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八百六十七章 青睐
  目送项勇离开,杨开呼了口气,着实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好糊弄。

  不过也才仅仅清闲了两天功夫而已,项勇便又来了,杨开看到他就头疼,躲又躲不掉,只能跟他打招呼:“项兄来了?”

  项勇冲到面前,左右看看,凑上来低声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杨开被他搞的莫名其妙。

  “小蝶问起我了没?想我了没?有没有哭着喊着要去找我?”

  “呃……”看他一脸期待的模样,杨开都有些不太忍心告诉他真相,只能道:“不太清楚,这两日我也没见到蝶幽姑娘,我刚来此地,忙着照料果园。”

  “废物!”项勇斜睨着杨开,“你怎地不知道去打探一下,这么无能,要你何用?”

  杨开嘴角抽搐,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项勇却是双臂一震:“老子自己去问问。”

  掠过杨开,直奔蝶幽的果园而去,少顷,那边再次传来熟悉的鸡飞狗跳和项勇的喊痛声……

  片刻后,鼻青脸肿的项勇一瘸一拐地走了回来,鼻子嘴巴全是血,看的杨开胆战心惊。

  走到杨开面前,项勇怒道:“出的什么狗屁主意,一点效果都没有,小蝶打我打的更狠了。”

  杨开叹息道:“项兄啊,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项勇冷哼,伸手擦了擦鼻下的血迹。

  “天涯何处无芳草啊……”

  项勇大笑一声:“这天下女人虽多,但老子这辈子就认定小蝶了,除了小蝶,便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站在我面前,老子也不会多看一眼,这一点,从当年她救下我开始便已经注定,她也注定是老子的女人,谁敢打她的主意,老子定要吃光他的肉,喝干他的血!”

  闻听此言,杨开肃然起敬,还真看不出,项勇这人居然如此痴情,就是这追女人的法子有些太烦人了一些,而且智商堪忧。

  不过话说回来,项勇可恶是可恶了一点,可对蝶幽那是没话说,否则也不至于每次都被打成这样还甘之如饴。

  “你会不会打小蝶的主意?”项勇忽然扭头,恶狠狠地瞪着杨开,眸中满是凶光,好似杨开口中敢蹦出一个会字来,立刻便要他命丧当场。

  “我跟蝶幽姑娘认识也才两个多月而已,蝶幽姑娘如此国色天香之人,我也高攀不起。”

  “最好如此!”项勇哼了哼,“你若敢打她的主意,老子定把你碎尸万段。”

  “不敢不敢!”

  “给你个任务!”项勇一脸凝重,也不管杨开愿意不愿意,自顾地吩咐下来:“给我盯着小蝶那边,若是有谁敢纠缠她,立刻告诉我,老子去收拾他,听到没?”

  杨开无语点头。

  项勇这才露出满意的神色,伸手摸了摸脸上的伤口,牵动痛处,嘶了一声,迈步朝回路走去。

  没走几步,忽然回头道:“对了还有一事,记得你上次说过的话。”

  杨开不解:“什么话?”

  项勇道:“你上次说这块地和你那块地的收入都归老子,你那块破地也没什么收入,就算了,老子这块地每年可是能收入二十枚开天丹的,回头记得给我。”

  二十枚?杨开不由瞪眼,这明显是胡扯,这块地的面积虽然不小,但项勇平日缺乏照料,一门心思都扑在蝶幽身上,除了每年杂役的特定工钱之前,哪能有多少额外的收入?

  二十枚绝对不可能,这明显就是敲诈。

  方才杨开还对他的痴情有些敬佩,可现在看来,可恶之人果然有可恨之处。

  也懒得去理论什么,对他如今的身家来说,二十枚开天丹实在不算什么事。

  项勇前脚才走,蝶幽后脚就出现了,一脸歉意地望着杨开道:“抱歉啊杨开小弟,给你惹麻烦了。”

  “不关你的事。”杨开摆了摆手,如今这局面,全是周政那厮一手促成,要怪也只能怪到周政身上。

  好奇回头:“项勇说你对他有救命之恩?”

  蝶幽苦笑:“也没那么夸张,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他当年刚来火灵地当杂役的时候曾犯了些错,受了责罚,险些死了,我就是随手给他喂了一粒疗伤的灵丹,能活下来也是他自己底子不错,与我没多大关系,自从那之后,他便成这样了,早知如此,当年就不该多管闲事。”

  杨开了然颔首道:“小蝶你也是仁善之举。”

  “其实他这人本性不坏,就是性格霸道恶劣了些。”蝶幽叹息道,“而且有些一根筋。”

  杨开笑道:“小蝶你就没考虑过?”

