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四卷 五色至尊第590章 他一定……

我欲封天 第四卷 五色至尊第590章 他一定……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什么条件?”芷香愣了一下,看向孟浩,尤其是看到孟浩脸上的腼腆后,她忽然娇笑起来,目中闪动着明媚之芒。

  “你这个小滑头,年纪不大,花花心思倒是不小,不过我严肃的警告你,别看姐姐我这里言辞随意,但姐姐我可是守身如玉,早就立誓一生为道,不会谈儿女私情。”芷香笑着开口,渐渐神色严肃起来。

  “所以,小弟弟,打消了你脑海里那些不健康的想法吧,我是不会同意的!”

  孟浩愣了,诧异的看着芷香。

  “你在说什么?”

  “别装了,你那点小心思,当姐姐我看不出来?哼哼,姐姐这一生,遇到太多这样的事情了,罢了罢了,你我也算有缘,我就勉强答应你一下,可以让你拉拉手,这是我的底线了!”芷香迟疑了一下,银牙一咬,好似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不等孟浩这里开口,立刻上前一把拉住孟浩的手。

  快速又松开,退后几步,脸上有些微红。

  “行了吧。”

  “啊?”孟浩这才恍然大悟,立刻苦笑起来,他还真没有这个兴趣……

  “我对年纪大的女人,没有什么感觉……”孟浩连忙干咳一声。

  芷香听闻此话,立刻瞪起了眼,一股寒气瞬间扩散,孟浩眨了眨眼,探身低声开口。

  “我的条件是,首个踏入第三层之人,是我。”

  芷香皱起眉头,看了孟浩一眼。

  “你的意思是……恩?”芷香刚说到这里,忽然反应过来,随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孟浩。

  “我最近口袋里灵石不多了。”孟浩脸上再次腼腆。

  芷香掩口一笑,此事对她来说举手之劳,也就没有拒绝,对她来说,只要孟浩答应相助,一切好说。

  “妖仙池在妖仙宗内,是重地,我有宗门相助,有十足的准备,这才在这短短的几个月内,获得了进入那里的资格。

  你这里,需和我一起去,我们唯有熟悉了那里,才可以在第三境界中第一时间再去。

  这样,你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争取能帮你获得踏入那里的身份,然后……”芷香正开口时,还没等说完,就被孟浩打断。

  “妖仙宗第一重天,除了其他六大至尊的洞府,其他任何地方,我不需要再有什么身份。”孟浩淡淡开口,言辞霸气侧漏。

  芷香睁大了眼,死死的盯着孟浩,渐渐目中露出羡慕嫉妒之意,就算是她,此刻也都心底愤愤不平,她忘了眼前之人的身份,忘了对方有一个至尊老爹。

  尤其是想到自己为了这个资格,整个宗门准备了太多年,耗费了太多的精力与数代人的准备,这才有了如今数月时间的成功。

  可这一切,与眼前这该死的孟浩比较,看起来微不足道……

  “在宗门的典籍上,关于曾经宗门内的一些人物有记录,其中一条,正是记录柯九思,你纨绔霸道,无恶不作,宗门内但凡你出没之地,鸡飞狗跳,欺男霸女,甚至最终宗门陨落时,具初步的估计,你有道侣四百多人,有子嗣三千多个!

  你就是个……”芷香淡淡开口,后面的话她没说。

  “原本你这一生,就是一场笑话,是不会被记录下来的,不过在最后宗门一战中,你拼劲寿元,不惜死战,立了赫赫战功,你的道侣全部战死,被你葬在了第一峰上。

  你的子嗣全部死亡,被你亲手葬在了第二峰中,而第四峰,是你父之墓,同时也是你为自己选择的埋骨之地。

  宗门被灭那一天,唯有你与不多的一些人,选择了与宗门同死,斩杀季家众仙,临死前,季主降临,惜你战心,给你生存之道,只要你低下在这之前,经常低下的头颅。

  你没有低头,而是仰天大笑,再次一战,直至死亡时,你落在棺材内,死亡前,说出了最后一句话。”芷香平静说道,孟浩听着,神色渐渐复杂,到了最后,他似感同身受,沉默不语。

  “你说……父亲,你为我骄傲么。”

  孟浩听到这里,脑海立刻轰鸣,他闭上了眼,许久许久,睁开双目时,他的眼中,不知为何,流下了一行泪。

  此泪,不属于他,仿佛来自冥冥。

  “不要说了。”孟浩情绪低落,转身带着内心突然多出来的伤感,走向远处。

  芷香忽然有些后悔刺激了孟浩,正要开口时,孟浩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三天后,此地相见,我与你一起去妖仙池。”

