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八百七十章 你怎么在这
  前几天感冒发烧,现在咳嗽不止,痛苦~~~

  *******

  “难道叫某家眼睁睁看着坐视不理?”项勇怒喝,神色变幻不已,那表情狰狞扭曲,内心深处显然是在天人交战。

  眼见此景,周政道:“项勇,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冷静,你一个冲动便可能坏了大事。”

  “话说的轻巧,却也是白说!”项勇沉声道:“周管事,今日这事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我现在就去杀了他!”

  “想要他死又不是非得亲自动手!”周政冷笑一声。

  正欲出门的项勇一听,立刻停下步伐,转头望着周政。

  周政变色:“酒后说了胡话,当不得真,夜深了,本座回去休息了。”这边说着,便要夺门而出。

  项勇手上大斧挥下,斩在周政的前路上,魁梧的身形拦着门口,居高临下地望着周政。

  周政不惧,微微眯眼:“项勇,你这是要与本座动手吗?本座酒喝多了有点神志不清,看你倒像是脑子坏了。”

  项勇沉声道:“管事大人开天之境,某家自认不是对手,真要打起来,也只有被凌辱的份,但小蝶之事与某家关系甚大,管事大人若有良策,不妨直言,某家感激不尽。”

  “我若不说呢?”周政冷冷地望着他。

  项勇嘿嘿狞笑:“管事大人虽是开天,却也只是一品开天,某家拼了性命,估计也能啃下你两三斤血肉!”

  “你疯了!”周政勃然变色。

  项勇摸了摸脑袋,神色狰狞:“还请管事大人教我!”

  周政不语,与他四目对视,项勇的眸中只有坚毅和狠戾。

  良久,周政才道:“项勇,你这是何苦来哉!蝶幽姑娘既然对你无意,你又何必纠缠不清?”

  “那是某家的事,管事大人无需理会!”

  “哎!”周政叹息一声,“原本此事无论如何也轮不到我来多言,但看你这般痴情的份上,本座也不是不可以提点你一句,只不过……”

  项勇道:“管事大人放心,此事与你无关,无论最后结果如何,项某一人承担!”

  “很好!”周政颔首,“既如此,你附耳过来!”

  项勇连忙凑了上去,周政压低了声音,与他细说一阵。项勇听的神色变幻不已,暗暗感慨周政这厮果真心狠手辣,此事若真,杨开必死无疑,而且还兵不血刃!

  片刻后,周政沉声道:“此事牵扯太大,如果败露,你可没什么好下场,要仔细考虑清楚了。”

  项勇嘿嘿低笑道:“管事大人出的好主意,我若是不去做上一把,岂不是太对不起你。”

  “与我何干?”周政大惊。

  项勇连忙拍了下自己的嘴巴:“是是是,与管事大人无关,都是某家一个人的主意,来来来,喝酒喝酒。”

  桌子都被踹翻了,还喝个屁。周政拂袖道:“夜深了,本座回去休息了。”

  项勇道:“那后日之事可就拜托周管事了。”

  周政身子一个趔趄,也不知道自己给他出的这个主意对自己来说到底是福是祸,不过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看项勇的神态,那是非做不可,也只能暗暗祈祷打中那人七寸,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杂役房的生活没什么精彩的,杨开从蝶幽那边回来之后便打坐休息了,第二日又拉着老方去了一趟坊市,主要是去开开眼界。

  那坊市中的大概情形他虽然都了解了,但许多摊位上却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都是杂役们从各自的乾坤世界中带出来的。

  为了给蝶幽买那三品的无垢金露,他可谓是倾家荡产,还欠了老方一点开天丹,不过他也不急,反正下个月又可以收入一大笔开天丹。

  在坊市中吃喝都算在老方头上,老方自然不会跟他计较,甚至这次还神神秘秘地带他去了一个地方。

  那地方隐蔽至极,从外表上看起来毫不起眼,但是进了里面才知道内有乾坤,而来此之人,不但包括了杂役房的杂役们,甚至还有一些七巧地的弟子进进出出,不少身穿七色衫的七巧地弟子在里面左拥右抱,尽享齐人之乐。

  杨开惊愕至极,拉着老方道:“坊市里居然还有这种地方?”

