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四卷 五色至尊第596章 油尽灯枯

我欲封天 第四卷 五色至尊第596章 油尽灯枯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在第二峰上,宋佳扶着一旁的青松,怔怔的看着第四峰的方向,她的双眼不知何时,已出现了迷茫,眼泪不知何时,已划过了脸颊。

  她的耳边回荡着丹音,这声音在她的心底,荡起了一层层涟漪,形成了一幕又一幕,她曾经的记忆。

  记忆的父亲,记忆里的自己……

  有人把女儿,称为掌上明珠,在宋佳的记忆里,她……就是父亲手掌上的明珠。

  丹声回荡,一声声起伏,飘摇整个第一重天,感染了百万人,也感染了方瑜,她沉默,她的心底极为复杂,有烦躁,又有追忆,她的追忆,是因她想到了父亲,如文生一般,看似温和,但也有严厉的父亲,还有那儿时的一幕幕温馨。

  她的烦躁,是因这声音从第四峰传出,她能感受到,来自孟浩,来自孟浩对一个并非他父亲之人,产生的亲情。

  “爹,你当年的抉择,正确么?”方瑜喃喃,不知何时,她的眼中已有了泪痕,她想到了小时候,每每看到母亲的哭泣,还有父亲站在窗旁,看向远处深邃中带着复杂的目光。

  那目光里,似蕴含了一种爱,方瑜当时不懂,她长大后回忆起来,那的确是一种爱,不是对自己,而是对着远处的虚无里,不知存在于何处的一个人。

  父爱,与母爱完全不同,他更含蓄,更无言,如山一样,你幼年去看,他是你的保护神,少年去看,他似乎变成了阻挡你眼睛的障碍,青年时,或许你会觉得,他变矮了,你认为你已比他高。

  可中年时,当你再次去看那座山,你会忽然发现,他一直都在那里,一直都在默默的看着自己的骄傲,狂妄,自私,以及狭隘,他都在包容,无声无息的包容。

  你会心底酸楚,你会恍然大悟,这……就是父爱。

  你拥有时,或许感受不深,可一旦你失去了,你就失去了心中的天!

  子欲养而亲不在,这是何等的悲伤,这是一生中,最深的哭泣。

  孟浩炼着丹,丹音回荡第一重天,七大山峰,百万弟子,全部沉默,就连至尊在这一刻,也都沉默。

  听着声音,浮现自己的回忆……

  曾经时,我认为我已长大,面对您诸多的言辞,诸多的干扰,我觉得您变了,我觉得自己已能单独飞翔。

  直至我折了翅膀,满身疲惫,飞了很久很久,偶然的一次回头,我忽然想起了您,想起了您所说的一切,可当我回头时,只能看到您的坟,坟前,我哭了,我想说,父亲……我错了。

  曾经,我低下头看着您,转身离去只为证明自己,若干年后,当有一天我赢了世界,带着我的荣耀来到您的面前时,我本想看您吃惊的样子,可我看到的,是您为我骄傲的目光,那一刻,我忽然心痛,我抱住了白发苍苍的您,轻声说着。

  “父亲,我回来了。”

  季笑笑流下了眼泪,她沉浸在自己的追忆里,想到了很多……

  李诗琪的脑海中,出现的是她的师尊,她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她睁开双眼,第一次看到的,不是她的师尊,但不知何时起,她的记忆里,师尊如父。

  她称呼他师尊,可在心底,她称呼他为父亲。

  她是养子,在襁褓时就失去了双亲,长大后,她的样子很美,可幼年时她的身上有着常人没有的残疾,是她的师尊,一点点改变了她的人生。

  没有她的师尊,就没有现在的李诗琪。

  他曾带着她,寻找过家乡的痕迹,可找了很久,直至她轻声开口。

  “师尊,不找了,这辈子你是我的师尊,下辈子,我希望你是我的父亲。”

  炼丹的声音,持续的回荡,这声音打动了每一个人,影响了每一个人,感染了每一个人……

  孟浩神色茫然,他的丹,还在炼制,丹炉的声音,越发的传出,每一个声音里,都蕴含了他对柯云海的不舍,都蕴含了他的父爱的渴望。

  他丝毫不知,在他的而身后,不知何时,已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衣的身影,有着长发,身体消瘦,整个人透着岁月的气息,沧桑的仿佛远古。

