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乱清> 第二二一章 海天雄镇
  “午饭”之后,已是下午两点半钟了,一个小时之后,“冠军号”、“射声号”组成的编队,抵达了镇海。

  宁波府、镇海县的官员,都在码头候迓,本来,他们都以为,已经这个点儿了,辅政王抵埠之后,必然要先洗一洗旅尘,明天才正式“检查防务”的,没想到,一俟行过礼,辅政王水都不喝一口,即命登招宝山,“检查防务”。

  这家伙!

  登上招宝山,极目镇海口,关卓凡不由就感叹了:“口外,蛟门、虎蹲扼流;口内,招宝、金鸡对峙,这是天然门户!怪不得,镇海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啊!”

  微微一顿,“不愧‘浙东门户’、‘全浙咽喉’之称!——果然是海天雄镇!”

  蛟门、虎蹲,是海口外的岛屿;招宝、金鸡,是海口两侧的山峰,辅政王短短二十余字,便活画出镇海的形胜,听者无不佩服。

  刘郇膏看了宁波府知府、镇海县知县一眼,含笑说道,“王爷‘海天雄镇’之誉,镇海官民,皆被荣宠!既如此,我倒要替镇海向王爷求一个恩典:检查防务之后,可否请王爷锡赐翰墨一副?嗯,就是‘海天雄镇’四字——勒石以记,传之后世!”

  宁波知府、镇海知县两位,四目放光,心领神会,不约而同,请下安去:“是——请王爷成全!”

  关卓凡一笑,“两位请起!我的字,本来是拿不出手的,不过,既然已经被你们刘抚军摆上台了——没有法子,也只好献丑了!”

  “谢王爷!”

  宁波境内,奉化江、余姚江汇合为大浃江——亦即甬江,“甬”为宁波之别称——然后,东流至镇海出海,海口西北为招宝山,东南为金鸡山,两山虽不甚高,但临海的一面,悬崖峭壁,颇为峻险,两山相对,成夹峙之势,有如门户,此即为“镇海口”。

  镇海境内,还有一条小浃江,其出海口曰“小港口”,同“镇海口”隔着一个笠山。

  “镇海口”、“小港口”互为犄角,形成镇海的第一道防线。

  入镇海口,过金鸡山,甬江南岸之高地,曰戚家山,为镇海的第二道防线。

  当然,如果戚家山防线发生作用,便意味着敌人或者已经通过了镇海口,或者已经登陆了。

  镇海口两侧的招宝山、金鸡山,小港口以及北侧的笠山,再加上戚家山,共同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防御体系。

  招宝山筑有威远炮台、安远炮台,金鸡山筑有靖远炮台、平远炮台,小港口筑有镇远炮台,笠山筑有宏远炮台,戚家山筑有定远炮台。

  其中最重要的,自然是招宝山、金鸡山上的四座炮台——威远、安远、靖远、平远。

  镇海口的防务,属于海口防御,和旅顺港一类的海港防御,有很大的不同。

  旅顺港直面无边无垠的大海,敌舰的舰体还没有露出海平线,便能被守军发现——舰体还在海平线以下,烟柱便滚滚而上,冲破海平线,直薄云霄了。

  预警时间长,这是海港防御的优势。

  缺点呢,是防御正面十分宽阔,敌舰腾挪的余地也大,因此,需要更多的火力点,才能够构成交叉火网,形成火力覆盖。

  较之海港防御,海口防御的优势、劣势,则刚刚好倒转了过来。

  因为地形的复杂,海口防御的预警时间,要短很多;不过,防御正面也跟着窄了很多,如镇海口,本来就不算如何宽阔,只算航道的话,就更加的窄了,两侧招宝山、金鸡山上的炮台,只要牢牢封住这个宽度有限的正面,敌军就不能破口而入。

  因此,旅顺口两侧——黄金山和老虎尾半岛以及其西的西鸡冠山上,拢共布置了十一座炮台;镇海口两侧的招宝山、金鸡山上,拢共布置了四座炮台——足够用了,已经不存在任何射击死角了。

  还有,旅顺口的十一座炮台,几乎每一座,都比镇海口炮台中最大的一座——靖远炮台——面积更大、火炮数量更多。

  预警时间短、防御正面窄,意味着中弹的概率——我方击中敌人的概率、敌人击中我方的概率,同时增加了,因此,海口防御,对炮位的防护,较之海港防御,更加重要。

  旅顺口的炮位,大多数是“半沉式”;镇海口的炮位,副炮位是半沉式,主炮位则一律是“半堡垒式”。

  我们以招宝山的安远炮台为例,看看什么叫做“半堡垒式”?

