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二六七 众生之池 上
    距离众生之池还有相当距离,千夜就觉得周身一热,气温在迅速升高。而且不止是环境燥热,他的身体也随之变得炽烈起来,血核开始加速脉动,发自本能的**又开始涌动。
  
      这种感觉和高重力区的白昼有些相似,又有细微不同。高重力的核心区域,是整个环境在引动千夜的本能**。那里一草一木,乃至大大小小的生物,都将繁衍变成了第一本能,甚至还在进食之上。
  
      而在众生之池旁边,**则是被某种无形呼唤唤醒。似有什么声音不断在耳边呢喃,催促,引诱着千夜服从身体的**。
  
      千夜放眼望去,将周围区域的各种生灵尽收眼底。整个过程中,身体**有十余次爆发,似洪水浪潮般一次次袭来,想要推动千夜去繁衍。
  
      **爆发的对象,有双臂和四臂武士,也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凶兽。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千夜心中疑惑。放眼周围,各种各样的生物千奇百怪,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种,大多是千夜从来没有见过的。但是千夜就只对其中十余种有了**。
  
      千夜此刻理智仍在,自然觉得疑惑。他要是能对那十几种兽类,几种两栖类都有**,那为何对其它千多种生物毫无感觉?
  
      千夜再仔细感知了一遍,发现产生**冲动的对像仍是那些,并未多出,也未减少。
  
      此刻,当年在黄泉时学到的一些东西突然浮现。记忆之中,当时是在讲解永夜世界的各个物种。人族也就罢了,黑暗种族那边可是千奇百怪,有时候分不清是人是兽。比如说狼人和座狼,蛛魔和仆蛛之间的关系就格外混乱。蛛魔生下的同一窝卵,更是有可能生出几头小蛛魔,再来一大堆仆蛛。
  
      当时的教官曾经给出一个解释,那就是在某些血缘相近的物种之间可以产生后代,而血缘距离远的就不能产生后代。至于何为血缘,怎么才算远,什么才是近,就连教官也说不清楚。同时这也不是讲课的重点,重点在于研究黑暗种族的身体结构,好知道怎么样才能更容易地杀掉他们。
  
      当年学过的内容一一闪现,无比清晰。千夜忽然有种想法,难道说能够令自己产生**的,都是可以繁衍后代的物种?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众生之池实在是太恐怖了。它可不是一味的压制,而是能够甄别血脉,且还是一瞬间的事。让人来不及思索,就屈从于自己的**。
  
      旁边一个双臂女人刚刚结束和一头凶兽的纠缠,那头凶兽伏在地上,气息奄奄,已经累得离死不远。女人却还未够,**着身体向千夜扑来。
  
      此刻千夜心头**又起,看到那颇为丑陋的面容,以及肮脏的身体居然不觉得厌恶。不过他仍是神志清明,伸手抓住双臂女人的手臂,就势一挥,已将她抛向后方的六臂巨人。
  
      六臂巨人连挡都懒得挡,径自把她撞飞,紧追千夜。
  
      千夜随手提起一个四臂武士,连同他身下的凶兽一起砸向六臂巨人,紧接着只是手边够得着的凶兽纷纷飞起,一一向六臂巨人砸去。
  
      攻势不断下,六臂巨人终于怒了,六只手臂挥舞如风,将一头头凶兽砸得血肉/漫天。他也毫不在意脚下,几大步下来,已然踩死不少正被**控制的凶兽。
  
      越是靠近众生之池,那种无形的呼唤就越是清晰,程度也越为强烈。但是目前这种程度的呼唤,对千夜来说还远远够不上威胁,他运转晨曦启明,一缕绯金火焰不断燃烧,就将所有**冲动都压了下去。
  
      他回头看了看仍然紧追不舍的六臂巨人,神色凛然。现在双方已经冲到繁衍区的中段,也是凶兽最密集的区域。但是那六臂巨人丝毫没有放弃追杀的打算,看都不看满地的凶兽,看来也对那神秘呼唤抗力极强。
  
      或许是被千夜骚扰得烦了,六臂巨人突然抓起几头凶兽,用力向千夜砸去!
  
      凶兽来得如同炮弹,千夜一个翻身,险险避过一头。那头凶兽就砸在不远处的地面上,竟砰地炸开,冲击力将千夜掀飞出去。紧接又是数头凶兽呼啸而来,凌空向千夜砸去。
  
      此刻千夜无处借力,眼见避无可避之际,他身影突然一个模糊,就此消失。
  
      六臂巨人随即转头,望向数百米外的地面。当他目光转过去时,千夜刚好在那里出现。六臂巨人想都不想,挥手间几头凶兽已经砸了过去。
  
      千夜一个横移,避到数十米外,但依旧被爆炸的冲击波震得立足不稳,他瞬间取出东岳,利用东岳本身的重量,方才稳住。而左近一片的凶兽,早都被吹飞到天上去了。
  
      这些凶兽一个个身体极为强悍,其中有不少是从高重力的核心区跑出来的,简直就是一块块活动的合金钢。它们被六臂巨人全力掷过来,威力可比战舰的主炮大多了,千夜哪里敢硬挡?不光不能挡,就是被擦到边也是重伤。
  
