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二七七 天青水域
    力量有不同的获得途径,有长期有眼前。究竟是着眼长远,还是提升即期战力,始终是两难选择。
  
      按照众生之池那神秘意志的说法,巨犀之角的品阶还在东岳剑体之上,将二者融合颇为浪费。但是千夜对东岳已有感情,用它渡过了不知道多少次危机。另一方面,那神秘意志明显对于生机和灵魂类的事物更加偏爱,看不上东岳这出自大工坊时代的作品也很正常。
  
      况且现在千夜没有趁手兵器,东岳已经渐渐不能承载他的实力,待到他突破神将之后,恐怕就不得不换武器了。在千夜看来,踏破神将天关前的最后两级,才是眼前头等大事。等真成神将,血族血脉的实力也将会大增,那时战力在手,再弄根巨犀之角也不是难事。
  
      所以尽管有些肉痛,千夜仍是决定融合。
  
      神秘意志也不多费口舌,只是道:“即然如此,那就这么办吧。不过你这些材料还有些不足,我帮你补齐便是。”
  
      团团水汽托着东岳和巨犀之角浸入海上莲生所在的小湖,随即一颗宛如青玉般的莲蓬渐渐融化,化为一缕青液,覆盖在巨犀之角上。巨犀之角居然开始软化,最终变成一团类似于胶质之物,竟自行蠕动着,游向东岳,然后就如把东岳当作自己的巢穴般,附着于上。
  
      这团胶质不断在东岳剑身内进进出出,也不知道是怎样找到孔隙的。进入时它是淡青色半透明的胶质,出来时往往会带着一两点残渣。携带残渣的胶体似是失去了活力,沉入湖底,再也不动了。
  
      这个过程,持续了一天一夜。
  
      千夜耐心等待,顺便修炼。等到湖中胶质消耗殆尽时,他也恢复了最佳状态,同时体内所有原力漩涡都满溢待发,新生的原力无处可去,正绕着余下的三处原点旋转,只待离开大漩涡后静修几日,就可自然突破。
  
      小湖中一阵波动,一片巨大莲叶托着新生的东岳,飞到千夜面前。
  
      此刻的东岳深色剑体变得稍许纤细,剑锋更加修长优雅,剑身上多了许多深青色纹路,浑然天成,完全是自然变化,看不出人工斧凿的痕迹。
  
      如果说以前的东岳是虬髯大汉,那么现下的东岳就有些智勇双全的智将味道。然而看着东岳那长近两米的剑锋,千夜却有些哭笑不得。这剑锋实在是有些太长了。
  
      那神秘意志似是知道千夜心中所想,缓缓道:“据我推算,此等长度的剑锋正适合你们这一类生灵所用,可以更加……嗯,有效的杀戮。”
  
      那神秘意志好不容易才找到有效这个词来表达语意。
  
      千夜也知道,如此长的剑锋可是群战利器,一扫一片。就是将来与强者争战,还可以当矛枪使,凭空多出不少变化。只是他基于东岳的诸多剑技武道,要重新锤炼了。
  
      千夜伸手,握住东岳剑柄,轻轻一提,结果手刚刚抬起,就是往下一沉。
  
      他吃了一惊,再加了把力,才将全新的东岳提在手中。新炼就的东岳重量再增,比旧时重了近一倍。如此沉重,哪怕是没有剑锋只是挥舞着砸出去,都是威力无穷。
  
      千夜持剑在手,试着输入原力,只觉格外顺畅,剑体上那些天青色纹路一一点亮,随即透射出朦朦光化,笼罩了身周十余米范围。青光范围内,很快就有水汽升腾,同时千夜灵魂中感觉到一丝清凉,连思绪都快了少许。而且在青光之内,千夜感知变得更加细腻,几是无孔不入,甚至都能渗入地下深处。
  
      “竟是自带领域?”千夜大为吃惊。
  
      东岳所发出的青光,就与领域无异。稍许尝试,千夜就发现了两个领域能力,一是能够镇定精神,不容易被本能、欲望冲击之类的状态影响。另一个则是强化感知,至少在青光范围内,其它人休想偷袭。虽然青光范围不过十余米,但是有所预警,总比没有要强。
  
      千夜又尝试着运起自身领域,在大海之力下,青光微微荡漾,顺着海波压力自然流转,非便没有被压制消失,反而覆盖的范围大了些。
  
      这青色领域,居然与千夜自身领域丝毫没有冲突,还可以重合存在,价值再度提升。
  
      一把自带领域的剑,按照分类至少都得是八阶以上。只要有了这青色领域,东岳就已经是无价之宝。其它能力有或者没有,都不重要了。
  
      千夜随手一抖,东岳剑锋颤动,嗡嗡作响。再试几下剑招,又在剑锋上弹了几记,千夜就知东岳剑体比之前要柔软很多,然而锋锐和坚固远在旧时之上。锋锐提升得还算少,而坚固则是大幅增强,连暗金血气都不能捍动分毫。
  
