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二五八 星沸
    当千夜又站到群星之井边时,永夜一方所有人都站在高处,默不作声,静静观看。虽然看不见魔女的身影,但是实力超卓的强者都能够感觉到那若有若无的奇异波动。时到如今,魔女也不再过多掩饰自己,让人们知道她也正在注视着千夜。
  
      所有人都想看看,掠夺过血族的大星之后,千夜还能做些什么。
  
      黎明大星还有剩余,与暗星相对应的黎明星也还有星力留存。和永夜群星被安文分成了血族、蛛魔以及魔裔,黎明群星不光总数上有所超出,而且就只有一种。即便存在细微差别,在黑暗种族眼中,只要是带着黎明属性的东西看着都讨厌,只是讨厌程度有所不同而已。
  
      剩余的黎明群星星力还足够凝炼出两颗原晶,原本千夜还大有可忙。可是上一次这家伙居然放着黎明群星不管,反而扫荡了血族群星星力之余,还劫走了一大块暗星星力,让永夜众人恨得咬牙切齿。
  
      然而千夜毕竟有血族血脉,扫荡个血族群星还说得过去。这些永夜强者想要报复的话,难道还能去扫荡黎明星力?就算扫荡得了,拿来又能干什么?
  
      正是因为报复无门,才格外令人痛恨。
  
      千夜缓缓沉入群星之井,又在上次的位置凝停,然后取出天风云烟珠,一时却没有动手,反而开始沉思。
  
      永夜众人面面相觑,在群星之井中停留,时时刻刻都要消耗原力,时间可是宝贵得很,千夜不在下井前想好,反而在井下沉思,这是想要干什么?众人隐隐嗅到了阴谋的味道,一个个面色微沉,更加仔细地关注千夜的一举一动。
  
      千夜思索片刻,气息终于有了变化。只见他透出的气息忽明忽晦,变幻不定,时而隐隐透出恢宏,又经常会变得晦涩不明。而气息属性,则是在黎明和永夜之间不断切换,更多时候反而是停留在永夜区域。
  
      罗勒忽然有些紧张,下意识地道:“这家伙不会在打我族的主意吧?”
  
      众人神色复杂,暮色更是有些幸灾乐祸。千夜对永夜群星出手,受损最大的自是血族,其次是魔裔。三族当中,就只有蛛魔置身事外。如果千夜把蛛魔的大星也给扫了,众人倒是乐见其成。
  
      此刻永夜众人停留在此地,其实已经有些鸡肋。暗星所余星力不多,纵使魔女再度出手,也难以凝聚出公爵级的源血。以她性子,顶多再出手一次,就绝不会再下井了。
  
      而血族大星全被扫荡干净,爱德华已经没必要留下,一滴最普通的源血,都未必能够到伯爵的边,对他来说可有可无。身为血族圣子,能够动用的资源并不差这一点。
  
      眼下还大有可为的,也就剩一个罗勒了。
  
      群星之井中,千夜气息依旧翻滚不定,始终未有出手。井上永夜众人那一颗心,也就随着七上八下,总觉得千夜不怀好意,正打着自家星力的主意。
  
      千夜此刻其实也正自为难。原初之翼一动,他对血族众大星的感应就变得敏锐无比,然而原初之翼却丝毫不肯汲取那些大星的星力,似是看不上一般。千夜数度尝试未果,只得罢了。
  
      他又运使其它各门秘法,连开山劲这种算不上功诀的都运了一遍,可都全无用处。可见想要牵引星力,并非想象中那样容易。
  
      多次尝试未果,也过去了不少时间。在井下时时刻刻都要消耗原力,千夜知道,不能再拖延下去了。他想了想,就准备再度运始晨曦启明,凝炼一颗原晶出来。虽然已经有了一块,但超品原晶总是不嫌多的。
  
      就在此时,千夜忽然心中一动,想起还有一样东西没有试过。他心念一转,黑之书就自浮现。
  
      一出现在群星之井中,黑之书忽然自行翻开,随即将天风云烟珠牵引过来。
  
      黑之书无形无质,千夜眼见天风云烟珠向自己飞来,只得张口吞了。这颗珠子一入身体,便被黑之书吞没。
  
      一瞬间,千夜感知突然向外延伸,比过往范围大了十倍不止,几乎整个井下无尽星空,尽在感知之内,一颗颗星辰无比清晰。其中有几颗星辰的星力磅礴如海,远远超过寻常大星,这些就是李狂澜所说的七原星。千夜数了数,原星实际上有九颗,其中两颗星力太强,将周围空间全部扭曲,反而形同隐型,无法被感知。
  
      千夜忽然有个很荒谬的想法:难道黑之书想要将所有星辰一网打尽?
  
      这个想法刚刚浮现,黑之书就开始一页页翻动。它翻页的速度极快,却怎么都翻不完,就似有无穷书页一样。
  
      一道无形波动瞬间荡开,扫过整个群星之井,井下所有星辰突然同时绽放光芒,一时间星力如沸!
  
