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二四七 意外来客
    安文道:“这个倒也不难。天籁『小说Ww『W.『⒉等明天所有人都恢复过来了,让爱德华下一次群星之井,我就能有足够多的时间观察星辰力量的变化,到时候应该能够找出对我们也有帮助的星辰。”
  
      艾登点头,生平第一次觉得安文那些杂学似乎也不是全无用处。
  
      安文看看魔女和艾登,忽然说:“我们聚到一起也不容易,或许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可以讨论一些重要的事。”
  
      艾登微微一怔,没想到安文会这样说。这实际上意味着安文已经视他为同一阶层的人物,或许在力量层面上他和魔女及安文还有距离,但是地位上已经基本相同,没有本质差别。
  
      就在不久之前,艾登还是要在家族中为一个继承人的资格拼死奋斗,现在却已经能和族中年轻一代的两位传奇人物坐在一起,共同议事,想想也觉得不可思议。
  
      安文又向白空照招了招手,将她叫了过来,道:“这是白空照,她……很特殊。虽然是人族,但是也能兼修我族的功法。此前永燃之焰陛下曾经见过她,并且赐下了一件护身宝物。”
  
      魔女哼了一声,不置可否。艾登则是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当日浮6之战,他就遇到过白空照,并且那段经历并不怎么愉快。当时艾登对她把握战机的能力有深刻印象。现在安文正式介绍白空照的用意,艾登自然也是清楚的。安文是说,少女已经让永燃之焰过了眼,任何置疑她身份来历的想法都不必再有了。
  
      少女有些茫然地站着,似乎不懂他们在谈论什么。
  
      安文正色道:“我刚才重新想了一遍,觉得有必要在对待千夜的问题上达成共识。这个人,我们究竟要怎么处理?”
  
      艾登不假思索地道:“当然是杀了。”
  
      “杀。”魔女很干脆。
  
      白空照没有作声,安文则是苦笑,道:“你们说的倒是轻松,我们追杀他一天了,现在呢?”
  
      魔女冷冷地道:“你这是在置疑我?刚刚的切蹉,只不过是我大意了,你以为还会有第二次?”
  
      安文此刻倒是心态平和,道:“我当然不会置疑你的战力,但这里毕竟不是虚空,不是吗?”
  
      魔女默然。她最具威力的招式要在虚空中方能施展,而大漩涡内的空间结构牢固得让人绝望,根本无从借力。在这里,千夜凭着比土著还要强悍的身体,反而是如鱼得水。
  
      “那现在应该怎么办?”艾登见魔女沉默,知道该由自己来问这么一句。
  
      安文沉吟片刻,方道:“有两个方案,一是想办法和解,甚至结成同盟,共同探索大漩涡,将来也一起探索虚空。另一个方案,则是等我们离开大漩涡后,上报永燃之焰陛下,由亲王甚至是陛下亲自出手,将他扼杀。”
  
      艾登很是意外,没想到安文对千夜的评价竟是如此之高,他想了想,问:“有可能和解吗?”
  
      安文肯定地道:“有!千夜毕竟是血族,又不完全是血族。也就注定了他在人族帝国和血族两边都不讨好。这种情况下,反而我们才是更好的合作伙伴。另外他非常看重身边同伴,如果我们以他同伴的安全作为交换条件,想必能够达成合作。”
  
      艾登点头,表示认可。几次打过的交道可以看出,千夜对身边人格外的在意。
  
      “但是可能性不大,而且永远都不会达到盟友的程度。”魔女冷冷地道。
  
      安文不置可否,道:“那就要想办法通知永燃之焰陛下了。我现在可以给陛下传出一道讯息,但也只有这么一次的机会。讯息传过去,陛下会想办法的。”
  
      大漩涡内环境虽然神秘苛酷,但也不可能阻挡得住天王大君级别的绝世强者。只是长久以来,不知为什么,无论永夜还是黎明,都没有天王大君在大漩涡内久留的纪录。
  
      艾登神情中隐隐有着羡幕。他很清楚能够从大漩涡内将消息传出去的手段有多么珍贵,更重要的是意味着直通大君的地位。
  
      魔女则冷冷地道:“把你的机会留着吧。”
  
      安文有些意外,“你也想要与千夜和解?”
  
      魔女冷笑,“可能吗?”
  
      “那你想要做什么?”
  
      “我对你的两个方案都毫无兴趣。我只会按照我自己的方法去处理。我会亲手去取千夜性命,谁也不许插手!”
  
      安文皱眉,“你的意思是……”
  
      “等我杀了千夜,你再告诉陛下不迟。”
  
      “可是这没有意义!”
  
