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48章 岁月同源!

我欲封天 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48章 岁月同源!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这些从青罗宗急速飞来的身影速度很快,可这一瞬的周杰,他的速度更快,冲出时,随着嘶吼的回荡,他化作一道长虹呼啸而去。

  距离孟浩这里本就不远,此刻这一冲,顿时更近,使得孟浩在这一瞬,清晰的看到了周杰目的疯狂与茫然,那弥漫了血丝的双眼里,此刻更有一抹痛苦。

  仿佛欲求死!

  “杀了我!!”周杰仰天凄吼,此刻青罗宗之人瞬间来临,一共五人,五个结丹修士,各自掐诀一按,如天地塌陷,周杰的四周猛的传出轰鸣,他的身体立刻仿佛被无形的挤压,面容扭曲,目的疯狂到了极限。

  一声震动八方的轰鸣,突然从周杰身上蓦然的爆发开来,化作了一股冲击,竟让其四周的五个结丹修士,一个个面色大变,齐齐倒卷退后数步,纷纷喷出鲜血。

  这一幕,立刻让孟浩脑海嗡的一声,心底浮现了难以置信,要知道这周杰如今只是筑基大圆满,半步结丹,可竟将五个结丹初期的修士,震的喷出鲜血,这种实力,让孟浩深吸口气。

  更是在这一刻,从周杰身上,其修为之力竟瞬间攀升,不断地爆发之下,他的嘶吼也越加的惊天动地。

  “残魂夺体,已往生归来,此术霍苍,故非故,魂已殇。”孟浩的脑海,封妖古玉,出现了与当日看到韩贝时,不同的沧桑声音。

  就在这时,一道虚幻之影瞬间出现在了疯癫的周杰身边。右手抬起向下猛地一按,落在了周杰肩膀上时。周杰全身颤抖,气势刹那松懈,眼的疯狂消散,茫然不再,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无法形容的痛苦。

  “杀了我……”他身体颤抖,目的痛苦仿佛承受了无法想象的折磨,这样的一个道。一个当年让孟浩都有些敬佩的人物,此刻分明已是清醒,可竟还是说出了那三个字。

  求杀之言,并非人人可说,贪生之念常在,唯有真正的……生不如死,才会求死!

  周杰说完这句话。整个人昏迷过去,他身边的虚影显露出来,正是紫罗老祖,他神色凝重,一把抓着昏迷的周杰,离去时猛的转头。看到了不远处,目睹了这一切的孟浩。

  “方大师也在这里,见笑了,周杰这孩修行乱了心神,入了魔。”紫罗老祖叹了口气。摇头不再说话,带着周杰远去。四周那五个结丹修士,也跟随离去。

  孟浩沉默,这一幕给他带来的震撼极大,当年的道,如今的周杰,这一幕幕,定是在这五年内,出现了难以想象的变故。

  孟浩的脑海,不知觉的浮现出了当年的雨夜里,与周杰的那一战。

  眼看晌午时分,孟浩沉默的转身,回到了青迎峰,回到了阁楼内。

  他盘膝坐在那里,脑海浮现的都是周杰方才的一幕,还有封妖古玉的话语,越发的觉得这青罗宗诡秘异常,许久,孟浩摇了摇头,不再去思索此事,而是右手抬起从储物袋内取出了丹炉。

  即便是在外,孟浩也依旧保持了每天都要炼丹的习惯,此刻在丹炉上一拍,立刻丹炉嗡鸣一震,孟浩又取出了地火晶,准备炼一炉毒丹。

  成为主炉丹师后,孟浩于丹东一脉,炼制最多的,就是毒丹,以各种草木搭配,最终衍变为或是粉末,或是丹药的毒丹。

  种类繁多,且每一种都有精妙之处。

  一株株药草被孟浩取出,在手根据要求,开始了催化,此刻在他的手里,就有一株宝花,此花无毒,可在孟浩手,却是有以将其催化达到即将凋零的一瞬。

  因那一瞬,配合其他药草的伴生催化,可以炼出一丝外人无法察觉到的毒素。

  可就在孟浩右手紫光闪耀,催化之力展开,那宝花摇曳生长的一瞬,忽然孟浩身体猛地一震,他的双眼刹那间睁大,露出了精芒,甚至呼吸都在这一瞬急促了一下,他的脑海,于这一刻,如有一道闪电轰隆而过,划开了一个突然出现的念头。

  这念头,与周杰无关,而是与韩贝有关,有丹东一脉有关!