      从杂乱小星、中星,到大星,再到明暗双星,逐层点亮。
  
      随着所有星辰点亮,一颗硕大的原星突然喷吐光芒,周围扭曲空间悉数荡平,星力如垂瀑,灌注到黑之书中。
  
      第一颗原星动了,旋即就是第二颗、第三颗……直到第九颗。
  
      井上众人,无论永夜帝国,都是看得目瞪口呆,千夜自己也浑然不明发生了什么,眼见星力滚滚而来,不知如何是好。
  
      黑之书如同无底深渊,不管星力来了多少,都是只进不出。而且它还十分挑食,只牵引九原星的星力,其它星力,哪怕是明暗双星,都不屑一顾。
  
      千夜此时只能听之任之。黑之书极为神秘,当初安度亚也是语焉不详。千夜得到它之后,也只能一点点摸索它的用法。
  
      黑之书源源不绝地牵引九原星星力,书页越翻越快。
  
      群星之井井上,安文脸色已经变得极是难看,不知在想些什么。在他耳边,忽然响起魔女的声音:“他这是在干什么?”
  
      “……不知道。”
  
      难得有安文全无头绪的事情,魔女沉默一刻,方道:“那些都是你说的原星吧,原来一共有九颗。”
  
      “确实,有两颗几乎不可能被发现,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出来的。”
  
      “他在用自己作为载体,吸收星力?”魔女的声音有些奇怪,“原星的星力过于炽烈,直接引入身体,根本就受不了。就连我也不敢这样做,他这是在干什么,找死吗?”
  
      安文若有所思,随即苦笑:“这家伙看起来有些笨,实际上是极聪明的,惟一弱点可能就是人族所谓的重感情吧,除非能把持住他的至爱亲朋,否则让他自己找死,可能性还真不大。或许他能用上原星星力?”
  
      “不可能!除非他身体比罗勒还要强。区区一个血族,怎么可能?”
  
      安文道:“你别忘了,还有古老血族。”
  
      “就是古老血族,也不可能超过罗勒,他可是蛛魔皇族纯血。按你的分类法,他也可以说是古老蛛魔了。退一步讲,就算是古老血族,也承不起原星的星力。”
  
      安文点头,看着井下的千夜,皱眉不语。
  
      此刻九原星星力逐渐枯竭,一一黯淡,当最后一颗原星也吐尽星力,隐没在无尽星空深处后,黑之书才缓缓合拢。
  
      整个过程,不过是一杯热茶的工夫,快得让永夜众人都来不及反应,九原星的星力就被掠夺一空。
  
      黑之书封面上,多了一颗晶莹剔透的宝石,足足鸡蛋大小,表面有无数棱面,内中星光熠熠。
  
      千夜此时一阵心跳如擂鼓,知道原力已经消耗太多。井下不是久呆之地,不及查看黑之书的变化,就向井口飞去。
  
      井口的氛围,忽然变得有些微妙。永夜一众强者,都似有意,若无意地向井口靠近。
  
      罗勒走得最前,猛然停步,看着前方一朵忽然绽放的冥河之花,脸色变幻不定。
  
      他回头看看,又向空中望望,最后愤愤停步。
  
      此时千夜已自井口飞出,回到了帝国众人身边,再想出手暗算,已经来不及了。
  
      至此,那朵冥河之花,才悄然隐去。
  
      等帝国众人返回营地,罗勒叫道:“现在该轮到我了吧?”
  
      这时响起赵若曦的声音:“你们随便用。”
  
      “随便用?”罗勒一怔,不明白她话中意思。
  
      “随便用的意思就是随便用。”
  
      “难道……”
  
      “我们走了。”
  
      罗勒又是一怔,至少黎明大星的星力还有剩余,怎么他们这就要走了?难道说,他们手中的天风云烟珠已经用完了?
  
      此刻远方数道人影迅速远去,消失在山的另一侧。千夜等人,竟然真的走了。
  
      罗勒又是一怔,随即大笑:“哈哈,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他大步向前,来到井边,往下一看,登时呆住。
  
      此刻井下星力翻滚不定,如同道道风暴,呼啸来回。群星之井井下又是封闭环境,星力风暴无处宣泄,来回鼓荡不休。此刻井下凶险程度,比之之前何止高了数倍,再想下井,就是罗勒也有些发悚。
  
      “人族那些混蛋!”罗勒忍不住破口大骂。显然井下异变,就是千夜刚刚干的好事,也难怪他们会如此大方,居然走也不回地走人。
  
      罗勒转头道:“安文,现在怎么办?”
  
      安文也站在井边往下看,道:“看样子没个十天半月,星力风暴是不会平息的。”
  
      罗勒登时有些傻眼,“那怎么办?等?”
  
      安文摇头,“我们不等了,再见。”
  
      说罢,安文就同艾登离开。
  
      罗勒又望向血族,爱德华也自摇头,“我也没什么事可做,还是走吧。”
  
      血族众星星力早被千夜扫荡干净,爱德华确实没道理留下。可是罗勒手中还有不少蛛卵,却是有些不舍。他一咬牙,道:“那我在这里等!”
  
      爱德华走出一段距离,回头提醒道:“这里可是人族的地盘,你在这里待久了,小心他们回来。”
  
      罗勒又是一呆,思前想后,终是跟着爱德华而去,只一步三回头,极为恋恋不舍。
  
      等众人走尽,世间清静,一头颈中带着金毛的巨狼悄悄出现,溜到井边,见左右无人,就一头扎了下去。
  
      PS:抱歉,出了一趟远门,回来后生病,躺了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