      过去千夜每次战斗,剑身上覆盖血焰时间都不敢过久。暗金血气的血焰实在是过于霸道,特别是侵蚀之力几乎无可阻挡,即使是东岳,被烧得久了也会出现损毁。
  
      而现在或许是融入了一株海上莲生的青玉莲蓬,东岳剑身上隐隐多出一点玉性,将血焰完全格绝在外。
  
      仅以坚固而论,东岳几乎就达到了帝国「永不损毁」的标准。当然永不损毁的说法有些夸张,把东岳扔到赵阀匠府的万吨压机下冲压,多来几次,还是会变形的。
  
      拿着新生的东岳,千夜不胜欣喜,当下就将领域命名为“天青水域”,然后就向神秘意志道谢。
  
      那神秘意志淡道:“你也不用谢我,为了造这件东西,用了些额外的材料。你我之间就算是两清了,下一次如果没有额外的事情,众生之池这里不再欢迎你了。”
  
      千夜没想到神秘意志的态度说变就变,不过对方最后一句话口气似乎有些其它意思,于是问道:“所谓额外的事情是?”
  
      “比如说,让你旁边的这个小家伙在众生之池生活。”
  
      “这不可能!她不是水生的。”千夜断然否决。
  
      “想要成为水生还不容易?就算是你,只要自己愿意,我可以令你有空水陆自如行走的能力,甚至就是虚空横渡,也不算什么,只是需要花些时间而已。”
  
      千夜闻言不由大吃一惊。虚空横渡可不是什么小神通,那是张伯谦的招牌能力。他恃此技在虚空中来去自如,未晋天王就敢硬闯暮色大陆。若无这项能力,再顶级的强者,在虚空中也会受到或多或少的影响,各种能力均有所下降。
  
      也就是说,在虚空中,就连圣山之巅的那三位至尊,也多半追不上张伯谦,能打能走,青阳王自是立于不败之地。
  
      这众生之池中的神秘意志口中,获得虚空横渡的能力居然只是件有些麻烦的小事,岂是了得?
  
      不过这个诱惑背后的危险就像虚空巨兽大张在头颅上方的口,千夜丝毫不明这神秘意志的底细,哪敢轻易把自己身体交出去随意改造。到时生死全操于人手,怎么得了。
  
      见千夜再次拒绝,那神秘意志也不勉强,一团水雾涌来,将千夜和小朱姬裹了,瞬间送出百里之外。
  
      此刻千夜也没了探索的心情,辨别一下方向,朝着帝国要塞那边奔去。他想第一时间知道其他人的下落。
  
      路上仍然有不少游荡的土著,但没有了六臂巨人,对千夜都构不成什么阻碍。他能避则避,不能避则一律斩杀,如是数日之后,终于到了帝国要塞的位置。
  
      出现在千夜面前的,哪有什么要塞,就是一片废墟。
  
      千夜心中一惊,反复确认,终于确定自已所站的地方就是地图上标注的要塞所在。
  
      他抬头望向天空,在远方天际处,隐约可以看到一团缭绕的光芒。那是通往帝国方向的空间通道入口,经过帝国一代代强者反复加固,这条通道几近于恒定。
  
      但是每穿过通道一次,就会对通道结构造成损害,因此帝国严格限定了空间穿梭的权限和次数。毕竟神将以上的强者都各有所司,天王们更是要时时刻刻镇压大局,与永夜对峙。可以说没有哪个人是能够闲着的,想要出手稳定通道,就得千方百计抽调人力方可。
  
      黑暗种族那边强者更多,自然有自己专属的空间通道。他们也没有兴趣来抢帝国的通道,就算抢到了,帝国在通道另一端也是严加守卫,黑暗种族的强者从通道中一个个出来,等同送死。
  
      虽然觉得黑暗种族突然下手的可能性不大,但又是什么人把要塞摧毁了?
  
      千夜唤醒小朱姬,让她等在原地,自己则收敛气息,向要塞潜行。要塞中可还有他回归的关键呢。
  
      要塞被破坏得很彻底,主楼最上面两层完全消失,城墙也被推倒了大半。许多地方还嵌着一些兵器。这些兵器做工粗糙,却十分坚固厚重,显然是土著留下的武器。那些砍刀战斧之类的,个个都深深嵌进筑墙的岩石里,可见持有者力量之大。
  
      在要塞中走了一圈,千夜就确定是土著干的。从要塞内的痕迹看,进攻的土著数量多得超乎想象,少说也有数千人。光是留下的属于四臂武士的武器就有上百件。
  
      在要塞后方的一片空地上,有一处焦黑尸堆。目测至少有数百具尸体,都被堆到了一起,放火焚烧。看那些焦尸体形,全都是土著。
  
      千夜看过要塞外部和周围,见没有危险,就进入要塞残缺的主楼内。主楼大厅结构还算完好,里面各类壁挂掉落,家具倒塌,只有尽头一张长桌还算完好。此刻在桌面的醒目位置上,放着一封信。