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二四八 彼岸花开花谢
    如安文这样年轻一代的顶级天才,哪个不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然而名枪的传说早已深入人心,每把名枪都有属于自己的传奇,如此方能流传不朽。顶点小说更新最快这些年轻强者虽说都或多或少见识过名枪的威力,可象眼前这样直面名枪,却还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特别面对的还是在十大名枪中也最有传奇色彩的曼殊沙华。
  
      彼岸花开花谢,就有生命凋零。
  
      看着那朵彼岸之花,哪怕是安文,也不由自主的毛骨悚然。他虽然研究得即深且广,可也不知道曼殊沙华的运作原理,更不明白为何冥河花现时,即会有生命凋零。他虽对研究狂热,可也不是傻子,并不想有正面研究彼岸花的机会。
  
      一时之间,这些永夜强者都忘记了还能逃跑,心中想的只是:“怎么曼殊沙华会出现在这里?”
  
      罗勒反应最快,神经也是粗大,忽然一声大笑,把众人都吓了一跳。
  
      他指着那朵彼岸之花,大声道:“曼殊沙华怎么可能会在大漩涡里?你们一定是看错了,对,就是看错了!一朵小花,就把你们吓成这样?”
  
      罗勒笑声轰轰隆隆之际,那朵小花似有所觉,很是恼怒地摇晃几下,骤然凋零!
  
      艾登倒吸一口冷气,爱德华则横移一步,闪到数十米外,拉开了距离。安文双眉微扬,指尖光芒隐隐,身前隐约浮现一道由无数六边形构成的蜂巢之墙,将自己和罗勒隔开。
  
      刹时之间,罗勒前后左右就空无一人。
  
      罗勒几乎每根头发都要竖起,嘴张成一个硕大的o型,然后突然一声凄厉惨叫,掉头就跑!
  
      此时此刻,他其实并不知道为何要跑,因何要跑,但满心的直觉告诉他,必须得跑,虽然跑也无用。
  
      罗勒八根长长的节足一阵胡乱划动,但预想中的如炮弹般的弹射并未发生,庞大的身躯依然停留在原地,只在空中织出一团乱七八糟的金色丝线。
  
      此时冥河花谢,万物俱寂。
  
      罗勒突然就没了声音,充满恐惧地瞪着自己庞大蛛躯。只听卡的一声轻响,一根节足的末端甲壳上突然出现了数道裂痕。
  
      蛛魔的外甲向来以坚硬闻名,节足刀锋更是硬度非凡,白空照拿着根蛛魔公爵的节足刀锋作成大刀,威力都足以令人退避三舍,罗勒天资卓越,节足刀锋显然更胜一筹。
  
      但最强处也是最弱之处,外甲刀锋一但碎裂,这根节足暂时也就废了,只有慢慢休养。
  
      罗勒屏息凝神,不敢稍动,死死地盯着节足上的裂隙。他等了足足三秒,未见新的裂隙出现,这才松了口气,一下子满身大汗。
  
      他忽然发现,安文、爱德华和艾登等人的眼神不对,在自己身体各处看来看去,满满的都是恶意。就连暮色的眼神也很不老实,总是盯着他的各处要害,希望看出点什么来。
  
      罗勒也是心高气傲,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些家伙不帮手也就罢了,光看那眼神,一个个就是其心可诛。
  
      罗勒当即朗声道:“一朵小花,也不过如此!”
  
      刹那之间,众人都以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罗勒。一朵彼岸之花的开谢就断了他一根节足,罗勒居然还说“也不过如此”?
  
      这要是再来八朵呢?罗勒怕就是节足尽断,还得加上一只手臂了吧?
  
      但是幸灾乐祸之余,众人心中更多的是震惊。曼殊沙华的恐怖还要在传说之上,仅仅一朵彼岸花就伤了蛛魔年轻一代的翘楚罗勒,当年歌诗图是怎么正面面对曼殊沙华全力一击,还能活着返回永夜的?
  
      罗勒大笑数声,却发现无人应和,众人面色变幻不定,都是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他顿时面带讥笑,刚想要出言讽刺一番,却见暮色神色古怪,道:“你刚才说,一朵小花,也不过如此?”
  
      罗勒一怔,隐隐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可眼下大话已经放了出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怎么能收得回来?
  
      他便点头,傲然道:“是我说的,怎么?”
  
      暮色脸色更是古怪,向罗勒身后指了指,也不说话。
  
      罗勒顿时有些着恼,在他看来,暮色不过是个可理可不理的小角色,难道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觉得战力也能和颜值对等了?
  
      好在他毕竟是蛛魔年轻一代的巅峰人物,转眼间就感觉到不对,回头一望,顿时全身寒毛倒竖!
  
      在他面前,一片彼岸花海正在徐徐呈现,朵朵冥河之花在风中摇曳,随时都有可能开谢凋零。这片花海中,朵朵冥河之花数之不尽,何止成百上千!
  