  安远炮台的主炮,是一门二百一十毫米的克虏伯后膛炮,同旅顺口的大口径炮位一样,下置圆形滑轨,可三百六十度旋转。

  大炮由圆形土壁围起,上不覆顶,所谓“半堡垒式”也。

  土壁内径近十七米,高六米,壁厚超过两米,设前、后炮门,前炮门朝东面海,后炮门朝西面江,就是说,安远炮台的主炮,可以同时兼顾“海防”、“江防”。

  西北有一洞门,高五米、宽三米,供人员、弹药进出。

  土壁用黄泥、沙砾、石灰三合土夯筑而成,再拌以糯米浆,极为坚固之余,还颇有“柔克刚”之功效——经实验,炮弹击中这种土壁,相当一部分动能会被消解,土壁不容易四分五裂,而土壁之厚,超过两米,则就算被最大口径的舰炮命中,也未必就能一击而毁。

  炮门、洞门内侧,皆以水泥加固,如此“软硬搭配”,土壁更加坚实。

  土壁自然影响射界,不过,本也不需要多宽阔的射界——航道是固定的,敌舰欲破口而入,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只要相关的航道在射界之中就好了。

  至于“上不覆顶”——这个时代又没有东风快递什么的,被“吊顶”的概率,那是极低、极低的啦。

  驻守炮台的,是轩军的“海岸炮兵”。

  这是一支成军未久的部队,有一部分海军的底子,不过,更多的是炮兵师的底子,属于“以陆为主、海陆混编”,然而,在编制上,却是划归海军的。

  中国海岸线漫长,不能不处处设防,镇海口这一类海岸炮台的建设,重要性不亚于舰队和海军基地,只是没有舰队和海军基地那么引人瞩目罢了。

  中国是传统陆权国家,负责海岸炮台守卫之责的,一向是陆军,这带来了两个很大的问题:第一,守军多不了解自己的敌人的战略、战术;第二,守军和己方的海军,无法有效配合。

  这曾经导致了非常严重的后果。

  原时空,驻守威海卫和周边炮台的守军,为来自山东的巩军和绥军,由李鸿章幕僚出身的戴宗骞管带,他和海军提督丁汝昌之间,是不相统属的。

  甲午战争爆发后,北洋舰队海战失利,避入威海卫基地,随后,日军在威海卫东南的荣成湾登陆。

  炮台守军的责任,是保护炮台和基地的安全,并没有大规模野战的能力,戴宗骞却不顾丁汝昌的反对,执意出兵,截击登陆的日军,接果飞蛾扑火,除了消耗掉宝贵的有限的兵力之外,对登陆的日军,未产生任何的迟滞作用。

  更严重的是,日军猛攻龙庙嘴炮台,眼见炮台失陷在即,丁汝昌要求炸毁炮台,以免日军占领炮台之后,调转炮口,轰击港湾的北洋水师,可是,戴宗骞坚决不同意。

  没过多久,龙庙嘴炮台守军全部战死,炮台落入日军之手,果如丁汝昌所料,日军一进占炮台,立即调转炮口,猛轰港内的北洋水师军舰。

  这是北洋水师全军覆没的最直接的原因。

  戴宗骞悲愤自尽,可是,已经于事无补了。

  历史的教训,不能不记取啊!

  丁汝昌、戴宗骞同属淮系,海陆之间,犹抵牾至此,如果派系不同,还不定闹成什么样子呢!

  所以,关卓凡决定,海岸防务,统一划归海军。

  于是,原时空迟至一九四九年后才建制的“海岸炮兵”,本时空,提前了八十多年成军了。

  这支新生的部队,规模还不算太大,暂时只负责“重点防御”——即镇海口这一类最重要的口岸的海防。

  对了,本书前文提到的基隆炮台的守御,也是由这支部队负责的。

  辅政王看过了招宝山的威远、安远两炮台,又登上金鸡山,看了靖远、平远两炮台,从金鸡山上下来的时候,已是掌灯时分了。

  小港口和戚家山,就留待明天上午了。

  今天晚上,辅政王就宿在“冠军号”上。

  此举有两层含义:第一,曰“不打扰地方”;第二,也是更重要的,“此系战争期间,一切皆按战备要求行事”。

  正准备回码头,辅政王突然问了一句:“这个戚家山,同戚武毅有没有什么关系?”

  戚武毅,即戚继光,谥“武毅”。

  刘郇膏微微一怔——他也不晓得。

  于是转头,目示镇海县知县。

  镇海知县赶忙踏上一步,说道:“王爷真正渊博!——有关系的!此山原名‘七家山’,前明倭患肆虐之时,戚武毅曾在此驻扎,后来,‘七家山’就易名‘戚家山’了!”

  “山上的那些灯火,”关卓凡指点着,“是兵营的灯火吧?”

  “回王爷的话——是的!”

  关卓凡静静的遥望着星星点点的灯火,过了片刻,说道:“先贤遗泽,长在民心!希望我们这些做后辈的,奋发图强,不辱先贤之功业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