  甚至在这念头浮现之时,孟浩内心掀起了滔天大浪,使得其手那一朵珍贵无比的宝花,因孟浩心绪的起伏,灵力不再是平稳,从而直接崩溃开来。

  可这宝花再珍贵,此刻孟浩也都没有在意,他呼吸急促,双目急速的闪动,整个人站在那里,就连炼丹也都不去理会,而是将脑海之前突然出现的念头,不断地放大。

  “丹东一脉……紫意诀……催化之力……可让药草生长……能让炼丹加速……”

  “古韩家……韩贝……岁月之炼……锻造岁月之宝……能让时光岁月改变……”孟浩喃喃,每说一句,双眼都是瞬间明亮一些,到了最后,他目之光仿佛可以超越赤阳,猛的抬头时,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丹东一脉的紫意诀,分明就是韩家的岁月之炼!!”孟浩右手在储物袋上一拍,立刻取出了当初与韩贝在上古福地内,获得的岁月之炼的玉页。

  这不是孟浩第一次研究这玉页,此上记录的岁月之炼,可炼出岁月之宝,是孟浩曾经极为渴望拥有的法宝。

  只是这玉页本有三片,一片留在了福地鼎,一片被皮冻吞下,孟浩这里只获得了第三页,研究之后发现,若想炼制出岁月之宝,需要的时间最少也要几百年之久,如同是在其上储存岁月之力,这就不得不放弃。

  时间太长,孟浩根本就没办法去炼制。

  时间慢慢流逝,直至深夜,外面月光洒遍大地时,孟浩深吸口气,整个人仿佛回了魂,此刻抬头时,孟浩的双眼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精芒。

  “我早就应该想到才是……岁月之炼,紫意催化……这根本就是全部来源于一种神通!亦或者说,是从一种神通上衍变出来的术法!”

  “这第三片玉页,其上所记录的锁岁术,每十年锁住一次岁月之力,百年锁十次,方可展现威能,以十甲时光,使岁月之宝小成。”孟浩右手抬起在储物袋上一拍,立刻取出了一截春秋木。

  “或许被皮冻吞下的那第二片玉页,或者是被福地圆鼎留下的第一片玉页,其一片,就是记录了丹东一脉的紫意催化!

  而想要炼成岁月之宝,这紫意催化,必不可少!”孟浩低头看着手的玉页与春秋木,双眼露出奇芒。

  “是与不是,一试就知!”孟浩不再迟疑,右手瞬间一片紫色,他的神情极为凝重,将紫意诀全部运转开来,融入那春秋木内。

  时间流逝,一个时辰后,孟浩皱起眉头,这春秋木如一个吞噬一切的黑洞,孟浩的紫意诀变出的催化之力,在这春秋木上,竟没有丝毫作用。

  孟浩略一沉吟,看了看四周,忽然冷哼一声,取出了主炉令牌,在上一按,顿时这令牌紫光一闪,将孟浩连同这阁楼都笼罩在内。

  主炉令牌,孟浩在成为主炉时就知晓,此令有奇效,可形成一道屏蔽神识的光幕,防止丹师炼丹时,被人偷学。

  此术是丹东一脉倾力创造,至今还没有被人破解,且丹师炼丹也并非时时需要,故而几个时辰内,此屏蔽之力,不可被破。

  除非是时间长了,才会被有心之人神识撕开。

  光幕一起,这一刻孟浩竟再没有去压制修为,而是将座道台的完美筑基之力,瞬间全部展开。

  更是在展开的一瞬,被他放在此地的主炉令牌,也随之散发出了柔和之光,将这里的一切都掩盖在内,与此同时,孟浩身上来自皮冻的变化之力,也都散开,使得孟浩此刻的修为全面爆发,没有显露在外。

  可孟浩心知不可持续太久,不然说不定也会节外生枝,此刻修为全面爆发的同时,他的紫意催化,也直接展开到了巅峰。

  肉眼可见的,那春秋木在孟浩的手,竟渐渐散发出了绿色的光芒,隐隐间,出现了一新芽!

  在看到那新芽的一瞬,孟浩双目露出激动,他体内修为刹那消散,左手抬起掐诀之下,仿佛出现了残影,一连十个印诀,被孟浩直接打在了这春秋木上。

  这十个印诀,正是锁岁法。

  随着烙印,春秋木猛的一震,恢复如常,可在孟浩看去,却是分明看出了这春秋木与之前的不同之处,似乎多了一抹厚重之感,甚至隐隐在上,能感受出淡淡的岁月气息。

  “果然有效!”孟浩双眼光芒闪动,将其收起后,散开了主炉令牌的紫光。

  “可惜此地不便全部修为展开,等离开了青罗宗,定要去尝试,看看能催化这春秋木多少年。”孟浩深吸口气,内心振奋,对于这岁月之宝,这些年来他想过多次,可惜只能望着数百年的炼制叹息,可如今,他找到了正确的炼制方法,如此持续下去,孟浩相信用不了多久,自己便可以炼出一把,蕴含了十甲时光的岁月之宝。

  此宝的强悍之处,孟浩不知晓具体,可他的期待,却是极高,能被古韩家称之为神通,能被丹东一脉化作紫意诀,这一切融合在一起化作的宝物,孟浩相信定不会让自己失望。

  ----------

  第二更送上,去吃点东西,晚上回来去写第三更,预计在11点半左右发出,求一人一张月票呀RI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