  老方嗤笑:“这有什么好稀奇的,自古以来,这一行都是随处可见的。”

  “这些姑娘……都是什么人?”杨开左右观望。

  老方叹息一声:“都是各个灵地的杂役,大家也都是为了生活,以前没什么能力,如今有能力了,自然是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杨开神色古怪地望着他,头一次听人把做这事说的这么高尚的,眉头微皱道:“杂役们应该都没什么钱吧。”

  老方道:“所以啊,这里来的最多的还是七巧地的弟子,真正是杂役来此寻欢作乐的,很少很少,这个地方虽说不是专门为七巧地弟子开设,但基本上也是依靠他们才能维持下去。”

  也确实如老方所说,杨开在这里看到的大多都是声传七色衫的七巧地弟子,来此的杂役也仅仅只有几人而已,这还包括了他们两个。

  “别废话了,赶紧去找个姑娘照顾照顾。”老方推了他一把,指着那边一群十几个女子道:“看上了哪个,直接带上楼。”

  说完之后,自己倒是先上了楼,轻车熟路地来到一个房间前敲了敲门,片刻后,那房门打开,一只玉手探出,将老方抓了进去。

  杨开看的目瞪口呆,站在原地挠了挠头,看看一旁,那边十几个女子也都好奇地望着他,却没有一个人要来招呼的意思。

  这地方主要是依靠七巧地的弟子才能维持,而且每个月也仅仅只开业三天时间,姑娘们也都知道,想要赚钱,最好是从那些穿七色衫的人身上赚取,如杨开这样的杂役进来,大多都是没人理会的,除非主动去跟她们搭话。

  没人理会正好!

  径直走到一旁的桌子便,唤来打杂的小厮,叫上一桌酒菜,自酌自饮。

  不过不得不说,此地虽然有皮肉交易之事,却没有那么多的风尘之气,倒像是一座茶楼。

  若不是为了等老方,杨开早就离去了。

  左等右等不见出来,酒菜都换了一桌,最后还是一个姑娘看不下去了,走过来道:“这位师兄你是在等你的同伴吗?”

  杨开点点头。

  那姑娘抿嘴笑道:“那你不用再等了,我听那边的师姐们说,你那位同伴每次过来,都会在这里留宿的。”

  杨开差点要骂娘,黑着脸道了声谢,结算了酒菜钱,正要离去时,那姑娘却是忽然伸手抓了杨开的衣袖。

  杨开扭头望她,见她脸色通红,不禁问道:“师妹有事?”

  女子低着头:“师兄来此,只是为了喝酒吗?”

  杨开又不是笨蛋,自然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仔细打量了她一下,发现这女子长相清秀,浑身上下没有半点风尘之气,失笑道:“我就是陪人过来的,以前从未来过这种地方。”

  女子声音轻微:“凡事都有第一次,师兄要不要……要不要试试?”

  说着话,那脑袋快埋进胸口去了,脸色更火烧一样发红。

  杨开看的有些无语,心知面前这女子要么本性容易害羞,要么就是没出来过几次,还不太放得开。

  正这么想的时候,那女子道:“不瞒师兄……师妹我……我,我也是第一次。”

  杨开皱眉问道:“师妹来此,是为了什么?”

  女子闭口不答。不过杨开在这里也有几个月时间了,自然知道杂役们的清苦生活,一年三枚开天丹的报酬,可就算是想买一份二品的材料,也要一千五六百枚,想要迅速晋升开天,总得想别的办法。

  心中一叹,知道老方说的不错,若非生活不易,谁又会来这地方?

  便在这时,门外忽然走进一个魁梧大汉,目光一扫,视线定格在杨开身上,讶然之余走了过来。

  察觉动静,杨开扭头望去,也是愕然:“方兄?”

  “你怎么在这?”方泰好奇地望着杨开,“你是不是进错地方了?”

  “方兄想说什么?”杨开微微皱眉。

  “没什么。”方泰缓缓摇头,大概也是不想跟他多说,左右瞧了瞧,然后看着杨开身边的那个女子,微笑道:“这位师妹,看人的眼光要看准一些才行,有些人就算是接待了怕是也没有报酬的,到时候白白忙活一场就不划算了。”

  那女子强笑一声:“这位师兄说笑了。”

  方泰道:“没说笑,你拉的这位是个新人,来此不过几个月时间,连工钱都没有结算过,哪能给你什么酬劳?”

  女子奇怪地瞧了杨开一眼,杨开方才的表现可不像是一个新人,那一桌酒菜钱他可是痛快地给了,只多不少。

  “方某就不一样了,回头定让师妹满意就是。”这般说着,伸手就朝女子的胳膊抓了过去,那女子也不好躲避,一下被抓个正着,连忙扭头望着杨开,一脸哀求,比较而言,她更愿意接待杨开,若非如此,方才也不会主动过来跟他说话。

  可让她感到失望的是,杨开只是瞧了她一眼,便拱手道:“那就不打扰方兄好事了,告辞。”

  “哼!”方泰冷哼一声。

  杨开迈步朝外行去,却能清楚地感受到背后有一双眼睛一直望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