      “对我来说,这样才有意义。”
  
      安文还想再说什么,魔女已经挥手道:“不必再说了,就这么决定。如果你坚持要告诉陛下,那也由得你。”
  
      话是这么说,但艾登和安文都明白,真要那样做了,怕是和魔女彻底结仇。
  
      群星之井迎来了难得的安静,爱德华、罗勒等见追不到千夜,都慢慢聚集到群星之井旁,考虑下一步行止。
  
      安文和艾登也到了,魔女并没有出现,谁也不知道她干什么去了,也没有人会那么不识趣的去追问。
  
      追杀千夜整整一天了,却毫无结果。这让魔女那高不可攀的形象出现了一丝动摇。许多人都在心中暗想,原来她也不是无所不能。
  
      众人聚齐后,安文道:“现在制取源血仍是第一要务。鉴于罗勒阁下已经出过手,下面就轮到血族了。尊敬的爱德华阁下,是您亲自下井呢,还是另有指派?”
  
      众人的目光都望向爱德华。昨日罗勒功败垂成,就已经说明了制取源血的难度。血族在场强者虽多,但除了爱德华之外,也就是暮色最有希望成功。罗勒已经说过,制取的源血品质直接和凝炼者的血脉品阶有关。那些实力虽高但天赋不够的强者,就算成功凝炼出源血,价值也是有限。
  
      于情于理,都该是爱德华下井。
  
      爱德华面沉如水,凝立良久,方道:“依我看,还是由罗勒阁下再试一次,或者是艾登阁下先尝试好了。”
  
      艾登还没说话,罗勒脸色先就变了,怒道:“为什么还要我下?”
  
      爱德华面色不变,道:“罗勒阁下已经有丰富的经验,知道如何在井下处理意外突变。所以我觉得,现在更适合罗勒阁下继续挥长处。如若不然,艾登阁下甚至安文殿下愿意下井试试,我也是欢迎之至。”
  
      罗勒可做不到爱德华这样若无其事,铁青着脸,咬牙道:“爱德华,你这是想要跟我做对是不是?”
  
      爱德华微微一笑,道:“你想多了。如若你不愿下井,谁也不能强迫你,不是吗?”
  
      罗勒忽然就明白了,于是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艾登皱眉,向安文望了一眼。安文也是双眉微锁。
  
      爱德华的潜台词很明白,不解决千夜,他是不会下井的。而缺少了他这个样本,安文对星辰之力的分析就不可能完成。艾登就是下了井,也是白下。
  
      局势一时之间陷入僵持,饶是安文智慧如海,却也解决不了眼前棘手局面。他叹了口气,道:“爱德华,或许我们可以谈谈。”
  
      爱德华笑了笑,道:“我觉得,还是命比较重要。”
  
      话说到这种程度,确实就谈不下去了。安文摇了摇头,道:“那就等吧。”
  
      只有等到魔女那边有了消息,才能破解眼前的僵局。
  
      一众永夜强者围着群星之井,各自静坐休息,等待着魔女那边的消息。这里虽然是传统意义上帝国的地盘,但是现在永夜年轻一代实力远胜,又是聚焦在一起,自是有恃无恐。在此期间也偶有帝国强者来到群星之井附近,都被外围警戒的血族强者驱赶,安文等人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永夜强者公然占了群星之井,此举虽然嚣张,但有绝对实力作为后盾,自有嚣张的资本。
  
      然而世事变幻,外人看着永夜强者们嚣张风光,却不知他们也是有苦说不出。
  
      魔女追杀千夜,自此再无消息,也不知道她究竟得手了没有,甚至不确定她是一直在追击千夜,还是说已经失去了千夜的行踪,只能隐藏在暗处,等候千夜自投罗网。
  
      有罗勒的教训在前,在千夜没有确切消息之前,谁也不敢下井。是以众多永夜年轻一代的顶级天才汇聚于此,竟是枯坐了一天一夜。
  
      就在众人的耐心渐渐失去之际,安文突然抬头,仰望天空,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爱德华和罗勒都是迟了一刻,才纷纷变色。而艾登又要迟了刹那,才有所反应。
  
      爱德华和罗勒的目光都是落在不远处的地面,那里是一片茵茵绿草,星星点点地散落着点点野花。乍一看上去,这里和帝国或是永夜的风光没什么区别。只有想要去摘朵花的时候,才会明白这里是大漩涡。如果不用上原力,恐怕除了罗勒之外,其它人想要摘朵花,都要费一番力气。那细细的花茎,实际上坚韧有如钢丝。
  
      在星星点点的花丛中,有一朵花正在盛放。它看上去宛如梦幻般的美丽,随着花瓣的舒展,长长的花蕊伸出,周围的景色也隐隐变幻,似有滚滚波涛自花下流过。
  
      安文、爱德华、罗勒、艾登,这几名永夜年轻一代最顶级的天才全都站起,一脸骇然!
  
      那正在绽放的,是冥河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