  蝶幽瞥了他一眼:“少来打趣我!”一转身,朝自己的果园走去,懒得跟杨开说话了。

  自那日之后,几乎每天项勇都要跑过来一趟,然后日常被打一顿,却是乐此不彼,杨开也慢慢习惯了。

  有时候被打完了,项勇便走了,有时候还会留下来跟杨开聊几句,无非就是打探这些天他不在的时候有没有人去骚扰蝶幽。

  这一日,杨开正在照料果树时,又听的一阵破空声,紧接着有人落在附近。

  他还以为又是项勇来了,也懒得回头理他,自顾地照料果树,谁知来人也没有要走的时候,杨开狐疑回头,一望之下,愕然转身,拱手抱拳:“见过杜大人!”

  这次来的居然不是项勇,而是杜如风。

  杜如风不复之前的冰冷和高高在上,此刻一脸笑意,让人如沐春风:“从上面看到,觉得像是你,便下来看看,果然就是你。”

  “大人找我有事?”杨开问道。

  “也不是找你,今日过来巡查药园而已,再过些日子大管事要来巡视了,所以提前检查一二,免得到时候出什么漏子。”杜如风解释道。

  杨开露出了然之色,他来这里也有几个月了,七巧地这里该知道的信息也都知道的差不多,七处果园,每个果园都有一个如周政这样的小管事,各自管理着每块灵地的果园,而在这之上,还有一个统管整个七巧地果园的大管事,直属天君,也只对七巧天君负责,地位比起护地尊者丝毫不差。

  “那确实该仔细一些。”杨开随口应着,他与杜如风也不熟,就是上次帮他收取赤霄金炎的时候出了把力,对方特意过来与他说话,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这是新换的地方?”杜如风问话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打量了一下趴在杨开头上的司晨将军,上次见到的时候,他还以为杨开得罪了司晨大将军,大将军这是在惩罚他,谁知尊者居然说这是大将军喜欢的表现。

  如今仔细观察一二,发现确实如此,大将军趴在那里,闭眼假寐,姿态悠闲,怡然自得,心中好笑又好奇,不知道杨开什么地方让大将军这般看重。

  “是!”杨开点点头:“上次之后,周管事便把我带来的这里,将这一片果园交给我了,说是杜大人的意思。”

  杜如风道:“不错,是我的意思,你立下大功,自然该有赏赐,看样子周政还不算马虎,给你找了个好地方。”

  杨开道:“那五千枚开天丹已是顶天的赏赐,大人又给我换了这么一块地,弟子真是感激涕零。”

  杜如风摆摆手:“有功自然就该赏,这是你应得的。”

  可是我不想要啊!如今还牵扯上项勇这蠢货,平白把他给得罪了。不过几句话试探下来,杨开倒是可以肯定,当初的赏赐确实是五千枚开天丹,周政也没从中克扣。

  “怎么样?”杜如风忽然望着杨开:“有没有兴趣来我身边,过来帮我?”

  杨开愕然:“大人何意?”

  杜如风背负双手:“来我身边,便不再是杂役,而是七巧地的弟子身份。”

  杨开不由瞪大了眼珠子,只感觉天上掉了馅饼,砸了脑袋晕乎乎的。

  火灵地的杂役,地位最是低下,每日里做的事却是最多,哪个杂役不想摆脱这个身份?可从来只有晋升开天境才能如愿以偿,所以杂役们无数年来都在辛辛苦苦地积攒开天丹,然后去坊市购买开天之材,谁知今日这等好事居然会落在杨开头上。

  以杜如风在火灵地的身份地位,他既然开了这个口,那就绝对不是骗人,换句话说,杨开只要应下,便立刻能摆脱杂役这个身份,一步登天成为七巧地的弟子。

  这对他图谋开天丹丹方之事绝对大有便利。

  但是……太诡异了!上次的事虽然他也出了大力,但此前已经有五千开天丹和换地的赏赐,如今杜如风又送上这份大礼,这是想干什么?

  该不会是自己的木行之力被人看出什么了吧?杨开暗暗警觉着。

  似是瞧出了他的犹豫,杜如风笑道:“这不是尊者的意思,这是我自己的意思,上次收取的赤霄金炎已被尊者赏赐于我,而我,在十年之内正是需要这四品材料的关键时候,有这赤霄金炎,我在晋升四品开天的道路上便迈出了一大步,所以那赤霄金炎对我的重要性你可以理解了?”顿了一下道:“不过你也放心,虽然尊者没有发话,但我既然提起这事,自然有把握说服尊者洗去你杂役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