      好在六臂巨人手中的重箭数量有限,早在追杀第一日就用了个干净,否则现在千夜日子还要难过。
  
      本来一片**的众生之池海滩上,此刻已经是鸡飞狗跳,一片混乱。在生死威胁下,许多凶兽都停下了繁衍动作,向这边望过来,不安地低吼着。大多数凶兽看到六臂巨人,立刻显出畏惧,躲向远方。
  
      但也有些格外强壮的凶兽,没有躲远,而是伏低身体,发出示威性的低声咆哮。
  
      这很出千夜意料,他原本以为六臂巨人已经站在了大漩涡食物链的顶端。可是没想到这些看上去体形比六臂巨人小不少的凶兽并不畏惧他,反而似乎还有些挑战的想法。
  
      六臂巨人威严受到了挑战,明显暴怒,一时放下千夜,手中武器一齐砸向离得最近的一头巨蜥凶兽。这头巨蜥长达十余米,身体粗壮堪比小型战舰,但是和六臂巨人一比,就显得苗条细小多了。六臂巨人的武器如风暴般落下,瞬间就将它砸得血肉模糊。
  
      巨蜥的生命力极为顽强,一声痛苦之极的嘶吼,居然拖着被砸烂的下半身,冲到六臂巨人身边,一口就咬住了他的小腿。
  
      六臂巨人更加愤怒,抛下武器,俯身抓住巨蜥,将它的嘴生生扳开,然后六条手臂一齐发力,将它撕成了几块,抛在地上。
  
      杀了巨蜥后,六臂巨人俯身拾起武器,向着周围发出雷鸣般的咆哮。这是示威,那几头原本不服的凶兽慢慢退后,避到了远方。
  
      六臂巨人这才四下张望,找寻千夜所在。他的眼瞳中浮现神秘符文,转眼间已经看到了千夜的所在。
  
      此刻千夜就站在那几头凶兽身后。
  
      千夜自然不傻,看到这几头凶兽至少有反击之力,立刻就起了避祸的心思,躲了过来。
  
      六臂巨人哪管那么多,大步走来,手中武器挥舞,一边恐吓似地咆哮着。
  
      千夜眼中光芒闪动,心中一喜。
  
      凶兽也有领地,而且越是强大,越是会捍卫领地。就算在这片繁衍之地上,强大凶兽边上总是有一圈空地。虽然空的不过是十来米区域,但在这片拥挤地盘上,已经十分明显。
  
      此刻千夜收敛了气息,在那些凶兽眼中毫无威胁,就是属于食物一类,还不一定可口。所以千夜躲到它们身边,忙于繁衍的凶兽都毫无反应,眼睛只紧盯着六臂巨人,保持着随时进攻的姿势。在它们看来,这才是想要来抢领地的大敌。
  
      千夜早就将周围所有变化都收在眼底,手提东岳,随时和凶兽保持着十米左右的距离。这个距离不会让它们烦躁,又是在它们心目中的领地之内。
  
      六臂巨人见示威没什么效果,立刻暴怒起来,伸手捞起几头弱小凶兽,一只只地砸了过来。
  
      在千夜身前的是头类似于巨猿的凶兽,高近十米,厚毛下生着块块青色鳞片,掌背和关节处伸出根根如利刃似的骨刺,一看就知道不是易与之辈。在帝国资料中,它叫做狂刃暴猿,属于顶级凶兽,仅次于虚空巨兽。和实力相匹配,它的脾气也是极暴的,见六臂巨人攻击,立刻狂吼着跃起,挥拳将砸来的凶兽一一砸飞。
  
      但是以体型论,这头狂刃暴猿才刚刚过了六臂巨人的膝盖,简直就和一头小宠物差不多。它连续击飞了三头凶兽炮弹,一条手臂就软软地垂了下来,随即又一头凶兽飞来,将它砸得连滚十几个跟头,摔到百米之外,呜咽着爬不起来。
  
      狂刃暴猿转眼间就被打个半死,其它凶兽实力还不及它,立刻夹起尾巴,掉头逃跑。六臂巨人也不理会,径直向千夜冲来。
  
      千夜心中苦笑,感到万般无奈。也不知道这大家伙是接到了死命令,还是说自己那一枪打得它太痛,才不眠不休地万里追杀。
  
      眼下这片平坦的繁衍地带上,已经没什么凶兽能够安心繁衍了,全都缩到了一旁,战战兢兢地盯着狂怒的六臂巨人。其它地形上的凶兽物也都感觉到了不安,纷纷停下动作,向这边望来。
  
      千夜眼角余光一扫,发现在狂刃暴猿周围都是些体型庞大的凶兽,哪怕看上去千奇百怪,各个种类都有,但有一点相通,那就是能和狂刃暴猿体形匹配。
  
      而六臂巨人这样的庞然大物,那是绝无仅有,连到它一半体型的都没有,难怪它感觉不到繁衍的感召。
  
      千夜忽然转头,向一望无际的众生之池望去。众所周知,水生生命的体型,基本要比陆生的大得多。在这以个头论英雄的大漩涡内,六臂巨人的潜在敌手,多半就在那片大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