你以为我想啊!”杨开愤愤不已,但有时候就算不想也会祸从天降。

  “也没什么关系,依你所说,你之前立下大功,杜大人怕是要对你另眼相看,有意提拔,所以就算周政看你不顺眼,也拿你没什么办法,当然,前提是你别犯下太大的错误。”

  “话虽如此,但周政这人也不是好相与的,项勇的事就可以看出一二了。”

  蝶幽微微颔首:“借刀杀人……项勇这家伙……”一副头疼的样子,看起来她也是被项勇纠缠的不行,“你别担心,若是项勇来找麻烦的话,我会警告他的。”

  “千万别,他若是真的来找麻烦,你再出面,那局面只会更糟糕。”杨开连忙阻止,上次被那狗熊看到自己跟蝶幽一起去坊市,回去的时候还被他给堵了一次,若是蝶幽再有什么别的表现,只会让项勇生出更多的误会。

  “说的也是。”蝶幽紧皱眉头,“那怎么办。”

  “不怎么办,就这样。”杨开耸耸肩,“对了,这几日你收了多少碧火蚕?趁这功夫都给我吧。”

  “也行。”蝶幽将自己这些天收来碧火蚕交给杨开,杨开拍了拍头上的司晨大将军:“开饭了!”

  尽管知道项勇这家伙不会善罢甘休,绝对要来找麻烦,杨开也没想到他会来的这么快。

  蝶幽才离开没多久,这狗熊便从天而降,落在了杨开面前。

  杨开眨眼看着他:“项兄来了啊?”

  项勇目光喷火地:“你给我等着,回头跟你算账!”

  丢下一句狠话,便急匆匆地朝蝶幽的果园那边走去,少顷,杨开便听到了果园深处传来一阵鸡飞狗跳和项勇的喊痛声。

  再过片刻,项勇鼻青脸肿地走了回来,模样虽是狼狈的不行,但那神色间却全是满足,径直来到杨开面前,居高临下地瞪着他:“小子,有酒没?”

  杨开别过头不去看他,怕看了笑出声,随手取了一坛酒递过去。

  项勇拍开酒封,咕咚咕咚灌了小半坛,才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酒嗝,颔首道:“小子态度不错!”

  杨开一边忙一边问道:“项兄不需要照料果园吗,怎么有空过来?”

  项勇吐了口唾沫道:“你那疙瘩地方也叫果园?老子一眼就可以看个遍,地方太小,懒得伺候,全丢给旁边一个老家伙去了。”

  杨开扭头望他:“那老家伙是不是姓方?”

  “对,就是他!”项勇点头,“他还问起你呢,问你到底怎么了,看样子跟你关系不错啊。”

  杨开这才想起,自己忘记给老方报个平安了,昨日不明就里被周政带走,然后直接就塞到这地方来了,也没功夫回去,老方估计正担心着。

  “那你怎么说的?”

  项勇冷笑:“老子凭什么告诉他?”

  杨开无语,取出与老方的联络之物传递一个讯息过去,立刻就收到了回讯,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由此可见,老方这两日怕是一直在等待自己联系他。

  不当面没法细说,杨开也只能告诉他不用担心,自己一切安好,回头休息了再告诉他。

  与老方说了几句,杨开便将东西收了起来,扭头望着项勇道:“这下手可真够狠的。”

  项勇实力不俗,被打成这样肯定也是蝶幽没留什么手。

  “习惯啦,没什么大不了的。”项勇嘿了一声。

  杨开佩服的不行:“项兄真乃至情至圣之人。”

  “你懂什么。”项勇嗤了一声,嘴里满是酒气,“当年若不是小蝶,老子早不知道死多少年了,老子这条命都是她的,被她打几顿又有什么关系?”

  杨开奇道:“蝶幽姑娘对项兄还有救命之恩?”

  项勇哼道:“跟你没什么好说的,问这么多干什么?”

  “随便聊聊嘛,反正也没什么事。”

  项勇皱眉沉吟一阵,似是觉得杨开说的也有道理,态度稍稍缓和一些:“那你说说,为什么小蝶就是不喜欢我?我哪里做的不好了?”

  这事你问我我哪知道?你该去问蝶幽啊,而且感情这种事是两个人的事,一个人热乎有什么用?

  “是不是太紧了?”杨开道。

  “什么太紧?”项勇瞪眼。

  “逼迫的太紧!”杨开解释道:“你换位思考一下,若是有个女人整天纠缠着你,一点喘息的时间都不给你,你会是什么感受?”

  “漂亮吗?”

  “有区别吗?”这回轮到杨开瞪眼了。

  “当然有区别。”项勇哼道:“要是漂亮,老子立刻办了她,让她成为我的女人,若是丑的,给她三拳两脚……嗯?小子,你是说我丑?老子哪里丑了?”

  杨开正色道:“项兄这般英伟不凡之人,怎会与丑字沾边?大概是蝶幽姑娘不懂欣赏你的美!”良心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有点痛!

  项勇眯眼道:“你的意思是,小蝶的眼光很差劲?”

  没法说了,杨开摆摆手道:“项兄请便,我还有事要忙!”

  一只巴掌直接拍在肩膀上,拍的杨开身子一矮,项勇道:“先别走先别走,把话说清楚了。”

  “说什么?”杨开扭头看着他。

  “告诉我,怎么才能让小蝶心甘情愿地跟着我,只要你能帮我这次,以前的事,项某既往不咎!”

  妈的这事怎么帮你,得靠你自己好吧,杨开是真的无语了。

  不过看他的架势,自己若是不说个子丑寅卯出来怕是没法善了,纠结一阵道:“要不你试试欲擒故纵!”

  项勇两眼放光,左右观望一阵,鬼鬼祟祟道:“怎么个欲擒故纵?”

  杨开也压低了声音:“我观项兄之前对蝶幽姑娘纠缠不放,她应该是适应了每日你去找她的情况,这般情形下,你若是忽然不去找她了,她会不会很奇怪,会不会去想你到底在忙些什么?是不是受了什么伤?只要她生出了这些念头,便会开始对你关心,男人跟女人都是一样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你若是主动往上贴她反倒不懂珍惜。”

  项勇听的一阵心驰神摇,满面红光,似是想象出日后那美妙的场景,舔了舔嘴唇道:“这法子行吗?”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反正又没什么损失,若是不行,就再想别的办法。”

  “成!”项勇握拳砸在自己的掌心处,“就按你说的办,那从什么时候开始?”

  “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吧。”

  “好!”项勇迈开大步,“那我就先回去了,回头若是蝶幽问起我来,记得过去告诉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