      一朵曼殊沙华就断了罗勒一根节足,眼下这片花海,杀他十回八回都有富余,一时之间,罗勒也看得呆了。
  
      冥河之花开开谢谢只在一念之间,罗勒知道自己逃无可逃,避无可避,此刻心灰意冷,反倒是放得开了,惟有一声长叹:“为何还是我?”
  
      “因为你嘴贱……”暮色这话只在心里嘀咕,当然不会说出来。
  
      看着冥河花海,无论在场众人原本心中有什么思量,此刻都不敢稍动。包括爱德华这样极为自负的家伙。
  
      曼殊沙华的特殊特质刚才在罗勒身上已经展露无遗,不知何时何处花开,也不知哪日哪地花谢,伤人于无形,根本无从闪避。众人下意识地收敛气息,尽可能不要引起曼殊沙华主人的注意,否则的话一旦被盯上,下场就会如罗勒这般生死尽操于人手。
  
      安文一直在仰面望天,这时忽然道:“是赵若曦小姐到了吗?可否现身一见?”
  
      本来空无一物的天空中,响起柔和中透着清亮的声音:“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原力,所以就想把我骗出来杀掉?”
  
      安文立刻摇头,“当然不会!我以魔裔少主的身份作为保证……”
  
      保证的内容还未说完,安文眼前一亮,一个绝色少女已自虚空浮现,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中略显嘲讽,道:“你的保证毫无意义,不过就算我现身,你以为能杀得掉我?”
  
      少女凌空而立,美丽得让人窒息。她的容貌都似笼罩着一层淡淡氤氲,让人有些看不清楚。不知为什么,安文竟下意识地挪开了目光,未能直视她的眼睛。
  
      目光移开后,安文才省悟自己的变化,心下一怔,又向少女望去。这一次他心中所有准备,也就没有回避少女的脸。只是她眼中的讥讽变得更加明显,也让安文脸上隐隐有些发烫。
  
      赵若曦凌空而立,居高临下,俯视着一众永夜年轻一代的最强者。她虽然没有丝毫原力,可是此刻气势上却完全压倒了对手。别的不说,光是她身周无数开开谢谢的冥河之花,就足以让永夜这些心高气傲的天才们打消一切不该有想法。
  
      赵若曦已经现身,气氛却变得凝重。爱德华、罗勒、艾登不断交换着眼色,却都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原本在传说中,这一代曼殊沙华主人身体孱弱,没有原力,身边时刻带着护卫,一枪击出即后继无力。因此根本没人想到会在大漩涡这种环境中遇见她。然而曼殊沙华主人真正出现在人前时,众人压根兴不起去证实一下传说的念头。
  
      眼下的局势十分微妙,无数幻变不定的彼岸花,时时都会变成死亡陷阱。
  
      “我们会不会被一网打尽?”艾登悄悄给安文传音。
  
      “不会,这么多的冥河之花,必然有假。资料中可没说曼殊沙华有这么大的威力。”安文恢复了冷静沉稳。
  
      “那她还在等什么?”
  
      “也许是……?”安文突然冒出这样一个想法。
  
      赵若曦凝立空中,即没有下手杀手,也不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而永夜的年轻强者们谁都没有活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贸然动作,免得被她盯上。虽然大多数人都和安文一个想法,觉得赵若曦没有可能一口气把所有人杀光,但是他们也都知道,她一心想杀的那个倒霉鬼,肯定是没有活路的。
  
      如是僵持片刻,赵若曦忽然双眼一亮,道:“抓到你了!”
  
      话音刚落,她身周的冥河之花瞬间凋零过半。虚空中隐隐传出一声闷哼,意外中又透着痛苦,正是魔女的声音。
  
      远方虚空中突然亮起一点光芒,无数光点如同飞萤,向着赵若曦扑去。每点光莹在飞舞过程中都在不断汲取着周围的原力,越变越大,转眼间无数光莹就汇聚成一道光之洪流,浩浩荡荡,跨越遥远距离,直扑赵若曦!
  
      这就是当日不坠之城时魔女用来对决赵君度的杀招。此时此刻,光流虽然没有当日虚空中的气势磅礴,但是有如行云流水,更加变化多端。无数莹点即是汇合一处,又随时可以分离,让人捉摸不定。
  
      虚虚实实的变幻之下,依然让人无法忽视光流的恐怖威力。
  
      这是魔女与赵若曦的正面对决,一众血族和罗勒都没有出手。不知出于什么考虑,安文竟然也是按兵不动,只是双瞳中出现无数复杂图形,高速变幻着。他死死盯着战场,一点细节变化都不放过。
  
      只有艾登迅速出枪,然而他持枪在手的瞬间,却是脸色变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锁定赵若曦。她就在那里,就在空中,看上去触手可及,但在艾登的感知中,那里却是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
  
      艾登就是一怔,有心想要不顾一切,先轰上一枪再说。但是他隐隐感觉,这一枪若是真的轰出,怕是也没任何效果。
  
      这场战斗,是赵若曦和魔女的对决。只不过,魔女真有对抗曼殊沙华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