  孟浩回到了第四峰,回到了他的洞府外,坐在那里,看着天空渐渐黄昏,看着夜幕降临,又看着初阳抬头,他的心神里,起伏着来到此地后,与柯云海的一幕幕。

  “做这一辈子的父子……”孟浩喃喃,他再次体会到了柯九思当年的感觉,这是一种外人,无法体会的复杂,这个世界上,这片天地间,古来的岁月中,只有柯九思一个人可以体会的滋味,如今……又多了一个。

  唯有他们两个人,才有的共鸣,一样的体会,一样的复杂。

  “子欲养而亲不在……”孟浩闭上了眼,若他不了解离神诀,他会认为柯九思已死,但在了解了离神诀后,听着之前芷香的话语,孟浩忽然有种感觉。

  他可以想象到,当血肉消散后,当岁月过去了很久很久,当妖仙宗成为了废墟,满地骸骨时,突然有一天,在第四峰上,在那棺材里,柯九思的身体,从虚无中慢慢凝聚出来,直至他再次睁开了眼。

  再次看到了天空,看到了宗门,看到了四周原本熟悉的一切时,那种物是人非的感觉,那种整个天地,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孤独,那种对父亲的思念,还有对自己曾经纨绔的后悔,会化作眼泪。

  他一定在第四峰顶,哭了很久。

  他一定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一切,悲伤了一辈子。

  他一定在父亲的坟前,默默的喝着酒,像一个痴傻之人一样,在那里自言自语的磕着头。

  他一定亲自走过了所有的区域,看到了所有的骸骨,里面有他的亲人,朋友,有恨他的,有喜欢他的,种种身影,已成骸,种种思绪,已随风。

  当他再次回到了第四峰,看向远处的天地时,他的世界里,只剩下了守护。

  与其说守护妖仙宗,不如说他守护的,是自己记忆里的美好,守护的,是他的父亲。

  这一刻的孟浩,他懂了,他懂了柯九思的心,懂了柯九思的意。

  “你一定就在我的身边,或许在我的魂中,看着我在属于你的人生里,走着不同的道路,每当我看向父亲时,你也一定在用我的眼,去看着你的父亲。”

  孟浩抬起头,看着又一次的黄昏,再次闭上了眼。

  两天后,当与芷香约定的时间到来时,孟浩离开了第四峰,与芷香一起,去了第七峰!

  第一重天,最后一峰,此峰之重,是第一重天之首。

  第七峰后,世界一片苍茫,这里是禁区,非被允许的弟子不可踏入半步的禁区,很少有人知晓,这一片苍茫里,到底有什么。

  即便是踏入进去,也看不到四周,只能按照所获得的令牌,在这苍茫的雾气里,被指引的去指定的地方。

  芷香有令牌,孟浩没有。

  当二人来到这片苍茫之外时,看到了两尊巨大的石雕,似人似妖,八臂四头,高有百丈,怒目望着大地。

  两尊雕像,各有一只手臂拿着巨大的石剑,相互交叉,刺在大地内,形成了一个剑门。

  此门庞大,看似没有阻碍,可若不符合资格自认试图踏入其内,必定面临灭顶之灾。

  芷香神色带着虔诚与敬畏,在那两尊石雕下跪拜,双手抬起,高举一枚紫黑色的令牌,这令牌散发柔和之光,缓缓飘起时,直奔左侧雕像而去,落在这雕像的手中时,雕像双眼忽然一闪,缓缓抬起了斜刺入大地的剑,露出了一条道路。

  “三等资格,所去何地?”嗡鸣之声,带着森然,回荡八方。

  “妖仙池!”芷香深吸口气,立刻开口。

  “符合规则,可通此地三成路,可留此地十九时辰。”声音依旧森然。

  芷香深吸口气,内心压着激动,她身后倾宗门之力,以特殊的方法,耗费极大的代价,才让她将这枚令牌带入这里。

  且这令牌,是三等资格的令牌,可让她具备此地三等资格,仅仅此资格,就极为罕见,可为她获得极大的便利,也是她信心之一。

  起身时,那枚令牌飞回,被芷香珍重的拿在手里,此物所代表的三等资格,价值太大,芷香赶紧将其收好,向着两具雕像膜拜后,这才走入道路里,在剑门中,回头看向孟浩,目中带着一抹挑衅,在她看来,就算是当年的柯九思,估计最多也就是四五等资格罢了。

  孟浩沉默,抬头看着雕像,半晌后向前走去,刚一靠近剑门,忽然的右侧雕像的巨大石剑,忽然嗡鸣。

  一道锐利的目光,刹那间从那雕像双眼内闪现,如同具备了灵动,冷冷的看向孟浩。

  只看了一眼,仿佛要将孟浩从内到外都看得清清楚楚,这才缓缓抬起了石剑,露出了道路。

  “至尊资格,此地全通,时间无限。”

  芷香睁大了眼,脑海嗡的一声,彻彻底底呆在那里,内心已要抓狂。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