  他,才是柯九思。

  他站在孟浩身后,怔怔的看着孟浩面前的丹炉,似能望到永远。

  此丹,是孟浩炼,丹声,有孟浩的,也有他的。

  直至那丧钟,开始了敲响,一下,一下,一下……

  不是每一个弟子死亡,都会有丧钟,哪怕是核心弟子,也都没有这样的资格,即便是亲传弟子,也一样不会有钟声相送。

  除非是,对整个宗门,立下了大功之人,才可以有这妖仙宗的钟声,为其冥护道。

  除此……唯有至尊陨落,才会出现整个宗门的丧钟长鸣……

  当第九声丧钟回荡时,孟浩身体猛地一震,他缓缓的抬起头,这一刻,他身后柯九思的虚幻身影,也抬起了头。

  “钟声……”孟浩喃喃,他的心里一下子被恐惧弥漫,这一刻,什么炼丹,什么虚幻,什么远古,都瞬间消失,哪怕是一炉仙丹在他的面前即将成功,他都不在乎。

  他身体颤抖,一个让他仿佛被黑暗吞噬的答案,浮现在他的脑海时,孟浩身体颤抖起来,他猛地站起身。

  在他起身的瞬间,丹炉轰鸣,其内丹药刹那间炸开,随着它们的炸开,与孟浩之间的联系,也瞬间中断,孟浩喷出一口鲜血,他的鲜血落在了崩溃的丹炉内,这口鲜血,蕴含了孟浩此刻心中的无法形容的思绪,那思绪里蕴含了子对父,那种割舍不断的亲情。

  “爹……”孟浩的身体毫不迟疑的,刹那冲出。

  冲出丹房的孟浩,并没有注意到,在那破碎的丹炉内,原本应该一炉十粒的丹药,此刻炸开了九粒,可这九粒的碎裂,释放出的药力,却是瞬间凝聚在了第十粒上。

  使得那第十粒丹药,在这一刹,出现了闪烁,似从虚幻,变成了真实!

  尤其是孟浩的鲜血,那蕴含了至情至性的鲜血,在这一刻,全部被那第十粒丹药吸收,使得此丹……一瞬,仿佛彻底完成了蜕变,无中生有!

  此丹,哪怕已无中生有,哪怕已达到了孟浩梦想中的要求,可此刻的孟浩,他的脑海里,没有丹药,有的只是焦急,那是忘记了自己是谁的焦急……

  他猛地冲出,冲出了丹房,冲出的洞府,冲出了所在之地,整个人化作一道快的无法再快的长虹,直奔柯云海的洞府飞去。

  丧钟,在这天地间,在这第一重天的七大山峰中,不断地回荡……一声,一声,当敲响第十三声时,孟浩出现在了柯云海的洞府外。

  看着那紧紧关闭的洞府大门,孟浩眼中流下了泪水,他跪在了大门前。

  “父亲!”这声音不高,可却传遍了整个第四峰,孟浩的眼睛湿润,他在这虚幻的远古,不知不觉中,已将自己彻底沉入进来,柯云海的出现,填补了他少年开始,就始终空白的父爱。

  这段空白,平日里被孟浩小心的隐藏起来,他不愿让别人去碰触,甚至自己也都不愿去碰到。

  直至在这虚幻的远古里,柯云海的出现,将这一切……填补了。

  孟浩的心在撕裂,这一刻,他觉得天地都失去了颜色,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瞬间降临全身,好似身体成为了一个黑洞,吸走了自己的魂,吸走了自己的生命,吸走了自己的一切。

  “父亲……”孟浩流着泪,看着洞府的大门,外界的丧钟还在回荡,已敲响了十九下,每敲响一下,都会有一道青色的光环,出现在第四峰上,此刻山峰上方的虚空里,这样的光环,已有十九个。

  “不要哭。”就在孟浩的眼泪,从脸颊上落下,滴落在地面上时,洞府的大门,无声无息的开启,柯云海带着疲惫的声音,从其内缓缓的传出。

  孟浩身体猛地震动,他快速的抬起头,没有丝毫迟疑的,瞬间就冲了进去,走入了漆黑的洞府,看到了在洞府石床上,盘膝打坐的柯云海。

  柯云海,更苍老了,仿佛整个人散发着腐朽,甚至在他的身上,此刻有阵阵白色的光点飞出,仿佛他的身体,正处于坐化之中。

  他身边的油灯,此刻已油尽灯枯……光芒微弱,仿佛风一吹,就会熄灭。

  一口巨大的棺材,拜访在一旁,这棺材上雕刻这很多祥瑞之兽,整个棺材看似寻常,可实际上若仔细去看,就会隐隐看出,此棺的不俗。

  “九思,不要哭……你已长大了,爹爹无法继续陪着你,以后的路,要靠你自己……我唯一还能做的,就是在归墟坐化前,为你锻造出这样一件,为父毕生的至宝!”柯云海沙哑的开口,目中带着溺爱,看着孟浩。

  外界的丧钟,已敲响五十七下,九十九声后,魂终有散,随钟声所化九十九光环,回归天地,步入冥间……

  ------------------

  父爱如山,很多年前,我也不懂,我真正明白父亲,是从八年前,我成为了父亲后,才忽然间明白父亲的爱与母亲的不同。小时候学过一片文章,朱自清的《背影》,那个时候不懂,可多年后时常想起,越读理解越深,越读越明白父爱。

  今天不求票,只求天下所有的父亲,一生平安。(兄弟姐妹,多陪陪父母,多报声平安,有了孩子后,我才发现,爹娘把我们养大,真的不容易。)

  最后,因柯云海的画没有画好,所以发一张水东流的,在我的公众威。。信里,大家可以看到,一笔画金龙的水东流!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